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是你放开我的手 > 第171章 这次换你追我

第171章 这次换你追我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晴子
    “在哪?”慕歌沙哑的声音响起

    迟项城一怔,就听到慕歌又吼了声,“丫丫在哪?”

    这三个月来,她对丫丫只字未提,但并不代表她不关心不想丫丫,无人的夜晚,慕歌都会翻看她与丫丫一起拍的视频,还有抚摸那只被丫丫摔碎,又被慕歌一块块粘起来的泥偶。

    虽然她忘了前尘过往,可她还是个人,有血有肉有心,丫丫是她的女儿,是她生的女儿。

    这世上,没有一个不母亲不爱自己孩子的。

    慕歌也是一样,哪怕她忘了一切,她在听到丫丫是她的女儿时,就深深的爱上她了。

    可是现在迟项城告诉她,她的女儿危在旦夕,她的女儿只有百分之二十的生存希望,这让慕歌如何承受?

    这些日子她不去看丫丫,是想给她时间缓冲接受自己这个母亲,是给丫丫时间忘记那晚惊恐的经历。

    听到她的话,看着她的激动,迟项城一把握住她的手,“跟我走!”

    慕歌被迟项城带到了医院,而此刻丫丫已经躺在病床上昏迷着,她瘦了一些,大概是病着的原因,肤色也不似从前般红润。

    慕歌想起第一次看到她的样子,她叫自己姐姐时的甜美,那是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他这个女孩。

    面对冲上来就要打人的慕岩,迟项城伸手挡住,这时三个专家也走了过来,他们看着迟项城,“鉴定结果出来了。”

    迟项城冲着他们点了下头,其中国际上那位专家走到前面,“根据医学鉴定,慕歌小姐与迟念儿是生物学的母女关系,秦思柔小姐与迟念儿无生物学关系。”

    迟念儿是丫丫的学名。当初迟项城给她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取了思念慕歌之意,其实那时他就知道丫丫是慕歌生的了,只是他还没来及告诉慕歌,慕歌就失踪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怎么弄到自己肚子里的?”

    “这可是现代版的狸猫换太子啊!”

    台下的议论声一波高过一波,秦思柔慌乱的看着,慕歌呆着,只有迟项城无比冷静,他暗沉的眸子望着门口,直到两道身影走了进来,他才眸子缩了缩。

    “不要!”

    警察还没走近,秦思柔这时低喊了一声。便双手拉住了迟项城的手。

    “迟项城不要,不要我知道错了,我已经打算明天就离开这里,不要让我坐牢!”秦思柔哭着哀求,最后扑通跪在了迟项城面前。

    这样的事情自然惊动了老太太,她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画面,一个劲儿的摇着,嘴里念叨着作孽,可终还是忍不住心疼秦思柔上前,“小城,思柔是做错了事,可她都是因为爱你。看在她爱你的份上,看她的母亲救过我这个老太婆的面上,饶过她这一次好不好?”

    “饶过她,我姐受的痛受的伤谁来给她抚平?”这时,慕岩不同意的低吼了一声。

    迟项城冲着慕岩摆了下手,他看着老太太,“奶奶,我知道你疼她,可正是您纵溺的疼爱,才让她连如此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来你疼她,你让我放了她,那么她呢?”

    说这话时,迟项城揽过慕歌,“三年前她被车撞的险些丢了命,自己腹中的孩子被人用一个死胎换走,甚至到现在她还失忆,忘了自己,忘了所有的亲人,那么她被伤害时,有谁想过放过她?”

    迟项城的声声质问,让老太太哑口无言,就连秦思柔拉着迟项城哀求的手也使不上力。

    这一天终还是来了!

    台下的众人也沉默着,看着慕歌的眼神都变成了怜惜,迟项城见众人不再说话,然后对着警察说道,“我现在正式控告秦思柔蓄意伤害。盗婴,欺诈等罪名,稍后我的律师会出面提供所有材料。”

    他这话说完,警察便上前将秦思柔带走,而这次她没有再说一个字,可是她最后却看了慕歌一眼,虽然慕歌整个人被这突然的状况弄的还处于懵怔状态。

    但是秦思柔那最后一眼,那眼里的毒怨,一下子将她激醒,不知怎么的,慕歌在秦思柔那一眼里,整个人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警察带走了秦思柔,丫丫的生日宴也结束,每个到场的宾客都无比意外,迟项城知道不用等到明天,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丫丫的真实身份。

