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47章 不觉星移又斗转

第47章 不觉星移又斗转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李仲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广清跟着广和又一起查了好几天的房。

    而经过连续几天的查房之后,广清终于确认,叶小叶的那个神通并不是万能的。

    至少,没对他的这位师兄起多大的作用。

    晋升到了真一境,广清发现叶小叶的背诵对她依然有用,只要她愿意,还是随时都可以通过叶小叶的背诵,让整个身心进入一种宁静温和的状态,而在那种状态下,大道不再那么缥缈,而是化为天地及身边的一切,与她亲切交融着。

    也就在这种状态下,通过几天的查房,广清几乎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稳定住了真一境的境界。

    但与此同时,广清就发现,同样的诵读声,对广和师兄的作用,也就是让他对清净经的理解,似乎更深了一点而已。

    如此。

    而已。

    偏广和这几天还不止一次地和她谈论道,叶小叶应该是个可造之材。

    广清禁不住地有点苦笑。

    按说师兄资质也是一流的,不一流也不可能进入凌霄宗。

    在九大仙宗这样的宗门,弟子的资质,优者固是一品,劣者也是二品三品,而且是二品多三品少。不像那些小门小派,说不定有个七品八品就视为门中天才了,因为绝大多数可能只是九品。

    广和师兄的资质她其实也是知道的,一品。

    一品的资质,按理说,嗯,不管怎么说,领悟也不该这样差啊!

    而且从以前的修行看,师兄怎么也不算是领悟差的!

    但这事她也没法说。

    她不可能找叶小叶问这是为什么,因为叶小叶自个儿肯定是不懂的,他连自己的这个天赋神通都不知道,甚至,出身绝灵仙海,他根本都不知道神通是什么东西。

    她更不可能把这事从头到尾明明白白地说给广和听了,不管问题出在哪里,说出来,不都是明摆着打击他么?

    师尊如果在,这事自然是要向师尊禀告的。

    但在师尊外出而且短期内不会归来的情况下,这个秘密,只能是她一个人兜着藏着了。

    于是,在又一起查了几天房之后,广清恢复了之前的惯例,不再和广和一起查房。

    而自始至终,广和未察觉广清的用意。

    他放得下架子,和广清探讨,以至于向广清请教。

    他的心态也很平和,朝夕修行不辍。

    他教导起那些小师弟小师妹,也还是和之前一样地,耐得下性子,很是用心。

    不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一个合格的“大师兄”。

    只是望着他离开的身影,广清不止一次地心中有所感叹。

    倒不是说广和师兄没能从叶小叶的神通中受益,就一定损失了什么。事实上并未损失什么,广和师兄本身的修行,也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如此这般踏踏实实地修行下去,十年二十年,最多不超过三十年,广和师兄多半也必定晋升真一境的。

    这二三十年的时间,老实说,也不是有多重要。

    出身于他们这样的宗派,是完全有资格不争一时之长短的。

    一时之长,绝非一世之长;一时之短,也绝非一世之短。这个道理,师尊早早地就有给他们讲,而且是讲了不止一遍!

    之所以如此,就是要告诉他们,无须攀比。

    无须与宗外的同龄或同辈修者相比,胜过那些小门小派的自是无须骄傲,那是理所当然,就是胜过同为九大仙宗的,也一样无须骄傲,因为九大仙宗各有底蕴,也各有优劣,人家如果有比你劣的地方,一定也有比你优的地方。

    一定有!

    更无须和宗内的师兄弟姐妹相比。

    真要攀比,那就和自己比。

    今日之修行,是否胜过昨日?今年之修行,是否胜过去年?

    如果是,那就没有问题。

    纵然较之他人,走得慢些,也是无妨。

    修行只论高低,不论快慢。

    你是一百年走到灵台,还是两百年走到灵台,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的。

    你一百年走到灵台境,一千年还是灵台境。

    他两百年走到灵台境,三百年就是神通境了。

    如果能随便选,这两个里,你选谁?

    ……

    所以,对自己能先人一步地迈入真一境,广清固然是高兴,但这种高兴并未上升到得意,更绝未上升到矜骄高傲的地步。

    而对于广和师兄的明明机缘就在身边却无从把握,广清其实也不是可惜,好吧是有那么点可惜的意思,不过她更多的,还只是单纯的感慨。

    感慨世事之奇,一至如斯。

    而经此一事,广清不但是没有丝毫晋升后的矜骄高傲,反而是,用并非这个世界的经籍之语来形容,有一种“豫兮若冬涉川”的意味。

    一句话,她既从自身的修行感受到了大道的可亲可近,也从广和师兄的情况中,感受到了大道的玄奥莫测。

    于是。

    不会自非。

    更不敢自是。

    而这样的心境不知道是不是契合了真一境的修行之旨,广清只感觉,进入真一境后,这些天里,她的修行,她对于修行的理解,几乎每一天都有看得见的明显进益,而且那种进益幅度是远超过以前的!

    说句夸张点,现在的一日,足抵过往的十天半月。

    这着实是太过夸张了。

    有一种以往都是蒙蒙昧昧地修行而现在才是清醒着地修行一样。

    广清不知道是不是进入真一境就这样,是不是所有真一境的修者都有着和她一样的感受,师尊也不在身边可以请教,所以一切都是未知。

    但无妨。

    不知道这些,并不妨碍她继续地修行。

    近乎于贪婪一般地修行!

    实在是,每一次身心沉浸,修为都在增长,而各种感悟也一点一点零零星星地冒出来,每一天都有,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不可言了!

    唯一小小的遗憾,就是她好像慢慢地摸到了广和师兄对于修行理解的边界。

    那个边界,之前是没有的,但现在,随着一天天的过去,仿佛每过一天,都更加清晰一点。

    这绝非广和师兄在倒退,其实他也在成长。

    只是她的成长速度,对比之下,好像有点吓人,至少,把她自己给吓着了。

    于是,慢慢地,越来越多的感悟和疑惑,她只能自个地慢慢咀嚼,而无人可以交流。

    随着那些小家伙对清净经熟悉又熟悉,他们真正修行的时候,也到了。

    而在这个事情上,不论是两人现在的修行层次之差,还是师尊临行前的交待,都决定了是由广清来作为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