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王国血脉 > 第664章 索命还

第664章 索命还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无主之剑
    一条导引小船驶过运河码头,一个坐在船头,不晓得是船夫还是脚夫的男人一边举起酒瓶,一边扯开嗓子,用奇怪的南方调子吆喝着不晓得是民歌还是小调的玩意儿:

    “小时候村里孩童霸,长大了万事没商量!老爹田地里欠领主税,老娘做织工给老爷还,老子就偏偏不信命,要来城里讨个好婆娘!”

    他的声音回荡在运河上,引来两侧行船和码头两岸不少人的接腔回应:

    “好婆娘嗬……”

    男人的身后,五六人同样穿着粗布衣裳,在秋天季节里单衣单裤的力工和脚夫聚在船的另一头,同样人手一瓶酒,浑然忘我地吆喝起哄。

    翡翠庆典的到来,让运河区里原本人来人往、繁忙不堪的码头和仓库都清净了不少。

    平日里看船的、监工的、记账的、催货的、管饭的,一切有资格扯着嗓子吼人的家伙们,或者说,文明体面的翡翠城市民们,都早早丢下一切,穿得人模狗样参加狂欢去了,现在的运河区,除了少量赶日程的商船还在清点账目,装船卸货之外,就只有没活儿干又没有闲钱的底层劳力们无所事事地聚集一块儿,聚赌酗酒,扎堆闲逛,用尽一切方法寻找着快乐、麻醉、虚荣、疯狂或者其他能让自己所谓的闲暇时光拥有哪怕一丁点意义的东西。

    姑且也算是王后日里贴合气氛的另类狂欢。

    码头的另一侧,另一群脚夫凑在火堆边打牌,其中一人丢下手里的一副烂牌,向船上的同行们作出回应,乡音难改,但嗓子响亮:

    “翡翠城边哟运河塘,一把力气嘿肩上扛,日升月落啊工钱少,没吃没穿还没婆娘,年头年尾都一个样,黑心老板尼玛命不长!”

    周围响起一阵稀稀落落的回应,拖出长声:

    “命不长嘢……”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哥洛佛和罗尔夫贴着路边,低调前行,路过一个又一个的停泊码头和货运仓库。

    僵尸穿着码头脚夫常见的外套,因伤势未愈所以还打着不少绷带,他尽力佝偻着腰背,以期融入当地人。

    随风之鬼则取下了面具,露出脸上这几年里被他慢慢挑掉的残余刺青,以及从脖颈到下巴的吓人伤疤,步子走得磕磕绊绊,一瘸一拐,机警却冷淡地瞄着四周。

    “这节奏和音量,该是他们做工时呼的号子,”哥洛佛低声道,“看来他们闲暇时也喜欢唱。”

    就是歌词嘛,可能有改动。

    罗尔夫没有说话,只是警惕地观望四周。

    “扛完海货我修城墙,腰粗膀宽嘿讨婆娘,讨来婆娘么家里放,天黑操到尼玛天亮堂!”

    一个膀大腰圆却衣裳陈旧的力工,搂着一个涂脂抹粉的街巷妓女走在路上,向着运河对岸嘶吼回去:

    “操出崽子嘿有屁用,明朝还他妈卖力扛!”

    他身边的妓女狠狠拍了他一下,催促着他赶紧走路抓紧办事,自己今天业务还多呢。

    周围再次响起应和的声音,但这一次,应和的人们发生了分歧,一部分带着邪恶的笑意,一部分吼出苦闷的辛酸:

    “天亮堂呐!”

    “卖力扛啊……”

    一群醉醺醺的男人勾肩搭背地从哥洛佛和罗尔夫身边路过,看也不看两人一眼。

    罗尔夫收回警惕的眼神,偷偷对哥洛佛做了几个手势:

    【你,打扮,不行。】

    哥洛佛看着那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手语,狠狠皱眉。

    马略斯为什么让我跟这哑巴……

    “是的,血瓶帮有个小头目在附近的一个仓库里,听说要招待别的帮众集会,”僵尸装作跟对方顺畅沟通的样子,“摩根问了好几个人才问出来的,你知道,‘好声好气’问的。”

    罗尔夫咬了咬牙,努力放慢手势:

    【不!你,身高,打扮,引起,注意!】

    在哥洛佛眼里,他只觉得对方晃了晃手心手背。

    他僵着脸,全力运转起人类沟通的逻辑,推测着罗尔夫说了什么话,以作出回应:

