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九章 回到七海旅人号上

第九章 回到七海旅人号上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艾德,我们可能过来不了了,”通讯水晶中穿来罗昊的声音,“你们究竟到了什么地方?那边满是乱流和切变风带,七海旅人号根本过不来,而且云雾缭绕,看不清下面有什么东西。”

    方鸻站在倾斜的甲板上,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峭壁。

    “七海旅人号现在在什么方向。”他这才问道。

    “在你说那个地方的南边。”罗昊回答。

    “能看到一道狭长的空峡么?”

    通讯水晶那头传来走动的声音,过了一会,人声才重新传来,“艾德,能。”

    “把七海旅人号停在那个方向,然后放一艘小艇下来吧。”

    七海旅人号上有两艘小艇,用小艇架挂在船舷上,虽然按体量来说,不过是一条舢板罢了。

    这种空海上使用的小艇,也安装了风元素发生器,只是没有动力源,需要依靠大船充能,船上的储魔水晶充满一次可以使用七八个小时。

    罗昊那边显得有点意外,怎么,发现了不少东西吗?“”

    “嗯,东西不少。”方鸻沉默着,点了点头。

    除开那份遗产之外,他们之后又探索了全船,并按事先定下的计划,搜寻了魔导机舱,资材库与底仓。

    这是一艘战舰,战舰的结构往往相对简单,从第一层甲板往下都是直通式的火炮甲板,还有水兵舱。

    一些功能舱室,如餐厅、医务室、作训室,如今都已经不复之前的模样,铺满了灰尘与蛛网,舱室内的东西不是腐朽散架,就是在风船坠毁时堆在了一起。

    这些废墟中可能还有些有用的东西,但一是难以甄别出来费时费力,二是也没什么价值。

    船主人是炼金术士,船上自然应该还有炼金术实验室,他们也确实找到了那个地方。炼金实验室就在舰艏一侧,只是那个地方在撞击中摧毁得最为彻底,也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与此类似的还有锚室,方鸻本来以为可以回收锚石,但锚室在撞击中完全消失,一对船锚也不知所踪。

    但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几人在舰艏附近找到了备用锚舱,在那里找到了储藏的半块锚石。说是半块,但比七海旅人号两支船锚所用加起来都大。

    这半块锚石自然价值不菲,但方鸻不打算卖掉,一来七海旅人号还没有备用,二来未来若要造更大的船,也需要锚石。

    当然最重要的事情要重复两遍,七海旅团目前不差钱。

    他方鸻难得也有财大气粗的时候。

    资材库就在锚仓下面,这里不出方鸻所料,储藏着大量的船板材。这些自然不是普通的船材,而是魔法黑木,而且竟然还有些巨树之丘的圣白橡木,也不知道这些海盗怎么搞到的这是用来制作船首像最好的材料,不过方鸻不知道精灵小姐对此会不会有什么意见。

