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 第一三九三章 成双

第一三九三章 成双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灵宇
    吃得满意更聊得起劲,十点不到落座时是说随便吃一点,这都十一点了还在喊加菜,给司机加的,免得他嘴太闲。女生们的红唇可是热火朝天,平时在单位里要收敛着点,今天就百无禁忌天高任鸟飞,甚至开始挖掘自己人的潜力。

    郭菱,大家看法比较一致,别看她一副跟爱情绝缘的样子,其实是眼光高。伙伴们分析认为郭菱自身条件不算很好,那个李加辰其实挺不错,所以当初大伙都高兴地支持撮合,后来却发现郭菱还是不太看得上。

    几个人慢慢分享各自看法逐渐推演,感觉郭菱最大的问题还是在性格方面。顾问是不是以为郭菱挺谦虚甚至显得有点自卑,但她对外可是蛮骄傲的,在逛街吃饭的时候,或者是演出的时候对待乐务人员,那种表现不少见。

    比较让人忧心的是郭菱还有拿团长和顾问压人的情形,快闪那次要求人家临时改变舞台布置的方式就是“我让杨景行跟你们老板说”,主团本来是一片好心邀请她参加二人台的研讨活动,她还要先请示“老大”。不过郭菱对老大的确忠心耿耿,如果齐清诺能跟她好好聊一聊应该会有效果,明天聚餐就向团长谏言吧。

    再说高翩翩,自从高佩安遗产案爆出来后她似乎就有点放飞自我,尤其是在网络上微博上,随着关注度的增长,翩翩的微博现在几乎每天更新了,真是个琴棋诗画样样精通的才华美女,书香门第艺术世家的生活更是隽永雅致还挺昂贵让众多粉丝仰慕赞叹不已。不过高翩翩也要提防随时会出现在自己微博下揭露他们一家人“贪婪丑陋嘴脸”的广而告之,估计心态也没看起来那么轻松淡然。幸好三零六不是真的多红,高佩安的大儿子一家也没什么好手段,不然很可能起大波澜。

    大家知道翩翩是比较好强甚至自命不凡的,刚认识那会还能从她身上感觉到些名门之后的包袱,可惜她学业没有很出色感情也不太顺利,家丑外扬本就闹得难堪,害得齐清诺挂彩就更有点抬不起头吧。

    作为美术爱好者王蕊以前是羡慕高翩翩的,后来才发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大家还是祝愿伙伴能活得洒脱一些,其实都不算什么事,响应顾问号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丰富自我才是最佳选择。

    又说柴丽甜,大伙以前常敲锣打鼓笑唱《湘女多情》,甜甜平时也是很开朗随和温柔体贴的,甚至会跟伙伴撒娇搞肉麻。在曾理之前,大家都想象甜甜恋爱后会变成多么幸福腻歪的小女人,甚至嫉妒谁能抱得美人归,可是时至今日柴丽甜和曾理之间还是客气主题。最熟悉的于菲菲和邵芳洁也只能猜测可能是受家庭影响吧,大概也有天生性格原因。

    好在甜甜对爱情虽然淡薄了些但并不是冷漠,她也会关心男朋友,而且淡然得专一,跟其他男生连半点暧昧都没有过,所以曾理也还有想头。不过王蕊还是有点担心,如果一直相敬如宾下去,曾理毕竟是土生土长有点家底的浦海人,因为工作原因又难免要比较多地接触五颜六色,万一缺乏经历的琴手被手段高明的狐狸精盯上了,大有可能迷失的呀,到那时候柴丽甜也未必不在乎,没准还比一般情况严重。

    邵芳洁比较乐观,每个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不一样,甜甜那样也挺好的,真正淡泊名利与世无争,跟男朋友都不吵架。严光永不在家的时候邵芳洁会觉得孤单无聊就拉伙伴去陪自己,可是柴丽甜明显挺享受一个人的夜晚,曾理也越来越适应理解尊重女朋友了。

