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冥妻的秘密 > 第六百五十七章真魔境界

第六百五十七章真魔境界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夏南柳
    “阴蛟弓,出来,”随着我的一声喊,原本安静盘踞在左臂上的蛟龙印记猛然扭动了起来,转瞬之间,尘封已久的阴蛟弓就出现在我的手中,右手抽出一支长箭搭在弓弦上,运足了全身的力气拉开了阴蛟弓,

    弓身上顿时传来一阵蛟龙的嘶叫声,震人心魄,随着弓弦拉开,一股股青色的气劲儿在箭支上疯狂的汇聚最后,那支玄铁打造的长箭上竟然罩上了一层蛟龙外衣,

    魅姬的拳脚功夫也算是可观,在近身拼斗中虽然被打的难以换手却还能撑得住,不过,也仅仅是能撑得住而已,失去了三味线,这个炮灰的作用也已经降到最低点了,

    手指一松,长箭离弦而出一道直径和阴蛟弓弓身一致的青色龙形光柱赫然从弓上脱出,直朝纠缠中的二人而去,

    这种情况是连我都没想到的,更何况是在被司马相压着打的魅姬了,两个人的身子统统被光柱给笼罩了进去,

    光芒散去,被那箭光直指的地方,墙壁已经被彻底打穿,司马相双臂交叉挡在胸前,身上的冰甲一片不剩,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口,黑血流的到处都是,而在他左肩的地方,有个小孩儿拳头那么粗的窟窿,显然是被玄铁长箭的实体贯穿而过留下的伤口,

    至于那什么魅姬,在箭光之下直接灰飞烟灭,什么都没留下,

    这一刻,似乎胜负已经成了定局,

    “这是什么东西,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强力的武器,”司马相的面部表情完全扭曲了,刚刚那一下带给他的伤害实在是超乎想像,

    “该死的华夏人,”卑弥月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射了个灰飞烟灭,愤怒的吼了一声就要夺路而逃,却没想到一个三米高的红色身影陡然出现在她的身后,一把拎住她的衣领朝司马相扔了过去,

    开玩笑,浓姬想杀他们已经很久了,怎么可能随便她逃走,

    卑弥月身在空中,满脸惊恐的同时,御币一甩一抹灵光轰在了抛飞她的邪鬼身上把那只邪鬼炸了个粉身碎骨,然后御币一转,一层保护膜出现在她身上,

    卑弥月不是傻子,她没想过和司马相抗衡,只要能挡下他的一次攻击,在我们两个人的争斗间歇中逃跑还是有可能的,浓姬毕竟实力在她之下,根本拦不住她,

    然而卑弥月的算盘落空了,看到她的身子飞来,司马相的眼中闪过一抹喜悦的光芒,伤痕累累的右手朝着她的心口狠狠插了过去,

    卑弥月那层可笑的防护膜在充满魔气的手爪面前根本就是纸糊的,手爪瞬间插进了她的心口,紧接着,司马相就把一团血肉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司马相魔化了以后,身体本来就胀大了好几圈,如今吃下这颗心脏,一股七彩光华在他身上不停的闪动,身子再次胀大,就连左肩膀上的伤口也在迅速愈合,

    紧接着,他的手在卑弥月的尸体上点了一下,那尸体陡然爆成了一团血雾,融进了司马相的身体,司马相身上的魔气也因为这一下而改变了颜色,从黑蓝色变成了血红色,那种森寒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充满血腥的杀戮气息,

    我急忙弯弓搭箭把另外两只玄铁长箭也都射了出去,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吃了卑弥月的心脏之后,司马相的速度达到了一个我难以想象的程度,两支箭射出去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擦到,红影一闪,司马相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嘴角微翘,对我露出了一个并不好看的笑容,然后一拳就砸在了我的脸上,

    我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一阵嗡嗡的乱响,满眼都是金星,身子就和之前那个坂本龙一一样,直到撞到了墙壁才止住了倒飞的势头,

    阴蛟弓干脆就脱手飞了出去,

    “小子,”浑身被血红色魔气包裹的司马相就连声音都充满了血腥味,“自以为是个魔就了不起了,可以随便和我们这些老家伙叫板了是么,”

    我也想说点什么,可是脑子里一阵阵的眩晕感让我张不开嘴,

    “你才入魔几天,老夫告诉你,魔体是有第二层真魔境界的,老夫的第一层是冰魔,第二层是血魔,进入真魔境界之后,速度和力量都会提高三倍,像你这种连真魔境界都没听说过的小鬼,也想跟老夫斗,真是笑死人了,就让老夫把你的心脏挖出来,取出里面的魔丹,让你成为老夫的一部分好了,”

    司马相狞笑着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当年你爹死在老夫的手上,今天你这做儿子的也要死在老夫手上,你们江家,就注定了是老夫砧板上的肉,”

    司马相的步伐似慢实快,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到了我的身前,提起右手就朝我心口插了下来,

    “青行灯,怨魂铠,”就在我以为快要挂掉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娇斥声传到了我的耳中,紧接着在我的身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件有着三哥不停游弋嘶吼的死灵面孔的铠甲,

    司马相的手爪瞬间就穿透了那层怨魂铠甲,可是那一下消耗了他不少力气,指尖最终没能穿透我里面的阴蛟软甲,

    司马相略微一阵错愕,这屋子里还能自由活动的除了他和我,就只有浓姬那个不起眼的东阴女人了,她在他眼里是那么弱,连献祭给他真魔境界魔体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她却在这时候帮我挡下了致命一击,

    “爆,”浓姬的口中又是一声喝,我身上的怨魂铠上三个死灵同时张口嘶吼,然后产生了一阵无比剧烈的爆炸,爆炸的冲击波完全是朝着外面扩散的,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却把司马相炸的倒推出去七八步远,

    组成这件怨魂铠的是被浓姬禁锢在青行灯洪家爷孙以及唐绝三个人的魂魄,其中两个紫色宗师的魂魄自爆威力绝对不容小觑,

    “主人快走,”又一声娇斥传来,终于恢复清醒的我眼看着浓姬张开双臂从后面扑到了司马相的身上,拼命抱住了他的上半身,

    “浓姬,不要,”那一刻,我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光,

    之前我竟然怀疑她,我竟然怀疑她,

    这个总是冷着一张脸跟在我身后,就连在床上都没有太多表情的女人竟然在用自己的生命为我换取一个逃跑的机会,

    我没有逃,而是发疯一样冲向司马相和浓姬,

    在我的心里,东阴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死多少我都无所谓,但是,唯独浓姬,唯独这个女人我不愿意看到她死,

    然而,一切都晚了,

    我离司马相还有足足五米远的时候,从他身后露出半张脸的浓姬面部表情突然凝固了,死死抱着司马相上身的双臂被那混蛋很轻松的挣开,

    司马相似乎非常想看到我伤心难过的样子,他没有对我动手,只是横向移了一步,把浓姬的身子露了出来,

    那个满面冰冷的女人,那个总是站在我身后的女人,那个在洪府中大喊着“杂鱼交给我了主人你们去收拾那两个”的女人,就那么静静的立在那里,心口处,一个硕大的血洞正在不停的向外冒着鲜血,

    她那两片冰冷的红唇微微张着,似乎还想对我说话,我看的懂,那是一个走字,

    对不起,我不能,

    我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疯狂的杀意在心中肆意的激荡着,眼珠充血让眼前的一切都挂上了一抹红色,

    浓姬,你是老子的女人……

    老子的女人不能白死,

    真魔境界又怎样,

    司马相,老子今天就算命不要了,也要把你这个王八蛋剥皮拆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