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天命难违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半年之后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半年之后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白荒
    半年后,千年冰室,

    经历过海底龙冢,天空之城还有柳仙墓后,风尘仆仆的我与萧然一路马不停蹄终于赶了回来,

    山的积雪已经融化,不知道什么时候钱灵儿已经在那座山上建起了一个小木屋,

    这半年的时候,我们没有认识联系,哪怕是见面后,也只是相视一笑,

    我笑的很洒脱,蒋秀的死在我心里就仿佛是一根针一样,每逢想起都会令我十分痛苦,而眼下,所有的悲伤所有的痛苦将会终结,

    进入了千年冰室,蒋秀保持着当初我离开时的模样,手中握着那凤凰血玉,躺在冰床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开始吧,”我对萧然说了一声,

    萧然点点头,从随身带着的口袋中依次拿出了朱砂、毛笔、龙心、死亡之花等等物品,

    我看着萧然:“我为你护法,”

    萧然笑了一下,褪去了蒋秀的所有衣服,让她一副白皙的胴体呈现在我们面前,拿出已经快要枯死的死亡之花,放在了蒋秀的心口处,

    那死亡之花晶莹剔透,但早已经失去了光泽,可就在接触到蒋秀身体的一瞬间,死亡之花竟是绽放出了亮光,然后迅速在蒋秀身体上扎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腐烂的味道,

    萧然拿出毛笔,用我体内魔血为引,混合着朱砂在她的身体上迅速画下了我们在天空之城那一面近百尺石壁上记载的符文,

    “傀儡准备好了么,”做完这一切,萧然问我,

    我点点头,拿出了一个用木头做成的傀儡木偶,木偶身材与蒋秀有几分相似,但面部没有五官,由五根细线牵引着,系在我的手指上做出了各种动作,

    “现在,我要将凤凰血玉打碎,有可能救回阿秀,但也可能会令她最后的一魂飞散,你要做好准备,”萧然对我说,

    “来吧,”我早就下定了决心,这是能够救回蒋秀的唯一办法,

    萧然面色凝重,单手握着凤凰血玉,凤凰血玉内蒋秀存留的那一魂正静静的看着我,

    “破,”就听萧然大喊了一声破,手上忽然用力,捏破了凤凰血玉,蒋秀的一魂立刻得到释放,飘到了冰室的角落,而那一滴也不知道是凤凰血还是泪的液体则滴落在地,但却聚而不散,

    我将那滴液体摸在了手中傀儡的眉心处,那傀儡竟像是活了一样,自行切断了我手中用来控制他的五根细线,转身便向冰室的出口跑去,

    “就是现在,”我大喊了一声,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给我破,”

    “遁甲之术,奇门之力,”

    赵冲与梁宏辰同时一声大喝,用自身术法将那浑身已经散发出血气的木偶硬是逼了回去,被手持五鬼令旗的萧然狠狠的按在了地上,同时空着的一只手挥舞着令旗,冰室内忽然刮起了一道阴风,卷着蒋秀的一魂令她没入到了那木偶体内,

    木偶没什么表情,可蒋秀的一魂却也无法与它完全融合,正不断痛苦挣扎着,想要逃脱那木偶的束缚,

    “吴仕,靠你了,”萧然焦急的说了一声,

    我面色凝重,走到了躺在冰床上的蒋秀身旁,蹲下身体将嘴凑近了她的耳边,

    “阿秀,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什么,答应我,活过来好么,我们结婚,”

    刚说完话,还在挣扎的蒋秀的一魂突然安静了下来,在我们的目光注视下,魂魄的力量越来越弱,那一魂也变的越发小了许多,最后消失不见后竟与那木偶完全融为了一体,那木偶也终于有了五官,竟和蒋秀的相貌一模一样,

    不过与木偶融为一体的蒋秀的那一魂并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就连那滴凤凰血玉流出的红色的液体也已经消失了,可她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呆呆的站在那儿,不会动,也不会说话,

    “龙心,”萧然说了一声,我赶紧将贴身放着的从龙冢内获得的龙心递给了她,

    萧然接过后,将龙心嵌入了木偶被凿空的体内,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那木偶被龙心嵌入身体,就好像拥有了自愈能力一样,破损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那一瞬间我似乎听到了从它身上传来的清晰可闻的心跳,

    “嘭嘭,嘭嘭,”

    我心中狂喜,但也不得不令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只是完成了第一步,下一步才是关键点,

