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八九八章,黑伞佣兵

第八九八章,黑伞佣兵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南斗昆仑
    白象眼睛发亮,嘴角流出口水,很开心地伸长鼻子,摸了摸秦昆脑袋。

    秦昆有些凌乱,湿哒哒的鼻子似乎雨水未干,不过意外没什么反感。

    他捧着一篮子钱站在原地:“它买零食为什么不直接把钱给你?!”

    秦昆看向摊贩。

    摊贩挠着头干笑道:“坑过阿桑两次钱,它不信任我了……哈……哈哈……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它这么聪明……”

    大晚上,秦昆看到白象吃得开心无比,一脸无奈。

    活了这么多年,只见过死后成精的,没见过这种活着成精的。

    帮白象拎来零食,白象非常开心,卷了一把香蕉分给秦昆。

    “吃不了那么多,一根就够。”秦昆摸了摸这只大方的家伙,“我该走了。这篮子钱给你放哪?”

    买了零食后,钱还剩不少,白象指了指自己背上,有个特大号褡裢。

    秦昆把钱塞了进去,发现里面鼓囊囊的,竟有不少存货。

    我靠……现在大象都这么有钱吗?

    “阿桑该回去了!”

    不远处,几个象夫领着自己的大象往住宿处返回,朝这边招呼道。

    白象开心地叫了一声,提着自己的零食,颠颠跟了上去。

    ……

    清迈是旅游城市,气候也很湿润,到了晚上,闷热、蚊虫多是正常的。

    凌晨过后,还有一些游客游荡在城中,吃着烧烤。

    “今天的虫子怎么格外的多?”一个男游客不小心把虫子吸入鼻孔,难受地打着喷嚏。

    “谁知道呢,刚下完雨吧。”伙伴递上一张纸巾道。

    这是群欧洲人,赤着上身,身边放着黑袍,脖子上挂着倒五角星的挂饰。他们相貌粗野,体态魁梧,浑身透着煞气。

    突然,街道尽头跑来一个装束奇怪的人。

    几个男游客一怔,狐疑对视:“大和阴阳师!”

    “他们来干什么?”

    “不知道,是破坏我们的好事吗?”

    “没……必要吧?这是东南亚,我们走的那些白货他们也要插一手?”

    “似乎……是在逃命?”

    “逃命?!”

    五个白人,沉默不语,看到那个阴阳师跑来,手中还提着一个猥琐的青年。

    “啊啊啊啊啊啊……细谷前辈,我有点反胃,能不能歇一歇……快不行了!”

    “少主,那个波布快追来了,这次家族有命,一切以你安全为主!”

    “一切以我安全为主?那还让我来这种鬼地方!”芦屋天马大声道。

    “这是你提高声望的唯一办法!家族有多少人反对你继任家主的位置你不清楚吗?只要杀了五柳川谷,那些反对声音都会消失!”

    “那我们跑什么!”

    “跑?哼,我只是需要一处泽地罢了!”黑雨师细谷池田,表情阴森。

    面前不远处就是小河,附近就有池塘,现在夜空无雨,根本发挥不出他的真正实力,除非借用地利。

    身后,被甩远的波布终于追了上来。

    “阴阳师,往哪跑!”

    群虫呼啸,豆子一样的飞虫,引起路边人的惊呼,许多摊贩不自觉地跪到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词。

    这群欧洲人一怔,忌惮地看向那群飞虫,拎起跪倒的老板道:“那是什么?!”

    “那……那是波布大师的法术啊!!!”老板用英语答道。

    “波布?”

    “是清迈三大法师波布?索教蛊神的弟子?”

    “什么索教?”老板莫名其妙。

    白人松开老板衣领,与为首的黄胡子四目相对。

    黄胡子低沉道:“走吧,赶紧离开这里。那些人不是找我们麻烦的。”

    一行人立即收拾行装,起身离开。

    五人实在没想到,这里竟会碰见阴阳师和蛊师的冲突,难不成日本要染指当地吗?在国际上,每一个国度、联盟的驱魔人,都会有自己固定的活动地盘,他们黑暗中的守护者,见不得光。

    而且领地意识极强的他们,除非为了某些目的,否则很少去别的地方。

    日本人怎么有心思来泰国闹事了?

    那群自命不凡的阴阳师向来不喜欢这种地方啊。

    五人往外走着,突然又看到一个年轻人。

    嗯?

    那个年轻人向他们走来,步伐沉稳,眼神带着好奇,不过有一瞬间,五人感觉自己仿佛在那一刻被窥视了一样。

    “你们……看没看见几个追逐的身影?其中一个年轻人戴着金链子,长得很猥琐?”

    秦昆说完,一拍脑袋,忘了这是群欧洲人,听不懂当地话。

    秦昆变戏法一样变出一套茶具,沏了杯茶递给为首的黄胡子。

    “你过来吧。”秦昆招了招手。

    黄胡子的手突然青筋暴起,朝秦昆脖子抓去,同一时刻,一只脚势大力沉地踹在自己胸口,黄胡子能听见胸骨碎裂的声音,咳出一口血,倒飞而出。

    手提箱掉在地上,里面滚出好几袋白色的粉末。

    “你找死吗!!!东方猴子!”

    这群人里最魁梧的白人掏出枪,秦昆心中一震,下手再不留余地,直接将他胳膊劈断。

    那支枪被秦昆捏成废铁,还有一个准备掏枪的,连胳膊带腰被踢了一脚,整个身子扭曲成九十度瘫倒在泥里。

    瞬间,废了三人。

    其他两人心跳如打鼓,僵直在原地。

    秦昆手中茶水一滴没洒,喂入黄胡子嘴里。

    黄胡子混着血将茶水咽下,惊恐地看着秦昆,秦昆拍了拍他肩膀:“实力这么差,做事又不讲规矩,应该是黑伞佣兵吧。现在我问什么,你说什么,明白?”

    “你是谁?!”黄胡子说完就愣在当场,自己怎么能听懂华夏语了?而且刚刚自己说的,也是华夏语!

    “我是谁你管不着,虽然很想捏死你们,不过那是我和黑魂教的宿怨。你该庆幸自己,只是后备军。”

    这五人,比起日本神奈川妖刀馆遇到的黑伞佣兵还要弱,只是身体素质强一些的普通人,秦昆问了自己想问的问题,便起身离开。

    在离开前,那两个对自己拔枪的,一人踏了一脚,剩下三人爬过去试探时,发现二人早已没气了。

    “他……他到底是谁……”

    “华夏道士!”黄胡子目光凝重,冷汗直流。

    “华夏道士?听说教内祭司、骑士这几年在华夏的任务全都失败了,就是因为那群道士阻止的。”

    “没错!我们快点走吧,他只是来问话的……你们俩应该庆幸没对他拔枪,否则和皮蓬、比挨尔一个下场。”

    看到两个同伴一命呜呼,三人大有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们只是底层的亡命徒,他们的命对一些高手来说,太不值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