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龙虎道人 > 第十八章 仙踪

第十八章 仙踪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萧莫愁
    “哈哈哈……哈哈哈……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三个老不死的,就凭你们还想对付本宫主?真是不自量力,哈哈哈……”

    突然间,一道曼妙的身影直飞冲天,在废墟上空停住,竟然真的是青檀夫人,此刻双手叉腰,笑的前仰后合。

    “她好像看不上我们三个?难道我们真的对付不了她么?”

    白鹤老人疑惑地向另外两个老仙真问道。

    “她还说我们是老不死的。”

    元坤真人捋了捋胡须,撅嘴道。

    “陈义山在哪?不会是死了吧?”

    承云子仔细向那片废墟看去,一个人影都没有,当即懊恼地说道。

    “他在我的手中,不过没有本宫主,他是无法离开此地的,因为他已经变成了真真正正的傀儡,哈哈哈!”

    青檀夫人五指一收,只见废墟之中突然暴冲一道身影,直接飞到半空,被青檀夫人抓住,我定睛一看,那正是三长老墨绿袍,也正是我的父亲陈义山。

    “父……”

    “嘘!”

    灵竹不等我喊出声,便阻止我喊下去,并低声说道:“那恶蛟的神通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你先不要着急,免得被那恶蛟利用!”

    “哈哈哈!小女娃果然冰雪聪明,不过我让陈小酒来到岛上,正是为了让他们父子团聚的,陈小酒,现在你可以出来了!”

    青檀夫人冷声大笑,另一只手五指一收,我只觉一股强大的吸力猛然间将我罩住,瞬间冲出,就在这时,三位老仙真齐齐掐出指诀,我再度感应到身后有一股更大的吸力,将我又拉了回去,可前面的吸力再度加大,我觉得全身剧痛,仿佛身子骨就要四分五裂一般。

    “不要……再玩了……我快要死了……”

    我被两股吸力拉扯着,意识迅速减退,再过一会儿,我估计我浑身上下连渣渣都剩不下了。

    “小酒,坚持住,我们拉你回来!”

    白鹤老人极力喊了一声,吸力再度加大。

    “哈哈哈……你们三个老不死的,加起来的修为也顶多和我打个平手,如何对付本宫主?哈哈哈……”

    青檀夫人五指用力一合,我只觉浑身上下的骨骼一瞬间扭曲在一起,痛得我眼冒金星,近乎濒临崩溃的边缘。

    “女娃,快去拿下‘醒魂幡’,那可是对付恶蛟的唯一法器!”

    危急关头,元坤真人突然向灵竹低声说了一句。

    “是!”

    灵竹焦急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向着醒魂幡跑去。

    “休想得逞!”

    青檀夫人冷声大喝,挥手将我父亲陈义山扔了出去,闪电般冲向一块巨石,如此,若是撞上去,那我父亲将再无生还的可能。

    “伯父!”

    灵竹惊恐地看着我父亲自半空中坠下,焦急地犹豫了一下,毅然决然地转身去救我父亲,我感激得热泪盈眶,暗自道:“谢谢……谢谢你……”

    “这恶蛟有一套,但我们不能这么干耗着,得有人去取下醒魂幡啊!”

    白鹤老人焦急地说道。

    “可是我们三个人加起来勉强与这恶蛟抗衡,若是分开一个,都会功亏一篑的,到时她再拿小酒威胁我们,还不是和起初拿陈义山威胁我们一样了么?”

    “哈哈哈!老不死的,现在明白已经来不及了,这小子马上就会血肉粉碎,到时他就是死在你们手里的,哈哈哈……”

    “放肆!”

    “嗯?”

    莫名听到半空中传来一道苍老之声,我震惊地抬起头,只见一道白影闪电般没入醒魂幡之中,如此,醒魂幡陡然化为一道飞射而起的令旗,直冲云霄,带着一道道震动天地的闷雷,直接没入青檀夫人的体内。

    “快闪!”

    “砰!”

    三位老仙真异口同声喊出快闪俩字的时候,上空的青檀夫人,已然四分五裂,被炸了个粉碎,紧接着,一条恶蛟的虚影,惨叫着,没入大海之中,而半空中漂浮的白影,一闪又消失不见了。

    “师父?难道是师父?”