    尽管他不想这样将一个孩子置于风口浪尖,可是他不能再让慕歌委屈,今天这样他算是给了慕歌一个交待。

    “迟项城,这事你早知道了是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出来?”慕岩一想到当年慕歌因为失去孩子而承受的痛,就无比怄火。

    迟项城没有看他,而是看着慕歌,“我和你姐有话要说。”

    “你说要娶我姐是真的?”慕岩又问。

    “我似乎还没说过什么不算数的话,”迟项城说着再次看向慕岩,“你先回去。”

    迟项城知道这事公开,除了秦思柔之外,受到重击的人还有慕歌,她忘了前尘过往,更不会知道自己生过孩子。

    迟项城看了眼慕歌,此刻她整个人都是呆怔的,从公布了消息到现在,她一声没吭,这样的她让他不安。

    慕岩也发现了,他的姐姐他自然心疼,但也明白这样的事对她的冲击,慕岩举起拳头冲着迟项城挥了挥,“这是你做的孽,你最好收拾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迟项城没有说话,慕岩离开,迟项城扶着慕歌也回了他的卧室,而她始终没有动,就像个木偶一般。

    “小歌,”迟项城将她安坐在床边,手轻轻握住她的,才发现她的手很冰,没有一点温度。

    迟项城将她的手放在唇边吻着,“我知道这事对你的冲击很大,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别这样憋着自己。”

    慕歌的眼睫动了动,眸光落在他的脸上,虽然她失忆了,但从今天的事来看。一切都是真的。

    可这一切是真的,那她不敢往深处想,曾经的自己经历过什么?

    车祸?

    孩子被调包?

    慕歌只是想着,就觉得惊悚,完全不敢想像自己是怎样经历过来的。

    或许她的失忆也与这个有关吧?

    那么可怕的过往,换作谁都会选择忘记吧!

    可是丫丫是她的女儿,这最让慕歌震惊,其实从第一次见丫丫,慕歌就特别喜欢她,对她有种说不出的亲昵感。

    原来,她们是母女!

    “丫丫真是我的女儿?”慕歌出了声,让迟项城意外,他以为她会问些别的。可没想到她问了这个。

    迟项城吻住她的手,重重的点头,“丫丫是你的女儿,是我们的女儿。”

    说到这里,迟项城的声音微哽,他的脸埋在她的掌心,久久的没有说话,没人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在慕歌失踪不见的这段时间,他都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告诉她这一切了。

    “我该回去了!”

    就在迟项城沉浸在激动的感伤中,突的慕歌说了这样一句话,把迟项城当即惊的回了神。

    “小歌,你说什么?”迟项城看着她。才发觉她先前的呆滞已经变成了一种平静。

    “我说我该回去了,”慕歌说着抽手,站起身来。

    迟项城原本半跪着,因为她的话和动作,他竟踉跄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小歌”

    慕歌没有说话,抬腿就要走,迟项城一把位住她,“丫丫是你的女儿,她在这里,你要去哪?”

    他以为她知道了真相,会质问那些她忘了的过往,会哭会闹,然后会欣然的留下,陪在女儿身边。

    可是她没有,她竟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的要走掉,这让迟项城完全的懵了。

    慕歌看向他,“我需要一个人静静。”

    她的这个想法,他能理解,可是这里有的是地方让她静的,而且她的静让他觉得不安,甚至是害怕。

    “我马上走,这个房间留给你静,”迟项城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走,慕歌却叫住了他。

    “这是你的家,你不用走,我要静是需要心静,而不是环境,”慕歌说到这里的时候,吁了口气,“你也说了今晚的事对我冲击力太大,既然这样总要给我个缓和的时间。”

    听到这话,迟项城松了口气,但还是觉得不放心,“你去哪?我送你。”

    “不用!”慕歌拒绝。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走,不会再让你处于任何危险之中。”迟项城直接说明。

    慕歌见状,也没有再拒绝,“让方翊送我吧。”

    迟项城虽然不想,但也只得点头,不过在放她走之前,他再次拉住她的手,“小歌你要记得,丫丫和我在这里都等着你。”

    慕歌抿了下唇,把手抽回,在临走前,忽的说道,“你这样对秦思柔很过份。”

    迟项城万万没料到她会替秦思柔说话,一想到秦思柔对她做的事,迟项城就恨的牙根痒痒,“坐牢对她已经是对她最轻的惩罚了。”

    说到这里,迟项城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小歌,我知道你善良,但是有句话你要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听到这话,慕歌哼了一声,“所以你对跟了你三年的女人都能如此下狠手?”