    “你是对的,血瓶帮在这里很多年,参与了码头上一半的运输和仓储生意,从脚夫、力工、车夫到仓库看守员,耳目众多,根深蒂固。”

    罗尔夫深吸一口气,努力回想王子的礼节教诲,摆出手势:

    【你,懂,我,说话,不?】

    “是的,所以在他们的地盘,我们再小心也不为过。”

    【你,是,傻逼。】

    “谢谢,你也是,好运。”

    【傻逼!傻逼!傻逼!】

    “我知道,所以我们有预案。”

    【操,你,妈。】

    “对,出了意外,你找路,我殿后。”

    【操算了。】

    “我们会没事的。”

    【……】

    罗尔夫彻底放弃,他不再做任何手势,只是面无表情,生无可恋地望着前路。

    不用再玩“你画我猜”,哥洛佛好歹松了一口气,心想要是D.D在这里就好了,虽然那公子哥儿晚上睡觉离不开布偶熊,但至少他通晓手语,能跟哑巴无碍沟通。

    他们走过一间杂乱无章的堆栈,两个男人面红耳赤地扭打在一块儿,周围有人竭力拉架,也有人高声起哄。

    周围的闲汉越来越多,码头上前后呼应的号子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声:

    “不如啊生个小丫片,嫁给老富嘿变凤凰,老富嘛还**嫌嫁妆,俺气来一刀挖他肠!爷娘生咱啊一条命,落日她苦我哟一生长!”

    “一生长哟……”

    “剁完老富还剁老板,先问公爵再问国王:好日子俺咋没份享,狗娘养能不能给点偿!掀掉马甲做厮杀汉,有地有钱俺还多婆娘!”

    “多婆娘嘞……”

    两人路过一个岗亭,两个仓库看守坐在两把椅子上,皱眉看着这些无所事事的闲汉们。

    “这些该死的脚夫,喝酒赌钱嫖娼就算了,”其中一个年轻的看守呸了一声,“还敢吆喝这些不要命的调子,要让老板听见,看不抽他们鞭子……”

    “由他们去,这些苦哈哈,一年到头就这时能发泄发泄,”另一个年纪大的看守悠闲地点着烟,拆开一袋子干果,“否则叫他们憋坏了,老板和老富们嘛肯定是没事儿,咱们这些看仓库的,嘿嘿,可就真‘命不长’了。”

    “咱这儿可是血瓶帮罩的,他们敢!”

    “哈,你以为,水尸鬼在码头索命的传说是哪来的?”

    年轻看守一怔,声音小了下去:

    “水尸鬼?可那不是瞎编出来吓小孩的么?”

    “我在这儿干了快二十年了,这座城啊,可是会吃人的,”年老的看守惬意地嚼着干果,“有些事儿,有些规矩,莫说血瓶帮了,就是警戒厅,乃至空明宫里的大人物来了,也只能默默走开,照样没辙。”

    吃人。

    年轻的看守咽了咽喉咙,悄声道:

    “我前几天听说,空明宫的老公爵不是被刺客干掉,而是被水尸鬼给吃掉的?”

    年纪大的看守愣了一下,瞬间变脸:

    “以前没发现,你话咋这么多呢?闲的?闲着没事就去巡仓库啊!”

    哥洛佛和罗尔夫对视一眼,继续往前拐进下一条路。

    码头上的号子依旧清晰地传来:

    “杀尽贵族哟杀奸商,当官的少不了把债还:坏事俺件件记心底,好事嘛样样百倍还!大不了狱河走一趟,渡船上也把公道尝!”

    “公道尝嘿……”

    运河消失在身后,而一间间锁闭的仓库和堆栈出现在眼前,不少满面凶色的男人坐在路边或靠在墙角,看见两人走来,他们慢慢站了起来,神色不怀好意。

    其中当先一人,手里把玩着一根细杆,头上戴着鲜红的头巾。

    哥洛佛和罗尔夫神色一凛,他们交换了个眼神,步步向前。

    找到了。

    “站住。”

    不等他们前进,带着红色头巾的男人就晃着手上的细杆,懒洋洋地叫停了他们。

    “盯你们很久了,不是码头上的吧,”红头巾眯起眼睛,“哪儿来的?干什么?”

