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35章 月出皎兮

第35章 月出皎兮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李仲道
    昨天,进入这种状态,广清并没有多想什么。

    她也不可能多想什么。

    这种状态虽然难得,但对相当多的修者来说都不陌生,广清的师尊曾就这个问题专门对他们述说过。

    昨天返回居住处后定心凝神抄写清净经,广清就是按照师尊当初的教导,用以最大程度地延续和加深身心的那种状态。如果当前是在山门静修的话,她甚至会直接闭关,继续身心沉浸。

    而就以昨天的情况来说,进入那种状态,足以抵她两三年的修行!

    两三年说起来似乎不是很多,但要知道,那就是一天的功劳!

    甚至严格来讲,只是半天!

    一个夜晚而已。

    但是今天,这又怎么回事?

    广清知道自己的修行资质不错,师尊也曾不止一次地夸奖过她。但基本的认知,她还是有的。

    就算她的修行资质再好、再好,也断无可能连续两天,都进入那种状态,而且都是晚上,都是在她漫步而并非修行的时候,都是在她查房的时候,都是在她听到叶小叶念诵清净经的时候。

    所以……

    叶小叶?

    关键在于叶小叶?

    但此时此刻,广清无暇分心。

    身体中,一片激荡,气血不运而自运,从头到脚地周流着,然后带动着心神不由自主地跟随,也自然而然地进入一种莫可言说的幽深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大道变得温和可亲,不再是虚无缥缈,而仿佛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头顶的月亮,身边的树木,脚下的青石以及泥土。

    星星垂下光芒,如一缕缕清凉玉露,渗入身中。

    月亮便如其太阴之名,皎洁着,如近在眼前,浩渺着,又远在天边。

    在其皎洁的映照下,她的身体也如是一样皎洁,而在其浩渺的牵引下,她的心神也灵动而浩渺,若有所思,若无所思。

    树木散发出各自的味道,有的清香,有的苦涩,而在这些不一样的味道中,广清感受到了这些树木不一样的气质,有的稳重,有的轻巧,有的奔放,有的内敛。

    在这宁静而又充溢着无尽生机的夜晚,它们仿佛在窃窃私语,它们在自己说,也在对她说。

    她听不懂,但并不妨碍她听,也并不妨碍她感觉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同时也并不妨碍她的心神仿佛在对它们说着,“你们好呀!”

    而就连脚下的青石板,这一刻,仿佛也都变得温婉。

    广清由静到动,重新漫步,她仿佛不是在走着,而是被天地间这一切温和可亲给推扶着,像是坐在船上。

    流水潺潺,小船悠悠。

    这一次,广清没有返回居住,而是信步向着后面小山的方向行去。

    直至,慢慢地登上了小山之顶。

    山顶有一亭。

    亭中有石桌石凳,以及沿着亭子四围的木质靠椅。

    并无姿势上的讲究,广清极为随意地坐于靠椅上,一只手臂更是搭在椅上,而另一只手臂自然而然地垂放在腿上。

    她就这么随意地坐着。

    月光,从亭前倾泻而下,如水一般地流照在亭子中。

    她的心神,慢慢地融入了这片月光之中,然后,就在这小山顶上,缓缓地流淌,流过山石,流过树叶,流过鸣叫的夜虫,然后渗入那无所不在的泥土之中。

    感受中,她的心神随月光渗入那泥土。

    现实中,是月光随星光随大量的灵气,渗入她的身体之中。

    就这样,星转月移,不知不觉地,又是一夜过去。

    垂覆的眼帘动了动,好看的睫毛如同两只小扇子一般地上下扇了几下,广清睁开了眼睛。

    昨夜,她好像睡了,又好像没有睡。

    睡了,心神却一直都清醒着。

    没睡,身体和心神却都同时处于一种极致的放松状态,比有生以来的任何一次睡眠时,都还要更放松。

    站起身来,小走两步,来到亭边。

    广清抬眼向天瞧去。

    月亮不知何时已经完全地落下去了,天上的星星也大都隐去,只在东方天际,还残留着那么两三颗。

    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早晨。

    但这一刻,在广清眼中,在广清的感受中,却是一切,都和往常不同。

    天空不同。

    星星不同。

    这小山不同,这小山上的树木也不同。

    它们都是那般的可近,可亲。

    “呼!”

    广清缓缓而又长长地吐气,这一口气,足足吐了有几十息的时间,而后,又是缓缓深深地一吸,晨曦带来的清凉,还有山上山下无数树木的清香,就这样弥漫在整个身心之中。

    一跳,两跳。

    广清小跳着越过亭子的几级石阶,然后来到了亭子后侧的小广场上。

    小广场的地面同样是由青石所砌,因为不常打扫的原因,积下了不少落叶,但也不太多,因为周围树木并不密集。

    下一刻,广清拉开架式,并指作剑,在这青石广场上,打起了宗门的一套剑法。

    却正是: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早上饭时,广和看到广清的时候,顿时惊了。

    “师妹,你修为又有精进了?”广和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他刚才根本没怎么在意,却是在走近广清的第一时间,突然地就发现不对。

    说来惭愧,广清的修为在他们四个中向来都是领先一步的。

    但这时,广和骇然发现,可能,现在已经不止是领先一步了?因为他非常非常明显地感受到,在修行上,他和广清之间的距离,就这一两日间,似乎一下子拉远了不少!

    “嗯。”广清点点头,“师兄,过些日子与你细说。”

    之前教识字的时候,广和与广清两人是轮换着教,一天一轮换,那是为了他们两个都第一时间尽快地和那些小师弟小师妹们熟悉起来。

    现在,已经到了教导清净经的阶段,却是一旬一轮换了,也就是十天一换,十天之后是休沐日,休沐日后又是十天,另一个人教。

    这是为了方便两人各自的修行。

    所以今天,还是广清教导。

    和昨天一样的流程,提问了几个人上前背诵清净经之后,广清再一次点名。

    这一次,她口中念出的名字是:

    “叶小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