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陆总,求婚请排队 > 传说中的番外

传说中的番外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樟木子
    陆家新任家主陆沉光的婚礼,Z国商界风云人物有半数到场,其中有多少并不只是单纯的商人,又有多少知道这个年轻家主的掩藏身份,不得而知,但是蜂拥而至的媒体在感叹的同时,都不由自主的认为,这场婚礼再盛大也不为过。

    陆沉光妻子的位置,不知被人觊觎了多少年,从来没有谁能真正靠近过,这次许幼南这个突然杀出来的黑马,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那些暗恋多年未果的名媛都咬碎了银牙,不甘心地踏进婚宴,想要亲眼看看,那个能够站在陆沉光身边的许幼南,到底是何许人也!

    看过之后,犹自不甘,长得漂亮是不错,可是比她好看的人不是没有,凭什么让这么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平凡丫头得胜?!

    然而恶意只来得及滋生,没来得及发泄,一个特殊人物的到来,让婚礼陷入了一个高潮。

    许元良一如既往的高调在这样的日子,他也没有低调的理由,牵着许幼南的手,将之交到陆沉光手中,看着周围放在他女儿身上的错愕与忌惮交加的眼神,即便已经过了炫耀的年纪,也忍不住生出些莫名的嘚瑟。

    许幼南今天乖得很,满心满眼都是陆沉光,根本没有心神去注意其他事情,故而不仅对周围那些关于她身份的议论充耳不闻,就连许元良的异常也没有心思吐槽。从手被陆沉光牵住之后,她几乎都是走神的状态,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终于嫁给他了。

    这是年少时就偷偷藏在心底的梦想,彼时却从来没想过可以实现。

    回过神来时已经是被陆沉光牵着去敬酒的时候,许幼南后知后觉的有些赧然。

    “我去处理点事,你乖乖的等我回来。”收到一条短信后,陆沉光飞快地皱了一下眉,而后将许幼南牵到特意来给她撑场的许元良面前,温柔地嘱咐过后,才急急转身离开。

    许幼南凝眉,犹疑过后想要跟上,被许元良一把拉住,“有什么事他可以处理,你去做什么。”将她往李曌那里一送,“跟你大哥过去,解决一下他那个爷爷。”

    许元良说的是李家老爷子,李曌是他养大的,虽然知道那不是李家骨血,但一直将之当亲孙子对待,还一度存了让李曌继承李家的心思,这次虽然是因为遭到军部追捕,被逼无奈才回的许家,但是李老爷子一直都有心结,总认为是遭到了孙子的背弃,李曌上次回来都没让他进门。

    许元良这意思,是打算让李曌用怀柔政策,这少不得让许幼南这个新娘子过去卖卖乖。

    李家和陆家关系不错,李老爷子和陆老太爷还曾是战友,这会儿两人正坐在一起谈论曾经辉煌的岁月。

    李曌带着许幼南走过去,先对着李老爷子喊了一声“爷爷”,又对陆老太爷说:“陆爷爷好。”

    陆老太爷应了,李老爷子却冷哼了一声,扭过脑袋去,摆明了不想搭理他。李曌早遭遇过了老爷子的固执,已经没了办法,只能轻轻将许幼南往前推了推,“爷爷,这是我妹妹。”

    许幼南连忙喊:“爷爷好。”

    陆老太爷听到这问候,立即就不高兴了。之前对许幼南百般刁难,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陆谦的事,但想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还是骗不过自己,他儿子的确就是自己作死。虽然许元良也有责任,但人家到底已经诚恳的道过谦了,先前还跟他说陆谦情况好了不少,很有可能醒来。心里的怨气散去之后,到底还是抗不过孙子对许幼南的喜欢,并且这孙媳妇肚子里还有了他盼了好多年的小曾孙,对许幼南的态度已经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只要一看许幼南那已经微微显怀的肚子,就觉得这孙媳妇越看越可爱。于是就觉得,这是他家的孙媳妇,凭什么开口先叫姓李的?叫姓李的叫爷爷?那他是什么?

    看见陆老太爷拉下脸来,许幼南连忙冲着他乖巧地喊了一声:“爷爷。”

    陆老太爷面色稍霁,却还是道:“这是你李爷爷。”

    李老爷子和陆老太爷战友当了那么多年,哪里会听不出他这话里的意思,本来对许幼南的问候不感冒,只淡淡地应了一声,但是一听陆老太爷这话,免不了就起了攀比的心思。回过头来看见李曌真诚的眼,到底没舍得继续折磨曾经疼爱的孙子,便僵硬着脸道:“她哥哥是我孙子,小丫头自然随着叫我爷爷,硬要加个姓氏弄得那么生分做什么?”

    陆老太爷冷哼,“这是你孙子?前儿你不是说你孙子早没了么?”

    “我养他那么多年,他换个姓氏就想不认我?想得倒好!不管他亲爹是谁,他都只能是我孙子!”

