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俏未婚妻 > 第595章 这只不过是故事的开始(完结篇)

第595章 这只不过是故事的开始(完结篇)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天明
    afeeeee我心里一惊,紧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六毛尐讠兑棢:Щωω.六мàǒ.ǒм☆

    他留着寸头,头发好像打了啫喱水竖起来,耳朵上有几个耳钉。穿破洞的牛仔裤,手里拿着一支烟,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你,你们要干啥?”我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我发现寸头男后面还有两个男的,一个是“黄毛”一个是“长毛”,三个人的年龄看起来都和我差不多,他们凶神恶煞的盯着我,把我围了起来。

    “去一中的?带钱了吗?”寸头男摸了摸他的短发,吐了一口烟在我脸上。

    我呛了一口,心慌意乱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说我没有钱,我步行来上学的。

    寸头男看了看他旁边黄毛和长毛。上来就踹了我一脚。

    我跌跌撞撞的差点倒了,又被黄毛给抓住了衣领,直接在我肚子上来了几拳头。长毛想过来把我摔倒,他伸出脚绊了我一下,我却没有动。

    “梁哥,这小子长的还挺皮实呢。”长毛朝寸头男笑了笑,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我在山里长大,小时候就开始做家务,十岁的时候已经下地了,我还算有点傻劲。我心慌意乱的一把推开了长毛,趁机转身跑了起来。

    叫梁哥的人一个箭步就冲过来,一脚踢在我后背上,我栽倒了。

    我想爬起来,却被梁哥踩住了。他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呸的一口痰吐在我脸上,怒气冲冲的说道:“还跑啊,小狗日的,找死吧你?”

    梁哥一边骂我一边把我的头往地上磕,黄毛和长毛两个人过来对我拳打脚踢的。

    我捂着头不敢动弹,我担惊受怕的,却咬着牙不吭声。

    “把钱拿出来,快点。”梁哥催促我,一拳头砸在我鼻子上。

    我浑身火辣辣的疼,我瞥眼看了看路上。虽然有人在围观,可是没有人过来帮我。

    “我没得钱,你们别打我了。”我求饶,死死的捂着身上的口袋。

    “搜。”梁哥朝着黄毛和长毛使了个眼色,他们立刻死死的摁住我,掰开了我的手指,在我身上搜了起来。

    这是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我在苏月儿家里辛苦了一个暑假才换来的。我急了,张嘴去咬梁哥的手。

    “我曹,你麻痹属狗的。”梁哥疼的嘴里冒着凉气,拿脚死死的踩住了我。把我的衣服都扯破了。我只觉得手指和手腕都脱节了,我在地上扭动身子,但是根本就无济于事。

    “你麻痹的,敢咬老子,揍他。”梁哥终于还是拿了我的钱,他眼前一亮,看着一叠红火的钞票,得意忘形的说道:“哥几个,今天逮着个肥的,开门红啊。”

    黄毛和长毛本来还在拿脚踹我,但是看见梁哥手里的钱,分散了注意力,都欣喜若狂的笑起来。

    我趁机一下子挣脱开了,起身没命的冲过去,搂住了梁哥的脖子就朝他身上咬。我想把我的钱要回来。

    可是我很快就被黄毛和长毛摔倒在地上了。他们这次打的更狠,我差点就晕过去了。

    我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万念俱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见没动静了,这才去看,没想到他们已经走了。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没有,有个过路的老婆子过来问我怎么了,我不说话。我默默的捡起了我的旧书包,我低着头朝随城一中走。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好多人都来了,当衣衫破旧遍体鳞伤的我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很快引起了一阵骚动,很多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

    我不觉得丢人,我就是心疼我的钱,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爹。

    我仰头看着门口随城一中几个大字,心里拔凉拔凉的,这是我初中就向往的高中,是我们整个县城最好的高中,可是我现在却没钱交学费。

    “喂喂,说你呢,捡破烂的不许进去,今天开学别影响我们一中的形象。”门口的保安拦住了我。

    我看见他那么凶,而且还不止一个保安,我不敢走了,就蹲在门口,垂头丧气的。

    人群渐渐的散去了,已经快到中午时间了,我眼巴巴的看着学校里面。

    “你怎么了呀?在这里干嘛呀。”一个温柔的女人声音响在我耳边。

    “我不是捡破烂的。”我诚惶诚恐的抬起头来,看见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

    她头发微卷,皮肤很白,穿着白衬衣和中短裙,文静而优雅,一双清澈的眸子秋水盈盈,眉眼间带着一丝的担忧,正关切的望着我。

    “你怎么了呀?”她又问了我一次,红唇轻抿,黛眉微蹙。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很漂亮很有气质,我十六岁了还没有跟这样的女人说过话,更别提在我这样窘迫的时候。

