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星落 IX

第三百三十八章 星落 IX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事实上,阿菲法正因为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而感到有些苦闷。

    姐姐的事情,还有王宫内令人不安的氛围尤其是今天,明明是一年一度的庆典,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姐姐的缘故,父王竟不许她参加。

    外面热闹非凡,她却只能独自一人散步到这片幽静的林子里。原本只是想要散散心,却没想到不远处树后忽然冒出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来。

    “谁在那里!”

    这可把这位小公主殿下给吓坏了,左近无人,她自己又由于心情不好的原因,没有带侍从在这边。要是有什么坏人,她可不认为胆敢潜入王宫的刺客,自己一个人应付得了。

    阿菲法第一个反应是遇上了刺客毕竟这些年佩内洛普家族在王公贵族之中的反对者可不少。她下意识后退一步,作势欲喊。

    但方鸻赶忙扯下头巾,先一步开口道:“是我,阿菲法小姐。”

    于是阿菲法张大了嘴巴,生生在最后一刻将声音吞回了肚子里。黑暗中,她眼睛亮晶晶的,不可思议地问道:“艾德团长?”

    方鸻赶忙点了点头,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对方还认得他。

    他还担心,对方会因为上一次与他们闹矛盾的原因,装作不认识他呢;甚至都不用装作,他这么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

    而阿菲法眼中带着一种‘你怎么这么大胆’的神色,小心地四下看了看,犹豫了一下,才小声问道:“你是来找我姐姐的?”

    方鸻心中一动,看来外面传言非虚,大公主果然被软禁了。

    要不然的话,对方也不会这么问。

    他再点了一下头。

    阿菲法沉默了片刻,不过很快,她像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我带你去见她。”

    方鸻心中不由一喜。他当然明白自己的计划其实多少有些不合理,王宫外围区域虽然考察清楚了,但禁宫之中仍是一片空白,要想在其中找出大公主禁足的地方谈何容易?

    而王宫外围防备就如此森严,禁宫之中又岂会松懈?只要有一个疏忽,或者是运气稍微不好,就会出纰漏,说不定就要引起大麻烦。但这场庆典毕竟是难得的机会,他也不可能放弃,就算最后没找到大公主,至少也得在宫中转上一圈实地考察一下,以方便下一次行动。

    说白了,今天夜里的行动多少有些硬着头皮上的意思。

    但他也没想到,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竟然一进来就遇上了熟人。这偌大一个王宫之中,他认识的人加上大公主在内也不过二三人之数,这几千分之一的几率竟然就让他撞上了,这应当算是运气顶天了吧。

    阿菲法神色复杂地看了看他,低声道:“带上头巾,不要说话,你就装成我侍从。姐姐在王宫另一头,我们得从这里穿过去,还好今天晚上内宫中人不多。”

    方鸻点了点头,表示领会。

    他又看了看这位小公主,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见过的另一个阿菲法。

    当然要说可爱,还是那位阿菲法可爱得多。这位小公主与七海旅团的上一次相处其实并不愉快,但大约是看在自己姐姐的事情上,她也没心思去计较这些了当然,这里面或许多少也有洛羽的因素。

    方鸻心想。

    他低声问道:“阿菲法,外面关于大公主殿下的传闻是真的么?”

    阿菲法这才有些犹豫地点了一下头。

    她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我也不知道姐姐干了什么惹父王不高兴的事情,但她被勒令回到宫中之后,就被下了禁足令。这件事除了我父王与姐姐身边的少数人之外,知道的人并不多,倒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受大公主的委托,帮她办一些事情。”方鸻答道。

    虽然他消息其实是从法里斯主教那里来的,但他当然不可能把玛尔兰圣殿也牵扯进来,所以也只能避重就轻地回答这个问题。

    好在阿菲法似乎也没太在意的样子。“喔,这我倒是知道。”

    她又轻轻摇了一下头:“好吧,其实我也不关心你们在办什么事,不过我想姐姐应当有分寸。我猜……她此刻应该想要见到你,不过你不能在王宫中留太久”

    方鸻微微一怔,意识到这位小公主原来并不知道她姐姐在调查什么。不过他也立刻颔首,因为也没打算在这里留太久。

    但阿菲法心中却想得更远。

    对方说其在为她姐姐办事这她的确是知情,姐姐之前也和她来过信,信中提到过在与七海旅团接触的事情。而阿菲法明白姐姐之所以会如此一提,也是因为自己之前与七海旅团的关系,姐姐一贯是尊重她的意见的。

    不过她可不是笨蛋。

    即便是在伊斯塔尼亚,选召者也是很普遍的,王室也时常会与冒险者公会的选召者打交道,但两者不过是雇佣与受雇者的关系。试问雇佣关系而已,对方会冒着生命危险潜入王宫之中,来见自己的雇主么?

    这也太天方夜谭了一些。

    她排除了那些匪夷所思的可能性之后,也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可能了,虽然过去她就听过一些传闻,虽然这在伊斯塔尼亚,对一位公主殿下的来说也不算什么,贵族之间这样的事情还少了么?

