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阴劫缠身 > 第八十章 尸活芝

第八十章 尸活芝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落落880867
    隐约中看到穆横山忽然出现,刀鞘上的红珠已经取下,

    刀鞘内阴风呼号,一股沛然之气朝我扑来,

    我胸前那人尖叫挣扎,被穆横山重重一拳打来,一下子又钻回我的体内,我也被那一拳惯得倒地,头晕目眩地站不起来,

    穆横山冲了过来,划破手掌将血按在我的额头,我顿时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被强硬地压制下去,人到是清醒了些,想到刚才的事,不由冷汗叠出,

    他冷冷地看我,转身去了唐北周他们那里,

    夜叉看了一眼穆横山,“穆横山,你也跑来凑热闹,怎么,你对玄门的事,也有兴趣,”

    “有没有兴趣,跟你没什么关系,鬼王的人不许到这里,规矩你是知道的,还不给我速速离开,”

    夜叉脸上的肌肉跳了跳,“穆横山,你已经不是官方的人,就算我破了规矩,你能怎样,”

    穆横山冷笑一声,“我给你五分钟,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走到把受伤的唐北周扶进车里,对我就粗暴多了,随手提起来,牵扯到伤处,疼地我是直叫唤,穆横山看都不看夜叉一眼,让夜叉脸色发青,

    但夜叉对穆横山的忌惮也是真的,不甘心地看我几眼,“穆横山,已经不是官面上的人,我看你嚣张到几时,”

    夜叉仓租离开让我们所有人都松口气,看穆横山的目光都不太一眼,虽然知道他很强,但只一句话就让人落荒而逃,不是一般的帅,

    穆横山依旧铁青着脸,一脚油门把车开到了他的住处,

    “穆大哥你真的太好了,幸亏你及时赶来,不然我们全都玩完,”陆晴空对穆横山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来得好及时,”

    穆横山说:“刚好路过,这房子恐怕也不是很安全,算了,先住一晚,明天再说怎么办吧,”他不放心陆晴空一个女孩子半夜回去,给周教授打了个电话,让陆晴空现在这里住下,

    唐北周偷偷摸摸就朝陆晴空住的病房里去,被穆横山揪了领子拎出来,

    这处房子只有三个房间,陆晴空一间,我和唐北周一间,穆横山住一间,我这本来就有伤,在经过半夜这一通折腾,觉得半条命都快没了,躺在床上就昏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浑身酸软无力,头痛欲裂,走路都扶着墙,

    我没想到我伤的这么重,躺在沙发上,也没觉得好一些,唐北周刷着牙出来,“要不去医院,换家医院也能住啊,”

    穆横山早就起来了,正在平板上看电影,闻言说:“等会儿去看中医,”

    既然他开口,我也就放心了,他给我推荐的中医肯定不错,身上难受,我就没吃饭,一直等到他们洗漱完,我们才出了门,

    开了有半小时的车程,来到一处背街的小巷子,

    破旧的门脸,门外树下有几个老大爷在下象棋,

    穆横山下车,走到树下跟一个正在看棋的老大爷说话,老爷子满头华发,留着一捧大胡子,很有仙风道骨的感觉,和穆横山说了几句话,便站起来,招呼我们进屋,

    “就是这孩子啊,来,把手伸出来,”老爷子招呼我,

    穆横山说道:“这位是梁集梁老爷子,”

    我急忙问好,坐到梁老爷子对面,把手伸出来,梁老爷子切完脉,又问我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然后就捻着胡子不说话,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横山,我有些话跟你说,”放下胡子,梁老爷子竟然招呼了穆横山进了里屋,

    “晚了,你不是的什么绝症了吧,”唐北周一脸悲戚地看我,

    陆晴空打他一下,“胡说什么,”

    我也有点哭笑不得,可看梁老爷子一本正经的样子,难道我的伤真的很麻烦,

    过了一会儿才看见穆横山和梁老爷子从里屋出来,梁老爷子手里还拿着一瓶药膏,穆横山端来一碗水,舀了勺药膏调水化开,让我喝下去,

    那个味道,又苦又腥,我就不多说了,喝了药,我明显感到胸口畅快了些,不想之前老是有口气堵在嗓子眼里,

    “老爷子的医术真是神奇,一勺子药,我就感觉好多了,”我当即就跳起来给老爷子道谢,

    梁老爷子摆摆手,“不用谢我,治病救人本就是医生的本职,再说,你的病,只是稍稍缓解,要不及时治疗,只会越来越重,”

    “那就赶紧治啊,”唐北周道,

    我说:“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有一味药引子,我这里并没有,”梁老爷子说道,“缺了这位药,小哥的病,怕是要耽搁,”

    “什么药,”我问,

    穆横山说道:“尸活芝,”

    我觉得耳熟,一时只以为是什么中药,“很难买到吗,”

    “买到,”梁老爷子笑起来,“这样的药可遇不可求,是买不到的,尸活芝,顾名思义,是长在尸体上,也不能这么说,应该是长在墓里,且是在很特殊的环境下才能成活,采下之后,需立即服用,不然过得十天半月,这尸活芝就药效全无,虽然不是什么稀世宝物,但遇到也是要看机缘的,”

    “这么麻烦,”我不由咂舌,“这么说,现在根本不知道哪里会有这味药,就算以前有,放到现在也用不了,”

    梁老爷子点点头,“说的不错,所以这味药,说它难得是真难得,但就算采摘来,也很难储存,我只能找朋友让他们留意,可能不能寻到,什么时候寻到,这我就无法保证了,”

    尸活芝,我总觉得很耳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忽然想到,在我生母留给我的那本笔记上提到这味药,我一直把她给我的笔记贴身携带,当下就从腰包里翻了出来,

    穆横山看我拿出笔记本,忽然走过来夺了过去,“你从哪里来的,”

    我莫名其妙地看他,“是我家人给我的,怎么了,”

    “什么时候,”穆横山捧着笔记,小心翼翼地样子,

    “就今年过年啊,”

    穆横山没说话,而是随手翻看起来,他翻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最后几页,看了几眼之后才还给我,

    我说:“喏,这上面记载,有人在一个古墓里见过尸活芝,”我翻到那页,上面提到的是我生母记载的一个盗墓贼的话,我生母喜欢把她看到听到的各种奇闻异事记下来,尸活芝也是,

    她第一次听到尸活芝,觉得蛮有趣,就把那盗墓贼的话全记载下来,

    唐北周也凑过来,一字一句地念出来,“看着地名,好像是云省西南,离咱们这里不远啊,但是这个记录有些奇怪,说什么去这个地方,必须经过地狱,这是什么鬼,”

    穆横山说道:“我知道那个地方,那是鬼王的地盘,要去那里,要经过鬼城,记载的地狱,应该说的就是鬼城,”

    我们都吃了一惊,鬼王的地方,夜叉的顶头上司吗,我们前几天还和他干了一架,现在过去,不是自投罗网,

    “去是一定要去的,让我再想想,”穆横山说着,把笔记放进了自己的包里,说是要再看看,

    我倒是没什么,一本笔记而已,就是他明知是去那墓很危险,还一定要的态度惊到了我,难道我的伤真的很严重,非要尸活芝不可,

    “梁老先生,就让他们在你这住几天,我还有些事要办,”穆横山说,

    梁老爷子笑笑,“没什么,住就住吧,我这儿什么都好,就是没点儿人气,你放心去办事吧,”

    穆横山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