    “我,我的学费被抢了。”我支支吾吾的,又低着头。

    “到底怎么回事呀?我能帮你什么吗?”她软声细语的,声音很好听。

    我突然有点感动,没出息的揉了揉眼睛,落下两口泪来。我哽咽的说道:“我,我是这里的学生,我来上学,但是路上被人抢钱”

    听了我说的话,她又气又急,弯腰过来拉我。

    “你先起来吧,你受伤了呢,疼吗?”她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我的额头,轻咬着嘴唇很是同情。

    “不疼,我想上学。”我起来的时候,看见她微微敞开的领口里,露出雪白的一抹,我不知道怎么脸就红了,我连忙扭过头去。

    “你跟我来吧,我是随城一中的老师。”她看了看我书包里的入学通知书,然后扶着我从大门进去。

    我看见几个保安很惊讶的表情,还略微带着羡慕。

    我紧紧的跟着她,像是溺水时候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知道我遇见好心人了。

    她把我带到了教职工宿舍,上了楼开了一间门,对我说:“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来。”

    我都没有来得及说声谢谢,她就转身拿着我的入学通知书离开了。我有点手足无措,打量着她的房间,里面弥漫着淡淡的芳香,虽然比较简陋,但是却收拾的很整齐。

    我看见桌子上有几个荣誉证书,我翻开看了看,有散文小说奖,青年歌手大赛奖,优秀教师荣誉还有几个我没看,不过我也因此知道了她的名字,原来她叫杨倩雯。

    过了没多久,杨倩雯就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张表格,还有药水和棉签。

    “你把这个表格填一下,先把药擦了。”杨倩雯嫣然一笑。

    “谢谢,我不疼,我填表。”我感激的看着她,拿了表格填了起来,这是学生登记表。

    “那我来帮你吧,你写。”杨倩雯把瓶盖子打开,拿出棉签来,小心翼翼的往我脸上和额头上涂抹。

    她的手很灵巧很轻柔,她离我很近,温软的气息会偶尔碰到我的耳朵上。

    我因为在写字,胳膊一动,就觉得很柔软,这才发觉轻轻的碰到她前面了。我有点慌乱,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写了。

    杨倩雯似乎并没有在意,她一边给我擦药一边问道:“我看你中考成绩很不错呀,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班上,我这个学期在高一二班任班主任。”

    我想也没想,连忙点头道:“我愿意,可是我没有钱交学费。”

    “学费我已经替你交了呀,你愿意的话,可以马上去我们班上课了。我待会儿去跟教导处主任说一声,就把你安排在我们班。”杨倩雯微微一笑。

    我很感动,结巴道:“杨老师,我,我以后赚钱还给你。”

    “没事,不着急,表填好了吧?”杨倩雯给我擦好了药,拿着我的表看了看,点头道:“你的字写的也不错呢。”

    我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干笑了一下。我说杨老师我可以去教室了吗?

    “嗯,不过你等一下,你这衣服”杨倩雯皱了皱秀眉,发现我衣服破了,过去抽屉里拿出了针线来,对我说道:“你把衣服脱了吧,我给你补一下,我这里可没有男生的衣服,不过晚点会发校服的。”

    我很难为情,有点迟疑。没想到杨倩雯伸手过来帮我忙,把我的衬衫扣子解开了。她的手碰到我的时候,我觉得内心一阵不安躁动。

    杨倩雯没有注意到我的尴尬,她的手法很娴熟,穿针引线来去自如。我光着膀子看着她,一丝幸福感油然而生。

    “呀,裤子也破了?”杨倩雯准备让我穿上衬衣的时候,看了看我的裤子。

    我连忙伸手捂住,尴尬的说不出话来,这都是刚才那三个人打我的时候扯破的。

    “这个没事的,你不是说很快要发校服的吗?”我说道。

    “没事了,我一会儿功夫就缝好了,你脱了吧。”杨倩雯看着我,好像没有意识到我的难为情。

    我知道她肯定把我当个小男孩,或许在她眼里就是这样想的,可是我都十六岁了,虽然我个子不高,但是我生理上已经处于懵懂状态了。

    但是我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我犹豫着解开了裤子,幸好我里面还有一件短裤。可是这短裤太紧了,让我的某个地方有些突出。