    哥洛佛皱起眉,转头看了看罗尔夫。

    随风之鬼挑了挑眉毛。

    好吧。

    哥洛佛深吸一口气。

    虽然交涉不是他的长项,但是……

    还能指望谁呢?

    僵尸不自然地回过头,咳嗽一声:

    “听说这儿是血瓶帮的地儿,我们来找人。”

    哥洛佛一开口,红头巾就眼前一亮。

    “哟,外地人,”他示意周围的小弟们给他让出一条路,自己一边在手掌里敲着细杆,“知道这里是血瓶帮罩的,还敢来‘找人’,嫌命长了?”

    他说话能不能直接点,能不能不拖长音?

    还有哥洛佛有些烦躁他为什么总是敲那根细杆子?

    罗尔夫推了他一把,哥洛佛这才回过神来。

    “那个,”僵尸不自然地开口,下意识道,“你们认识摩斯或者迪奥普吗?”

    红头巾和他的手下们齐齐一愣。

    “啥?谁?”

    罗尔夫心中一抽,在心中长叹一声。

    操。

    下一秒,仓库前突然刮起一阵冷风,灌得哥洛佛一阵激灵。

    “哦,嗯,”哥洛佛看向罗尔夫,总算想起了事先的计划,“他们说,齐米卡斯老大在这儿招人,我们想入伙。”

    此言一出,红头巾的男子面色一变。

    他不自觉地挺了挺腰,抬起下巴。

    “齐米卡斯老大?哦哟,那可是弗格大佬手下的猛将杜罗老大的手下干将!运河区第七码头的仓库一霸!”

    红头巾男子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语气缥缈:

    “他可是很挑剔的,不是所有人都能被他看上,顺利入伙的,你们知道吗?”

    周围的小弟们齐齐点头。

    哥洛佛皱起眉头:该死,他真不能用拳头问话吗?

    “不过,看你这块头儿也不小,那行,给你们个机会,”红头巾男子目光一变,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最近情况特殊,我们规矩比较大,要先上交保证金……”

    哥洛佛目光一变:

    “为什么情况特殊?”

    “不关你事。我是管这片的老大,想入伙的话,一个人交上来……”

    “你不是。”

    正挥舞着细杆子,滔滔不绝的红头巾男子闻言一愣:

    “什么?”

    哥洛佛努了努下巴:“你不是这片的老大。”

    “为什么?”

    “你戴了红色头巾。”

    红头巾男子神情一变,他冷哼一声:

    “诶,你知道这头巾是啥不?我可告诉你,在这翡翠城里,只要看到咱这颜色的头巾,甭管是谁都得给……”

    另一边,罗尔夫噗嗤一声笑了。

    红头巾男子感觉受到了侮辱。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怎么,看不起我们血瓶帮啊?”

    他提高音量,神态凶狠,周围的小弟们配合地露出狠色。

    罗尔夫摆摆手,却依旧止不住笑,不得不扯下一截面巾围住脸。

    “说话啊!你哑巴啦?”红头巾厉声道。

    哥洛佛咳嗽一声。

    “那个,在血瓶帮里待久了的人,通常都不会常戴红头巾,除非是出去干群架,”僵尸陈述道,“新丁才会这么做你是新来的?”

    红头巾男子怔住了。

    同样怔住的还有他的小弟们。

    哥洛佛想起另一个可能性,脱口而出:

    “哦,或者是冒充的?”

    仓库门前安静了一瞬。

    下一秒,戴着红头巾的男子恼羞成怒,挥起细杆:

    “我草你妈的小杂种”

    但细杆子挥到一半,红头巾看了看哥洛佛的块头,面露犹豫。

    “齐米卡斯!”

    此时,一道粗厚但温和的嗓音传来,吸引了众人注意。

    “老大!”齐米卡斯戴着红头巾的男子如闻天籁,他立刻恢复了怒色,和他的小弟们挺直腰背。

    一个干练的男人从仓库里走出,乍看打扮,似乎和普通的仓库工人没什么不同,但是哥洛佛和罗尔夫却齐齐色变。

    发声的男人走到哥洛佛和罗尔夫面前,他目光犀利,肌肉发达,左臂尤其粗壮。

    “好个汉子,”这个粗壮的男人打量了一眼哥洛佛,为他的身形惊异不已,“看来不是其他人派来闹事的炮灰啊。”

    齐米卡斯神色飞扬地躲到老大身侧:

    “嘿,这是弗格大佬的手下猛将杜罗老大!你们惨咯,居然劳动老大亲自……”

    但他话没说完,杜罗就手臂轻动,一肘子看似轻飘飘,却把齐米卡斯撞得话语一顿,难受地捂胸后退。

    “看样子,你们懂行啊,”杜罗眯起眼睛,打量哥洛佛和罗尔夫,“俺就草了,该不会是警戒官,听到风声,来卧底探查的吧?”

