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想再嫁一次 > 第161章:女人这样最精彩(完结)

第161章:女人这样最精彩(完结)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维密
    看向坐在一旁的纪寒,“我说,你是不是可以回避一下,”

    “凭什么,”纪寒一脸的理所当然,他可没有什么男女授授不亲的说法,

    “作为一个失忆的人,你对于我而言仅仅是个陌生人而已,还没有谁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宽衣解带吧,”

    “陌生人,”

    “不是陌生人是什么,”

    纪寒看着一脸坚持的范姐,冷哼一声,冷起一张脸起身就往门外走,

    “呯……”门被用力甩上,

    范姐看着被甩上的门,摇摇头,“人长的斯文,动作咋就这么粗鲁呢,简直就是一个斯文败类嘛,”站起身,在身上摸了摸,没有感觉到有特别不适的感觉,除了额头上的伤,全身都很好,范姐很满意这样的自己,

    穿上短裙,起身下床,埋着头开始找鞋子,

    “咚……”门被踢开,纪寒站在门口,不耐烦的吼道,“你怎么这么慢,”

    范姐本来刚刚找到躺在沙发旁的一双紫色高登鞋弯下腰就准备去拿,没想到这时他会将房门踢开,惊的她一下子坐在地上,

    纪寒见她被自己吓到,内疚了一下,很快便用粗声掩盖自己的内疚喊道,“还坐在地上干嘛,地上很凉快吗,”

    范姐赶紧站起身,她可没忘记自己现在身上穿着短裙,很容易就会走光的,

    只是左脚绊了一下右脚,身子就往地上摔去,

    纪寒见了,大步流星赶到她面前,本想拉住她往下倒的身体,没想到却被她顺势一带,也往地上摔去,

    “唔……”范姐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脸,他怎么就跑到自己下边去了,而且还恰好的将嘴放在自己嘴所在的位置,

    范姐心里一咯噔,糟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湿湿的在自己的唇边动呢,

    纪寒一碰到她的嘴唇,心里某种**像是找到突破口,不由自主的就要将舌头往她嘴里探进,双手下意识的压下她的后颈,舌头在她唇上慢慢蠕动,

    一陈恶心感从范姐心底传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手撑在他的胸上就将脑袋抬了起来,眼睛不经意瞟向他,却见他眼里充满了性感,好像在勾引她继续一

    范姐不淡定了,强忍着被人讨了便宜而有的恶心感,也顾不上脑袋上的伤口的疼痛,快速站起身,站在离他一米之外,才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顾意的,”谁让他自己撞上来的,

    不满的盯了她急着解释的样子,以前怎么没见她这么急着撇清他俩的清白,“哼……”不屑的轻哼一声,便大步朝外走了去,

    “唉……”范姐见他往外走扬起声音想叫住他,却没见他回头,匆匆忙忙的也顾不上鞋子的高度,赶紧穿上,拿起一旁的包包就往外追,

    等范姐东碰西撞的提着那个妇人放在床柜上的包找到纪寒时,护士已经将手续单递回纪寒了,

    范姐心里有些不乐意,

    其实她多想继续在这里住下去,等着那对关心自己的

    范姐停下继续跑的动作站在医院大门外,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却独独少了那个男人,他不会真的将自己抛弃在这个地方吧,范姐撅着嘴巴,可怜巴巴的的抱着手提包,底气不足的想着,

    这时,一辆白色拉风小车从地下停车场向她这边缓缓开了过来,

    “嘟,嘟……”车喇叭声突兀的在她旁边响起,

    范姐条件反射似的抬起头看向左手边,纪寒那张英俊的脸庞透过挡风玻璃印入了眼帘,

    她立刻收起一脸郁闷,扬起近乎于白痴的笑跑向纪寒的车,不,应该说是扑向他的车,

    “我就说嘛,你不会在大街上随便扔下我这位如此漂亮,如此高贵,如此不记仇的小姐的,”某人相当自恋的边开车门,边说道,也不知道她这话是在夸别人呢,还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夸自己呢,反正她是表达出了她的漂亮、她的高贵、她的大度,

    失忆之后的人都是这样么,刚刚还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现在又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纪寒坐在驾驭座上想着,一脸阴沉的听着范姐喋喋不休,

    没理会她,扭动车钥匙发动火,眼睛目视前方,便匀速上了路,

    车子开动了,范姐也没有了说话的热情,便从他开车后也就没有再说话,看着窗外的树木在自己眼前一一掠过,好像有些东西在脑袋里闪过一样,快的让她来不及捕捉,她刚刚想去抓住片断,脑袋却像要炸开一样的疼了起来,她的用食指撑在太阳穴,企图减少疼痛感,

