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女总裁小冤家 > 第二百零三章 完美大结局

第二百零三章 完美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雾满长江
    两年后,夏初。

    下雨了,我站在窗前眺望着,只见窗外是一个面积将近三百平米的巨大后花园,亭台楼榭,水池假山,绿树葱郁,在雨水的浇灌下越发青翠鲜艳。

    看了一会,我转身回到桌旁,开启电脑,打开《我的女总裁小冤家》这个文档。

    这是我发表在黑岩上的一部,写的是我的故事,半真半假。

    我叫楚凡,也曾叫楚不凡。

    两年前我开始写这个故事,但是当时没有写完,原因是我差点挂了。

    还记得两年前的夏季,罗刹强势归来,也带回了她与王临仙的仇恨。而在这之前,我先结识了王临仙,并有一定交情,使我不得不被迫站队。

    不过我没有想到王临仙竟然对我挺有意思,在罗刹回来的两天后的晚上,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星期五,我跟秦如画约好了明天陪她回乡下。

    那天晚上,王临仙约我出去,在天河边,我们遇到了罗刹的手下的突袭。

    当时我赤手空拳,只有王临仙随身带着一把手枪。而对方却有四人,全副武装。我们抵挡不过,且战且逃。

    那一刻,我很后悔,也颇为焦急,若是我被罗刹的手下杀了,岂不是死得太冤了?罗刹知道了只怕也要内疚一辈子,凌泫她们又会如何的伤心。

    只可惜,我没法解释。

    他们肯定不认识我。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那一次我想错了,他们还真认识我。

    原来罗刹早就在跟凌泫她们聊天的时候知道了之前晚上协助王临仙逃跑的陌生男人是我,她也不点破,但是留了个心眼,这次暗杀王临仙的时候将我的照片传给了她的手下,万一遇到我和王临仙在一起,不要伤了我。

    当时我和王临仙快被逼到绝路。

    这一刻,我听到了后面的说话声:“等一下,那个好像是凡哥?别乱开枪!”

    他们认出我来了。

    而这句话,王临仙也听到了,暂时安全之后,她问我到底是谁。

    这一次,我如实回答,也说了我跟罗刹的关系。

    王临仙笑得很凄惨,我甚至有些不敢看她。

    但是,接下来她忽然拿枪劫持了我,逼退了那些杀手,然后逼我开车狂奔,出了天河市,在郊外停下。

    下车之后她立马与我保持距离,手握着枪,半举着,问我怎么想的。我就说中立。

    她就没说话了,手臂一软,彻底垂下。

    然而她不知道,我此时心里在想怎么杀了她。

    因为我和罗刹彻底暴露了,如果不杀了她,让她回去通知王家,我和罗刹,还有凌泫她们都要受到威胁。

    反正王临仙必死,不如趁机杀死。

    虽然我一直都不想参与进来,但事到如今,已没有选择。

    我见她放松了对我的戒备,便一边柔声安慰一边挪步靠近。

    正当我觑准时机想要夺枪的时候,却没想到中了她的计。

    原来她猜到了我的心思,知道我不会放过她,于是故意显得放松警惕,试探我的想法。

    我的速度虽快,但敌不过她早有准备。

    那一刻,她迅速将枪换到了左手,于是我就抓住了她的右手。

    她反手一枪。

    砰!

    我胸口中枪,倒了下去。

    她呆了半晌,忽然哭着一把将我抱上车,开车直奔医院,一路上流泪不止。

    我心里五味杂陈,很快就失去意识。

    好在这次子弹偏离了心脏,我并无大碍。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的病房,她坐在床边,伏在我身上睡觉。

    能够死里逃生,我固然欣喜,然而却也知道难以下手杀她了。

    未来……

    我当时依旧迷茫。

    不过上天似乎眷顾着我,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大家族里,总是少不了勾心斗角的,王临仙的父亲是王家家主,也是老大,对于王老三手中的杀手组织一直相当忌惮,而王老三也清楚自己的实力,难免有所野心,两人一直互相猜忌,暗中不合。