    哥洛佛和罗尔夫紧皱眉头,他们不需要对话,就感觉得出来:这位老大跟他的手下不一样,实力不一般。

    “在翡翠城,警戒官不需要卧底。”

    哥洛佛闷声开口:

    “他们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就像你们可以走进警戒厅。”

    杜罗眼珠一转。

    “有道理,这里毕竟是翡翠城,”他搓了搓手,“那你们就是,黑绸子那边的人?”

    黑绸子。

    齐米卡斯和他的小弟们齐齐紧张起来。

    “不是。我以前也是帮里人,”哥洛佛沉默一会儿,“离开很久了,现在回来,找活儿干。”

    杜罗眉毛一挑:

    “有趣,帮里人?跟的哪个老大?”

    “我以前在王都,是马戏窝的,跟着克斯扫街。”

    杜罗一愣:“王都?马戏窝,克斯?扫街?你是扫地的?”

    “哦,你是说小丑?小丑克斯?”

    齐米卡斯神情一变,激动地挥舞了几下手臂:“传说中能凭空变出飞刀,取人性命于无形的王都老大,无比强大的八大异能战士之一?”

    哥洛佛皱起眉头。

    齐米卡斯一把取掉红头巾,凑到杜罗身边:

    “老大是这样的,扫街只是个说法……”

    杜罗显然对血瓶帮的这些掌故不甚清楚,他边听边皱眉。

    齐米卡斯说到一半,突然神色一凝。

    “不对啊,我听人说过,小丑都死了十年了,他的马戏窝都散了好久了,你们从哪儿蹿出来的?”

    杜罗神色一动。

    “七年。”

    哥洛佛沉默了一会儿,艰难地开口:

    “克斯七年前死的,在王都,红坊街,一夜战争。”

    “我替他收的尸。”

    罗尔夫忍不住看了哥洛佛一眼,发现后者的神色极其复杂。

    杜罗明白过来,沉默了一会儿。

    “好汉子,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

    这一问,却把哥洛佛问住了,他张口欲言,犹豫了很久:

    “胖,胖墩儿。”

    杜罗一怔,齐米卡斯则捧腹大笑。

    就连罗尔夫也一脸鄙视。

    “噗老大是问你的名字,能写在纸上的那种!”

    哥洛佛咬了咬牙,只觉大脑一片空白。

    “我叫……”

    罗尔夫见势不妙,偷偷捅了捅他。

    “我叫怀亚!”

    哥洛佛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对,人人都叫我,‘胖墩儿’怀亚。”

    那一瞬,罗尔夫只想把自己闷死在面巾里。

    “怀亚?”

    杜罗皱了皱眉,想起来什么:

    “你这体型,胖墩儿么倒也说得过去,但怀亚么……嚯,现在叫这名字的人,还真不少。”

    他转向罗尔夫:

    “你呢?带伤疤的?”

    齐米卡斯不敢对哥洛佛说什么,但一看目标转移,立刻趾高气昂:

    “你!带伤疤的!老大问你话呢!哑巴了吗!”

    罗尔夫皱眉看着他。

    直到哥洛佛不自然地开口:

    “他确实是哑巴。”

    哦……噢?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气氛略显尴尬。

    “他是我兄弟,名字叫,叫……”

    哥洛佛本能地道:

    “特托,他叫特托,我叫他小特托。”

    这特么什么名字?

    罗尔夫的面色更黑了。

    “很好,怀亚我还是叫你胖墩儿吧,胖墩儿,特托,”杜罗沉思了一会儿,“你们说你们是帮里人,在王都跟过那个小丑,怎么证明啊?有介绍人不?”

