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799章 相似中的不同

第799章 相似中的不同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会修空调
    “东校区的树洞里藏着女鬼的头颅,满是血迹和污渍,西校区的树洞里却干干净净,连一片落叶都看不到。”

    东西两个校区的情况截然相反,陈歌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如果把门后的世界比作一片深不见底的血海,那这座鬼校就像是沉浮在血海当中的一个沙漏。

    学校主人制作出的“玻璃”外壳,将学校和门后的血色世界隔绝,然后又通过某种方式,把西校区残存的绝望一点点输送到东校区去,使西校区和门外世界越来越接近。

    东校区和西校区唯一的连接处是垃圾处理中心,东校区是真正的试验场,西校区则相当于一层滤网,将所有负面情绪和无法化解的绝望运送出去。

    陈歌曾进入过垃圾处理中心,他见过那些“垃圾”。

    “绝望和怨毒都被运走,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常孤推开的那扇门没有被染红。”

    正常的门都浸染着鲜血,但这扇门却不太一样。

    “这些孩子忘却的那些记忆,可能就和绝望、仇怨有关,学校的主人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这就是红衣之上的力量?”陈歌对学校的主人更加好奇了。

    “如果学校主人只是想要在门后世界清理出一片没有绝望的地盘,那学校里的学生为什么还会争抢着想要逃离这里?”

    陈歌早已过了单纯用好和坏来定义一个人的年龄,获得黑色手机后他遇到过很多人和厉鬼,能够成为顶级红衣的,每一个都拥有着强烈的执念。

    高医生是想要复活妻子,荔湾镇的影子是想要变成人,把陈歌做成自己的影子,张雅则是为了复仇。

    如此想来鬼校的主人也一定有自己的执念,而他的执念可能和这所学校有关。

    “总感觉学校里还隐藏有更加恐怖的事情,我现在只是在表层调查,还没有看到这学校真实的样子。”

    新生们知道的东西很少,陈歌在思考,等自己拥有足够实力的时候,可以尝试着绑一位老师,让他来协助自己。

    回头看了影子一眼,他发现自己的影子已经停止蠕动,藏在影子里的厉鬼好像苏醒了。

    “如果能把垃圾站里的那个怪物干掉,我就相当于掌握了出入口,可以自由往返两个校区。”

    陈歌心里有了一个计划,但想要实施,难度非常大。

    “白老师,我们可以走了吗?这地方看着吓人,其实并没有什么鬼怪,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谣传而已。”周图有些不耐烦了,他加入社团是为了获取美术社信息的,不是为了来这里喂蚊子的。

    “确实没有问题,不过我希望你们能记住这凶案现场的地形。”陈歌站起身朝树林外走去。

    “记地形干什么?”

    “以后你们会知道的。”陈歌摆了摆手:“接下来我们去下一个场景实验楼的解剖室,张炬你来带路。”

    听到陈歌还要去其他地方,几个学生都愣了。

    “老师,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还要去吗?不如等明天吧。”王一城小声说道。

    “明天你们恐怕就看不到我了,就算我能撑到明天,那明天的你们或许也和现在的你们不一样了。”影子里的原鬼苏醒后,陈歌说话底气也足了。

    “可……我们大晚上去实验楼,万一被人看见……”周图也不想跟着陈歌胡闹,他现在就感觉自己上了贼船,还签了相当于生死状的申请表。他也想过退社,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哪有新生敢在报道第二天就跟社团老师闹翻的?

    “一切有我,放心吧。”陈歌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几人离开树林,沿着人工湖旁边的小路走了很远才看到实验楼。

    坦白说陈歌现在对实验楼有些心理阴影,不过他还是第一个走了进去。

    “孤身一人的时候我都不害怕,现在我有了这么多同伴,更没有后退的理由了。”

    东校区的实验楼占地面积是西校区的四倍,分为a、b两栋实验楼,每栋楼都有六层。

    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实验楼内仍有很多实验室亮着灯,偶尔还能看到有人影在窗前闪过。

    “白老师,我们现在进去不会被拦下吧?”

    “你只需要在前面带路就行。”

    张炬走在最前面,陈歌微微低头走在队伍中间,他脑中已经想出了五套不同的说辞,用于应对不同的情况。

    a楼的大门没有上锁,门口也没有人看守,陈歌他们很轻松的就进来了。

    “玻璃门、墙壁上的白漆,地面上的瓷砖,这里的布置和西校区的实验楼很相似,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一楼没有值班室,陈歌几人来到走廊最深处,他终于发现了西校区实验楼和东校区实验楼不同的地方。

    西校区的实验楼里只安装了一台货梯,而东校区的实验楼内除了货梯,还有楼梯。

    “医学系的实验室有三个,一个在二楼,剩下两个在六楼,我也不清楚解剖室在二楼还是六楼,咱们先去二楼看看吧。”张炬朝楼梯那边走去,他摸着自己脸上的疤痕,从树林出来以后,他就总是不经意的去抚摸脸上的伤疤。

    “等等,我们先去六楼,最后再去二楼。”陈歌知道值班室在二楼,他拽住了张炬的胳膊:“走楼梯太麻烦,还是坐电梯吧。”

    陈歌停在电梯门口,完全忽视了货梯门上写着的那几个字货运专用,禁止乘坐。

    银灰色的货梯门缓缓打开,陈歌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果断走了进去。

    “快点,别磨蹭。”

    乘坐货梯可以直接避开值班室,等所有学生进入货梯内以后,陈歌按下了通往六楼的按键。

    电梯门慢慢闭合,陈歌紧盯着电梯控制面板,上面的数字按键没有自己亮起。

    他悬着的心慢慢放下,可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臭味飘过鼻尖。

    回头看去,几名学生都老老实实站在他旁边。

    “怎么了,老师?”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淡淡的臭味?”陈歌看着货梯空无一人的角落,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臭味?”朱龙瞥了其他人一眼:“有人在电梯里放屁?”

    “也许吧。”陈歌收回了目光,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但他心里很清楚那是只有尸体腐烂才会发出的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