    果然是那样的关系了吧。

    但是,毕竟是选召者……

    想及此,阿菲法回过头来,有些古怪地看了方鸻一眼。直看得后者微微一愣,心中完全不明白她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然而阿菲法也没再开口,他也不好意思再问,两人只好沉默地一前一后地走着。

    不过正如他所想,有这位小公主带路,一路上倒是顺利无比。王宫中的守卫一多半被调到外面去维持秩序,剩下的也不过是一些仆人而已,而这些下仆岂能怀疑阿菲法这位公主殿下会带一个外人进入内宫中?

    两人也只在进入大公主禁足的地方时,才为看守在那里守卫问了一两句,但阿菲法说来看自己的姐姐,对方也没阻拦便放两人入内了。

    到了大殿之外,阿菲法却停了下来,伫足道:“我姐姐就在里面,你一个人进去找她吧。”

    “你不一起进去么?”方鸻闻言有些意外。

    阿菲法脸一红,没好气道:“我进去干什么?”

    方鸻一愣,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是要留在这里为自己放风,不过好端端的脸红什么?

    他倒没想太多,只不由想起之前与这位小公主的误会,而事后在伊斯塔尼亚所见这个地方也的确有森严的等级制度。虽然这并不代表对方的想法就是对的,但还真不能说错在这位小公主身上。

    应该不如说,伊斯塔尼亚本身就是如此,这样的风气在这个地方潜移默化地改变还需要时间。

    想及此,他不由歉然道:“之前的事情……”

    “哼。”

    阿菲法轻轻哼了一声,皱了一下眉头打断了他的话。

    不过停了一下,她才又声音柔柔地问道:“……对了,洛羽他还好吗?”

    方鸻没想到这位小公主竟然还对这件事念念不忘,心中不由暗笑,然后才提了一下洛羽此刻并不在奎斯塔克,这让这位小公主脸上不由露出些失望的神色来。

    ……

    进入大殿之中,由于是被软禁的缘故,看来那位大公主身边似乎也没留下多少人。

    也或许是阿菲法早就清楚这一点,带他进入时,自动避开了那些沙之王巴巴尔坦留下的眼线。

    总而言之,方鸻进入大殿之中便没遇上任何一个仆人,他一路穿过大殿与回廊,来到后面一处庭院之中。直到见到那位大公主的时候,对方正独自一人在庭院之中赏花。

    王宫外的庆典似乎已经开始了,喧闹的声音从远处隐隐传来,一直到传到这禁宫深处向那个方向看去,也能看到隐隐的火光。而大公主一身素装,立在一处庭廊之下,盯着院落之中的一簇素方花发呆。

    雪白的花簇映着银月,与树下月白色的庭廊,与庭廊中的少女倒是构成一幅独特的画卷。这位大公主殿下听到响动,才回过头来,于是看到方鸻从素方树的疏影之下走出,微微一怔的同时,美目微微一亮:

    “艾德先生,你怎么来了?”

    方鸻看了看左右,实话实说道:“是阿菲法带我来的。”

    对方略一沉吟,便反应了过来:“艾德先生是为自己的伙伴们来的吧?”

    方鸻闻言不由有些惊叹虽然自己的来意或许并不难猜到,但对方身处困境之中,思路却完全不受影响一样,还是这么快就抓住了问题的中心,这才是让他感到感叹的地方。若换作是旁人,大约要先感叹一番他是怎么潜入这个地方,或者怎么遇上阿菲法的吧?

    反应还慢一点的,说不定还会主动向他问起这个问题。

    但对方却完全没有这个意思,甚至表现出了第一次与他们会面时,同等敏锐的洞察力。

    而方鸻也不否认,点了一下头。

    公主殿下却道:“谢谢。”

    “为什么这说?”方鸻愣了一下:“大公主不是清楚么,在下的来意?”

    大公主微微一笑:“艾德先生潜入王宫中是为了同伴而来,这我清楚。但离开贝因,却是为了履行职责与义务吧?”

    方鸻是真的吃惊了。

    “大公主殿下怎么知道我在贝因?”

    “先说说七海旅团的事情吧,”对方笑了笑却道:“艾德先生更关心的肯定不会是我,对吧?”

    方鸻默然,但也没否认。

    大公主这才缓缓道来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当初我受到父王命令,不得不返回奎斯塔克,而由于艾德先生应为我的委托而失踪,所以我自认为应当负起这个责任来。”

    “更关键的是,我也不清楚秘术士究竟是什么立场,以及他们会不会再对艾德先生的同伴展开袭击,所以也不敢将其他人留在坦斯尼尔。父王命令抵达的时候,我别无他法,只能选择将艾德先生的同伴一并带回奎斯塔克。”

    方鸻也没想到,七海旅团原来不是被和这位公主殿下一起强制来到奎斯塔克的,而是她主动带回来的。

    不过对方的理由合情合理,他一时之间也提不出什么反对的意见来,想了一下,也只问道:“那现在他们在什么地方?”