    当然了,今晚的八卦都是出于关心,是衷心希望你好我好大家好。人生还能再交上几个这样的朋友呢?回想这一路走来大事小事大家都那么团结一心,虽然时而有些小脾气但从来没争名夺利勾心斗角。主团某些前辈演奏家为了一个赴美名额就明争暗斗冷嘲热讽甚至跑到三零六探口风拉关系,真以为大家涉世未深幼稚好骗吗?三零六至今纯真是因为有铁打的友谊呀!王蕊至今觉得应该放一点特警求婚大行动的片段到纪录片里,对友谊的表现力比一群人在休息室的聊天镜头至少强一万倍。

    何沛媛慎重一些:“工作生活分开点好,私人感情……”

    王蕊问:“不开心的工作才分开,你和阿怪分开没?”

    何沛媛声明:“我说对外。”

    邵芳洁终于表个态:“我其实没问题,是大家的回忆。”

    于菲菲很回忆:“至今最让我感动的场景……”

    “我最嫉妒!老毕我早就死心了……”王蕊忿忿着骄傲:“但我相信我的姐妹,我知道你们也愿意为我那么做,也会用同样的心情祝福我。”

    真肉麻,何沛媛有些受不了,邵芳洁却说教:“你更应该相信你那位。”

    何沛媛也认真:“对呀,老毕只是在乎你的方式不一样。”

    王蕊压低声音泄密:“主要是,他不想跟别人一样,他就觉得送花很俗气,钻戒也俗,天天跟我说钻石是骗人的,气死了。”

    邵芳洁严肃还是安慰:“我也觉得戒指没必要太贵,我那个就戴过几次,能半价卖回去都卖了。”

    王蕊愤慨:“特警一片深情你半价卖?。”

    邵芳洁好笑:“是他自己说的。”

    “下次来了我问他。”王蕊都操心不过来了:“听我说完!”

    发现朋友很郑重地看着自己,何沛媛不由警惕:“又想什么?”

    王蕊却狠心放弃的样子:“哎呀不说了。”

    别说安全感比较高的,连何沛媛也谴责伙伴这种破坏友情的行为:“有意思没?”

    王蕊又赔上笑,留意下四周环境再压低点声音:“不光小洁……还有一件事最能证明我们的感情,内部凝聚力。”

    感觉这关子卖得一本正经,大家就开动脑经,于菲菲不求质量抢个先:“翩翩?”

    王蕊自己好像也有点憋不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几个人互相看看,于菲菲好像有点心虚地低头去吃东西了,邵芳洁则做出了很镇定的样子,何沛媛看着汤锅思考,杨景行会猜:“你就是三零六的凝聚力,蕊蕊不在的时候情绪都低一截。”

    王蕊都不娇羞,继续认真提示:“真的,我觉得只有我们这十一个人,加阿怪,只有三零六能……做到这么好,这种事。”

    伙伴说句话能停顿那么长,邵芳洁的胃似乎等空了点,不,何沛媛已经失去耐心了:“吃东西。”

    杨景行附和女朋友:“聊累了再吃点,要不要喝什么?”

    都不给面子,王蕊有点气恼:“说真的,我觉得时间已经证明了。”

    还是没人接话,看起来都兴致寥寥。

    “你们不觉得?”王蕊都急了:“我最早知道阿怪和标杆要在一起,不过当时好矛盾,又想他们早点成又怕……”

    是自己呀,何沛媛反应过来:“别说。”脖子仓促表情反对语气轻柔。

    王蕊住嘴了,但没放弃,视线还在寻求支持者。

    杨景行跟女朋友怨言:“等会让她结账,吃人嘴软的道理都不懂。”

    还好没乱讲话,邵芳洁和于菲菲庆幸得喜上眉梢,何沛媛的嘴角也翘了一点。

    “结呀!”王蕊做出拿包的动作了又醒悟:“哪来的道理?你们好事成双对姐妹没一点表示,还叫我结账?”

    于菲菲和邵芳洁似乎对王蕊的观点没异议,不过何沛媛就绝处逢生地硬脖子了:“什么成双?”

