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737章 三个?!(4000字)

第737章 三个?!(4000字)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会修空调
    “这人怎么穿着其他学校的校服?”崔名愣了一下:“暮阳中学?完全没有听说过啊?是其他游客偷偷跑进来了吗?可是我怎噩梦没有听见声音?”

    崔名在原地停留的时候,脚步声再次在漆黑的教室中响起,那道模糊的身影慢慢逼近。

    温度似乎变低了一些,空调的冷风吹过脖颈,钻入衣领,崔名感觉后背凉凉的。

    “苟哥?”

    没有人回应崔名,他深吸了一口气,那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身体发自本能的想要逃离。

    “怎么回事?”这是在鬼屋里,他是鬼屋的演员,现在为什么有种自己是游客的错觉。

    他瞪大了眼睛,越看越感觉不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肯定不是小苟,她穿着其他学校的校服!

    未知的东西是最恐怖的,崔名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他知道有人跟在自己身后,但是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个熟悉的场景,就因为后面这个陌生的人,变得恐怖了起来。

    黑暗如同潮水将崔名淹没,他胸口起伏,呼吸变得急促,整个房间里好像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一样,周围没有同事和游客,只有漫无边际的黑暗。

    一个正常人习惯了色彩斑斓的世界以后,突然陷入黑暗会出现短暂惊慌,仿佛自己被剥离出了原本的世界。

    在这场景里吓了那么多次游客,崔名这次终于体验了那种被惊吓的感觉。

    掌心的手机再次震动,崔名知道有人给他发送了信息。

    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崔名用身体挡住光亮,看了眼屏幕上的信息戴上耳机!

    仍旧是小苟发来的,很短,只有四个字。

    “有事就直接说啊!搞得我更慌了!”崔名在心里嘀咕,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伸进口袋摸索耳机,就在他刚拿到耳机准备往耳朵上戴的时候,脖颈处突然传来一股凉风。

    他猛的转身,手机屏幕的余光照到了身后。

    没有低头,崔名平视自己身后,他没有看到活人靠近,只是看到了一双破旧的女式鞋子,刚才蹭到了他脖颈的是一根鞋带。

    “为什么这双鞋子会飘在我身后?”顺着鞋面,崔名慢慢扬起头,他看见了一道漆黑的身影几乎快要站在了自己肩膀上!

    在他抬头看向对方的时候,那个人也在看着他!

    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身体仿佛石化了一样,他扶着墙壁,大脑在尝试用最后的理智去安慰自己,但是飞速思考了半天,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废弃的教室,通灵游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肩膀上站着一个人,这几个关键词随便选出来一两个组合一下,就能够将人吓出问题,更不要说崔名现在集齐了全部“要素”。

    半扬的脖颈已经僵住,崔名大喊一声,可能是太过害怕的原因,他吐字很不清楚,周围的人甚至都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就看到他“蹭”一下朝前方冲去。

    什么剧本,什么演员,什么鬼屋,都被崔名抛在了脑后,他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跑!赶紧跑出去!

    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只要能离开这个教室,去哪里都可以。

    “崔名!”小苟高声喊道,想要让崔名冷静,回应他的是桌椅板凳被撞翻的声音。

    教室里没有任何灯光,崔名看不到路,横冲直撞,最后从教室前门冲了出去。

    小苟知道跟在崔名身后的是鬼,此时看到崔名的反应,立刻意识到那个东西非常的可怕。

    “你要去哪!崔名!”小苟高声呼喊,但是崔名头也不回,直接跑没影了。

    “他怎么了?突然往外跑什么?不会出事了?”陈歌眼神中透着一丝关切,一连询问了三句,屋内的其他几人都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对崔名的担心。

    “不知道,咱们这个游戏估计不能继续下去了,我要去把崔名找回来。”小苟自己开始害怕了,周围黑漆漆的,他不知道那个鬼有没有跟着崔名一起离开。

    “不行!”

