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口含天宪

第七百七十六章 口含天宪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知鱼之乐
    “沈老板,你……这是怎么了?”

    虽然看不到塞北沈万三的模样,但仅仅通过他的语气左旸也能够感受到这个家伙那无法抑制的激动。

    左旸知道自己的这三本秘籍很厉害,工作室成员们看到之后的反应已经充分证实了这一点,但他们却完全没有达到塞北沈万三这样的程度,按理说塞北沈万三应该比他们见过的好东西多才对,不是么?

    “还不是破财的事么?大师你简直是口含天宪言出法随,最近我可真是破了大财了,再这么下去非得破产不可。”

    塞北沈万三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五一十的说道,“不过现在有了你这三本秘籍,我就可以顺势操作一波了,虽然肯定回不到以前的程度,但总归还是能够扳回一城,谋求一条另外的出路。”

    “哦?”

    听了这话,左旸终于想起了塞北沈万三之前的面相,遥想距离两人上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的面相如何?

    不过如果没有什么奇遇的话,破财这种事是一定会发生的,至于到底会破多少财,就要看塞北沈万三的面相有多凶险,以及应对这种霉运的手段了……现在看来,塞北沈万三显然没有斗过自己的命理,应该赔了不少。

    “什么顺势操作一波,说来听听?”

    略微回想了一下上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左旸有些好奇的问道。

    “现在有一个财力雄厚的商会正在吞并我的市场,已经把我逼到角落里了,我很清楚,要拼常规手段肯定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对方的财力实在是太雄厚了,完全可以用钱把我砸到死,甚至连任何套路都不需要使用。”

    塞北山万三略微思考了片刻,用尽量精简的语言说道,“对此我是一筹莫展,这种绝对财力的压制让我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不过看到你这三本秘籍之后,我忽然又有了新的想法,既然常规手段拼不过,那我就走一条小路,一条一旦被我占据别人就走不了的小路……大师,你肯定知道‘某宝’吧?”

    “嗯。”

    左旸应了一声,静静等待塞北沈万三继续说下去。

    “当初‘某宝’电商平台几乎垄断整个行业,其他的电商平台创立之后几乎没有任何活路,但偏偏就是有一些电商平台另辟蹊径,在如此巨大的竞争之下夺下了一片市场,比如‘某东’、‘某品会’‘某毒’等等,这些电商平台用的都是同一种经营模式,那就是精准定位,它们并不与‘某宝’去正面硬拼,因为完全不可能拼得过,它们将自己的市场进行了精准定位,只经营某一类特定的商品,如此‘以点攻面’就比较容易在营销策略中超越‘某宝’,从而在看似已经无处下手的电商行业中抢占一下部分市场,而后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再考虑是否继续扩大自己的市场,这些都是成功的例子。”

    塞北沈万三确实是个善于思考与总结的商人,即使高高在上的商圈从来就没有将他这样的游戏圈职业商人看在眼中,而左旸听了他的这番话之后,也是不得不承认,他分析的很有道理,抓住了其中的精髓。

    “所以你的意思是……?”

    左旸饶有兴致的问道,偶尔听听这种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情倒也挺有意思。

    “所以我也打算用类似的营销策略,既然正面财力拼不过,我就另辟蹊径走一条专精之路,从现在开始,我要把手里的囤货全部清理出去,使用高价去收购那些看似市场并不是很大的高端稀有物品,从现在开始,我的目标人群变了,不再是游戏里的大多数玩家,我只为最高端的那一批土豪、高手服务。”

    塞北沈万三侃侃而谈,而且越说越是自信,“你这三本秘籍就是一个极好的契机,这样的东西在游戏中绝无仅有,而且随便一本拿到手就能够很快创造出一个他人只能仰望的超级高手,这正是那些土豪、高手最无法抗拒的东西。”

    “我会开一场拍卖会,参与拍卖会的人只有先在我这里办理会员才能够入场,相信我,只要会员费不是高得离谱,那些土豪高手一定都会来的,哪怕只是为了看看这些东西最终会拍出一个什么样的价格,最终又落入了谁的手中。”

    “除此之外,我还会当众宣布,从今往后我只做高端稀有物品的生意,这些稀有物品的拥有者可以与我合作进行拍卖,或者用远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收购,而我每两天便会举办一场拍卖会,不过在这之后,拍卖物品的信息就只会第一时间私下发给会员,并不会在游戏内进行公示,这样不但可以提升会员的优越感,所以会员费并不是白交……总之我要给人们营造出一个印象,那就是买卖高端稀有物品就得找我沈万三,成为我们商会的会员的高手,才配称得上是游戏中最高端的高手。”

    “还有另外一方面也是我正在考虑的,从现在开始我决定不排斥与一些游戏圈之外的公司企业合作的事情,我已经看出来了,随着游戏产业的发展,商圈入侵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事,如果再有人找上我,并且实力足够雄厚的话,我便与其认真交流一番,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重新将属于我的市场夺回来也未必没有可能。”

    “当然,这其中还有许多细节没有办法一口气说明白,实施起来也并没有这么简单,大师要是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慢慢聊,说不定大师还能给我一些重要的指点。”

    说到这里,塞北沈万三终于停了下来,静静等待左旸的回复。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左旸差不多已经明白了塞北沈万三的思路,笑着说道,“不过我只会看相,这种生意上的事完全是一窍不通,哪里能给得了你什么建议,你照自己的意思去办就是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确实有必要见个面,命理方面我倒是能给你一些参考。”

    “那最好不过了,大师,你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你。”

    塞北沈万三迫切的说道,命理方面的参考正式他最想要的,毕竟左大师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塞北沈万三早已领教了多次。

    “我已经快到中原了,等回了中原我再找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在苏州城见,到时候顺便将这几本秘籍给你。”

    左旸笑着说道。

    他现在倒是有些期待,感觉这一次塞北沈万三已经憋足了劲,完全就是一副要将他这几本秘籍炒个天翻地覆,然后卖出一个难以想象的天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