    我顾不上自身的剧痛,转身向三位老仙真问道:“老前辈,那道白光,是不是我师父?是不是?!”

    “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三位老仙真只是微笑着摇头。

    “难道是不是你们都不肯说么?!”

    我激动地问道,但三位老仙真却依旧是微笑不语。

    “唉!算了,其实我知道我师父已经死了,或许是神仙下界除妖,都是我妄想……”

    我哽咽着低下头,师父的容貌,依旧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你父亲已经救下,我们快去看看吧。”

    元坤真人微笑着说道。

    云雾缭绕的海边,似乎一切都回归了本该有的平静。

    我搀扶着父亲上了船,但见父亲痴痴傻傻的模样,我不禁深深叹了一声:“老前辈,我父亲真的没办法让他醒转了么?”

    “唉,他的一魂一魄被青檀夫人收走了,现在没死已经是万幸,若是机缘一到,他的一魂一魄自然会回归本体,现在他也老了,你这个做儿子的,就好好孝顺他吧。”

    白鹤老人先是叹了一声,而后微笑着说道。

    “嗯,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多谢三位老前辈送行,但不知三位老前辈何时再回中原,我们下次见面……”

    我点了点头,但见父亲安静地坐在一边,不哭不笑,只是盯着海水,静静地看着,很安静。

    “有缘自会相见,小酒,希望你能继承你师父的衣钵,将道门发扬光大,呵呵!”

    元坤真人微笑着捋了捋胡须。

    “晚辈谨记老前辈教诲!”

    我抱拳一礼,示意阿郎撑船离开。

    “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赠送的,就送你们一程吧。”

    承云子淡淡地说着,突然挥手打出一道指诀,船身突然被一股大力猛推了一把,我愕然愣了愣,只见眼前白雾如流云一般划过脸颊,眨眼间,我们的船脱离了白雾的范围。

    定睛一看,我们已然出现在茫茫大海的海面上,我急忙扭头看去,竟然发现白雾和蓬莱仙岛,都不见了。

    “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告诉仙人镇的人,我见到神仙了,呵呵!”

    阿郎开怀笑道,但马上又叹了一声:“不过他们肯定不相信。”

    “是啊,蓬莱仙岛本就不存在世俗间,我们能上去走一遭,已经是一场大造化了,或许我们永远也找不到蓬莱仙岛了。”

    我说着,伸手抓住灵竹的手,嘿嘿笑道:“你能回来真好,对了,你的记忆全都恢复了么?”

    “在老前辈的指点下,我的修为也增强了不少,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若非他们告诉我,我曾失忆过一段时间,我还真不知道我还有一段那样的经历。”

    “呃……这么说来,你失忆的那段时间,所做的任何事,你都不记得了?”

    “嗯,怎么了?难道我有欠你的债么?”

    “当然有!”

    “真的有啊?那你说说,我欠你什么?”

    “你可是答应嫁给我的,所以你欠我一个老婆,你说你该不该还?该不该?”

    “去你的!我失忆那段时间根本就没说过嫁给你!”

    “哈哈哈!你居然骗我!”

    “谁让你以前骗过我的……”

    突然,阿郎缓缓停了下来,急忙转身跑了回来,并说道:“小酒,我怎么感觉像是快回到陆地上了?”

    “什么?怎么那么快?”

    我诧异地站起身,和阿郎走到船头,果然,依稀的,似乎能看到一些远山的东西……“还真是,没想到承云子老前辈一道指诀就送我们回来了,可惜没求他教我两套!”

    “能回来就不错了,你知足吧。”

    灵竹抿嘴一笑,且白了我一眼。

    “轰……”

    冷不的,就在这一刻,船下似乎响了一下,我惊愕地叫道:“难道是鲸鱼?”

    “不会吧?这都靠近沿海了,哪里还有鲸鱼啊……”

    阿郎更是惊恐地跑到我跟前,向下看了一眼,过了一会儿,摇头道:“是不是你的幻觉啊?”

    “可能是吧。”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轰!!!”

    突然,正在我意兴阑珊之际,海面陡然爆升,四周立时妖气弥漫,我定睛一看,只见海面下,一条巨大的身影,若隐若现,我连忙大叫:“是是……是那恶蛟的精魄,她居然追上来了!快撑船!”

