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欢 > 第二十三章:冲进牢房

第二十三章:冲进牢房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狐晚
    永巷深处,残破的宫门被人推开,在这寂静的夜里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我来了。”门外响起一声略沉稳的男音。

    “他说的可不全面,我们是来杀你的。”一道勾人心魄的魅惑之音随之传来,真叫人分不清性别。

    屋内,有女子身着破布残袄,蓬头垢面蹲在角落。

    说真的,她这个模样,真是比储宫内的慧嫔更像疯子。

    但是她一张口,你便会知道她并不痴傻。

    “你们凭什么杀我?”她站起身,略带踉跄地走到门口,抬起脑袋,倔强地望向来人。

    屋内没有炭火,她的衣服又不够暖和,在这三九冬日里,她的手脚上都生了冻疮。

    当真是站不稳,也走不稳了。

    听了这话,蓝狐哈哈大笑,笑得肚子都疼了。

    “绿豹,我真的是很久都没见过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了,我们救下她的命,她竟然不知道感恩。”

    绿豹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算是赞同蓝狐话中的意思。

    “你们既然救下了我,又为什么要杀我?我一直呆在这儿,听你们的话,没有到处乱跑,也没有去见任何人。”就这么一刻,她眼神里的倔强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恐惧。

    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的名字很奇怪,他们的举动也很奇怪。

    当初皇上本来下令让她在永巷里活活饿死,她被人绑到这永巷来,也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毕竟么,她出卖了皇后娘娘,皇上跟皇后夫妻感情又那么好,让她死也是必然。

    她当时就想,还是真的残忍啊,就不能一刀给她个痛快吗?

    活活饿死,那得是个什么滋味?

    可是就在她不吃不喝三日,只觉得睁开眼睛,眼前也只有金星的时候,竟然有人送饭和水来了。

    就是他们两个,出现在她面前,像是从天而降的神仙一样。

    于是就这样,朵儿活了下来。

    他们要求朵儿不要跟任何人说话,这样她就能活得久一点。

    将死之人才知道,活着真好,更何况朵儿从来就没想死过。

    她当初出卖皇后娘娘,不过就是为了让自己的日子更好过一点。

    每天都有人给她送饭,可送饭的人什么都不说,她也什么都不敢问。

    她想着,熬吧,熬得久一点,熬过这个冬天,她一定要想办法活着逃出去。

    但是现在,冬日过了大半,他们两个竟然在这个深夜突然冒了出来,说要她的命?

    凭什么?

    他们可知道熬过这么多日,有多困难,又有多痛苦么?

    “你以为你为什么能活到今天?”蓝狐反问朵儿道。

    朵儿伸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其实心底里并没有什么答案,但此时此刻,她说的任何一句话可能都关乎着面前人要不要她的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因为你们善良。”朵儿目光炯炯,希望自己说对了答案。

    说好话总归不会有错吧?她捧着他们说话总不会有错吧?

    可是没想到,她还是说错了话。

    听见她这样回答,一向稳重的绿豹都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你知道我们杀过多少人,竟然说我们救你是出于善良?告诉你吧,我们只是在养一个鬼,替死鬼。反正你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早已死了的人,所以不如你也善良一点,帮帮我们,替我们的人死啊。”蓝狐不厌其烦地向朵儿解释着。

    他的语气温柔,喃喃低语,宛若在说什么动人情话。

    这语气,让人乍一听来是真的很容易为其沉沦。

    可偏偏他的每句话,都是在强调,他要取了她的命。

    “不要,我不要死。”朵儿意识到自己跟这两个人说什么都没用,随手拿起门口的铁锹,就要照着蓝狐的脑袋砸过去。

    她一心想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她心一横,手下使劲儿就好了。

    死了一个,另一个她总会好对付一点。

    却不料,这铁锹还不等碰到蓝狐的头发丝儿,她就被蓝狐抬腿一脚,踹倒在地。

    她手中的铁锹不偏不正恰好砸在她的脑袋上,顿时鲜血直流。

    朵儿就那么睁着眼睛,死在了两人面前。

    蓝狐望着朵儿,伸手轻轻推了推绿豹道:“你说我最近还真是善良了,竟然就让她自己这么轻易地死了。这要是在以前,我非得用她的皮,磨磨我的匕首不可。”

    “还不是怨你这么磨蹭,一刀杀了她就是了,非得跟她废话这么半天。现在可好,她自己死了,流了这么一地的血,还不是要我收拾?”绿豹的语气略带抱怨,每次脏活累活蓝狐是不会干的,便都要他来做。