    此言一出,哥洛佛神色一黯。

    就在罗尔夫以为他无言以对,他们只能跑路的时候,哥洛佛呼出一口气。

    “小丑手底下带出来的人,跟我同期的有达尔顿:一个头脑发热的疯子,在警戒厅门口抢劫,进了监狱,然后就失踪了。”

    哥洛佛表情黯淡:

    “‘三只手’佛恩,是个小偷,可惜没长第四只手,被人抓住之后,打死了。”

    齐米卡斯飞快地回忆着什么。

    杜罗则没有说话。

    “还有多尔诺,从小被小丑的飞刀吓怕了,胆小阴险,只敢背后偷袭,同样死在红坊街。”

    “以及斯宾,那家伙力气大,运气也好,有一次得罪了小丑,但是居然没死,就去别的老大手下收账了,后来,嗯,应该也死了。”

    哥洛佛说完这些,捏紧了拳头。

    罗尔夫望着他,目光闪烁。

    杜罗看了看僵尸的拳头,却仍然质疑道:

    “那就是说,这些人现在都死无对证,你信口胡诌,也没人知道咯?”

    哥洛佛沉默一会儿:

    “还有廷克,他去做了打手,以及莉莉安,她最有出息,被莱雅嬷嬷带走了,现在在做会所生意,红火得很。”

    “啊,我知道莉莉安!”齐米卡斯一阵激动,“上次去王都助阵,路过会所,卧槽那一对大奶……”

    杜罗轻轻挥手,齐米卡斯再度捂着肚子弯腰。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杜罗看着哥洛佛,“但是你说的这些人,他们要么死了,要么远在王都,都没法证明。”

    证明。

    罗尔夫咽了咽喉咙,他不自觉地把手伸向后腰的两把短刃。

    哥洛佛瞥了一眼杜罗。

    “小丑练飞刀时,喜欢让活人手举标靶,他说这样才有感觉。”

    他上前一步,拉开袖子:

    “小丑练飞刀留下的痕迹,普通人可没有。”

    杜罗和罗尔夫定睛一看,果然,哥洛佛胖墩的手掌侧面是无数的划痕。

    齐米卡斯凑上前来,歪着嘴道: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拿刀自己划的……”

    哥洛佛猛地扭头,杀气满满,把齐米卡斯吓得向后一缩。

    “当你举靶子时,为了避免伤害,都会竭力侧转手臂,所以伤疤都集中在小臂的外侧,”哥洛佛低沉地道,“而飞刀擦过,扎中的痕迹,跟拿刀划出来的可不一样。”

    杜罗看向哥洛佛的眼神不一样了。

    罗尔夫则定定地盯着哥洛佛,不知所想。

    齐米卡斯看看自己老大,又看看哥洛佛,颇有些委屈:“切,你说是就是啊……”

    杜罗叹了口气:“那小丑死了之后,你怎么没去其他老大手下?”

    “没人喜欢小丑的手下,因为人们都觉得他们被小丑……”

    哥洛佛顿了一下,眼神里闪过不易见的光芒:

    “折磨得跟他一样疯。”

    “这么说,胖墩儿,你这些年在哪儿过的?”

    “我去了西荒,去当兵。”

    齐米卡斯眼神一亮:

    “你说西荒?哈,哈哈!这你可没法狡辩了!我可告诉你,咱们杜罗老大,可就是从西荒退役的!”

    哥洛佛和罗尔夫齐齐一惊。

    出奇的是,杜罗却皱起了眉头。

    齐米卡斯一脸“你们完蛋了”的模样:

    “老大他可是战场上带兵的将军!身经百战,跟兽人和荒骨人血战!他还跟大名鼎鼎的传说之翼并肩作战,同桌喝酒,称兄道弟,恨不得把心窝子都掏给”

    第三次,他被杜罗一肘子逼停了嘴。

    “你说你去过荒漠,”杜罗的语气收紧,显出沉稳和警惕,“在哪个部队服役?”

    罗尔夫瞪了一眼哥洛佛。

    “我替克洛玛家打仗,雷鸦,第二突击队。”僵尸沉稳地回答。

    “噢,迅雷的乌鸦?”

    杜罗眼珠一转:

    “俺听说那里边有个很能打的大块头,叫旺达,他之前干掉了‘绞肉锤’席萨·亡铁?”

    哥洛佛摇了摇头:

    “不清楚,我连字都不识几个,只知道很久以前,那部队里有个能打的大块头叫科恩,是个大少爷。”

    杜罗挑挑眉毛:

    “噢,是么。俺记得雷鸦可是王牌部队,而且是克洛玛家的亲儿子,这些年里,你油水没少捞吧?”

