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 226 武文静独白: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完)

226 武文静独白: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完)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陌小图
    我和陆景呈由此开始了一段畸形的关系。

    不是情侣,不是恋人,而是两看相厌,互相厌憎的床伴。

    其实我也记不清我和他究竟是怎么开启这段关系的,印象里好像有一次他喝多了跑来我家,再后来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确信我是真的讨厌陆景呈,甚至可以说是恨他的,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即便不能和孟靖谦在一起,起码对爱情还可以有些期待,但自从跟他纠缠在一起之后,我甚至无法对爱情抱有期待了。

    他毁了我对爱情所有纯洁的信仰和信念。

    我和他本来就是两个不对盘的人,自那之后便更甚,我总是有事没事的就找他的麻烦,或者是尖酸刻薄的讽刺他。

    蛇打七寸,我自然很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所以每次都能将他刺激的毫无反驳之地,只能攥着拳头瞪着我。

    当然他也不是那么甘心被刺激到的人,后果就是我每次都会遭受一次强迫。

    我觉得我大概是疯了,看着他不痛快,自己心里就痛快的不得了,哪怕身体也要为此付出被折磨的代价,我依然乐此不疲。

    而陆景呈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爱的人明明是颜歆月,可是却根本触碰不到她,甚至只能在我身上叫着她的名字。

    他既然能把我当做别人的替身,我自然也可以这么做,我向来是个瑕疵必报的人,他抱着我叫颜歆月,我就抱着他叫孟靖谦,而他的反应也会更加强烈,每一次做的都跟受刑一样疼。

    颜歆月刚和孟靖谦和好的那段时间,陆景呈的心态一度狂暴到无以复加,而我就成了他最佳的发泄口。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事情开始有了转变。

    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竟然开始带着我逛街玩闹,会给我买衣服,带我去做造型,带我出席酒会,请我吃饭。那段时间我俩的关系大概是最平和的一段时间,平和到他带我逛街的时候,导购都会羡慕的说他是我男朋友。

    男朋友?

    听着这三个字我都想笑,让陆景呈这种人做男朋友,不知道那女孩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

    时间就这样平淡的过着,我亲眼看着孟靖谦为颜歆月奔前走后,心里终于意识到我俩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而陆景呈显然也明白了这个残酷的真相。

    他大概从不知道,有天晚上他和我一起喝酒,喝到最后,他竟然哭了,靠在我肩头说他后悔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掉眼泪,甚至可以说第一次见一个成年男人在我面前掉眼泪。

    我看着他隐忍却又悔恨的泪水,心里竟然冒出了传说中的母性光辉,甚至还有些为他心疼。

    如果问我是从什么时候对他有了转变的,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醉酒的原因,那天晚上他第一次很温柔,尽管最后还是抱着我叫了颜歆月的名字,可我却依然感觉到了被人怜惜的味道,所以也没有反抗和刺激他,反而是轻轻地答应了。

    当然,这件事他自己根本不记得,第二天早晨就又变回了那个阴晴不定的陆景呈,而我也从来没有跟他谈起过。

    就当做我一个人的秘密也挺好。

    从那以后起,我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对劲,开始期待甚至主动联系他,而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做的也就越来越多。

    直到有一天晚上,做完之后他起来靠在窗前抽烟,我看着他寂寞的侧脸,套了一件衬衣走上去拿过他的烟吸了一口,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陆景呈,要不然,咱俩搭伙过日子吧。”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就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而他大概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心里有多么紧张和期待。

    他不了解我,只要是我说的话,多半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律师的职业病,哪怕是开个玩笑都会掺着一半的真话。

    他到最后也没有回答我,只是狠狠的吻住了我,而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回答。

    他拒绝了。

    那天晚上我抱着他破天荒的哭的声嘶力竭,我自己都不记得我有多少年没这样哭过了,甚至连放弃孟靖谦的时候都没有这样难过。

    他对颜歆月到底是执着的,甚至执着到了魔怔的地步,利用孟靖谦要挟颜歆月和他结婚,而我也在这当中做了一个推波助澜的刽子手。

    孟靖谦到底是不肯放弃的,甚至追到了他们结婚会场,可路上却因为被陆景呈的人追逐而出了车祸。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昧和无知。

    我害了孟靖谦,也害了颜歆月,更害了陆景呈。

    如果从一开始我就制止他,或许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我觉得我没有脸面再见孟靖谦,更不能面对一直把我当朋友看待的颜歆月,因此一直骄傲的我第一次想到了退缩和放弃。

    可是我却没想到我竟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那天早上,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我都不相信,甚至还不甘心的去医院检查了一次,当医生微笑着对我说恭喜的时候,我竟然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把中年女医生吓得不知所措。

    我没打算把这个孩子的存在告诉陆景呈,因此带着他回了美国。

    我原本是想要偷偷把孩子生下来的,可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被我父母知道了。

    有天早上我开门看到了站在外面的父母,摇着头怒其不争却又心疼的对我说:“你一个人怎么能行。”

    我是无比感激我父母的,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我孩子是怎么回事,也没有逼着我嫁人,而是选择了接受。

    那个时候我是没想过再嫁人的。

    我这一生,只爱过两个男人。一个是孟靖谦,另一个是陆景呈。

    孟靖谦我爱而不得。

    而陆景呈是我爱不起的人。

    我曾以为我这一生大概都要这样度过了,得不到爱情,也得不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

    直到有一天在美国的街头,一个男人跨越人海朝我走过来,展开手臂将我拥入怀中。

    “武文静,我想我还是不会爱你,但你也不会跟别人在一起了,要不要考虑考虑我?”

    那一刻我忽然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却又哭了。

    “那就试试呗。”我反手抱住他,到底是哽咽了。

    这个男人大概从来不知道,从很早以前,我就在考虑他了。

    只不过他那时不是我的良人,也不知我对他已经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