    我们本以为王家死了那么多人,根本没可能和解了,没想到王临仙的父亲却暗暗高兴。

    后来七叔来了天河市,将他在天河市的势力转交给我。

    那时我和苑姐的势力加起来可以碾压整个天河市,就是市里的首长也不敢得罪我们,王家本来还想欺软怕硬,从我和苑姐身上讨点好处,见我们势大,便又主动找我们和解。

    这事就算结束了。

    相比之下,王临仙与罗刹的小恩怨也无足轻重了。

    康复之后,我直接把王临仙抱上了床,一炮抿恩仇。

    就因为这次枪击事件,我停止了写《我的女总裁小冤家》,此时此刻,我坐在电脑前面,写下这段故事,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心里颇为感慨。

    不一会,房门被推开,苑姐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

    两年来她几乎没有变化,哦,其实还是有的,她的气色很好,肌肤水嫩娇艳,看上去比少女还更滋润,而她身上的气质也变得更加成熟温婉,嘴角带着温和的微笑,双眼温柔如水,十分亲切大方。

    嗯,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

    “惊羽睡了吗?”我转头问道。

    楚惊羽是我跟她的儿子,刚满一周岁不久。

    “刚哭了一会,现在睡着了。”苑姐微微一笑,柔情无限,将牛奶放在我桌面上,“老公,你在干什么?”

    “我在写我们的故事。”

    “哦?怎么又捡起来写了?”苑姐饶有兴趣地弯下腰,看着电脑屏幕。

    一股迷人的幽香扑鼻而至。

    我伸手揽过她的腰,轻轻一拉,她顿时笑着坐在了我的腿上。

    苑姐滚动着鼠标,将文档往上翻,翻倒了两年前,我和她的点点滴滴,忽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道:“你看看你写的什么,把我们的秘密都写出来了,还这么露骨,丢不丢人。”

    “怕什么,别人就当做看而已。”我抱紧苑姐,笑道,“转过来让我亲亲。”

    苑姐松开鼠标,扭过身子,一把抱住我的头颈,微笑凝视着我,眼中无限爱意。

    我笑道:“亲啊!”

    苑姐朝我吐了口气,笑道:“不是你说要亲啊!”

    我干脆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道:“我要喝牛奶。”

    苑姐一声轻笑,端起杯子先含了口牛奶,然后凑过来堵住了我的嘴,将牛奶渡过来,湿软滑腻,奶香四溢,令我觉得享受无比。

    苑姐一如既往的迷人,头发垂下,落在我脸上,痒痒的;鼻端不时喷出炽热迷人的气息,偶尔嗯的一声,似乎十分痴迷。

    我睁开双眼,只见她闭起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搭下,神情一片迷醉与专注。

    “啊!”忽然门口一声轻呼。

    苑姐连忙推开了我。

    转头看去,只见苏小鹿正欲转身离开,却被貂蝉抓住了,拉着她往里面走来。

    两人都和两年前一个样,哦,不一样了,两人都挺着大肚子。

    说起孩子,我目前有三个,苑姐、罗刹、王临仙各一个。这事也是她们商量的结果,未免一年之间生出太多孩子照顾不过来,所以打算分批生,当然,商量的时候她们三人已经怀上了,所以自然而然成为了第一批。

    至于凌泫、楚萌初、秦如画三人则暂无打算。

    公司在高速发展中,凌泫想晚两年,而楚萌初与秦如画则双双被我们调入了财务部,一个管理会计,一个管理出纳,掌管公司的财政大权,不过两人都是从零开始,正在积累经验,又还年轻,所以也都打算晚两年再说。

    貂蝉与苏小鹿,自然就是第二批了,两人也都快要生了。

    苏小鹿将柔顺自然的长发放了下来,看上去亲切柔婉。跟我们住了两年,她不再像之前那么害羞青涩,气质变得文静素雅。

    两年前我被王临仙打伤,住了一个礼拜的院,出院后又在家休养了一个礼拜。

    痊愈后我立马去了高径村一趟,那时候正值武书奇外出,我便找了个机会抱住苏小鹿亲了她。她的心思很单纯,又早就对我有意思,被我一顿长吻之后,立马没了主意,一颗心都在我身上,完全听我的意思。

