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婚无葬身之地 > 第一百零六章 大结局

第一百零六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暮若浅兮
    饭后,宋家子孙全走了,只有宋老爷子,宋静如,宋初尘,宋宇玄,以及沐芒芒。

    宋宇玄今天总是神不守舍的,吃饭老走神,看大家都走了,他搁下筷子,擦了擦嘴说:“爷爷,姑姑,我回公司了。”

    “这么晚回公司干什么?”霍老爷子诧异:“微漾有那么忙吗?”

    “嗯,最近公司新品上市。要忙的很多,我要加班。”宋宇玄拿上外套,匆匆走了,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

    沐芒芒猜测宋宇玄这是求爱不成,把加班当成疗伤场所。

    挺同情他的,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韩琬妍对宋初尘执念太深,要改变恐怕很难。

    就好比是她,宋初尘就是个毒药,沾上想戒掉很难。

    餐后,大家移步去客厅,佣人端上来泡好的茶,宋老爷子坐在沙发里,手里握着拐杖,像看不够似的,盯着小女儿看:“静如,以后就不要走了,留在国内吧,我也老了,折腾不了几年,宋氏在初尘手上我很放心。你呢。要真的心里有我这个爸爸,就多陪陪我。最近我老梦见你妈妈,恐怕时日不多了。”

    这话听上去伤感极了,沐芒芒听了都忍不住要落泪,宋初尘看她哭起来,握住她的肩问她:“你哭什么?”

    “我想起了我的爷爷奶奶。”沐芒芒觉得挺难为情的,可她忍不住。

    宋静如看了一眼沐芒芒。态度也软了下来:“对不起,爸爸,我让你担心了,以后我不走了。”

    “这就对了。”宋老爷子欣慰的笑起来,指指宋初尘和沐芒芒道:“纠缠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初尘肯结婚,对象不是你最讨厌的韩琬妍,这就够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自己的事自己去负责,你就不要操心了。再过一两年,等他们再怀上,你就帮他们带孙子,以前的事就彻底忘了吧,毕竟金芝和霍祥文已经是作古的人了,和两个死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宋静如垂眼不说话,好久之后默默说:“爸爸,你说得对,我听你的。”

    宋老爷子彻底露出笑容,要说他这个小女儿从小就倔,被他给宠坏了,这么些年他不知道劝了她多少次,她都不肯回国,这次回来,他就知道她对前尘往事也有所看透。

    宋老爷子休息去了,宋静如对沐芒芒和宋初尘道:“你们到我房间来一下。”

    该来的总要来,沐芒芒握紧手指,拿上礼盒,她先进了宋静如的房间,宋初尘临时接到一个电话,到外面讲电话去了。

    “坐!”宋静如的闺房风格和她身上的旗袍一样素雅大气。

    沐芒芒局促不安的把礼盒递上前:“妈,我觉得这个挺适合您的气质,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宋静如破天荒的把礼盒接了过来,打开后看了一眼,沐芒芒以为她又要说什么尖锐的话,却在下一秒,宋静如点头说:“你费心了。”

    长松了口气,这恐怕是见面之后宋静如对她说过的最礼貌的一句话了。

    “对了,我有件事要问你。”

    “您问。”重头戏要来了么,沐芒芒坐的笔直。

    “你和尘儿的事我以后不会再过问,对于韩琬妍和果果,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沐芒芒完全没准备,硬着头皮用第一直觉说话:“对于果果。我觉得那个孩子挺可怜的,那么小就得了抑郁症。恕我冒昧的问一句,听说您以前也得了抑郁症,是在美国治好的,能不能请那方面的专家帮果果也治一治。”

    宋静如面上没笑,看不出是喜是怒:“把果果支开了,你就可以全心对付韩琬妍了对吗?”

    “不是。我没想要对付谁。”沐芒芒认真回道:“她占据了宋初尘年少的时光,那段是我无法取代的,我也不可能取代,我就想享受当下。不管未来怎样,我只要当下。”

    “你倒想的开。”宋静如问:“尘儿知道你的想法吗?”

    沐芒芒摇头,低脸苦笑:“他不知道。”

    室内静下来,宋静如思考着什么。然后说:“我和你想的一样,也打算把果果送到国外去,我和尘儿提过,他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他说果果依赖韩琬妍,怕到了美国果果会闹情绪。抑郁症深度之后会有自杀倾向,这是他最担心的。”

    难得她肯跟自己说这些。沐芒芒有些受宠若惊,舔了舔唇说:“能不能把美国那方面的专家请到国内来?”

    “不可能。”宋静如一口否认:“那是个完善的大机构,服务于很多人,不可能为了一个人大老远跑到中国来,只能我们过去。”

    既是这样,沐芒芒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宋静如还想说什么,宋初尘进来了:“妈。你们聊什么?”

    见她们心平气和的坐着,他略感放心,外公和他妈关在书房详谈了三个小时效果显著,她妈对芒芒不再那么敌视,肯坐下来聊天是关系缓和的第一步。

    “在聊,想把果果送去美国治病。”宋静如道:“但又怕果果没了韩琬妍在身边,不肯和医生配合。”

    宋初尘在沐芒芒身边坐下,落下眼睑似在思索什么,很久之后说:“这件事我来处理。”

    晚上,睡觉前,沐芒芒在整理床铺,宋初尘从后面突然把她抱起,然后举到头顶。

    沐芒芒吓懵了,不敢乱动,颤颤巍巍的问:“你要干什么?”