    纪寒见她皱起眉头,抬手就往她额头伸去,还没触上她额头,他的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

    他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将蓝牙放在耳朵上,沉声道,“喂,”

    “……”

    “我不是说我休假时不要用公事来打扰我吗,”

    “……”

    “什么,”

    “……”

    “嗯,等我回来再说,”

    头还是有些痛,却被纪寒的动作引去,眼睛看着他将蓝牙取下,并将车子熄了火,翻出车里的纸和笔,“唰唰……”的在纸上落下一串龙飞凤舞的字,再翻出口袋里的黑色钱包,掏出几张大钞,一并放进她的手提包里,然后才将上半身越过她的身子,打开副座车门,命令的对她说,“我现在有事,你自己按照上面的地址打车回去,”

    范姐还没反应过来,就站在了公路边,看着绝尘而去的白色小车,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可是;“我不认识路,,,,”而且她现在身体不舒服,

    说的声音很少,范姐有些失落的走到公路旁,有些不死心的看着他车子消失的方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也只能企求他能回心转意了,

    可是,一直却不见那一抹白色的影子出现,

    这就是被人抛弃的滋味么,原来这么的难受,,

    范姐失落的看着人来人往,却又不知道该问谁,而地址又是什么

    碳基背叛者帖吧

    呢,也不知道,虽然那个男人很有‘良心的’将自己仍在路边,虽然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可是,她心里还是会涌起或多或少的难过,就这样被扔下,

    “明明……”

    范姐抬起头,一脸疑惑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胖胖女子,还没来得及问她,就被她给抱了个满怀,

    “你怎么回事呀,怎么只是一晚没见就变成这样了,”周小惠紧紧抱着她,有些肥胖的身体将范姐帖在她身上,声音带着浓浓心疼的关心道,“你还有哪里疼吗,脑袋还疼吗?是哪个王八蛋将你一个人扔在马路上……”

    范姐有些呼吸困难的被她圈在怀里,想挣脱她的怀抱,却又被她越抱越紧,让她苍白的小脸越来越来越红,范姐见她还在激动的抱着自己不放,不得不用尽全力推开她,跳到离她一米之外站好,伸出右手止住她想继续向自己移动的想法,“停……”

    “怎么了,”周小惠无辜的大眼睛滴滴圆的望着她,不是才一晚没见吗,怎么现在都不让她抱了,,

    “那个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你说你认识我,”范姐缓平呼吸,站直身子正经的问道,

    “是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就连你们家那个纪寒都没有我了解你,”周小惠见她不信,一一例举道,“你喜欢吃炒菜,不喜欢吃有腥味的东西,包括炖的鸡、鸭;你不喜欢穿太紧的衣服,你说那样会感觉呼吸不顺畅;你穿内衣喜欢穿薄的,你说厚的内衣像裹胸;你喜欢紫色,但却从来不人买紫色的内衣裤;你睡觉喜欢……”

    范姐开始听的还很认真,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在骗人,但是后面越说越**,范姐的脸听她越往后说越红,这么多事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又怎么可以在马路上被别人公然说出口呢,看着她还想继续说下去,赶忙在她说出更加让她抬不起头来的事情之前,上前一步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唔……”周小惠摇着脑袋想挣脱范姐的手,无奈范姐看着四周的人来人往,就是不放手,

    范姐见她用眼神向自己传递的信息,不放心的在她脸上巡视了一圈,说道,“可别再说了哦,虽然我也不确定你说的是不是我,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不能让你继续在这里公然说下去的,”

    “嗯……”周小惠先是摇头,见她脸上威胁的表情,才不情愿的点点头,

    米兰见她点头,放开她的嘴巴,却感觉手上有些粘粘的,怪不舒服,抬起手就想在衣服上擦,但一见紫色,有些下不去手,便用手臂碰了碰周小惠,“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周小惠还没缓过气来,听她这么一问,大眼睛翻了一个白眼给她,“现在才记得问我名字,没良心的,我叫周小惠,因为一直长的胖,所以你总是叫我胖惠,虽然我不介意你以后继续这么叫我,但是我还是想申明一下,我这只是暂时性的,到了某天,我也人拥有像你这样苗条身材的,”说完还不忘记将范姐从上看到下,顺便眼里丢出一个‘我也会拥有的’眼神,

    “哦,那个会胖,给我点纸,”

    “什么,”

    “给我点纸……”没听清吗,她说话没有口齿不清吧,

    “不是,是上一句,”

    “哦,会胖吗,”