    “抱怨什么?不待到月黑风高,你敢直接闯天牢,换人去?我不闲聊几句,又有什么意思?”果不其然,说完这话,蓝狐双臂环肩,半点没有要去帮绿豹扛人的架势。

    绿豹力气不小,扛个姑娘绝对谈不上吃力。

    可他一回头望见蓝狐双臂环肩,事不关己的模样,便顿时气结。

    “你就不能帮我一把?”绿豹瞪着眼睛问他。

    “不能,头功算你的,我不跟你抢。血太脏,我不喜欢。”蓝狐一贯骄傲的像个贵族,可定陶王却从不介意这一点。

    似乎在他眼里,只要能帮他杀人的人,都适合做暗卫。

    多少次绿豹也对蓝狐的身份颇有好奇,想着询问他一句,他以前是不是真的身为贵族后代,否则哪儿来的那么傲娇的气质?

    可每次当他对上蓝狐那双媚中带笑的桃花眼,顿时话到嘴边就又咽了回去。

    因为蓝狐的那双眼睛,他注定了没法跟他正常交流。

    绿豹叹了口气,口中念叨了一句,“我要头功做什么?”

    继而他便背着朵儿的尸体朝天牢的方向赶去了。

    蓝狐的鼻子里冷哼一声,他的轻功极好,追上绿豹根本不费力气。

    天牢距离永巷并不算近,他们赶过去也要花费不少功夫。

    正因如此,当蓝狐与绿豹二人背着朵儿的尸体到达天牢时,已是深更半夜,就连值夜的牢头都已是昏昏欲睡,神志不清。

    蓝狐蹑手蹑脚走到牢头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将他唤醒。

    牢头眯缝着眼睛,望着蓝狐,刚要开口,眼前却被蓝狐洒了一把。

    “绿豹,别磨蹭,快点走,这也坚持不了多久。”为了这戏份更真实一点,蓝狐并没打算让牢头一觉睡到天亮。

    “你不用去他身上翻找钥匙?”背了尸体一路,此时绿豹的步子也开始变得吃力起来,说话时胳膊已经微微打颤,背上宛若千斤。

    “用不着,你以为主子这些年把我留在身边,我又不肯做力气活是为的什么?自然是有你们不会的本事在的。天底下没有我蓝狐打不开的锁,纵然是天牢内的,不也还是锁么?”蓝狐的语气里自信得很,却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来的骄傲。

    说话间,两人共同往里走,这一路太过顺利,以至于绿豹开始觉得不大对劲儿。

    “蓝狐,你不觉得今日咱俩来这牢房,有些太顺利了吗?走到现在,除了那被你迷昏过去的牢头,竟然没有一个人拦我们。”绿豹觉得这一点有些奇怪,平日里他们出入这牢房,虽说不上是难如登天吧,可肯定也是要乔装打扮,玩尽了心思才成。

    但是今日,他们两个进入牢房,可谓不费吹灰之力。

    该不会是,这牢房里面有诈吧?

    他们进来容易,出去的时候不会就难了吧?

    “现在哪有时间想那么多?人也杀了,牢房也进来了,你不把人救出去,主子能让咱俩活?”说完这话,蓝狐一间一间牢房找过去,却发觉这条路过去,牢房大多是空的。

    果然是关押皇后娘娘的地方,说是天牢,比起那些杀人犯的屋子,真是不知好了多少倍。

    待走到余香的那一间时,蓝狐用早就准备好了的银钩伸进锁中,捅咕了几下,便将那门锁打开了。

    “属下参见皇后娘娘”,他们二人跪拜在余香面前,这礼行的是半点不含糊。

    绿豹暗自松了一口气,这肩上的累赘,是终于可以卸下来了。

    “绿豹?”这张面孔余香是认识的。

    蓝狐听见皇后叫绿豹的名字,一个劲儿地撇嘴,到底没忍住多说了一句,“娘娘,您光记着他的名儿,我可要吃醋了。我叫蓝狐,蓝色的蓝,狐狸的狐。”

    余香压根没将蓝狐的话放在心上,扭头盯着血肉模糊的朵儿尸体,皱眉道:“她是谁?”

    显而易见,她认不出朵儿了。

    “一个死去的陌生女子罢了。”绿豹嘴巴严实,却抵不上身边还有个爱嚼人口舌的。

    “娘娘,她是您当初的贴身侍婢,朵儿,还记着不?”蓝狐这话刚说出口,就被绿豹猛地击了一拳。

    “瞎说什么话?”

    绿豹这是担心皇后娘娘会心疼,最终影响计划。

    余香点了点头,开口的话却是惊到了绿豹、蓝狐二人,“怎么着,你们主子让她来替我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