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曾把爱送你挥霍 > 139、反正她和容锦墨也认识

139、反正她和容锦墨也认识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南凛
    可是她今天早上确实又答应过他,无论他送什么给她,她都必须要收下来的,正是因为想到自己说过的话,所以现在她才会觉得这样的左右为难,她简直想狠狠地骂这个男人一顿。..

    “容锦墨,你太过分了!”南溪指着他,脸红到爆炸。

    容锦墨朝她走过来,最后在她的面前停下了脚步,伸手勾着她小巧的下巴:“我怎么过分了?”

    “你给我设了个陷阱,逼着我往下跳。”

    容锦墨的手指磨蹭着她的唇瓣,笑的无比的得意:“就算是给你设的陷阱吧,那又怎么样?可别忘记了这是你自己答应下来的,你想反悔?你自己说过的话你想不承认?”

    南溪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她只能轻咳了一声。笑道:“这礼物我就收下了,我拿来珍藏。”

    她说着,蹲下了地上,将东西收拾好了放进了盒子里面,刚想将这烫手山芋扔进柜子里面去放好的时候。容锦墨就伸手阻止了:“现在就用来试试看”

    “容锦墨,我不要”南溪倒是找到了反驳他的机会:“这是你送给我的,我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

    容锦墨双手抱胸:“南溪,你倒是长出息了对吧。”

    南溪微笑了一下,以为他被自己说的无力反驳了。谁知道这个男人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扔在床上,他随即便压了过来,将她的双手压着放在了头顶上:“我送你的东西今天不用也可以,但是你这一夜就别想睡觉了,要是用的话”

    他便说便用手穿过她的头发。捧着她的后脑勺,继续在微笑,只是他此刻的笑容真的是十分的蛊惑人心的。

    “你要是现在用的话,我保证一次就放过你怎么样?”

    他又顿了顿:“我给你时间考虑,二十秒”

    “二十,十九”

    南溪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卑鄙到了这样的地步,简直是目瞪口呆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容锦墨已经在数着最后的几个数字了:“十,九,八”

    “等一下,等一下”

    她是真的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做,所以想要为自己争取多一点的时间,但是容锦墨哪里肯给她时间让她慢慢的想?

    所以尽管她一直在叫唤,他还是一直在数,而后在南溪惊讶呆滞的眸光之下,她直接就数到了:“1!”

    容锦墨数完了数字之后,捏了捏她小巧的下巴:“好了,看来你已经完全将选择权交给我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帮你拿主意了”

    “生日礼物就今天晚上用吧”

    南溪:“”

    此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容锦墨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给任何她思考的机会和空间好么?

    南琛这半年的时间在戒毒所倒是挺循规蹈矩的,也听从安排,所以这半年时间来。他的情况也在慢慢地好转。

    南溪在昨天晚上已经接到了负责人的电话,说南琛可以出来了。

    早上,她就和江黎一块开车去了戒毒所。

    她本来是想过去帮他收拾东西的,但是让南溪没有想到的是,他在她过来之前。竟然就已经将东西全部都收拾好了。

    出现在南溪和江黎面前的南琛,此刻焕然一新。

    像是完全换了个人似得。

    虽然被那东西折磨的人都消瘦了许多,但是幸好,精神状态还是十分的好的。

    见到南溪的第一反应便是对她裂开嘴来笑,还对她张开双手:“南溪。过来,哥哥要抱你!”

    南溪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南琛,她也笑着朝他走过去,投入他的怀抱:“哥,你终于好了。”

    江黎最是受不了这样的场面,瞪了他们一眼:“好了你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两个人已经好多年都没有见过了呢,南溪每周都过来,要不要这样啊?”

    南溪笑着转过身看着她:“江黎,你不懂。”

    江黎翻转了一个白眼:“是不是,我不懂,谁叫我没有哥哥啊,没办法啊”

    南溪现在心情好,也不理会她的调侃,她走过去要帮南琛拿床上的行李。但是南琛哪用得着她拿:“我来就可以。”

    南琛拿着东西走在前面,而南溪和江黎则走在后面,江黎用手肘顶了顶南溪的手臂,对她眨眼睛,并且小声的凑到她的耳边道:“南琛好像真的变了很多。”

    南溪看着走在前面南琛的背影。点了点头:“希望他以后都好好的吧”