    “恰恰相反,”哥洛佛摇头否认,“‘头鸦’才是克洛玛家的亲儿子,我们只是后妈养的,缴获的东西要分他们大半。剩下来的,还要跟常备军那群狗娘养的疯狗抢食。”

    “说得好!”

    出乎意料,杜罗突然提高音量,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狗娘养的疯狗!”

    “老,老大?”齐米卡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杜罗深吸一口气:

    “那为什么要回来帮会?”

    “常备军赢了,我们撤了,克洛玛家也不养我们,只能来做点小生意。”

    哥洛佛抬起头,小心翼翼:

    “但是在街头上做生意,就要有人罩。”

    杜罗眯起眼睛:

    “你既然以前在王都混,那为什么不回王都?”

    “王都很好,机会多,出名快,”哥洛佛回答着,只觉得满头冷汗,“但是这里,翡翠城油水多。”

    “而你缺钱?为什么?”

    缺钱?

    哥洛佛再度哑口无言,但他灵机一动。

    “这是我弟弟,特托,我去西荒的时候,”僵尸一把揽住一脸惊愕的罗尔夫,逼着自己露出悲色,“他的腿被人打断了,嗓子也被……反正哑了,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这话一出,所有人看向他们“兄弟俩”,神色古怪。

    除了罗尔夫。

    随风之鬼一脸嫌恶地看着哥洛佛:这煞笔演技,骗谁呢?

    还是赶紧准备跑路吧!

    就在此时,杜罗举起粗壮的左臂,一巴掌拍上哥洛佛的肩膀。

    绕是僵尸也脸色一变。

    “好汉子!”

    只见杜罗颇受震动,抹了抹晶莹的眼睛:

    “尊严算什么,为了家人搞钱!不丢人!”

    哥洛佛和罗尔夫两人揽在一块儿,愣愣地看着他。

    “很好,怀亚还是叫你胖墩儿吧,胖墩,你也是军队出来的,还进过帮里,我就不跟你来虚的了,”杜罗抹了抹眼泪,“俺叫库萨克·杜罗,是从西荒来,新到血瓶帮的……”

    一边的齐米卡斯连忙补充:

    “一来就被弗格大佬亲自迎接,破格提拔”

    杜罗挥手打断他:“我刚来翡翠城,月前才在码头落脚,但你看到了,帮里的其他老大们都想看我笑话,而我,嗯,需要人手。”

    哥洛佛看了一眼齐米卡斯,后者昂首挺胸。

    杜罗顿了下,讪讪道:

    “更好的人手。”

    哥洛佛顿了一下:

    “如果……我们有两个人。”

    杜罗瞥了一眼罗尔夫,露出“我果然没看错人”的欣慰:“你兄弟身体不好?”

    “他能打,”哥洛佛道,“只是腿脚不好。”

    “还是个哑巴。”齐米卡斯酸溜溜地提醒道。

    罗尔夫不爽地哼声。

    杜罗沉吟了一会儿。

    “这样,你们想入帮的话,等会儿先来站个场子,助个声势,”他说,“如果你们没被吓尿,俺们就来谈谈入帮的事儿?”

    哥洛佛和罗尔夫对视一眼。

    “放心,俺不亏待弟兄,”杜罗拍拍胸膛,“哪怕是齐米卡斯这样的。”

    齐米卡斯一怔,连忙辩解:

    “我可是杜罗老大第一天来翡翠城时的导游呢,老大又慷慨又讲义气……”

    “站什么场子?要打架还是见血?”哥洛佛打断他。

    “大场子!”齐米卡斯不忿道。

    “没什么场子,”杜罗摇摇头,“弗格老大要来俺这儿开个会,怎么,你怕了?”

    哥洛佛沉默了一会儿。

    “为什么,如果是‘流浪者’弗格,为什么要在你这个新人这里开?”

    杜罗眼前一亮。

    “问得好,因为弗格不止是要开会,”杜罗咬咬牙,“他要邀请帮里另外几个老大,跟他不相上下的老大们谈判。”

    谈判。

    罗尔夫皱起眉头。

    “谈判?发生什么了?”

    “嘿嘿,我们跟黑绸子们……嗯,这么说吧,胖墩儿:最近啊,翡翠城里出大事了,或者说,即将出大事了。”

    大事。

    哥洛佛跟罗尔夫对视一眼。

    杜罗嘿嘿一笑:

    “所以弗格老大手下,没人敢办这场子除了俺。”

    哥洛佛沉默一会儿:

    “好,那我们的报酬呢?”