    “还还撑个屁啊!这里是深海,划还差不多,不过那妖精是水下的家伙,比我们快啊!”

    阿郎顿时语无伦次地叫了一身,便缩进了船舱内的角落之中。

    “灵竹,快带我父亲躲进船舱,我应付一下!”

    “砰!”

    “你们跑不了了……受死吧!”

    一道阴沉尖锐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我的话,回彻在茫茫妖气之中,此刻,天上地下,已然尽皆被黑压压的妖气所弥漫,密不透风,其间,一道虚影飘忽来去,仔细看,倒真是青檀夫人的精魄。

    “快躲进去!”

    我一把将父亲推到一边,就在这时,妖气之中,一只恶蛟的巨口,轰然向着我们这只船撕咬下来,看着那血盆大口,我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走开!”

    哪知千钧一发之极,父亲腾身跃起,脚尖轻轻点了一下我的肩膀,整个人直飞冲天,伸手一甩,却是一根发簪,闪电般没入恶蛟的口中。

    “……”

    那恶蛟当即砸落水面,在水中发出一道道惨叫,而父亲借势落在甲板之上,正当我怀疑父亲没有痴傻的时候,没想到是我自己给自己开了个玩笑。

    “你的发簪,还给你……嘿嘿,还给你……嘿嘿嘿……”

    父亲憨傻地指着水中的恶蛟,傻里傻气地笑了起来。

    “爹,没想到你和青檀夫人还有一腿啊……”

    我没好气地搀扶着父亲坐下。

    “小酒,别胡说!”

    灵竹白了我一眼。

    “是,老婆大人……”

    “去你的!”

    “小酒,你们小两口别卿卿我我的了,现在怎么办啊?这些黑压压的气浪围绕着我们,船没法前行,根本到不了岸啊!”

    阿郎光着脚丫子跑到我跟前,一脸苦逼地问道。

    “呃……这些妖气很厉害,我们的修为都无法辟开,现在我爹又痴痴傻傻的,我也没办法……若是我家祖传的阴阳镜还在就好了,在阴阳镜之下,任何要写之气都会化为乌有,可照尽一切邪魔鬼怪的真实面目……”

    我念叨两声,无力地瘫坐在甲板上。

    “咦?正前方有一道金光,小酒你快看!”

    阿郎急忙指着正前方大声叫道。

    “是啊!”

    我缓缓站起身,惊喜地说道:“但怎么看都像是我家的阴阳镜啊?谁会拿着我家的阴阳镜来救咱们呢?”

    “小酒!小酒!快靠岸!我是七郎……”

    “啊?是,是田七郎?!”

    我恍惚间听到远处的一声喊叫,顿时惊喜地跳了起来,开怀大笑道:“是田七郎,哈哈哈!他居然没死,哈哈哈……”

    “田七郎?怎么会有人叫这么怪的名字?我以为就我古怪呢……”

    阿郎嘀咕一声,连忙划船,向着那道金光划去。

    终于顺利的上了岸,我一把抓住田七郎的双臂,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看了又看,结果确认田七郎果然是活生生的人,当即一拳砸在田七郎的胸脯上,惊喜地叫道:“你真的没死!”

    “哈哈哈!别忘了我师父可是鹤龄公,医术天下一绝,我自然也有避死之法,当初在弄情谷中,我在危难之际用了龟息之法,逃过了一劫,并捡到了你的阴阳镜,后果才知道你又经历了一场场劫数,呵呵,真是造化弄人啊!”

    田七郎见到我,似乎也和我一样,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那当初救我破除迷障的一道光芒,也是你了!”

    我欣喜地笑道。

    “不错,只是我当时有要事在身,没能和你打个照面,此次我在寻找你的下落之时,恰巧在路上遇到你师父张前辈,我问他哪里去,他说要往老君山去,并告诉我今时今日来此渡你们过海,张前辈鹤发童颜,比以前的精神头还要好啊……”

    田七郎感叹地说道。

    “什么?!你,你是说你见到了我师父?”

    在得到田七郎肯定的回应后,我心头猛地一紧,顿时想到老君山上乃是有着丹鼎殿,难道师父是要……顾不得那么许多,我突然向着老君山冲去……“师父!!”

    “小酒你别跑……”

    移动阅读请访问:m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