    那天我就把她带回了市里。

    她来了之后,睡在我租的房子里面我的那间房。这样一来,我就没有房间了,不过这正合我意,可以理直气壮地“陪睡”。

    这当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我跟凌泫商量,她在中央区与南区交界处的白河沟买的那块地,划出最好的一部分,建一栋属于我们的超级大别墅。

    嗯,这里有必要提一下,这时候的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钱。我,凌泫,苑姐,貂蝉,罗刹,王临仙,一个个都是超级土豪,花几个亿建个别墅简直不要太简单。

    别墅历时一年建好,随后我们都搬了进来。

    哦,对了,那块地本是准备开发小区的,但我们最后商量了一下,东山集团迟早要壮大,要换地方,不如就在那块地上新建办公大楼。

    于是这块几十亿的地就这样被我们任性地占用了。

    我们的别墅在东山集团后面的小山上,两者相距两里左右,不过办公大楼目前还在施工中。

    苏小鹿被我带到市里之后,武书奇一人住在乡下,煮饭之类的难免有所不便。我也曾想过把他接过来,但他喜欢乡下,于是我就叫秦如画的婶婶帮他解决三餐和一些家务,每个月给秦如画的婶婶两万元补贴。她自然欢天喜地,武书奇也乐得清闲,就此皆大欢喜。

    此时苑姐见到貂蝉与苏小鹿,也没有太多尴尬,嘻嘻一笑,从我身上下来了。

    貂蝉笑道:“老公,苑,你们两个好逍遥啊,羡慕死我们了。”

    我张开双手,笑道:“过来,我也跟你们逍遥一下。”

    貂蝉与苏小鹿挽着手,带着微笑慢慢走了过来。

    我起身轻轻拥吻了她们一下。

    三人聊了一会,我也没心思写了,随后我们来到楼下大厅。

    罗刹与王临仙都坐在沙发上逗孩子。

    两人曾经都是高冷美女杀手,如今却完全变了个样,脸上带着温婉慈爱的笑容,母性泛滥,成熟动人。

    “爸爸……”罗刹身旁的小家伙冲我张开了双手,甜甜笑了起来。

    她是我和罗刹的女儿,叫楚少君,比王临仙的要大几个月,现在满了一周岁,会叫爸爸妈妈,也很会笑,特别可爱。

    我一把抱起楚少君,一连亲了几口,逗她玩了几下,又抱起我和王临仙的女儿楚云纤逗了一会。

    罗刹与王临仙含笑看着我,双眼温柔如水,无限柔情。

    陪了她们一会,我再次回到房间接着写。

    故事快到结局了,我不由自主地在脑中梳理所有往事。

    在我看来,我跟她们的过程虽然颇为戏剧化,但结局却更戏剧化。

    楚萌初,苑姐,秦如画,苏小鹿,罗刹五人还好,基本都可以对自己的人生做主,但是凌泫姐妹,貂蝉,王临仙四人却有着不俗的家庭背景,想要她们跟我在一起,当初也费了不少功夫。

    这其中,一来有她们的执着,二来是我的身份势力不俗,她们的家长都拿我们没辙,最后不得不妥协。

    记得当初我被王临仙打伤住院,貂蝉联系不上,直接飞来了天河市,等我痊愈,将苏小鹿带回来之后,便带着我飞往魔都。

    那时候我才知道貂蝉被家里催着嫁给顾易备之事。

    我的解决方式十分简单粗暴,直接找到顾易备,一顿暴揍,将他打得见到我就发抖,让他自己主动跟宋家撇清这事。

    那一次我在魔都狠狠闹了一顿,引出了不少世家公子,不过都被我和貂蝉强行镇压了。

    相比起貂蝉的事,凌兮的事虽然没这么轰动,却更惊心动魄。

    前年秋初,气候依旧十分酷热,下半年的学期,凌兮升入高三,学业繁重了起来,晚上一回家就在房间做作业。

    有天晚上我去她房间看望,那正值她正穿得清凉,我跟她孤男寡女坐了一会,郎情妾意之下,不免都蠢蠢欲动起来,结果场面失控,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

    骇人的是,凌泫突然推门而进。

    事出突然,我跟凌兮都吓坏了。

    凌泫没有想象中的大怒,而是面无表情,冷冷地把我轰出去了。

    我躲在门外偷听,只听得里面许久无声,她们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久,凌泫才冷冷问凌兮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凌兮的声音带着哭腔,反问凌泫为什么可以接受外人却不可以接受自家妹妹,要是把妹妹推出去,以后不幸福怎么办,忍心么。