    陆老太爷哼了一声,不说话了,刚才是看在许幼南的面上,才出言相激,帮李曌一把,见这老家伙这么轻易就松了口,他也懒得再搭话。

    李曌眼睛一亮,感激地看了陆老太爷一眼。李老爷子别扭地咳了咳,还是有些拉不下脸来,强自维持着脸上的淡漠表情,一本正经的开始训斥李曌做事的鲁莽。

    李曌好不容易将这别扭的老头哄好了,自然不敢反驳什么,李老爷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只要一脸真诚地点头就不会错。

    许幼南觉得自己过来除了打了个招呼,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作用,这会儿继续在这里站着简直尴尬,于是跟两位老人打了个招呼,自个儿走开了。

    身为今天的另一个主角,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自然不会少,许幼南穿过人群费了不少时候。陆老太太身边跟着一溜或是年轻或是年老的贵妇,看着许幼南的背影,有人艳羡地道:“您这孙媳妇真是不得了,人长得这样好,身份又那样高,和您那孙子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陆老太太一脸骄傲,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炫耀一下她小曾孙的存在。

    “不过您孙媳妇这身份瞒得可真好,先前都没听到一点风声呢,要不是许先生今天出现,我都还不知道,您孙媳妇竟然是D国有名权贵的女儿。”

    奉承的话谁都愿意说,泛酸的话也不是没有,有人就道:“之前我可听到不少负面消息,想来这样身份的女孩子,脾气品性都不怎么好吧?不知道平时会不会顶撞您?”

    陆老太太笑容一敛,瞥了说这话的人一眼,冷哼道:“那些记者就只会炒作,他们说的话能信?我家南南的确爱闹了一点,偶尔还有些任性,但到底只是因为年纪小,也不全是不懂事,本性还是好的,这怎么就和品性扯上关系了?我家沉光把人教得可好了!”

    那人悻悻地不说话了。

    陆沉光收到的是吴姐的信息,闻讯赶去之后,郑淮已经被人压住了。

    “没让他闹出什么事吧?”陆沉光问道。

    吴姐说:“发现得及时,我立即就将人压制住了,那几个记者也还没来得及混进去,他们手中诬陷您和郑琅之死有关的东西也收缴出来了,就在这里。”

    接过吴姐递来的U盘,陆沉光扫了一眼,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而后带着淡漠的神色走向狼狈地跪在地上的郑淮,“郑叔,今天是我的好日子,您想干什么?”

    郑淮双手被人反剪在身后,肩膀上的力道大得他根本没法挪动。抬起头来,郑淮猩红的眼锁定了陆沉光,“我儿子死了,大部分原由是因为你的车上的违禁物品,这真的跟你没关系?!”

    “你儿子?你说是是郑琅,还是郑觉?”

    郑淮脸色一变,“我儿子,自然是郑琅!”

    “哦?”陆沉光玩味一笑,“我还以为您比较关心郑觉,毕竟将他好好的藏了这么多年,还付出了这么多心血,虽然因为天赋问题,没能将他培养得比郑琅优秀,但怎么也好过一个活不了几年的人吧?我一直以为您就是这样想的,估计郑琅也是这样想的。”

    郑淮脸上冷汗都下来了,但不过须臾,他眼神再次冷厉起来,“是!郑觉的确是我选定的继承人,小琅身患绝症活不了几年,我将希望都放在小觉身上,这有什么错?陆沉光,你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这根本不能洗脱你害死我儿子的罪孽!”

    “郑叔。”陆沉光脸上的笑容敛下去,“您不是已经审问过郑琅的秘书了吗?我以为您已经猜到事实的真相了,您为什么不愿意相信?郑琅早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这是事实,查到郑觉的存在,猜到您的心思,这些都是事实,您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承认?将罪责都推到我身上,是想干什么?您的儿子对您产生了名为仇恨的感情,就这么不愿意接受吗?”

    “还有,郑琅的行为和南南没有一点关系,南南没有说过什么,也没有做过什么,郑琅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完全是他自己的问题,我不希望您将自己儿子的死亡牵扯到我的妻子身上。”

    说完之后,陆沉光忘了吴姐一眼,见吴姐点头,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身后郑淮双目血红,“不要妄想推卸责任!我是小琅的父亲!他才不会恨我!他一定是理解我的!要是许幼南答应他的追求,让他心存希望,他就不可能会死!”

    陆沉光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地说道:“您看,您都承认他是自杀的了,接受他恨您的事实,又有什么难的?”说罢再次迈开了步子。

    许幼南不知道陆沉光去了哪里,顺着方才他走的方向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人,身上又没带手机,正愁眉苦脸地想着要怎么找人,身后就覆上来一具火热的身躯,男人坏心地咬了她耳朵一口,低笑道:“我刚才怎么看见有人皱眉了?是看错了吗?难道是不乐意嫁给我?”

    腰上的手烫得不像话,许幼南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在脖子上被咬了一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一手肘拐了出去,嗔怪道:“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久!”

    “不是让你乖乖等我回去吗?才离开一会儿你就跑出来了,就这么离不开我?”

    存了耍弄她的心思,本以为会听到气急败坏的反驳,等了几秒,陆沉光却听到怀里的人细若蚊蝇的声音

    “要是离得开你,我当初就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