    “列阵,”我对周围几人说了一声,四人分别占据了冰室东西南北的四个方位,同时结了一个道印,

    “四象归一,”我说了一声,我们四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心境合一,感受着四周的变化,

    没有风,什么都没有,仿佛失去了五识,但我们四人却分明能感觉到石室内的一切,就好像是睁开眼看到的景象无异,

    就见那只与蒋秀一魂完全融合的傀儡木偶,脸上忽然弥漫上了无声的笑意,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跳上了蒋秀的身体,就在那一朵死亡之花旁座下,

    “叮铃铃,叮铃铃……”耳畔忽然想起了一声清脆的铜铃声,

    招魂铃,

    萧然摇晃起招魂铃,整个冰室内的一切仿佛已经静止了,除了,那一朵迅速盛开的死亡之花,

    蒋秀的身体随着它的绽放,被吸收了全身的气血,整个身体开始快速枯萎,一瞬间仿佛已经成为了一具干尸,但在下一刻,被尘封在地底的灵魂终于发出了最后的怒吼,

    并没有任何声音,冰室内的各处角落,蒋秀破散的魂魄已经完全聚集于此,迅速没入到了那木偶的身体内,

    木偶成长极其迅速,不多时原本只有一尺长的身体迅速变大,已经长成了和蒋秀完全大小,无论是样貌还是身体,和蒋秀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开始了,”萧然说了一声,我们四人身体内的气血随着她的话说完在一瞬间仿佛被抽空,凝聚的气血如有实质连接着木偶与死亡之花,蒋秀身体上的符文在这时候也散发出了一阵刺眼的血红色光芒,

    而刚刚变大的木偶身体又快速转小,蒋秀的三魂七魄顺着我们的气血完全没入到了死亡之花后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一切的时间很短,但在我眼中却十分漫长,我害怕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便是万劫不复,

    终于,随着她的三魂七魄重新归体,那只刚才还显得十分兴奋的木偶慢慢的垂下了头,没有了支撑后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几节,

    而随着蒋秀身体上符文的血光渐退,那一朵死亡之花也在被萧然摘下后化作了黑灰,

    冰室内重新恢复了正常之后,我们四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赵冲与梁宏辰因为道行低微,直接昏了过去,

    萧然脸色苍白,但总算可以支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用眼神示意我去查看下蒋秀,

    短短的不到两米的路,我走了很久,

    我怕,万一我们功亏一篑……

    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但我终究是来到了蒋秀的面前,看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嘴角带着那一丝笑意,慢慢的伸出手,试探了一下她的?息,

    然后,我绝望了,

    “怎么样,”萧然紧张的问我,

    我转过头,痛苦的笑着,

    萧然身体僵硬,猛的转过了身,而我,则颓然的坐倒在地,

    做了这么多,难道还不够么,

    老天啊,我究竟做了什么,这一生你要如此待我,

    “哥,”背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声音,

    我身体一震,猛的转过头,生与死的分别,所有的痛苦都在这一眼当中化作虚无,

    “阿秀,”

    “哥,”

    “我们结婚吧,”

    “好,”

    一个月后,蒋秀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意外的是我萧然还有赵冲梁宏辰的身体却一直没办法恢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失去的道行也没有恢复过来,

    倒是蒋秀,最近食量明显照比以往要大了很多,甚至可以说是恐怖,

    在我们的婚礼上,傻子终于出现了,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进入柳仙儿墓时想要杀我的苗方,终于因为心中对长生的执念太深,堕入了魔道,被地府三大鬼差联手抓回了酆都城,投入了审判大狱中,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他那个根本不可能成功的遥不可及的目标,他既然已经被抓回了酆都城,审判后最后的结果也得被投下地狱,估计转世投胎再想成为人都不可能了,

    这天,刚刚和蒋秀去医院检查了下身体,她最近有些厌食,总是干呕,终于得到了另一个好消息,

    我第一时间将这消息通知给了众人,赵冲等人纷纷向我道喜,可萧然,事实上我也已经很久没再见过她了,

    但那天在冰室外的冰面上看到的那个身影,却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我期待和她再相见的那天,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句你好,

    就这么想着,将蒋秀送回了家,正要下楼的时候,我却是一怔,小心的关紧了房门,看着沙发上坐着的那一身白衣身影,头上戴着的长长的帽子,写着一见生财,吐着猩红的舌头,

    他见我发现了他没有任何的意外,也没回头,斜着眼看了我一眼:“你就是吴仕,”

    我身体僵硬,点了点头,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地府,东皇宇,等着我,

    不过,这也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