    “你跟他,他跟你。”王蕊愤怒指点:“不成双?”

    于菲菲的眼神都仰慕王蕊了,尝试过滤锅内食材残渣的邵芳洁脸上也出现明显赞许,标杆就只能重新拿起筷子以掩饰自己的哑口无言。

    杨景行肯定不想让人看出自己囊中羞涩,很沉稳的样子跟女朋友商量:“蕊蕊也有道理,这顿我俩凑。”

    王蕊都被气得扑哧:“打发叫花子?”

    杨景行谈判的表情:“来日方长嘛。”

    “细水长流。”邵芳洁真是与人为善:“竹杠慢慢敲。”

    于菲菲兴奋起来:“放长线钓大鱼。”

    “果然团结。”杨景行都笑了:“行我认了,话不多说了,心照不宣。”

    “认就好。”王蕊准备高抬贵手的样子:“你呢?”

    何沛媛沉闷表情,不过没龇牙咧嘴对她而言大概就是默认。

    杨景行好像有点不服输:“那你和老毕好事成六了你们认不认?”

    大家惊喜,王蕊自己也是灿烂心虚:“六什么?还八呢……”

    “至少是六。”杨景行一通牵强附会,首先是感情方面,姐夫和小舅子可以情同兄弟,能展望出很多独生子女无法体会到的幸福。工作方面,无形的民族音乐和具体的物质遗存相结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想象空间太大了,绝不是仅仅停留在编钟箜篌这种表层关联上。

    王蕊似乎都忘记这是搞辩论了,欣悦讲起如今自己闲来无事拿着各种文物画册看时的确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三星堆知道吗?太神奇太了不起太伟大了!有时候边看边想象着数千年前祖先对艺术的追求,王蕊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有音乐冲动在萌发……可就算认了也还不够六呀?

    团结个屁呀,杨景行都还没词穷呢,三个所谓的好姐妹就争先恐后地当起了顾问的副辩手,个个不留情面朝王蕊猛烈进攻。邵芳洁联想两个工作都很轻松的人的婚后生活会多么惬意,三零六的现任男家属中再没谁能做到每天相伴吧?何沛媛指出王毕两家是最门当户对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小洁和特警的父母还难免存在地域差别呢。于菲菲对自己的观点更是自信到诚恳:“而且你们性格互补,以后生出来孩子活泼而不失稳重,纯真而不乏睿智,刚烈而温柔……”

    队友打顿,何沛媛立刻补上:“质朴而不失典雅,幽默而不乏严谨。”

    王蕊已经败得心悦诚服如痴如醉晕头转向了:“老毕他是有点思想,看事情挺准的。杨二刚出来他就跟我说……基本上都说中了。”

    何沛媛似乎是嫌弃了男朋友一眼再羡慕伙伴:“是吧,老毕就是不显山不漏水的高人。”

    王蕊再接再砺:“你们刚开始的时候我主要是怕我们自己……好像有点尴尬,老毕当时就说主要问题在外面,说闲话的肯定是外人,因为有人嫉妒阿怪呀,嫉妒标杆的更多,女生的妒忌心本来就比较强……”

    杨景行慌不忙地也打己方一拳:“老毕什么都好就是太不了解女生了,要好好批评教育。”

    王蕊瞟眼顾问了反以为荣:“不了解才好呢。”

    本来已经迅速沉闷下去的何沛媛看了一眼男朋友,这次是准确无疑的鄙视嫌弃了。

    邵芳洁呵:“所以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全是优点。”

    王蕊有点不好意思,还是回到正题:“嫉妒最容易滋生坏水,人性中的绝大部分丑恶都跟嫉妒脱不开关系……”

    何沛媛还没坐以待毙:“也老毕说的?”

    王蕊娇羞地骄傲:“我觉得我就这点好,好像天生不会嫉妒,羡慕但是不嫉妒。不管别人做过多对不起我的事,我没记恨过他们……”

    于菲菲小心关心:“谁?”