    圣白橡树是艾梅雅的圣树,森林圣殿严厉禁止盗伐的,这些海盗们能搞到这些圣白橡木,显然不是通过什么合法手段。

    除此之外资材库中还有不少秘银与少量精金,与一些稀有金属,比如星金,与织风之丝,前者是十分罕见的炼金术材料,后者是用来制作船帆的。

    不过七海旅人号有无限量的银鬃蛛丝供应,这种东西就可以拿出去卖了,也算是价值不菲。

    穿过资材库后,这艘船的魔导机舱在下层中央的位置,那个地方也在撞击中损毁得厉害,唯一可以回收的只有核心水晶。

    他们也找到了风元素探测仪,不过一样完全撞毁,连回收的价值都找不到。

    没办法,这些魔导仪器算是船上的精密仪器,精密仪器就是这么昂贵而娇气。

    这艘船的下层船舱已经完全浸没在云雾之中,其实也算是云海的海面之下。

    因此这里被生物入侵得也最为严重,浓郁的风元素侵蚀了船板,过道间生长着元素苔衣与空海海葵,珊瑚与空海藻类。

    还有一些奇特的腔肠类生物与它们在地球上的同类不同,这些生物是由单一的元素构成的,大多几无重量,发着光,甚至可以漂浮在空中,以过滤空气中的元素为生。

    几人在这里遇上了自船长室以来的第二场战斗,对手是一只大海蜇,战斗力颇强,还会放毒,几人小心翼翼费了一番功夫才将之拿下。

    击败海蜇之后,方鸻才发现底仓破了一个洞,那大家伙应当就是从这里钻进来的。

    不过这个发现让他感觉下面的收获凶多吉少,事实也证明如此,底仓的货物一部分从开口处滚入深渊下面,一部分被风元素侵蚀之后早已不堪使用。

    他们花了不少时间才从里面抢救出了一些物资,主要是大船上备用的军备。

    包括三门火炮,相应的炮弹与储能水晶。还有几箱子盔甲与剑,这些帝国制式装备几乎肯定是脏物,只能走黑市流出去。

    最有价值的发现大约是一枚魔法戒指,方鸻测试了下发现它可以加速以太汇聚简而言之就是增加施法速度,与少量的魔力回复。

    戒指在系统中得名字是若里安之戒,它队伍中的施法者几乎都可以使用,不过洛羽与箱子一致同意将戒指让给姬塔。

    理由是博学者更需要魔力回复,当然箱子还有更重要的理由他不屑于和一个小姑娘抢东西。

    何况此行他已经有收获了,那就是在船长室找到那把剑。

    而那把船主人的佩剑居然大有来头,是鼎鼎大名的帝国之辉二型,生产于帝国工坊的名剑,由于成本的原因,一共只生产了一百二十把,后来的都是简化的赝品。

    而箱子手上这一把却是真品,除了魔导细剑大多应该有的迅捷、锐锋等能力之外,帝国之辉二型最重要的能力是吸收魔力,展开护盾和储法能力,此外还附带一个闪光术。

    吸取魔力顾名思义就是攻击时附带抽魔效果,帝国之辉二型会把这些魔力储存起来,当持有者需要的时候释放出来,形成魔力护盾。

    这个能力对于箱子来说恰到好处,近战施法的一大问题就是容易受到干扰导致法术失败,因此他不得不选择一些咒文短促的法术来进行战斗。

    但咒文短促的法术要么威力太弱,要么等级不高,只能在战斗中起辅助作用。

    有了这个护盾防护,他就可以从容施展一些准备时间更长的法术了,这无疑增加了他的战术灵活性。

    除了魔力护盾之外,帝国之辉二型还能储法虽然许多细剑都有储法能力,但这把剑可以用吸取的魔力来施展法术,这就十分了得了。

    至于那个附带的闪光术,一分钟冷却,算是添头,却也是这把剑得名的原因,是它从第一代便继承下来的能力。

    这是一把比较罕见的法系魔导剑,不过联想到船主人的身份,他会用这样的剑也不让人意外。

    只是帝国之辉二型在二十四年前停产,而今真品市价二百二十万里塞尔,虽然有收藏价值在其中,但也令人咋舌。

    箱子拿到这把剑,立刻跃居为七海旅人号上身价第一人。

    不过更加耐人寻味的是,这个船主人作为一位海盗能弄到这把剑,恐怕来历没那么简单。

    就算他是抢来的,可能拿到这把剑的人,又岂会没有身家与实力,能从这样的人手上夺剑,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东西。

    不久之前唐馨还和他说了另一件事情,那船上的密室显然不是后来加上去的,而是一开始设计之初就存在的。

    这意味着,这艘五桅大船并不是这个海盗头子抢来的,而是他建造的。

    能抢来这么一艘船,或许可能有各种机缘巧合的因素,但若是要建造这么一艘船,那不仅仅是一点点财力就做得到的。

    方鸻自己建造了七海旅人号,还得到了伊斯塔尼亚长公主的通力相助,自然明白这是一件多么耗费人力物力与人脉资源的事情。

    他看了看四周的山壁,先前罗昊的话也让他产生了一个想法。

    船主人所提到的复仇,他或许是被自己的仇人追到了这个地方,走投无路之下,义无反顾地冲入了这里的乱流带之中,然后与自己的船一起坠毁在了这个地方。

    只是他知不知道这里是一个死寂区呢?