    “你再说,你再说看我还给不给你纸,让你的洁癖憋着你,”周小惠对着她冷哼一声,将脸转向一边,

    “别,我这不样叫你就是了,快,给点纸,手上真的不舒服,”而且身上也怪不舒服的,

    “给……”周小惠

    办公室里,

    “这么急就是让我回来看这些东西么,如果事情都让我一个人做了,这个公司还要你们做什么,”纪寒大发纪霆的看着这些低垂着脑袋的人,连一个大客户都稳定不好被别人挖了墙角,真不知道这些人平时都是怎么做事的,

    “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纪寒锐利的眼神扫过众人,见他们还是没有想要说的,旋身走回书桌后坐在软椅上,打开文件,接着道,“既然都没什么想说的,那就准备好辞职信吧,你们可以出去了,”

    一听到辞职信三个字,他们慌慌张张抬起头,没有刚刚的死气沉沉,眼里充满了惊慌,一个站在最前列的中年人急忙的请求道,“总经理,对不起,是我们不好,请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机会?你们还需要我给你们机会么,”纪寒嘲讽似的反问道,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那个中年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往日的犀利语言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

    “除了对不起你还会说些别的么,”纪寒恢复一脸的平静,站起身走到中年人面前,看着他的头顶平缓的问他,“陈叔,你已经在公司呆了近二十年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公司最忌玮的便是无能之人吗,公司可以不管你学位有多高,才华有多深,只管你是否能为公司带来收益,这点你比我更明白,不是吗,陈叔,你说,现在你做到这点了吗,”

    纪寒看着一群脑袋,越看越烦,对着他们摆摆手,“都下去吧,好好想想,”

    “是,总经理,”

    真不知道除了这些他们还能说些什么,他要的是业绩,不是一些无用的文字东西,

    抬手看了看手腕的瑞士名表,时间不早了,已经指向下午五点了,拿起书桌上的手机,几个未接来电显示出来,翻开一看,范姐的妈妈,随手回拨过去,

    “阿寒,”

    “妈,是我,找我什么事,”他手撑在腰上,看着窗外,

    “明明不在了,她在你那里没有,”范母声音焦急的传来,

    “嗯,”脑袋里一阵思索,才记起某个被自己扔在路上的不知好歹的女人,赶忙回答,“嗯,我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回家来住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和她爸在医院里找了一下午,你的手机又没人接,害我以为出了什么事,现在知道她回家了就放心了,”

    “对不起,我忘了同你们商量,”纪寒低下头,看着楼下车流,

    “没事,知道明明在你那里就好,对了,让明明接下电话,我想跟她说几句,”

    “妈,她在休息,有什么事你跟我说,等她醒了我告诉她,”纪寒自然的说出这些话,

    “好吧,那我先挂了,要是明明想回家来住,你就将她送回来一下,好好养一下,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不懂得怎么照顾,”范母在那头不住的叨唠着,恨不得现

    重生之相府嫡女

    在就将女儿接回家休养,可终究是结了婚的人,有了自己的家哪能说接回就接回,

    “嗯,知道了,嗯……嗯……”纪寒脸上闪过一丝耐烦,

    终于等到那边挂了电话,纪寒慢慢的走回书桌后的衣挂上打起外套,这才起步往外走,

    办公室里,

    “这么急就是让我回来看这些东西么,如果事情都让我一个人做了,这个公司还要你们做什么,”纪寒大发纪霆的看着这些低垂着脑袋的人,连一个大客户都稳定不好被别人挖了墙角,真不知道这些人平时都是怎么做事的,

    “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纪寒锐利的眼神扫过众人,见他们还是没有想要说的,旋身走回书桌后坐在软椅上,打开文件,接着道,“既然都没什么想说的,那就准备好辞职信吧,你们可以出去了,”

    一听到辞职信三个字,他们慌慌张张抬起头,没有刚刚的死气沉沉,眼里充满了惊慌,一个站在最前列的中年人急忙的请求道,“总经理,对不起,是我们不好,请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机会?你们还需要我给你们机会么,”纪寒嘲讽似的反问道,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那个中年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往日的犀利语言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

    “除了对不起你还会说些别的么,”纪寒恢复一脸的平静,站起身走到中年人面前,看着他的头顶平缓的问他,“陈叔,你已经在公司呆了近二十年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公司最忌玮的便是无能之人吗,公司可以不管你学位有多高,才华有多深,只管你是否能为公司带来收益,这点你比我更明白,不是吗,陈叔,你说,现在你做到这点了吗,”

    纪寒看着一群脑袋,越看越烦,对着他们摆摆手,“都下去吧,好好想想,”

    “是,总经理,”