    这等惊世骇俗的言论竟然把凌泫问住了。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随后凌泫无奈地说她现在还小,如果以后能够一直喜欢我,她就不再干涉;而且现在学业为重,即便喜欢,不要影响学习。

    凌兮顿时欢天喜地地保证不影响学习。

    随后我就倒霉了,被凌泫拎着耳朵进了她的房间,狠狠训斥了一番。

    那次之后,凌兮的学习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加有动力,第二年考上了重点天河大学。

    ……

    许久没有写作了,我的思路并不是特别顺畅,写了一会,我离开房间,跟苑姐几人打过招呼,开车来到帝王会所巡视了一番,又去了七叔转给我的几个大型赌场查看了一番。

    嗯,苑姐现在慢慢退隐,帝王会所的事都有我来掌管了。

    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管这些事,但作为男人,我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生了孩子还天天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所以不得不扛起这些责任,甚至连罗刹的杀手组织我也参与了进去,慢慢将影响力转到我身上。

    这些事情都不能急,否则容易引起手下的抵触甚至反叛,我也是慢慢渗透,然后不时露两手,如今苑姐与罗刹的势力都基本认可了我,把我当做新的首领,至于七叔给我的赌场,不到半个月就被我彻底收服了。

    巡视了一圈,时间将近下午五点了,我便开车前往东山集团。

    “楚总!”

    到了公司,遇到的员工都跟我打招呼,此时我的股东身份也没有隐藏了,他们都知道我跟凌泫的关系,也知道我是楚萌初与秦如画的哥哥,至于其他则不知道了。

    推开凌泫办公室的门,我忽然愣了一下。

    凌泫正坐在办公桌前,板着脸训斥几个高管。那几个高管有男有女,都是中年了,却不敢顶半句嘴。

    黄小慧坐在她自己的办公位上,见我进来,立马惊喜地叫了声楚总。

    凌泫一怔,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挥挥手,让那几个高管出去了。黄小慧似乎知道这时候我要跟凌泫说体己话,便也笑着跟了出去。

    “大小姐,别气坏了身子。”我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她办公桌上。

    凌泫微微一笑,道:“我才没心思跟他们生气。”

    她一边说一边整理刚才摆在桌面上的文件,动作干净利落,腰杆挺得笔直,头发依旧扎着马尾,穿着正装,显得英姿飒爽,总裁风范十足,令人心折。

    我张开双手,笑道:“大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有魅力,快来抱抱。”

    凌泫动作一顿,笑了起来,道:“我正要问你今天来不来接我们呢!”

    说着她起来走过来,一把抱住我,然后笑着将我摁在桌面上,俯身堵住了我的嘴。不过她表面上看起来霸道无比,动作却十分温柔,香舌灵巧,气息迷人。

    我轻轻将她垂下的发丝拂上去,睁眼凝视着她。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眼神,凌泫也睁开了双眼。

    我们相视一笑,嘴上却不闲着。

    不一会,凌泫笑着起身,瞥了我下面一眼,道:“又不老实了。”

    “我今晚去你那里睡。”我坐直身子,重新将凌泫搂进怀中。

    凌泫倚在我身上,仰起脸,笑吟吟的道:“那你会不会做坏事?”

    “绝对不会。”我一本正经的道。

    凌泫扑哧一笑,道:“那你就别来了。”

    “那就做点呗。”

    凌泫温柔一笑,伸手轻抚着我的头发,柔声道:“宝贝,最近累不累?”