    这两个字同时从耳机和教室最后一排传来,陈歌和监控室里的恶梦学院老板一起开口说道。

    “你们在搞什么?好好给我按照剧本去演!你们别一上来就给我搞砸了,反倒让那个家伙看了笑话!”

    小苟的耳机里传来自己老板的声音,他还没来得及回自己老板的话,就又听到教室最后一排的陈歌说道:“通灵游戏不能中途退出,否则鬼魂会纠缠你一辈子的!不管这是鬼屋设置的剧情,还是真的闹鬼了,如果你们不想半夜被厉鬼敲门,最好继续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同时听到自己老板和陈歌的声音,小苟感觉自己快要被逼疯了,这都遇到了什么人啊。

    哪有游客在鬼屋里主动要求把通灵游戏玩完,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陈歌是游客,耳机那边是老板,两人都坚持要玩这个游戏,小苟只能硬着头皮玩下去。

    “好,那……我们继续。”他咬着牙在坚持,现在只能赌那个鬼跟着崔名离开了。

    “少了一个人,空出来了一个角落,那我们就更改一下游戏规则。”陈歌应该是第一个跑到别人家鬼屋里,制定游戏规则的人,他并不反感这样的事情。

    “基本游戏规则不变,我们仍旧按照顺时针行走,如果走到没有人的角落,就咳嗽一声,然后把那个角落给空出来,继续往前走就好了。”

    “就按照你说的办。”小苟的心早已不在游戏上了,他很敷衍的答应了下来。

    “那就还从我开始吧。”陈歌倒数了三声,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漫画册,摸着墙壁朝他前面的那个角落走去。

    他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黑暗中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在行走。

    小苟一直在盯着陈歌,陈歌现在去的那个角落距离崔名出事的地方非常近。

    他神经绷紧,高度集中注意。

    很快陈歌走到了下一个角落,他没有咳嗽,停留在了原地。

    “没有咳嗽声!那个角落还有人在!”小苟身体在轻轻打颤,他非常的不安。

    陈歌停留在那个角落,但是脚步声却没有停止,有一道人影摇晃着从教室最后一排走向李坡。

    在场所有人里,只有李坡这个小胖子还被蒙在鼓里,他老老实实做着游戏。

    肩膀被轻轻拍动,李坡摸着墙壁走向小苟。

    鬼屋演员之间商量有暗号,李坡走到小苟身后,拍了一下他的左肩,然后又拍了一下他的右肩:“苟哥,崔名是怎么回事?”

    李坡小声询问,小苟担心吓到李坡,并没有说出实情:“别管他了,等会情况不对,你就赶紧离开这教室。”

    说完这句话,小苟开始朝下一个角落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的原因,小苟感觉周围更加昏暗了,前方就好像有一个黑洞一样,会将所有靠近的人给吸进去。

    扶着墙壁,小苟慢慢挪到了陈歌刚才呆的墙角,眼前依稀有一个人影阴影。

    他走到了近处,伸出了自己的手,可就在他的手要落到那身影肩膀上的时候,小苟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轮游戏是从陈歌开始的,所以说陈歌原本呆的角落应该没有人才对!

    陈歌已经移动到了下一个角落,那这个角落里站着的人是谁?!

    恐惧从四面八方袭来,小苟的手臂悬停在半空,他忽然又想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

    游戏已经进行了一轮,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咳嗽。

    也就是说,这间教室里不止有一个鬼!

    抬起的手就是无法落下,小苟所有的勇气都已经耗尽。

    犹豫了好一会,他终于做出了决定,轻轻触碰了一下角落里那人的肩膀,然后立刻后退了几步。

    直到那个人摇摇晃晃离开,小苟才松了口气,他没有在角落里停留,而是轻手轻脚的打开教室后排只有鬼屋员工知道的后门,然后躲了进去。

    “绝对不能在这里呆了!”