    真不知道除了这些他们还能说些什么,他要的是业绩,不是一些无用的文字东西,

    抬手看了看手腕的瑞士名表,时间不早了,已经指向下午五点了,拿起书桌上的手机,几个未接来电显示出来,翻开一看,范姐的妈妈,随手回拨过去,

    “阿寒,”

    “妈,是我,找我什么事,”他手撑在腰上,看着窗外,

    “明明不在了,她在你那里没有,”范母声音焦急的传来,

    “嗯,”脑袋里一阵思索,才记起某个被自己扔在路上的不知好歹的女人,赶忙回答,“嗯,我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回家来住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和她爸在医院里找了一下午,你的手机又没人接,害我以为出了什么事,现在知道她回家了就放心了,”

    “对不起,我忘了同你们商量,”纪寒低下头,看着楼下车流,

    “没事,知道明明在你那里就好,对了,让明明接下电话,我想跟她说几句,”

    “妈,她在休息,有什么事你跟我说,等她醒了我告诉她,”纪寒自然的说出这些话,

    “好吧,那我先挂了,要是明明想回家来住,你就将她送回来一下,好好养一下,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不懂得怎么照顾,”范母在那头不住的叨唠着,恨不得现

    重生之相府嫡女

    在就将女儿接回家休养,可终究是结了婚的人,有了自己的家哪能说接回就接回,

    “嗯,知道了,嗯……嗯……”纪寒脸上闪过一丝耐烦,

    终于等到那边挂了电话,纪寒慢慢的走回书桌后的衣挂上打起外套,这才起步往外走,

    范姐跟在周小惠身后,困难的往里面走,

    她没想到外面装饰的那么好看,里面却这么颓废,摇滚音乐开到了最大,振的耳膜隐隐作痛,每个人都在跟着摇滚摇摆着身子,还没往里走多少,就有一阵阵酒气朝她扑来,熏的她提起一只手捂上?子,真的是太难闻了,,

    突然,看到有一个男人向自己扑来,“呀……”范姐尖叫的侧开身体,眼看着那人摔在别人身上,将别人紧紧抱在怀里,嘴里不停的说着糊话,

    原来是个喝醉的男人,她抚抚胸口,这才抬头企图找前面的周小惠,眼前却满是黑压压的人群在眼前晃动,哪里还有会胖的影子呀,

    范姐呆呆的站在原地,也顾不上别人碰上自己,茫然的站在那里,开始有些后悔跟着周小惠出来了,她只是有些饿,只是想吃些东西而已,会胖怎么把她就带到这里呢,带就带来了,怎么就将她一个人甩在这里,有种想哭的感觉在范姐心里漫延,

    刚决定转身往回走,她的右手就被另一只手握住,范姐抬头看向手的主人,心里不由轻叹,好斯文的男人,

    对,陈柏林就是属于那种很斯文的单眼皮男人,穿着一身西装,彬彬有礼的看着范姐,眼里带着笑,是那种让人无法拒绝他的笑,

    “米兰,”

    范姐皱眉,怎么又是这个名字,

    看向面前拉着自己手的男人,不悦的大喊道,“放手,”

    这里的音乐声掩盖了她的声音,陈柏林没有听清她说的话,弯下腰,将耳朵贴近她的嘴,示意她再说一遍,

    “放手,”范姐用更大的声音喊出,看着陈柏林皱着眉头摸着耳朵站直身子,她心里一陈乐,谁叫他不放手来着

    陈柏林勾起嘴角,好不容易才再次牵起她的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手,看看这四周这么多人,没顾她的反抗,拉起她的手就往人群里面挤去,

    他在前面为她打开了一条人道,紧紧将她环在自己的范围内,天知道刚刚那幕他心里有多着急,

    范姐见他张开手在前面为自己避开了麻烦,心里的不悦渐渐平息下来,依着他紧紧拉着她的手往更里面走,

    只见他径直走到一扇门前,修长的手指握在门把上一扭,握着范姐的手便推门而入,

    “我就说陈少去哪了,原来带来了这么一位小姐呀,”一个发嗲的声音传来,

    范姐抬头看着她上下一阵打量,总结出四个字:浓妆艳抹,而且,这个女人是发情期吗,声音这么的嗲,

    范姐心里轻哼,没去管她话里的刺,转身就要往外走,

    还没跨出一步,右手被人一拉,她顺势就倒进了陈柏林怀里,

    “哇……哦……”包厢里一片欢呼声,

    范姐脸上顿时一阵火烧的感觉传来,左手撑在陈柏林的胸上,眼睛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她不明白他的笑是从何而来,

    “耶,陈少居然笑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房间里惊呼,接着,又对其他人问道,“你们谁见过陈少笑过,要是有人见过,我就在手掌上抓鱼给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