    “猴年马月的事了!”王蕊果然大度:“但愿他们过得好……知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在一起后外面好像都没什么反应?感觉都没人说什么。”

    杨景行可不甘平庸:“嫉妒的我不少呀,我都知道,没人说媛媛所以你们不知道。”

    “不是!”王蕊迫不及待抛出结论:“根本原因是我们内部没垮,别人都在等我们的反应,我们自己不垮抱成一团脏水就进不来,一旦我们自己有问题,哼,不闹上天去我不信!其实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好像都不太适应这么思辨的王蕊,一时间没人能接话。

    王蕊很感怀:“所以三零六还是原来的三零六,真的为我们自己骄傲。”

    早就宣布跟食物断交的邵芳洁又偷偷夹菜进碗里,于菲菲好像有点冷地轻轻搓手,何沛媛缓缓搁手肘到桌上以托腮放松思考。

    杨景行还呵:“老毕这么说?思想境界太广博了,我以为是个男人都会骂我。”

    “当然骂!”王蕊直言不讳:“我都觉得你过分了……可是没办法,我是男人我也喜欢标杆。”

    杨景行连忙问女朋友:“你选谁?”

    何沛媛蛮懊丧的:“又没有后悔药。”

    于菲菲呵呵,王蕊就更得意:“明白了吧?不用明说吧?”

    杨景行不甘心:“你们又不互补。”

    邵芳洁也站边了:“我觉得有点补呀……”

    “她说你小心眼!”杨景行紧急冲女朋友嚷了再火速提醒王蕊:“说你不要脸!”

    挑拨离间得过分了,于菲菲立刻昂首挺胸严阵以待,邵芳洁也皱眉蓄力,王蕊先摆好怒发冲冠的表情尽管不确定该对着谁。

    何沛媛已经接近心灰意冷:“……互补不是相反,优点才互补,缺点互斥!”

    于菲菲哈哈嘲笑顾问:“那媛媛该找个最丑的。”

    邵芳洁却表扬:“怪叔好会夸人,不过很实事求是。”

    王蕊很不服气地哼哼了几声想好了:“你怎么不说媛媛……丑?老!”

    “大家都一样没什么好说的。”杨景行半认真的样子:“别的不说了,总之谢谢……没媛媛受伤害。”

    何沛媛似乎条件反射:“就你伤害我。”

    于菲菲想得快一些:“主要是老大……”还是没想好。

    邵芳洁欣悦畅想:“蕊蕊大喜的时候大家还一起献唱祝福,怪叔也要唱。”

    杨景行点头:“我就唱首《河东狮吼》吧。”

    王蕊气急败坏:“我狮吼?你问老毕……”

    杨景行冷笑:“他敢说吗?”

    “是谁?原来老大的时候还敢……”王蕊回以冷笑:“现在,哼。”

    杨景行这次有把握了:“她说你狮吼。”

    “别来这套,没用。”何沛媛吼左边的同时找右边击掌:“好姐妹。”

    杨景行沉吟出声:“就怕你们不好呀。”

    邵芳洁扑哧,于菲菲也紧随着哈哈。王蕊确实够义气的,发现何沛媛脸都涨红了手足无措后就不笑了:“男人如衣服姐妹如手足,一辈子。”

    何沛媛也坚强了:“与他人无关。”

    王蕊来真的:“想我们二十岁一起搞艺术,三十岁一起带孩子,四十岁孩子大了就一起游山玩水,五十岁,五十岁一起给孩子成家,六十岁就都去跳广场舞,舞曲阿怪量身定做!”

    于菲菲哈哈:“广场舞,晚节不保了。”

    何沛媛又嘲笑起三秒前的海誓山盟:“孩子都想好了?叫毕什么?男孩女孩?”

