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村里有个小伙叫小方 > 大结局:江山如画

大结局:江山如画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城西一男
    

    丹凤市地界上也如太原市送行场面一般。不过这车队的档次却低了点。一行六辆车。三辆军车。三辆警车。

    这低吗。可真不低吧。

    毛小方坐进王东升秘书的车子的时候。这个从清华大学毕业的好孩子耿达扬着一张干净的脸颊道:“小方哥。我知道你。你的一篇关于资本运作的资料批注被我们老师拿來当范文讲。而且署名就是毛小方。如今我看到你。才知道你是如此的年轻。你是我学习的榜样。东升哥说要做人就学毛小方。他也是对你相当的佩服。”

    毛小方苦笑道:“你的顶头上司在误导你。”

    “可不是误导。东升哥能佩服的人少的可怜。”

    “那就跟着你东升哥好好混。将來他也是一号凤凰男。”

    “我还是想跟小方哥混。”

    “那就來毛家村当村长如何。”

    “村长秘书行吗。村长只能是你來当”。

    “我不适合做官”。

    俩人就这样一路谈着笑着奔赴大四方集团。出队迎接的人很多。

    所有人全数到场。当然还有毛大牛一手一个的双胞胎平安和平平。

    毛小方看到孩子。直接笑开了花。一手抱來一个。这场面直接爆棚。

    毛小方回归丹凤市的第二天。大四方集团悍然全盘接手四方集团所有股份。秦烟霸气宣布入驻大四方。将旗下所有股份改成了毛小方的名字。而后独自拖着行李箱前往东北育才村。还是舍不得那群孩子的他给自己的哥哥毛小方留下了一封信。

    这封信毛小方沒有打开。而是折好塞在了一本《哥与妹》的诗集里。打算等到孩子长大在读他们姑姑的信给他们听。

    毛小方独自一人去了杨紫璐的坟墓。坐了一整个晚上。有见证者亲眼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小平头男人拎着一瓶简装二锅头。背着一把二胡。唱了一夜的京剧《将进酒》。

    毛小方从杨紫璐的坟墓下來的时候整个眼睛红了一圈。如数把这些日子的留恋跟杨紫璐倾述完毕之后的他叫來乔琛开车。然后掏出随身的日记本写下一个星期要完成的清单。

    周一。答应楚韩妹妹楚西茹的家长会要正装出席。

    周二。要接待从海西市前來游玩的赵小碗。

    周三。去跟幕老钓鱼。商谈党员干部培训的事情。

    周四。安排张西楚进铁血团的事情。

    周五……整合第一村建设所有启动项目。

    周六。去怀才学院参加晚上的讲座。

    周日。开大四方集团所有员工例会。

    写满一张日记本纸张的毛小方合上日记本对乔琛道:“累吗。”

    乔琛笑着道:“你累吗。”

    “不累。”

    “我也不累。”

    “还能给我开几年车。”

    “开不动为止。”

    “工资可不高。”

    “我乐意”。

    毛小方笑了。指着前面的路道:“往前开。一直开。沒有终点可好。”

    乔琛回答道:“该拐弯了。老爷子打來电话说今晚叫上大牛叔和长生叔喝酒。”

    毛小方笑着道:“那就去喝酒。”

    不过乔琛却插了一句道:“后面那辆红色马六在你给杨姐上坟的一晚上寸步沒离。现在还跟着。”

    毛小方沒有回头道:“我知道。靠边停车。自己先去老爷子那里。我随后到。”

    乔琛打着转向灯靠边停车。毛小方打开车门下车。乔琛开走车子。

    红色马六里走出那个妖孽的女人周雀儿。

    依然是那双美丽勾人的眸子。依然是那双举世无双的大长腿。还有那张压根不输于杨紫璐的绝世脸庞。

    沒有化妆的她脚上蹬着一双红色高跟鞋。外面披着一件红色风衣的她像极了一只红色的妖孽。

    她静静的看着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毛小方。足足看了五分钟。径直走向毛小方。边走边道:“老娘今个下山。攒了好多年的妖气一直找不到人释放。敢问公子这里你可熟悉。可与我再演那日的温情。”

    毛小方被逗乐了。笑着道:“小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周雀儿上前。凑近身子道:“好看吗。”

    “美。真他妈美。”

    “有多美。”

    “要他妈多美有多美。”

    周雀儿搭着栏杆。屁股翘起。黑色秀发随风飞舞。伸手捋了捋头发的她转身靠着栏杆道:“什么时候去把那个空姐接回來。”

    “她自己会來。”

    “什么时候把柳怡宠幸了。”

    “她一直都在。”

    “那什么时候把我在上一次。”

    “这个说不准。”

    “我不怕她们。”

    “不知道她们怕不怕你。”

    “我让着她们。”

    “真懂事。”

    “走吧。跟老娘在來一次车震。”

    “最近腰不好。”

    “那欠着我。”

    “成。”

    “稍你一段。”

    “不给油费。”

    “老娘有钱。”

    “能烧多久油。”

    “很久很久。”

    “那我坐。”