    旁边的齐米卡斯闻言面色一变:

    “诶,你个死胖墩,杜罗老大肯看上你,可是你难得的福气”

    他话没说完,再度被杜罗一巴掌打断。

    “报酬,很好,我就喜欢你这么直接,”杜罗哈哈大笑,“这样,今天站完场子,我会去几个地方逛逛,到时无论收了多少,都给你们半成。”

    “半成?”

    “只是今天,试用期。”

    哥洛佛和罗尔夫交换了个眼神:

    “成交。”

    几个小时后,一座哥洛佛和罗尔夫站在一座空仓库里,混在齐米卡斯等一种血瓶帮的小弟中,等待第一个到来的客人。

    “喏,那就是弗格老大,还有他最信任的几个手下。”

    取下红头巾的齐米卡斯挺直腰板,被哥洛佛和罗尔夫,确切地说,是胖墩怀亚和小特托夹在中间,看着一群精壮凶狠的血瓶帮众穿过小巷,来到仓库前。

    “‘流浪者’弗格?”

    “别这么叫他!老大不喜欢那外号!”

    “流浪者”弗格身材不高,却满面笑容,在一众手下的围护下,他张开双臂,向杜罗迎来:

    “杜罗老弟!”

    “弗格,好朋友!”杜罗哈哈大笑,同样揽住弗格。

    “哎呀我果然没看错人,你看这么短短时间,就把这儿经营得有模有样……”

    “不,我当初走投无路,多亏了你收留我……”

    齐米卡斯一脸激动地看着弗格,一边忍不住炫耀自己的见识:

    “那是‘剃头匠’巴尔塔,对,他真是个剃头匠,还是帮里著名的情报贩子;古坟街的‘好人’托米,之所以有这外号,这么说吧,城里要买建材,你就绕不过他,所以没人敢说他不好;‘场记’佛朗戈,女神区里,哪个剧院老板要开新剧公演,没他首肯那可不行……”

    “还有‘卖报的’泽卡,他垄断了三个区的印刷生意;以及‘坏鞋匠’贾加,在巧手区修鞋起家的,听说他混得人模狗样,现在进到了哪个劳什子商会里;‘粪蛋’罗杰,哇,这外号了不得,挑粪的和清理下水道的人只听他的,谁要是得罪了罗杰,就等着家里臭气熏天吧……”

    “这些人,他们听上去,就像良好市民。”哥洛佛皱眉道。

    齐米卡斯点点头:

    “诶说对了,这就是我们血瓶帮,来钱的法子多的是,特别是在翡翠城,才不仅仅是打打杀杀呢,不像北门桥那群见不得光的黑绸子……”

    就在此时,齐米卡斯双眼一瞪,呼吸急促,他摇着哥洛佛的手臂:

    “看!胖墩儿!卧槽,大佬,真正的大佬!”

    哥洛佛顺着他的眼神看去:码头的方向上,来了一群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的狠角色,他们个个神情阴狠,仿佛野兽。

    但僵尸随即感觉到不对周围的风变大了,也变快了。

    风声呼啸来回,令人不由闭眼。

    而齐米卡斯的另一边,罗尔夫死死地瞪着那群新来的血瓶帮众,目光如利刃般寒冷不祥。

    怎么了?

    哥洛佛深深蹙眉,他伸手挡住这阵怪风,看着那群凶狠的来客,询问激动地几乎要冲出去的齐米卡斯:

    “那是谁?”

    “你在开玩笑吗?”

    齐米卡斯指着远方的领头一人,在风中大喊道:

    “那可是现在血瓶帮的中流砥柱,传奇人物!”

    “传说中,在王都跟黑街兄弟会鏖战多年,力抗黑剑而不倒,支撑着血瓶帮尊严的强大战士‘红蝮蛇’涅克拉!”

    那个瞬间,哥洛佛下意识地一抖。

    他隐约感觉到,身侧的罗尔夫身上,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阴冷。

    风声越来越大,同时把远处的船工们来回呼号的调子,一并送到耳边:

    “狱河摆渡人也撑船,收钱运人是半个同行,生死路上啊认老乡,杀生索魂咱也擅长!老乡从此不孤单啊,复活成尸鬼索命还!”

    “索命还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