    邵芳洁倒是期待:“女孩好,带过去我们天天打扮小公主。”

    王蕊一片赤诚:“说真的,有这么多后盾,以后跟老毕冷战都有底气。”

    杨景行已经是个奸商:“叫老毕请吃饭,我们保证他老婆不吵架。”

    并不保险的一顿饭就让女生们的所谓友情差点点分崩离析……

    不过至少从共工作角度而言女生们对现况是很满意的,何沛媛都比较同情起自己表妹所处职场环境的凶险恶劣,让原本一个活泼天真的小女孩才两年时间就变得有些浮躁甚至对生活产生怨气了:“……她的头头比她只大两岁,管三个人还领导自居,自己叫我妹打车给客户送资料,打车要报销吧?五十块钱,她不肯签字不认账了,真的就是故意刁难气死人那种。”

    于菲菲惊诧:“这种还当领导?”

    “什么人都有……”何沛媛愤慨着又嘻嘻:“他公司也有个领导,外号叫领导……你说,我说的没你好笑。”

    杨景行还爱护员工:“人家已经改了,不笑了。”

    何沛媛哼,自己动口:“大学毕业就到峨洋做网站编辑,叫得好听是编辑其实最没技术含量,反正上岗还没几天还没见过他。他那天回公司找部门开会也见新人,峨洋的氛围是比较自由的那种,他平时讲话也随便,跟我们聊天差不多,不过一般不开玩笑。那天他还没坐没讲话,才走到开会那边,就被领导强大的气场震慑了,哼哼哼……”

    伙伴们至少被标杆的表情吸引到了,甚至还被笑容感染了,王蕊是更给面子:“多强大?”

    何沛媛控制住自己:“他们不是种会议桌,坐得都比较随意围在一起就行,然后领导,领导就……”

    王蕊很怀疑:“有那么好笑?”

    何沛媛不笑了,对男朋友气鼓鼓:“你说!”

    命令下来了,杨景行马上进入状态:“我老远就看到一个生面孔翘个二郎腿,一个本子一支笔在腿上写,一脸严肃,一看就是胸中有沟壑的人物。所谓英雄识英雄,他也看到我了,唰地站起来,本子和笔这么一收,昂首挺胸走过来,手抬这么高,杨总你好,久闻大名。真的声如洪钟,把全公司人吓一跳。”

    于菲菲已经很灿烂了:“好强的领导。”

    王蕊咧着嘴:“帅不帅?”

    杨景行一本正经:“至少很有气场,人中龙凤的感觉,我就连忙跟他握手。不过他应该也知道我也非等闲之辈了,就笑着跟我讲话,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然后巴拉巴拉,还介绍家乡历史名人,我干听了两分钟。结束语也鼓舞人心,我来峨洋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我充分感受到了公司积极向上的工作氛围和友好团结的同事关系,能加入这样一个充满前景的公司我感到非常高兴非常荣幸,谢谢!”

    伙伴们似乎并不觉得好笑,更多是惊讶,何沛媛就证实一下:“真的,一上来就是一连串,全公司人看着,赵程迪都惊呆了。”

    王蕊却是担心的样子:“你怎么说?”

    “我赶快请坐呀。”杨景行庆幸:“幸好给我留的位子没在他旁边,不然要被比下去了。”

    何沛媛还是补充一下实情:“其实发现他很紧张了,手都抖,叫他坐还拍下肩膀的。”。

    邵芳洁呵:“领导应该还要正式讲话?”

    何沛媛嘻嘻得简直激动:“听他说。”

    杨景行就继续描述,哄女生嘛,在真实情况基础上稍微渲染一下,但也不至于诽谤。那个外号领导的员工的确在第一次跟老板开会的时候就一鸣惊人,老板讲话的时候他边点头边严肃记录像听是听汇报,尤其出彩的是善于抓住重点并思考,杨景行至今佩服:“一下站起来了,把我吓得不敢吭声,但领导特别沉稳,先深呼吸,仰望四十五度深思五秒钟,再面对我们,语重心长呀我想提醒大家,杨总刚刚说的这一点值得我们认真深入思考……”

    王蕊尴尬得忍不下去了:“屁,不可能这种人,神经病吧!”

