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的阴婚狐路 > 183 母子相斗

183 母子相斗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叫我妖神大人
    为了方便那些神仙下来,我特意在中界跟人界之间开了一条特别的通道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为暗号,门口安排了三个门人做登记,签协议。协议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大概是到访的仙家会得到我们的周全照料甚至财力的支持,但是每一位神仙都要帮我们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若是同意。就在协议上签下名字按个手印。

    太上老君那小徒弟还给这件事起了个名字叫做仙游团。

    这小徒弟周围的朋友也都是一些小仙童,在仙界地位不高,他们通常两三人一组过来,比如最近来的三个就是太白金星的两个小徒弟。说起太白金星,这位老爷子跟太上老君的脾气性格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主管杀伐惩恶扬善,就被玉皇大帝封为西方巡使。

    按照中国封建制度里的官位大约相当于内机的地位。

    但是这位太白老爷。平日里仗义大度义薄云天,人缘那是好的不要不要的,对待手下的小仙童小弟子,更是亲如子侄,平日里规矩随意,大而化之。

    这俩小弟子长得那是一对白白胖胖,虎头虎脑,头上戴着云锦仙霞帽,脚下踩着金丝神履。身上的衣服都比别的仙童高上几个档次。最近遇到的仙家多了,对仙界的了解也就多起来。

    狐狸偶尔也会唠叨几句天上的情况。

    原来天上神仙由于各自经历不同心性不同,对待自己身边门人的要求也是千奇百怪的,太上老君严己严人,就是个博士老学究的基本态度,做事情一丝不苟,也就要求门人一丝不苟,当了老君的弟子,虽然挺有面子,却干巴巴的非常枯燥。

    老君风轻云淡,不好衣裳美食,不喜欢谈笑风生,真真一个闷字了得。

    太白金星那边。虽然太白老爷子是监察官,手握惩善扬恶的生杀大权,却反而是生性随和宽容,平日里最喜念叨一句难得糊涂。能不杀的就不杀,能不罚的就不罚,要是要罚,总总必须拖延到非要下手不可的地步才动手。

    此太白,号称是仙界第一拖延症晚期患者。

    如此一个师父,手下的徒儿简直就乐开了花,平日里各个都被养的精神饱满,身心健康。娇滴滴的。身上携带的宝贝最多最好,吃穿用也是最好,老君那些小仙童成日里羡慕到不要不要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小仙童在人间玩都爽了,上去就最先跑去了太白那边的仙童圈里炫耀一番。

    我坐在车上,夜臣开车要送两位仙童到酒店去。

    “今天先去酒店里休息一会,晚上安排你们去吃海鲜大餐,晚上到外滩看夜景。”

    我随口念着安排,那额头上有个星星的仙童立刻扭过脸来问我:“上次玄真哥哥说的,迪士尼乐园在什么地方?”

    这胖乎乎的小仙童叫,太白金星最小的小徒弟,六千岁上下。

    另一个仙童叫金耀,额上一朵闪电,比年长三千。

    金耀随之也轻轻的问:“对,我们正是听玄真说起,人间有个叫做迪士尼乐园的地方,才特意跑下来的,我看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什么时候带我们去迪士尼乐园?”

    我笑道:“玄真说的迪士尼乐园上海也有,只不过还没有正式开放,他上次去的地方是香港,你们别太心急,上海也有不少玩乐的地方,香港那边要先去给你们搞张通行证。”

    这神仙下来,都是利用女娲遗石的力量先遮蔽了仙体,连玉皇大帝都看不出他们的身份,但有个漏洞,他们不可以使用仙法,不然就会被天上发现他们私自下凡的事。

    办理一些证件,也是需要时间的,他们没有身份证,所以造假造的跟真的一样也需要个两三天。

    金耀到了酒店里,却也觉得十分新鲜,尤其是喜欢看电视剧。本来我安排的外出活动都是因为他们瞎按电视点播的时候不小心点了那个春光灿烂猪八戒就给耽搁了。

    “这猪头,长得可真是比天棚好看多了。”

    我顺嘴问:“怎么天蓬元帅长得比这个还丑的么?”