    毛小方钻进周雀儿的红色马六。带着这位妖孽的女人赶赴老爷子家参加家庭聚会。

    接下來的日子。毛小方照着日记本的行程开始忙碌。

    周一。正装出席楚西茹家长会。被安排演节目的时候拉了一曲震惊四座的二胡名曲《光明行》。

    周二。带着赵小碗游了一遍丹凤市。任这个已经窜的很高个头的小丫头叽叽喳喳。

    周三。跟幕老在小河边聊了一通关于党员干部培训事情。确定在第一村建设完毕之后参加下一期的党员干部培训。

    周四。跟许尚德打了一天擂台。最后还是赢了这位团长手下六个好手。逼得许尚德给了名额把张西楚塞了进去。

    周五。通宵完成第一村所有启动项目。笔记本电脑里塞进了一个接近六十兆的PPT文档。

    周六。马不停蹄的赶往怀才学院给一批学生讲了一个故事。最后双手齐发的把一堆生涩字句列满黑板。 而且是用的阿拉伯语。

    周日。则是毛小方全面启动大四方集团所有支持第一村建设的重要会议。

    这一天。第一村所有项目全部启动。资金运作堪比惊人。于是乎整个毛家村洋溢着大兴土木的壮丽画面。

    五年后。正在参加党员干部培训的毛小方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主刀第一村建设的柳如烟打來的。内容则是要毛小方火速赶往毛家村。因为今天第一村完美收官。

    乔琛这个司机还是马不停蹄的來接毛小方。坐进车里的毛小方顶着满头大汗道:“加速再加速。”

    从一辆破桑塔纳车里走出的毛小方被眼前的画面震撼到了。已经泪奔的他跪在如今的第一村面前笑着道:“第一村你好。 我叫毛小方。”

    身边围上一个妖孽的女人。一手牵着一个小孩子走到跪在地上的毛小方面前。道:“你爹回來了。快去扶起來。”

    平安和平平呼呼跑向毛小方。一人一个胳膊。吱呀道:“爹。快起來。该剪彩了。”

    而妖孽的女人身后还站着几个女人。空姐张一琳。喜欢在名字占别人便宜的柳怡。还有已经出落成大美女的楚西茹。外加从海西市赶來的赵小碗。当然还有王东升妹妹那个个性的女孩王恒婵。

    不过这些人都冲着一个女人打过去眼神。她扎着马尾辫。穿着一双帆布鞋。走向毛小方。

    一手拉起一个孩子。道:“让你爹去剪彩。姑姑带你们玩。”

    “姑姑。你怎么哭了。”

    “沙子进眼睛了。”

    “我帮你吹吹。”平安可爱道。

    “我也帮你吹。”平平跟着也道。

    “好。一起吹。”秦烟蹲下身子对这对双胞胎孩子道。

    周雀儿抱着手臂对张一琳道:“看见沒。要想打入内部。得先对孩子好。”

    “用你说。”柳怡凑过身子道。

    “要比年轻你仨都得靠边站。”赵小婉白眼道。

    “那比比谁的腿长。”楚西茹晃着脑袋道。

    “有本事比唱歌。就唱他一直喜欢唱的《你的样子》。”王恒婵丝毫不让步道。

    周雀儿摸着肚子。嘿嘿一笑道 :“知道什么叫怀孕么。”

    “啊。”张一琳扯着嗓子喊道。

    “啥。”柳怡跳着脚道。

    “什么。”楚西茹大喊道。

    “我艹。”赵小碗直接爆粗口。

    “妈的。”王恒婵更是口无遮拦道。

    “姜还是老的辣。”众女齐声道。

    而秦烟只是慢慢站起身子。抱起孩子。边走边道:“平平。平安。你娘说过一句话还记得吗。”

    “姑姑。我娘说过什么。”

    “你娘说。陪他看江山如画。”

    “姑姑。江山如画是什么。”平安眨着眼睛道。

    “姑姑快说。江山如画是什么。”平平催促道。

    秦烟手一指远处的第一村道:“看那里。那里就是江山如画。”

    若干年后。毛小方从《哥与妹》诗集里掏出那张秦烟去育才村写下的一封信。读给平平和平安听。

    信里只有寥寥几句话。却让毛小方思绪万千。

    “我说要站在你的身后做你的马尾辫。其实我一直都想给你打着伞给孩子当妈。如果时间能倒放。那么请允许我指着远处说。我想做那个陪你看江山如画的她。哥。我是平平和平安的姑姑。等江山如画了记得叫我回來。”

    “爹。你怎么哭了。”平平帮毛小方擦着眼泪道。

    “爹。姑姑说过江山如画这四个字。她那天指着第一村说这就是江山如画。”平安拽着毛小方胳膊道。

    毛小方笑着起身道:“走。带你俩去爬山。”

    “爬山做什么。”平平奴着嘴道。

    “看更高更美的江山。画最美最丽的江山。”

    “爹。我想娘了。”平安眨着眼睛道。

    “你娘昨晚托梦说也想你们了。”

    “那我们先去看娘再去爬山好吗。”

    “好。等我去取酒。”

    “二锅头吗。”

    “真聪明。”

    凤凰山上。毛小方在杨紫璐的坟前喝了一瓶二锅头。站起身子后他手插裤袋。望着远处。一边站着平平。一边站着平安。

    毛小方足足看了十分钟。而后牵着平平和平安。道:“下山。”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