    “骗你是小狗。”道听途说的何沛媛还敢信誓旦旦:“我跟他们吃饭的时候赵程迪也讲过,平时比他看到的还多,笑死了。”

    杨景行还是讲自己在那短短半个多钟头会议中的所见所感,在讲到赵程迪分析数据说百分之二十五增量的时候,对业务还一窍不通的领导同志就边做笔记边郑重点头还欣慰鼓舞“嗯,四分之一!”时,几个女生终于完全接受相信了,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

    邵芳洁很奇怪:“其他人忍得住吗?”

    何沛媛为难解释:“他在公司有那么一点点威信,他不笑别人也不好太明显,不过赵程迪受不了了,是她的人,她拍板招的。赵程迪平时笑眯眯的是不是还蛮可爱,那天当那么多人都不给面子,叫他别说话!峨洋平时都很注意方式,毕竟都是年轻人很多事都要慢慢学。”

    王蕊可是去过峨洋的,那么领导是在那之前还是之后进的公司?就算是之后才进,这么可乐的事情你标杆也没分享过,真是小气吧啦!

    何沛媛有理由:“好笑是好笑不过也有点可怜,其实都不坏也不傻,都是条件限制了,其实挺努力的,后来也改掉了。”

    邵芳洁也不笑了:“可能是想留下个好印象。”

    “对。”何沛媛点头:“就是听同事说老板不喜欢拍马屁,很平等,所以故意那样。邱志坚跟你说过吧……”

    于菲菲没听过呀,什么人物?

    这一八卦起峨洋来几乎就是何沛媛唱独角戏了,个别喜欢拍马屁的职员,从如歌网走红的歌手要面对的喜和愁,小合伙人的女朋友,庞惜的小男朋友……素材多着呢。

    “老板娘。”王蕊义愤揭露:“你不是不去他公司吗?”

    杨景行帮女朋友证明的确是不去,上楼的的总共才三次,连接下来的年会也不赏脸呢。

    也算耳濡目染了一些,何沛媛如今对传播炒作这些概念已经有了更多了解,她也更能理解为什么快闪的整个策划对三零六而言是兵行险着了,所以三零六以后跟峨洋之间的联系只会越来越少,自己去峨洋干嘛呢?宏星那种地方就更不会去了:“……我巴不得他也别去了!”

    邵芳洁还是觉得峨洋和如歌帮了三零六不少忙,应该记在心里。

    王蕊斥责:“老板娘是干嘛的?你以为标杆是为了自己吗?她是献身,为了大我牺牲小我。”

    何沛媛还举棋不定,杨景行先不高兴了:“过分了。”

    王蕊嘻嘻嘻,何沛媛还是选择了无视这一茬:“其实他在那边没几个真正的朋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大部分都是利益关系……”

    也没来个电话催一下谁回家,最后居然是杨景行先扛不住了:“要不明天再聊吧,年会别黑眼圈。”

    今天没开车去单位的王蕊当然是要打车回家,邵芳洁就由于菲菲陪着回单位取车再送伙伴到住处比较合理。何沛媛的安排最好,她和王蕊一起回家,杨景行负责送邵芳洁于菲菲。标杆甚至要求强制执行,因为是她结的账,就有责任把安全负责到底。

    最终居然是男人说了算,杨景行甚至耍了下威风:“别啰嗦了,上车。”

    何沛媛的样子简直怕男朋友:“先上车……”

    司机开得比较快,女生们倒没之前热烈了,甚至互相温柔了,关心一下彼此父母的身体,分享一点青涩回忆,象征性互相鼓励艺术上还是要加油呀。

    十二点一刻于菲菲在公寓楼前下车,伙伴们依依惜别得像是明天就不见面了。再上路后,车上三位更多愁善感了,多希望菲菲早点找到一个合适的男朋友呀,可惜现在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

    十分钟后两辆车就从民族乐团开出,必须护送邵芳洁到小区不然对不起人民卫士。宝马后座上的两位又迫不及待,菲菲可能还好点吧,有夫之妇的孤枕难眠牵肠挂肚甚至提心吊胆更不容易呀。

    路边停车再次再见的时候是十二点四十,邵芳洁也答应进屋后再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