    金耀咧嘴一笑:“天蓬元帅没投胎做猪的时候长得就丑的很,要不然怎么会被嫦娥仙子讨厌啊?投胎成猪之后,那刚开始就是个猪样,你吃的猪头什么样,他就是长得什么样。”

    戳了戳金耀:“大哥,继续看电视吧。”

    我好像是耽误仙童看电视了,赶紧先告了个别,临走前让他们把手机装好不要丢了。

    我点了几个儿童套餐让酒店送到房间里。围肠低划。

    第二天再去看金耀,他们两个人已经学会了点餐,满屋子都的吃光的冰激凌杯。

    两个人的肚子由于吃了太多东西,整个涨起来,只看肚子的话就像怀孕六个月以上的孕妇。

    “你们两个的肚子!”我干笑了下。

    金耀这才注意到,揉着肚子有点难受,对着金耀说:“大哥,我想打个饱嗝。”

    金耀赶紧说:“不行,不许打饱嗝,忍一忍吧。”

    苦着脸撒娇:“打嗝,忍不了。”

    我立刻明白过来,因为我现在也是这种情况,吃了人间的东西不能正常消化,再胃里转一圈之后就会化为一股气,打嗝之后气出来,胃里的东西才能消化完。我突想到一件事,就让金耀赶紧憋着,先不要打嗝,跑出去找了两个气体收集器。

    我让他俩对着气体收集器打嗝,两股难以形容的闷香立刻四散开来,大部分都进入了气体收集器里面。的味星空缥缈的,有种说不出来的缥缈感,金耀的味道温温绵绵的,如果把这些仙人的气体提炼成精油,制作成香水,绝对能成经典。

    “今天能去迪士尼乐园么?”

    “今天先带你们去西湖,明天才去迪士尼乐园。”

    “西湖?”金耀赶紧问我:“是白素贞被镇压的那西湖么?”

    金耀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气,表情模样就像一个用情至深的豆蔻少年。

    我干干一笑:“怎怎么?金耀仙兄莫非跟白素贞有什么渊源?”

    金耀的脸唰的一下变的比刚才还红,如同番茄一样。

    看金耀头顶开始冒烟,赶紧说:“你不要再问了,我大哥都开始冒烟了。”

    我点头如同小鸡啄米:“好好,不问不问可是可是你们跟白”

    呜金耀跳起来,朝着厕所冲了进去,很快我看到从厕所里冒出一阵阵的白烟。

    圆圆的脸蛋呼的叹口气说:“白素贞的大美女,当年白素贞因为水漫金山遭受天谴被压在雷峰塔下,我们师父太白金星看了心生怜悯,特意带着我跟大师哥到真武北极大帝那里为白素贞求情,金耀大哥自此对白素贞念念不忘。”

    最早的雷峰塔已经倒下了,这雷峰塔乃是在旧塔基上新建造的。

    电视剧里演的跟现实有差距,电视剧里说白素贞被关在雷峰塔里修炼后来还出了塔那是为了让观众容易接受,真实的情况却是,白素贞化为一条石蛇,盘在雷峰塔的塔基地下被压着不能动弹。日日夜夜忍受背塔跟水中的寒冷。

    我出门大都是在晚上,白天出门太容易被寻拿我的千里眼发现了。

    晚上我让夜臣开车载着我们从上海到达杭州西湖景区,雷峰塔附近已经闭馆,现在的雷峰塔上下都有电梯。金耀看了,心里不是滋味,心里默默念了个咒,一道金光立刻化为一个气泡飞了出去,那气泡越来越大,把整个雷峰塔都罩了起来。

    金耀带着我们走了被金光气泡包裹的雷峰塔范围,瞬间进入了雷峰塔内部。

    脚下绵软,晃动不安,这就是困着白素贞的结界。

    这里之所以会晃动,都是白素贞仍然不放弃挣扎。

    “小白。”

    金耀对下来,手摸了下被白素贞盘动的身体顶起来的地面。

    “是谁?”

    一个悲伤轻柔的声音问。

    “你应该不记得我了,我是太白金星的弟子,叫金耀的。”

    “是金耀仙童么?”