    “说,‘你只在乎当下’是什么意思?”他瞪着她的眼睛,眼神像要把她撕碎。

    原来他听到了她和他妈妈的谈话,沐芒芒不敢吭声。

    他大步往露台走去,冷风往睡衣里灌,她冷的直抽气,赶紧温言温语的求饶:“宋初尘,你到底要怎么样?我不问未来,只求现在难道错了吗?难道你要我整天像个妒妇一样追问你什么时候解决韩琬妍,追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追问你们相爱过吗?我要折磨自己,也折磨你,你就开心吗?”

    身体下方,他在一言不发。沐芒芒快被这种悬空即将要掉下去的感觉逼疯了,慢慢的,她倒冷静下来,等他的答案。

    时间过了很久,久的快静止一样,她的身体在下降,回到他温暖的怀里。他抱她放到大床上,侧身搂在怀里:“抱歉,我应该体谅你,再等几天,很快我就能处理好。”

    “嗯。”她窝在他怀里,听着他砰砰强有力的心跳声,一点对他的怀疑都没有。

    只是。她不相信命运之神会那么眷恋她罢了,她失去了一些,现在拥有的比当初失去的要多很多,她不信她有这么好的运气,既拥有他,又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说到底,她不信的是自己。

    一个月后。韩琬妍被强行送上了去美国的飞机,同行的还有宋静如和果果。

    宋老爷子气的没来送机,因为宋静如食言了,说好的要留在国内陪他。

    等到了美国,宋静如打了电话,宋老爷子知道了原因,也就没再怪女儿,倒是自己买了机票,飞去美国找女儿去了。

    这天傍晚下班,宋初尘在电话里说有事,不在一起吃饭。

    沐芒芒先回了住处,这处是他新购置的公寓,成为两个人的爱巢,离宋氏大楼也挺近。

    晚饭。她煮了碗面,远没有他的手艺好,她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

    外面有电话铃声,宋初尘低低的声音传来:“我有份文件落在办公室,你帮我去取一下。”

    沐芒芒拿上钥匙和电梯卡就去了宋氏大楼,电梯卡刷了下,直达顶楼。这是他最近刚给她的,整个宋氏除了他和宋老人子,只有她有这个权利,不用再搭普通员工电梯,再转爬楼梯了。

    他办公室门没锁,她一推进去,室内的灯突然大亮。她晃了下眼,眯眼躲了一下,再睁开,瞬间掉进了花的海洋,他的整个办公室全是玫瑰花。

    各种各样的都有,当中间用那天她最喜欢的粉色玫瑰摆了一个心形。

    “看你喜欢玫瑰,让你一次收个够。喜欢吗?”他捧着一束更大的玫瑰花送到她面前,999朵,象征永恒的爱情。

    “喜欢极了。”她把脸埋在玫瑰花里猛吸一口,随即被他抱起来滚进花海。

    玫瑰花茎没有刺,玫瑰花层层叠叠铺了很多层,躺上去柔软舒服,他在这花海里要她。缠绵的身姿像两只交欢的鱼儿,在花的海浪中自由翻滚,肆意享受爱意。

    等她双腿无力的躺在那里,他变出一枚大戒指,珍稀粉戒,那么大一只,往她手指上套。

    她无名指上本来戴着那只素戒。他就把大戒指推到她中指上,并轻轻印上一吻:“芒芒,嫁给我。”

    “啊?”她傻乎乎的看他:“你在求婚吗?”

    “对。”他低低的笑,十指与她交缠,生怕她后悔似的,逼问她:“快说,愿不愿意?”

    “愿意,我愿意。”她一面说一面眼泪不知不觉的流出来,在电影里经常看到女主角被求婚会热泪盈眶,这会儿她只想说原来真的好想哭。

    “以后,我只爱你一个人,眼中只有你一个人,我要和你一起看日出,看日落。看子孙满堂,到老了也能这样携手一起微笑面对死亡!”他执着她的小手,郑重宣誓。

    她哭的更凶了,止都止不住,原来幸福就是这样的,就是一份简单的承诺,你就能哭的稀里哗啦,不能自抑。

    “我也是,我要和你生很多宝宝,很多,很多。”她说的有点词不达意,实在是太激动,太高兴了。

    他有意取笑她:“你是打算生一个足球队吗?这个恐怕不行,我还想和你多过一些二人世界,孩子太多也是烦恼,两三个就足够了。”

    “反正反正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嘛。”她整在他怀里撒娇,鼻子还一抽一抽的,停不下来。

    “我爱你,芒芒!”他与她十指交缠,贴着她的额头说。

    这三个字,她等了好久好久,沐芒芒哭的泣不成声,嘶着嗓子说:“我也爱你,很爱。”

    他吻上她,两个人躺在花海里。

    身上多多少少都沾了五颜六色的玫瑰花汁,就这样,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幸福而甜蜜。

    见证他们爱情的,除了有彼此的心,还有这满室无边无际的花海,以及两人指间灿烂生辉的戒指。

    戒指是个圆圈,代表没有终点的爱情,这是对他们最好的祝福,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