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蓝家走阴人 > 完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箫狸
    山里,博家。

    这一次我以为会再次遇到博云,却没想到没有找到博云而是另外一个男人接待了我。

    他一身青衣长袍,手里拿着一把利剑,是鬼母那次出现的男人,我看着他露出一笑,一抹鹅黄却跟着挡在我的面前。

    “沈一欢?”

    “对是我,金莲,你还是忍不住来了……”

    “金莲?”我皱着眉头,不确定的指着我的鼻子,喃喃的问着,“我吗?”

    沈一欢一笑,一笑说道,“对就是你,地狱金莲。”

    “地狱金莲……”

    “地狱金莲……”

    “地狱金莲……”

    “我的头……为什么那么疼……啊!头好痛,头……小白……小白……”

    我无力的叫着小白,却忘了这一次小白没有跟来,眼前是一片黑,黑的我只能听到四周有水滴的声音,突然有人在说话,一道白色的影子站在哪里,看不清,一声雪白长袍。

    是谁……

    是谁,站在哪里……

    为什么我不能说话了,为什么周围我只会感觉陌生,为什么眼前的白色身影会让我想流泪,为什么……为什么……

    男人弯腰,爱惜的把池中金莲扒了出来,金子一般的花瓣滴着水珠,金莲像是活物似的看着手的主人。

    “养你前年,也该是你报答的时候了。”

    男人的声音冷漠过多,抚摸金莲的手我感觉就像是抚摸在我的脸上,我本能的挣扎,男人手里的金莲也跟着挣扎。

    “为什么……”我突然掉下眼泪,泪目斑斑的看着眼前男人。

    男人开口,只是淡淡的说一句,“小乐需要。”

    小乐需要?

    小乐是谁?

    为什么那个叫小乐的需要我就要付出生命?

    为什么?

    我不甘心。

    在男人把我炼化出一枚药丹的时候,拼出最后一丝力气我逃了出去。

    冲出地狱,男人却我突然逃离触怒,一路追离我逃出地狱。

    那天刚好是七月半鬼门开,我被追的没有逃避之路只好化身流星冲出鬼门关,我一出鬼门关便失去所有灵气,最后只能化作婴儿摔倒一户人家远门前,打开的大门,一个婆婆从里面走了出来,抱着我,是因为她身上的安稳气息,让我晕了过去。

    再醒来,我是蓝意,不再是金莲。

    再睁开眼,是沈一欢那张笑脸。

    “看明白了吗?那个就是你一直追寻的身世,怎么?可曾满意?”

    沈一欢微笑的看着地上趴着的我,不管我全身的汗水,我颤抖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一闭,在张开里面是一片冷漠,“那个男人是白月无,地狱之尊。”

    “正是,当年为了追寻你,他原本就有伤在身,又被鬼门关冲撞所以现只能躺在水晶棺中。”

    “有伤在身?嘿!”我一冷笑,“恐怕这伤也是为了他妹妹所伤吧!为了他妹妹他还真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强行毁掉我千年修为,为了怕我逃走,哪怕是有伤也要放出一丝魂魄将我束绑,白月无,他可真是会算计。”

    “小意你误会了?”沈一欢跑到我的面前,紧张的神情紧张的说着,“当初阎王的确是为了小乐才要用你来气死复生,可那也是没了办法,阎王已经找不到任何办法,当时小乐又那么想回到人间,只有用你……”

    “对,只有用我才能帮助他的好妹妹回到人间,白月无还真是一个好哥哥!”

    “小意,你……”

    “一欢,别说了,金莲记忆苏醒,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了。”二公子拽着沈一欢,走到我面前,只见他手一扬,就像是一面镜子似的场景出现在我的面前……

    画面里一片彼岸花的中间,一个水晶棺材躺在那里,透明的水晶棺材里白衣胜雪,躺在里面的男人俊美的不是常人,手持一直金莲安静的躺在棺材里,闭上的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

    这样的他,让我想起小白。

    那个一心护我为我的男人,为什么也是那个毁我修为害我一生的男人。

    手情不自禁的伸向前去,可还不等我的手触碰到他的脸,他却突然……睁开眼睛……

    “啊……”

    我吓的向后退了两步,棺材里的小白突然坐了起来,两眼无神的看着远方……

    “他……他怎么了?”