    金耀的脸唰的一下更红了。

    白素贞突然激动起来,疯狂的盘动身体:“多谢仙童过来看我,仙童可否帮我出了这水窟地牢?白素贞在这里已经心身交瘁,实在是不堪忍受了。”

    金耀哽了下,无奈说道:“我也没办法放你出来啊。”

    见金耀的神色,生怕金耀做出什么傻事,赶紧小声说:“大哥,咱们出来就是为了玩,你看过白素贞就行了,可不能太当真啊,白素贞在这里受罪是因为妖人相恋,也是因为她水漫金山,遭受天罚的事谁都没办法。”

    我心里听了,居然有种相同的凄凉感。

    皱着眉头说道:“白素贞也帮过人,在这里压了如此之久,难道要永远这么惩罚她下去么?”

    喃喃说:“当年齐天大圣大闹天宫,被惩罚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也需要遇到唐僧取经的机缘才能出来,白素贞水漫金山,她要出塔,必须也等到一个天大的机缘才可能的。我们只是太白金星身边的小仙童,就是拼死把这塔基的结界破坏掉,白素贞出来之后,也是罪人之身。”

    垂头说:“帮过她的人,也同样是罪人了。”

    我身上莫名其妙就抖了一抖,手落在自己完全不显什么的腹上。

    我听那叹气:“人妖不可相恋,人仙不可相恋,仙妖不可相恋,仙魔不可相恋,人魔不可相恋。”

    听了这话,我却异常的愤怒。

    晚上回到狐狸身边,拉着狐狸的手翻来覆去,狐狸拉着我的手在唇边亲了又亲。

    么外突然一阵沉闷的电闪雷鸣。

    “最近中界周围总是打雷闪电。”

    狐狸揉着我的发,眸光幽幽的暗了下去,脸上表情却是温柔体贴。

    这次金耀过来,在迪士尼乐园玩的十分开心,我送他们回去,告别之时,金耀突然对我说:“你可要小心点,玄真弟弟要我转告你,老君跟王母怀疑你就是妖女红离,他们到处找你要拿你去对天册,若是证明你是妖女红离,这件事一定会彻查的。最近的电闪雷鸣,都是寻找红离的法器发出来的,这电闪雷鸣,说明他们的范围越来越小了。”

    意思也就是说,如果哪天那些法器终于同时旋转在我头顶之上。

    我就会被抓住。

    被老君的属下抓回天庭去对天册。

    这日里,做完手术之后,地下室的休息室里立着个美貌夫人。

    “郝呦鹿。”

    这美貌夫人正是狐狸的亲娘,青丘狐公主贵妃娘娘。

    我刚是一愣,贵妃的玉手突然变成锋利的利爪朝着我的脖子抓了过来,她力量超大,推着我一个趔趄顶在了门边,贵妃皱着眉,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那种随和好相处。

    赤红色眸光相当吓人。

    “昨日我跟玄鹤商量他迎娶天界公主的事,没料到玄鹤跟我一通争吵,都是因为你,让我们母子不和,小石头如今再不听我的话了,郝呦鹿,我不想伤你,你却完全不理我这做娘的心!”

    我脖子被掐着,完全说不出任何话来,贵妃怒道:“你果然是石头儿的情劫,我看你若是不死,石头怕是永无宁日了!”

    “阿娘!”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贵妃的话。

    白衣一闪,两团光影就在这窄小的休息室里斗了起来,等两个人化为原型出来,手上都握着长剑。剑光闪的人眼花缭乱,贵妃气的发颤:“石头,石头啊!我可是你亲娘,我生你养你,咱们七年前的母子情分,难道还比不上这郝呦鹿么?”

    贵妃的眼睛红了一红,居然落下两行热泪。

    大白也是又急又怒:“娘,是你逼我!”

    贵妃气得剑锋一转朝着我劈过来,我本来以为狐狸会用剑挡住,没料他却以更快的速度挡在我面前,双眼一闭。贵妃的剑险些就从他的头顶劈下,见是玄鹤赫然住手。

    “玄鹤!娘看你石头心终于开窍,本以为是天大的好事,没料你还不如从前了!”

    狐狸那隐藏的眼睛,突然暗红起来,他皱眉说道:“娘,你仔细看看我,你难道一点没感觉出来,我如今到底是什么么?”

    他身上突然一片,手上升起一团火。

    贵妃全身僵了僵干干说:“魔石头你你怎么会成了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