    迟项城一愣,很显然她在生气,或许她不是为秦思柔打抱不平,而是怨恨他的狠心而已。

    可是她都不忘记了,曾经的她经历了什么?秦思柔为了达到自己的私利,对她有多残忍?

    迟项城失愣的空档,慕歌已经抬腿走了,可是她刚拉开房门,一道小身影便冲了进来,是丫丫,她正红着眼睛看着慕歌。

    之前,慕歌喜欢她,是纯粹的喜欢,而现在看着仍是喜欢,而这份喜欢里又多了份血脉亲情。

    “丫丫,”慕歌伸手想去摸她,可还没碰到就被丫丫躲开。

    迟项城也看到丫丫了,立即走了过去,将她抱起看向慕歌。“丫丫,叫妈妈。”

    “坏女人!”可是从丫丫嘴里却传出了这三个字。

    迟项城一僵,慕歌的脸则是一寒,虽然她并没有期望丫丫叫住妈妈,毕竟这件事让她都有些接受不了,可是她更不能接受自己被丫丫叫坏女人。

    要知道,丫丫之前那么喜欢她,而现在却是这么嫌弃厌恶的神情。

    “丫丫,”迟项城低斥,“快跟妈妈说对不起。”

    丫丫的眼泪啪哒落了下来,一颗颗那样晶莹剔透,“坏女人,坏女人。我不喜欢你了。”

    说着,丫丫藏在后面的手一抬,只见慕歌送她的玩具被她一丢,摔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丫丫啊”迟项城正欲再呵斥她,可是丫丫却张嘴咬在了迟项城的颈间,顿时他痛的松手,丫丫跑开。

    慕歌看着地上摔碎的泥偶,想着丫丫收到礼物时的开心,想到她们的约定,慕歌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这些泥偶一样四分五裂了。

    弯下身,慕歌去捡那些碎片,眼泪也落了下来,迟项城看着既心疼又自责,他知道这样的事对丫丫会是个刺激,但没想到会如此大。

    他之前还想,就算丫丫不能接受,但他也会给她讲明白,可这孩子根本没给她机会,便这样来羞辱了慕歌。

    “小歌,丫丫她是一时接受不了,才会这样的,你别跟她生气,我会给她说明白的,”迟项城解释。

    慕歌没说一句话,就那样将泥偶的碎片一块块捡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站起来向外走。

    直到看到她上了车,看着方翊将她送走,迟项城才转身去了丫丫的房间,可她并不在房里,迟项城问了女佣,才知道她在方蓉那里。

    “丫丫呢?”一进门,迟项城就问。

    听到他的声音,丫丫往方蓉怀里缩了缩,方蓉拍着她的肩膀,“没事,奶奶在这。”

    看到方蓉护着她,迟项城拧了下眉。“是你告诉她的?”

    方蓉轻抚着丫丫的头,“还用我说吗?警车都开到家里来了,丫丫再小,也看得到自己的妈妈被警察带走了。”

    “她不是丫丫的母亲,她只是个要害人性命的郐子手!”迟项城纠正。

    方蓉抬眸看向迟项城,“对于你的事,在三年前我就不管了,但这次你做这事确实欠考虑,这对迟家的影响先不说,你有没有考虑过丫丫的感受,她才是三岁的孩子,在她眼里秦思柔才是唯一的妈妈,可是你却让警察把她带走,我没想到你为了那个慕歌,竟然连理性都没有了。”

    听到母亲的话,迟项城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的开口,“可不这样,在所有人眼里就算我娶了慕歌,她也是小三,还有丫丫本就是她的女儿,三年前是秦思柔害的她那样。”

    方蓉摆了下手,“你的这些事我不想管,但伤害丫丫就是不行。”

    “那你就怂恿她去伤害慕歌?”迟项城尖锐的质问。

    “你说什么?”已经很少动怒的方蓉此刻明显生气了。

    看着母亲的样子,迟项城强压下怒意,然后向前走去。“把丫丫给我,我的事我自己来解决。”

    “不要爸爸!”丫丫这时排斥的往方蓉怀里缩了缩。

    “丫丫过来!”迟项城低呵。

    “不要!讨厌!”丫丫的回复让迟项城气结。

    “好了,丫丫这几天就跟我们吧,你闹了这么一出子,总有些事去处理,”迟睿岭走了过来,劝和。

    迟项城见状也只能如此,丫丫和普通的孩子不同,她心脏不好,打不得训不得,再说了今天这事,确实对丫丫也是伤害。

    虽然丫丫和秦思柔并不是太亲,但在丫丫的心里。秦思柔就是妈妈,现在妈妈要换成别人,而且妈妈还被警察带走,这都是件可怕的事。

    “那辛苦你们了,”迟项城对着迟睿岭和方蓉微微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其实今晚的事是迟项城早就策划好的,自然也想好了应对措施,只是对外的事好应付,但是慕歌和丫丫的反应却是在他预料之外的。