    杨倩雯无意间看了一眼,她俏脸也随即泛起了一丝红晕,微微有些惊讶。随即她开始给我缝补裤子。

    我站在那里不敢动,我生怕杨倩雯会误会我,我浑身都不自在,我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有任何龌龊的想法。

    可是当杨倩雯帮我穿上的时候,她的手无意间碰到我了,我身子哆嗦了一下,连忙退后了几步。

    “怎么了呀?不合身吗,是不是缝的太紧了?”杨倩雯吃惊的看着我。

    “很好呢,杨老师你的手真巧。”我看着完好如初的衣服,我觉得她比我爹的手艺强多了,小时候我爹给我缝补衣服的时候,总是扎到他的手。

    杨倩雯莞尔一笑,俏脸微红,说道:“好了,现在你跟我去教室吧。”

    我点头,乖乖的跟在她后面。

    随城一中很大,比我们镇上的初中要大好几倍,光是教学楼就好几栋,每一栋有好几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觉得眼睛都不够用,左顾右盼到处看。

    “这就是八班了,你进去吧,先找个座位坐着,我有点事。”杨倩雯带着我来到一个教室,转身准备走。

    我看见里面已经坐了不少学生了,正要进去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张可恶的脸,化成灰我都认得。

    我真没有想到那个叫梁哥的人就在这个班上,他旁边左右坐着黄毛和长毛,此刻正看着我。我下意识的朝后面退,我刚才被他们打怕了。

    “明天,你怎么了?”杨倩雯发现我的不对劲,奇怪的问我。

    “我,我不想在这个班,我可以去别的班吗?”我心慌意乱的说道。

    杨倩雯愣了愣,疑惑道:“为什么呀?你不是答应了吗?”

    我看了看梁哥他们,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实在是没有勇气进去,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杨倩雯,而且又不想拒绝杨倩雯的好意,左右为难。

    这时候杨倩雯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好像有点急事,就对我说道:“你先去教室吧,有什么事情等会儿再说好吗?”

    我无奈的点点头,看见杨倩雯走了,我低着头鼓起了勇气走进去,选了一个离梁哥他们比较远的书桌坐下来,心里还在扑通的跳。

    梁哥朝着黄毛和长毛使了个眼色,然后他就出去了。很快黄毛和长毛走到我跟前来了,一左一右的驾着我的胳膊,似笑非笑的。黄毛说道:“走吧,梁哥要跟你谈谈。”

    我手足无措,硬着头皮跟他们出去。他们带我来到了男厕所里,我看见梁哥正在撒尿,手里依然夹着烟。梁哥见我进来了,转过身来对着我撒了起来。

    我连忙躲开,可是还是被溅到了。我很羞愤的说道:“你们要干啥?”

    梁哥让黄毛到厕所门口去把风,他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道:“别紧张,我叫陈栋梁,以后我们就一个班了,我罩着你,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你那钱就当是孝敬我们了。”

    我不说话,只是低着头,拳头捏的紧紧的。

    “听见了没有,梁哥跟你说话呢。”长毛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我很害怕,不甘心的点了点头。我听见陈栋梁得意的笑声。

    “这就对了,还有”陈栋梁伸手拍着我的脸,警告道:“今天发生的事不能跟班主任杨倩雯说,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明白没有?”

    我不敢反驳,只好点头。陈栋梁哈哈笑了两声,骂了一句怂货,然后把烟扔在我身上,大摇大摆的和其他两个人走了。女帅狂弟。

    我用脚狠狠的踩灭了烟头,回头看了看外面,直到看不见他们了,我去水龙头把裤子冲洗了一下,搓着搓着我就突然不争气的掉下泪了。我突然想回家了,我想我爹了。

    我爹虽然经常打我骂我,可是我还是想回去。但是我不敢回去,我不想我得说我没出息,我来读高中也是我自己选的。

    我在厕所哭了一会儿,洗了一把脸,我到班上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我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中午十分了,大家应该都去吃饭了。

    我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可是我没钱去食堂吃饭。我心里乱糟糟的,把头埋在书桌里无声的哭了起来。

    “明天,你怎么了,吃午饭了吗?”杨倩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她跟我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我跟前了,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最好的免费站♂请牢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