    “放心吧,会的,他经过这一次还不知道自己以后要走的路,要选择的路是怎么样的嘛,那他也太糊涂了。你也白这么相信他了”

    南溪笑了笑,没有说话。

    南琛已经半年都没有回到自己的公寓去,但是他公寓也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没有一点的灰尘,因为在这半年的时间内。南溪每个星期都会过来这里打扫的,就是为了保持干净,让南琛一回来就能够住回来。

    南溪决定今天晚上带南琛回去吃个饭,她亲自下厨。

    本来南琛是不愿意的,因为他毕竟和容锦墨还有那些隔阂在,容锦墨看他不顺眼,他看到容锦墨在也不自在。

    但是南溪道:“怎么说他都是我的丈夫,是潇潇的爸爸,而你是我哥,是潇潇的舅舅,其实我们是一家人,以后要见面的机会总是很多的,难不成你就这么一直回避着么?哥,就过去吃个饭吧,潇潇也想见你呢,而且,江黎也过来”

    南琛被南溪磨得没有办法,所以只能答应下来:“那你们先回去,我下午就过去,我想收拾一下”

    说到这的时候。她担心南溪信不过他:“南溪,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会过去,就一定会过去。”

    南溪点了点头:“那我和江黎先回去买菜,在家里等着你。你记得过来。”

    “好。”南琛总算是答应了。

    回去的路上,南溪就和江黎去了超市买食材,虽然南琛在戒毒所的伙食还算是不错的,但是怎么说那个时候他都是处在非常时期的,所以自然也吃不下什么东西,看他现在就已经瘦了许多。

    今天是他出来的第一天,这一餐也是他出来的第一餐,也算是为了庆祝他的新生。

    南溪买的,挑选的都是南琛喜欢吃的食材。

    在收银台结账的时候,江黎却忽然接到了楚北尧的电话,她挂了电话便对南溪道:“南溪,我晚上有事,不能过去你家吃饭了,改天再约你,我先走了”

    南溪见她脸色不太对。似乎也十分着急的样子:“江黎,发生什么事了?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楚北尧的车马上就到超市门口了。”

    江黎似乎也没有心思没有时间再和她聊下去,匆匆的越过在排队结账的队伍,就离开了超市。

    现在这个时间,超市还是挺多人的,所以南溪前面排了尝尝的一条队伍。

    等到南溪结了账出来的时候,她刚好看到江黎上了一辆车。

    她认得那辆车,正是楚北尧的、

    她想要出声喊一句她,但是已经来不及。她已经坐上了副驾驶座了,楚北尧带着她就离开了,他们两人似乎真的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所以也没有看到南溪。

    南溪拿着东西去了停车场,将食材放在车尾箱之后。坐上了车,给容锦墨打了个电话,让他晚上回来吃饭。

    容锦墨知道她今天要去接南琛出来,所以自然也明白她是叫了南琛过去他们那边吃饭。

    容锦墨没有说什么,只答应了下来。

    放下了手机。南溪刚想开车离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又拿出手机给南琛拨通过去。

    她就担心南琛会忘记过去,所以又给他提醒了一下。

    电话接通,她便道:“哥,你记得过来,我买的都是你最喜欢吃的东西,你很久没有吃过我做的饭菜了吧?记得过来。”

    “知道了知道了。”南琛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你都提醒了我很多次了,放心吧,有免费的吃喝我怎么会不过去?而且我也想潇潇了”

    “好”

    南溪刚想挂断,电话那边又传来南琛的声音:“南溪,我可以带个人过去么?”

    南溪愣了一下:“谁?”

    “秦挽歌”

    见南溪没有说话,南琛继续道:“主要是我在戒毒所的时候,秦挽歌也去看过我,当时我答应一出来就找她吃饭,然后今天晚上不是过去你那里吃饭嘛,而且我想她经常也是一个人,很少朋友,也挺孤独的,所以我就”

    “反正她和容锦墨也是认识的”

    南溪知道南琛这次是真的动真格了,他在进去之前就让她帮忙照顾着秦挽歌,然后现在一出来也想到的就是她

    “好,你带她过来吧。”

    “好。”听到南溪这么说,南琛显得特别的高兴。

    他一挂了电话,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收拾,便从衣柜里挑了一件自己认为最好看最得体的衣服穿上,然后搭车去了秦挽歌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