    我指着棺材里的小白,他的样子让我害怕

    “阎王被重伤以后便失去了法力,我哥怕外人知道祸乱地狱,所以便把他封印在场,对外宣称阎王外游,地府由我接管,可就在封印的时候,阎王拼劲只会一丝灵力逃跑出去,然后被一个道士以鬼魂封印在博家,哪知道刚好又被你撞破,只能说这是你们的缘分。”

    “别管啥缘分了,那你说现在要怎么办?”

    何元清看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心里着急,“你倒是说呀!现在还有啥办法能就他。”

    何元清不语,站在一旁的沈一欢却一把将他推开,拉着我突然低声说道,“小意,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现在能就阎王的就只有你了,金莲耐万物所化,所以它聚有天地灵气,只要你把你千年修行给阎王,阎王便能死而复生。”

    千年修为……

    又是这个……

    我冷笑,眼睛却看着幻镜中的白月无。

    只有这个办法了吗?

    还是一名换一名。

    “小意我知道这样说你很为难,但是你要知道,现在三界混乱,,要是这个时候知道阎王死了,必定会更混乱的,你把修为给颗阎王,我们会帮你塑形,到时候你还是蓝意,只是不再会有金莲的化身,而是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类,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是我们最后的选择。”

    “你们让我想想。”

    我知道何元清也是这样想的,用我千年的修为救活小白,但是我却不知道我能不能相信他们,会不会没了修行我再次便会金莲或者说,我死。

    坐在奈何桥上,我看着人来人往赶着去投胎的人群,突然想起二十几年前小白也是站在这里,看着那个爱穿红衣的女孩,自己就是桥下的一朵莲花,每天爱慕的看着桥上的男人。

    后来男人终于舍得看我一眼,但确实要拿我去救他喜欢的那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呢!是为了她的男人。

    人呀!

    总是自私的。

    为了自己喜欢的,就去伤害喜欢自己的。

    当初他明明知道我喜欢他,却还是用我去救了那个爱穿红衣服的女孩,这一次,就当是我还给他的。

    道门法术,移形换影。

    当我变成一朵金莲附身在他身上的时候,我小心的在他唇上印下一吻,那一吻,我问得小心翼翼,那一吻,也是我最后一吻。

    =

    “小懒猪,该起床了。”

    “唔……不要。”

    我抱着被子翻了过去,背后的男人不死心的拽着我的被子,张开的手臂,习惯的投进他的怀抱,俏皮的在他脸上一吻,他溺爱的揉着我的长发。

    “该上班了,别忘了今早你可有个会议。”

    “啊……你怎么不早叫醒我,我要是迟到了我杀了你岳明。”

    我尖叫的从床上爬进浴室,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洗脸刷牙,换上的衣服,岳明帮我准备了早餐,一边吃一边奔跑在去公司的路上。

    似的,后来我嫁给了岳明,没有了金莲身我就是最简单的蓝意,金莲的千年修行给了小白,我回到学校开始两点一线的上学,在大四的时候岳明突然对我求婚,我答应了,也跟他结婚了。

    我们现在有个幸福的家,岳明也是一味的宠爱着我,但这样的爱,总是让我觉得少了点什么。

    到了公司,我就跟一群八卦女站在一起,听说今天公司的新BOSS要来,所以才一早就召开会议,我站在一群女秘书中打着瞌睡。

    “喂!蓝意醒醒。”

    “唔!BOSS来了?”

    “BOSS没来,倒是你昨晚干嘛去了,新婚燕尔玩的这么嗨呀!看样子我们的岳学霸也不是那么古板吗?"

    给可可一个白眼,小心的不跟她站在一起。

    这货,上学的时候缠着我,没想到上班了也跟我混到同一个公司里面,这货就是个千年祸害,一辈子缠着我的打算。

    我心里哼着小调两眼望着天花板,在可可的一戳中回神,“干嘛!”压低的声音,我恶语说着。

    “不是,小意你看那人,那人……那人是不是白哲呀!”

    白哲?我顺着可可的视线看去。

    夏日的阳光照射,顺着窗户外面照射进来,打在那个男人的右脸上,男人微笑的看着路过的人群,一路打着招呼。

    随着他的走进,我的心就像是要跳出胸口,低着头看着我的脚尖。

    感觉人影挡在我的面前,散不开的青草香,加隔着一句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