    从对方提到的早已知晓这一天来看,或许是知道的。

    但让人有些疑惑的是,那些追杀他的人是谁,为了什么而追杀他?若是为了这船上的秘密,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进入这个地方呢?

    疑点还相当多,尤其是对方这莫名的遗产让人帮忙复仇,却又不指名复仇的对象。

    好在方鸻也不太在意。

    他可没心思去当什么海盗的继承人,至于这些东西那是他的战利品,不管对方允许不允许,他都要拿走的。

    至于那枚黑色合金钥匙,他想了一下也带走了。他还没搞清楚那些构装体的秘密,但那个炼金公式让他有些在意,总不能以后发现了什么秘密,再回来取这钥匙吧?

    要是落入其他什么人手中,那他岂不是哭都哭不出来。

    虽然他也预感到那船主人留下的这个宝库可能会有些蹊跷,不过不管最终决定去不去那个地方,先拿走钥匙总不会错。

    七海旅人号没过多久便已抵达,小艇也放了下来,罗昊他们也很快就找到了那只箭尾鵟巢穴的入口。

    但怎么把大船上的东西运出去却是个天大的难题。

    构装体,船材这些东西还好说,无非是浪费点时间,多运几次。

    但从魔导机舱回收下来的核心水晶,却让方鸻犯了难。

    简而言之,这东西太大,足足有五米长,最粗处有两米宽,重达一吨多。

    而且关键是,它不止有一枚。这个等级的大船一共有五个魔导引擎,就算其中三个损毁,可也回收了两支水晶。

    仅仅是把这东西从船底运到甲板上,他们就得在大船上开了一个直通上层甲板的大洞。

    得亏是异世界,大猫人加上罗昊,谢丝塔小姐的力气,三个人再加上一套力量Buff,才勉强把它们从下面拉上来。

    大船上其实也有木吊机,但摇摇欲坠的样子,叫人怀疑随时会倒下去,别说承重。

    然后巴金斯用了一个运原木的法子,把核心水晶送往洞中,但穿过箭尾鵟巢穴最狭窄那一段时,真正的麻烦来临了大船的核心水晶根本无法通过。

    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但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不得不选择最笨的办法开凿洞穴。