    迟项城第一时间把电话打给了警局,那边的回话是秦思柔拒不承认当年孩子调包的事是她做的,只说孩子是乔瑞给她的。

    乔瑞现在本就坐牢,她这样说,估计乔瑞也会替她担下。这样的话,秦思柔也就是个欺瞒的罪,最多也就是坐个半年的牢。

    这个女人还真是聪明!

    不过对于她,迟项城还真没想赶尽杀绝,如果她就此悔改,他也不愿再追究什么。

    因为他不想让慕歌把他看成一个绝情的人,尽管现在在慕歌的心底,他已经是个无情无义之人。

    回到家的慕歌,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白素娟,慕岩回来把今天的事都给白素娟说了,而她就在等着慕歌。

    “过来坐吧!”白素娟招呼着慕歌。

    看着母亲,想到刚才丫丫对自己说的话,慕歌走过去。轻轻的倚在了白素娟的肩膀上,哽咽的叫了声妈。

    白素娟知道她心底难受,其实在知道丫丫就是当年她怀的孩子时,白素娟也是震惊的,而她知道现在于慕歌而言,除了震惊和难过之外,就是想知道真相。

    是的,别看她在迟项城那里如此平静,那也只是因为她心底太乱,甚至不知该不该相信他的话,所以才没有问他原委。

    “妈,谁能告诉我这一切?”慕歌哑哑的开口。

    白素娟抬手抚上她的头发,娓娓的讲起了三年前的事。从她和迟项城的相识,再到分离。

    三年前的过往讲完时,天已经由黑变白,慕歌看着窗外的天,有种做了场梦的感觉。

    “小歌,过去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白素娟看着慕歌。

    白素娟是告诉地慕歌过去的事,但唯独隐瞒了和慕颂有关的那一部分,她不提起,一是因为她自己心痛的不能提,二是她不想慕歌再因为慕颂的事而失掉眼前的幸福。

    如果没有丫丫,白素娟是坚决反对她和迟项城在一起的。可现在他们还有个孩子,而且这个孩子险些与慕歌终生错过。

    身为一个母亲,白素娟最理解这种滋味,她是怪迟项城,如果不是他的原因,她的另一个女儿就不会死,可白素娟知道再多的抱怨也换不回慕颂的生命了。

    “我想回加州,”可是慕歌却给了白素娟这样一个回答。

    白素娟很震惊,可是她并没有问什么,她知道慕歌这样做决定是有她的理由的。

    “好,只要你想清楚了,妈都支持你,”白素娟没有挽留,也没有劝说。

    迟项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无比意外的,他原本以为慕歌会为了丫丫留下,可是她没有。

    或许是丫丫对她的误会伤了她,或许是慕歌从心里还无法接受那段忘记的过去。

    迟项城想挽留的,但是陶戊对他说,有些东西越是强留越留不住,既然她要走想走,就让她走好了。

    慕歌回了加州,回到了花坊,继续侍弄她喜欢的花草,项城发生的一切,她没有对肖焯围提。他也没有问,好像于他们来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秦思柔拒不承认自己设计了车祸,谋害慕歌的罪名,法院最终也没法给她定罪,只判了六个月的刑期。

    丫丫自那之后一直郁郁寡欢,终于在慕歌离开三个月后昏倒,医生说她再不手术就有生命危险。

    这三个月来,迟项城不止一次的去过加州,但从来都是躲在一边看慕歌,他没有打扰她,但丫丫这次命悬一线,他不得不告诉她。

    或许慕歌还没有把丫丫当女儿。但丫丫就是她的女儿,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当迟项城站在慕歌面前时,她神色恍惚了一下,便说道,“我答应你的事会做到,但我希望你也说到做到,不来打扰我的生活。”

    听着她这样无情的话,迟项城的心像是被一把利刃切割,他忍着痛,“我不是来打扰你,我是告诉你丫丫明天心脏手术。”

    慕歌愣住,她从来不知道丫丫心脏不好。

    “丫丫一出生就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大夫一直要她手术,但说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我没同意做手术,就是怕万一现在你也知道了,她是就是你的女儿,所以这个手术我同意做了,因为再不做,她真的就”

    迟项城说到这里,微微昂起头,说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