    小苟拿出手机想要给李坡发短信通知一下他,耳机里却传来自己老板的声音:“苟珲,你想干什么?那个游客还在里面,我让你去吓唬他,现在你自己跑出来是什么意思?”

    “老大,你听我说,今天真的有点不太一样!”小苟在给自己老板解释,教室里游戏还在进行。

    教室里不断传出脚步声,很快李坡又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这个老实的小胖子,也没多想,就开始朝前面走。

    可当他走到小苟所在的角落时,却发现这个角落是空的。

    “苟哥?”李坡一个人站在角落,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按照陈歌制定的游戏规则,轻轻咳嗽了一声,又继续朝下一个角落走。

    漆黑的教室里,李坡也有点心慌,他慢慢靠近了陈歌所在的角落,但他走到跟前后却发现,这个角落也是空的!

    “人呢?游客呢?”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李坡只好又干咳了一声,开始朝下一个角落走去。

    教室里安静极了,只能听到他自己一个人的心跳声和脚步声。

    等他走到第三个角落的时候,李坡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这个角落里也没有人。

    “他们都去哪了?”

    李坡不敢乱动,他想要联系小苟,对方没有给他回信息,他想要放弃,但是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刚才陈歌说的话。

    通灵游戏半途放弃,就会被厉鬼半夜敲门。

    一想到这,李坡汗毛都立起来了,他只好继续往前走。

    “怎么感觉整个教室里就剩我一个人了?”

    后门那里,小苟刚给自己老板解释完,正准备回李坡的短信,就通过后门上的窗户看到李坡朝自己走来。

    “这个游戏说什么都不能再玩下去了,等李坡过来,我先把他喊走。那个游客就看他自己造化吧,正好老板想要对付他。”小苟握住门把手,隔着窗户看到李坡朝自己走来。

    他将后门打开了一条缝,张嘴准备喊出李坡的名字时,一股凉气直接涌到了头顶!

    小苟清楚看到,就在李坡身后,摇摇晃晃跟着三道身影!

    他们紧紧跟在李坡背后,步伐都和李坡一致,而走在前面的李坡完全没有察觉!

    “三个?!”

    一屁股坐在地上,小苟双腿蹬地,疯狂向后,嘴里大声喊道:“李坡!快跑!”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李坡吓了一跳,他看到教室后门打开,小苟拼命指着自己身后,他下意识的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

    三道身影紧贴着他,三张不同的脸映入他的眼中。

    “我们三个的样子,你是不是很陌生啊?”

    回应陈歌的是一声刺耳的尖叫,他还是第一次从男孩子嘴里听到这么高亢的声音。

    看着那胖乎乎的身体撞在后门上,像炮弹一样往外冲,陈歌并没有追过去。

    他将笔仙和老周收回,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那个日记本,翻到了第三页。

    在第一篇日记末尾,写着这样一段话,四个孩子在废弃的教室里玩四角游戏,三个大孩子故意作弄欺负年龄最小的孩子,导致其出现意外。

    后来三个大孩子全部失踪,在最小那孩子头七那天,他的家人在其床底下找到了三个稻草娃娃,娃娃背后分别写着催命,勾魂,离魄。

    “这第一篇日记就是在描述第一个恐怖场景,也就是废弃教室四角游戏,照此来看,第二个场景应该就对应着第二篇日记。”

    坐在阴森的鬼屋场景里,陈歌很好奇的开始翻看第二篇日记有一个爱美的女孩叫做蝶,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为了防止表白被拒绝,她决定去问一问笔仙。

    “笔仙?”陈歌看到这里就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他表情很是古怪:“同样的主题,希望他们这里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觉。”

    没有去看其他日记,陈歌直接从教室后门走出。

    “先去笔仙场景,还是先去医生那里拿些道具过来?”

    他看着黑漆漆的走廊,轻轻摇头:“算了,一路走过去,今天一定要把这个鬼屋给通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