    而这显然不是一天两天的工程,于是七海旅人号就在附近停泊了下来。

    毕竟谁也不想放弃这两枚核心水晶,转手卖出去,纵使有所损毁,也足以使七海旅团的资产再翻一倍。

    而没多久,另一边爱丽莎与帕克也传回了好消息他们发现了水源地。

    一条河流在这里的北边注入空峡之中,形成瀑布垂流。

    这个消息消除了众人最后的疑虑。

    有了干净的水源,七海旅人号就能在附近停留很长一段时间了。

    ……

    夜幕已深。

    但甲板上仍传来灯光与谈话的声音。

    方鸻拉起目镜,揉了揉眼睛。

    其他人应当正有条不紊地将大船上的物资运回七海旅人号上,而距离洞窟打通差不多也还有一两天时间。

    在洞窟被打通之前这段时间里,大伙儿也没闲着,干脆开始拆卸那大船,把上面还可以用的龙骨船肋部分最坚固的船材拆了下来,又回收了一批魔法黑木与贵重金属。

    总而言之,七海旅人号一时半会是不用再补充什么资材了,甚至还可以卖一部分出去。

    另外船上回收的材料大多被储藏在底仓之中,勉强塞满了底仓的一半的样子。

    关于那些圣白橡木,他也和艾缇拉小姐商量过了,虽然精灵小姐对于海盗们盗伐圣树相当不齿,但也同意他们使用这些木材。

    只是她干净利落地否定了帕克说把这些木料转手卖出去的建议。

    圣白橡木作为魔法船首像最好的材料,而且由于外流极少,在市面上的确很值钱。

    但精灵小姐的意思很简单,他们可以自己用,却不能转卖出去。

    方鸻倒是不介意,他现在对于钱已经没什么概念了或者说从来就没有过除了穷得眼冒金星那段时日。

    他只是心想七海旅人号虽然已经有一个船首像了一个魔法海龙像,据说有提高幸运的奇异能力,但具体作用只有天知道。

    因为这东西实在太普遍了,几乎是艘商船都会来一个,所谓空海之上人人皆幸运的俗语,只怕也是因此而来。

    那些鼎鼎有名的传奇船首像他也不敢想,比如双子女神,圣白龙,海神之怒,但现在手上走了这么多圣白橡木,拿去做个B级或者B+级评价的船首像应该不难吧?

    至于帕克提议被拒之后显得有点怏怏不乐。

    但方鸻很怀疑这家伙是因为错过了寻宝才会这个样子。

    虽说那次寻宝的确令人惊叹,连他都没想到收获会那么大。

    他们在伊斯塔尼亚历尽了艰险才赚到了那些钱,这还得亏努尔曼伯爵事后没有追究,但也一度搞得他们十分心虚。

    没想到出海之后才没两天,资产便凭空翻了一倍还多,这种捡到飞来横财的感觉还真是好。

    当然方鸻也明白,这样的机会也是可遇不可求。

    空海之上遍地黄金,只是水手们的一个梦想而已。

    巴金斯他们把从大船上找来的一门炮安在了七海旅人号上就是船尾那个空置的炮座上。

    那魔导火炮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老古董,当然比不上大公主许诺给他们的那个从考林空运来的新锐火炮。

    不过至少也比七海旅人号靠着一门弩炮在空海之上裸奔好,不是么。

    方鸻现在想起那门新锐火炮,心中满满都是泪,这笔账就算在那个宰相大人头上了。

    艾缇拉小姐这几天完成了那个恒温魔阵,把三只箭尾鵟幼雏暂时饲养在了那个地方。

    惹得天蓝、艾小小和、姬塔三个小姑娘天天跑到温室里去看。

    尤其是博物学者小姐,看着这些毛茸茸的小东西,心都要化了。

    在天蓝的主导下,她们三个人一人一只,把这些箭尾鵟幼鸟给瓜分了,完全不用问她们团长的意见的。

    只有艾小小稍微假装矜持了一下,“要不要问下艾德表哥的意见啊?”

    “艾小小你去问好了。”天蓝说。

    艾小小当机立断,“我这只已经问过团长意见了。”

    于是等于大家都问过了,反正天蓝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这些幼雏目前还在驯化期,认生得很,她们虽然瓜分完毕,但一时半会还是带不走。

    艾缇拉小姐在舰艏搭了个棚子,打算等这些箭尾鵟长大一些之后,把原本划好的畜养区利用起来。

    而这些事务,方鸻自然没有参与。

    一来之前从大船返回之后,他实在是太困,回到七海旅人号倒头便睡,一睡就是一整天。

    二来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首先是眼下的这工作,完成一式水晶的β状态,事实在受到从卡拉图那里送来的材料之后,这个工作便已进入尾声。

    他眼下,只是需要把自己下一台魔导炉一并完成而已,而也剩不下多少工作量了。

    另一件事就是继续研究那些构装体,于那个炼金公式。

    不过前者几乎没什么进展,他让塔塔小姐和妮妮各自试了一下去控制那构装体,但都没成功。

    塔塔小姐那边和他差不多,毫无反应。

    而妮妮直接被从构装体上弹了下来,差点撞懵了。

    等回过神来,这小丫头哇哇埋在他胸口哭了好一半天,惹得半船人都过来看了一遍。

    差点以为是他们的船长大人在虐待童工。

    最后是爱丽莎怒气冲冲地把哭得稀里哗啦的妮妮领走了,还丟给他一对白眼。

    搞得方鸻十分无语。

    不过他在炼金公式的研究上,倒是有点收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