    “不累,一点也不累,今晚大战三百回合。”

    凌泫微微一笑,在我唇上亲了一下,默认了。

    此时我跟她早已突破了最后一层屏障,犹记得前年冬天,我跟她第一次的时候,她明明心里十分愿意,却又十分害怕,动作十分抗拒。

    我见她这样,本想安慰她说算了,下次再来。没想到她却说心里愿意,只是控制不住身体,所以要我用强。

    这当然是我的拿手好戏,额,也不能说拿手好戏,但至少我力气大,一旦用强,所有障碍都会势如破竹的被干掉。

    结果真的成功了,而且出乎意料的顺畅,大抵凌泫心里愿意,身体也十分诚实,泛滥成灾。

    那一次颇多曲折,我正高兴着,没想到她却又喘着大气晕了过去。

    当时吓坏了我,把她唤醒之后才知道她是兴奋地晕了过去。

    那次之后,凌泫心里的阴影也彻底消除了。虽然在其他人看来她很有大姐风范,在家中也最有正宫气势,连苑姐也服她,甚至不时会拎我耳朵教训我,但我却一点也不怕她,也不介意她教训我,因为我最清楚她的心思。那些都是表面,在她心里,正如她所说,永远不会真正生我的气。

    腻歪了一会,敲门声忽然响起。

    凌泫推开我,一看时间,笑道:“过得真快,已经下班了。”

    “进来!”

    我应了一声,起身往沙发走去,同时心里也有些奇怪,按理即便下班了,黄小慧也不敢来打扰我们的,除非有事。

    一声轻响,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楚萌初与秦如画站在门口,黄小慧站在她们身后,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秦如画面带微笑,楚萌初则故作好奇地探头看了看,大有深意的道:“哥,你们没在干嘛?”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瞎猜什么!”我淡淡一笑,喝了杯茶。

    楚萌初三人随即进来。

    黄小慧收拾了东西,打了招呼就回家去了。

    楚萌初见她走了,立马一屁股坐在我身旁,将身子靠在我身上,撒娇道:“哥,我累死了,帮我捏捏。”

    “萌萌辛苦了。”我赞了一句,轻轻给她捏着肩。

    此时她与秦如画都在财务部门做了一年左右,两人都做上了主管,假以时日,经验足了,直接制霸财物部门,掌管公司的财政大权,免得被外人贪污。

    秦如画笑道:“凡哥哥,你不能偏心哦,我也很累了呢!”

    “好,等下我也给你捏捏,画画辛苦了。”

    凌泫坐在她的工作位上含笑看向我们,道:“楚大爷这么体贴,等下也给我捏捏呗。”

    我脸色一正,道:“那不行,本大爷岂是那么随便的人。”

    凌泫笑吟吟的道:“好,楚大爷硬气了,那我给你捏行了吧。”

    我微微一怔,道:“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凌泫笑得越发温柔,“我给你捏耳朵,包你满意。”

    我笑了笑,没说话了。

    楚萌初笑嘻嘻的道:“泫姐姐一说捏耳朵,哥就吓得不敢说话了!泫姐姐威武霸气,欧耶!”

    秦如画也跟着附和起哄,说我太坏,就要泫姐姐才能制服。

    四人嬉闹了一会,随即下楼开车回家。

    楼下虽然还停着一辆凌泫的宝马750,但凌泫没有开,四人全部挤进了我的卡宴。

    由于接手七叔的赌场,后来又插手帝王会所与冷血玫瑰组织之事,导致我有一段时间比较忙,有时候来不了公司接凌泫几人下班,所以又重新了买了几辆车,平时由凌泫开车载着楚萌初与秦如画上下班,如果我来接了,则一起坐我的车。

    当然,秦如画与楚萌初都有了车,只是她们三人一起上下班,没必要开三辆车。

    到了家中,凌泫几人立马跑去逗小孩玩。

    大家在客厅玩了一会,大门忽然打开,一个娇嫩清脆的声音响起:“本小姐回来了。”

    凌兮。

    她在中央区的天河大学读书,由于大学课余时间充裕,又不用上早晚自习,所以她就干脆住在家中,平时开车去上学。此时学期将末,也快放暑假了。

    我转过头,张开双手,笑道:“‘本小姐’放学了,快来抱抱。”

    凌兮傲娇地一仰头,娇哼道:“你叫什么本小姐,你要叫二小姐才是。”

    我笑道:“那二小姐快来抱抱。”

    凌兮嘻嘻一笑,走过来抱着我用力亲了几下,随后又跑去逗小孩了。

    看着她们的笑脸,我心中无限满足。

    是时候定个小目标了,比如把楚家打造成天河市第一大家族,额,不过这个目标好像已经实现了,该换个更大了。

    嗯,这是个问题,我得好好想想……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