    “不必担心,”大公主又道:“我父王的目标只是我而已,我让阿基里斯将他们安置在城内,安全并无任何顾虑。不过艾德先生的同伴们也不都在奎斯塔克,坦斯尼尔那边也留下了一部分人手。”

    她停了一下:“这是因为七海旅人号仍旧在那个地方,艾德先生的同伴提出要留下人看守,在权衡过利弊之后,我也同意了。”

    “留下的是那位罗塔奥的圣骑士先生,还有一位精灵女士,我走之前特意封锁了船厂,他们不离开船厂的话,安全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方鸻听出留下的人应该是艾缇拉小姐与大猫人,这两人留在坦斯尼尔的话,问题倒是不大。何况他此刻大约也明白,秘术士的目标并不是七海旅团,以艾缇拉小姐与大猫人的可靠,留在坦斯尼尔自然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其他人应该都到了奎斯塔克,那这边的主事人……

    而这时大公主也再度开口道:“虽然我被软禁在王宫中,但也不是完全和外界断了联系,偶尔也会通过阿基里斯了解一下你们的人的情况。现在在王都,主要负责的人正是你的那位舰务官小姐,她是叫希尔薇德对吧,真是一个能干的人儿呢。”

    “事实上全靠她能力出色,在艾德先生失踪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就弄清楚了这件事与秘术士的关系,并且查清楚了他们的动向,因此才猜到,艾德先生可能正身在贝因。要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说不定我们已经展开救援工作了。”

    说到这里,她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只不过艾德先生果然正如希尔薇德小姐所言,区区贝因根本留不下来你。”

    “希尔薇德她真的那么说?”方鸻一愣,没想到舰务官小姐竟然这么相信自己,下意识开口问道。

    不过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问这个问题也未免太急切了一些。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大公主眼带揶揄之色,不由面皮微微一红。

    好在他和希尔薇德关系也没什么好值得隐瞒的,这么一想,脸皮又厚了起来。

    “那么他们此刻都在城内吗?”

    方鸻忍不住再问了一句。

    问是这么问,他心中却是一阵无语,原来大家都安全得很,那些所谓的危险根本就不存在,亏他还担心了这么久。而且这个所谓的潜入计划,看来纯粹是多此一举,他还为此担了这么大风险,差一点就要到引起‘外交纠纷’的程度。

    结果大家根本不在王宫之中。

    不过他转念一想,奎斯塔克如此之大,若不是找到大公主,他也根本不可能知道其他人在什么地方,除非等通讯恢复。不过这又回到了问题的原点在通讯没有恢复的情况下,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

    如此一来,潜入王宫看来还是必要的。

    对于他的问题,大公主只轻微地点了点头。“等艾德先生离开之后,我会让阿基里斯带你去那个地方。”

    方鸻这才松了一口气。

    仿佛连日来压在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此刻彻底了落地。

    而放松下来之后,他也意识到自己好像一直只在关心七海旅团的问题虽然自己的确是说过,潜入王宫只是为此而来,但考虑到这位公主殿下眼下的处境,自己好像就这么掉头就走好像也不大好?

    毕竟对方于情于理也帮了他们这么多忙,虽然双方是有雇佣关系,可带七海旅团的人来奎斯塔克,则完全在对方的义务范围之外了。

    更重要的是,方鸻还没忘了,七海旅人号还在王家的船厂之中没出来呢。

    想及此,他不由也问了一句:“……关于贝因的事情,公主殿下也知道了?”

    听了这个问题。

    大公主第一次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轻轻颔首。

    “公主殿下知道是为什么吗?”方鸻这才问道这其实也是他心中的疑问之一。虽然法里斯主教的确也和他说了一些‘内幕’,但就算是沙之王巴巴尔坦异想天开要复活王妃,可这也与他的长女正在干的事情又有何矛盾之处呢?

    他很清楚大公主给予他们的委托,就是要调查自己袭击自己母亲凶手的下落而已,难道这不也正符合沙之王的预期么?就算说其中可能会牵扯到盲从者,可单单是为了这个原因,沙之王巴巴尔坦就下令禁足自己的长女的话。

    这理由也未免太牵强了一些。

    而且根据他在贝因的见闻,显然秘术士与努尔曼伯爵是有一个周密的计划的,显然大公主与沙之王巴巴尔坦的冲突并不是在短时间内形成的也就是说,即便没有他们。沙之王巴巴尔坦可能也会命令大公主在这个当口返回奎斯塔克。

    这就有些古怪了。

    显然他们无法理解沙之王巴巴尔坦如此行事的动机,只是因为这之间的信息环节有缺失而已。

    虽然他已经从各个方面汇聚了许多的信息,但这些片段的信息之中,显然还欠缺比较关键的那几个,让这些线索可以联系在一起。

    “原本我也不太清楚,”大公主听了他的问题,缓缓开口道:“不过自从贝因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我或许猜到了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