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的呆萌冥夫 > 072 终于出来了!

072 终于出来了!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红鸢
    但是通道到底在哪,墓室这么大,找一个不知道在哪的密道更是大海捞针,

    我惊险万分的躲过一处塌陷,正想让钱锯小心,我抬眼往前仔细一看,那钱锯正在一支摇摇欲坠的梁柱旁捯饬着什么,那梁柱上有很大的裂痕,几乎已经摇摇欲坠了,我吓了一身冷汗,

    我大声提醒了钱锯,钱锯没有回话,我怕他是没听见,跑过去打算把他们拉走,却见钱锯在哪里,正在抠一颗已经摇摇欲坠的镶在凤凰眼里的红宝石,

    我一股火气冲上头顶大声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要这宝石有什么用,都快没命花了,”

    钱锯手一抖,可怜巴巴的道:“它都快掉下来了,这不脑子没跟上身体,就顺手了,”继续摆弄那个宝石,我气的不行打算拉他,这时我站的地方,猛的一下剧烈摇晃,我身体重心一个不稳向前扑去,撞到了钱锯背上的言诉,钱锯也一个不稳,手条件反射的想找个支撑点一按,等站直了,把好不容易快弄掉的宝石又给完完全全的按了回去,我们正前方的墙壁上,却忽然出现了一个暗道,

    ……

    “找到通道了,”

    这时墓顶已经快要支撑不住,摇摇欲坠,整个墓室都快崩塌完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喊了赵远,迅速往通道里边冲进去,一路上都只有快速的闷头往前跑的念头,等回过神来,墓道已经快要到头了,

    钱锯轻舒了一口气道:“终于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赵远停下来喘了一口气:“也不能放心过早,这通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通往外面的,还是通往别的地方的,还是小心为上,”

    这家伙,刚刚逃过一劫,先高兴高兴,都不行啊,真会破坏气氛,钱锯心里暗想,

    慢慢往前走了几步,赵远突然又提醒道:“前边好向要到头了,”

    我们从通道里出去,却发现又是一个墓室,

    钱锯大声嚷嚷起来:“不是吧,我们走了也够远了,这怎么还是在那个墓里啊,那个墓不是塌了吗,这里不会也会塌吧,”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墓室看着有些眼熟,”赵远拽了拽我的衣袖,

    我左右观察了一下,真的是很眼熟,眼睛一亮道:“这是鬼将军的那个墓啊,我们来过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是相通的,都怪上次来没有仔细查看,早知道有这个通道,我们直接去那个道士的老巢,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赵远感叹道:“造化弄人,这个世上总有些事总会比想象中更难也可以更容易,”

    钱锯已经等不及地催促着:“我们快走吧,在这墓里总感觉阴森森的诡异,我可不想在呆在这里了,”

    我们谁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我们对鬼将军墓比较熟悉,不一会儿,找到了上次的路,原路返回,没多久,就从上次的出口出来,

    去的时候天才刚亮,现在出来是已经月光弥漫,又一次的的踏上实地,每个人都有些恍然隔世只感,但这也只是一时的感慨,

    李村的月光格外的亮,天上的星星也很多,满满的挂在天上,形成一片星河,

    在多被雾霾污染的城市里,几乎看不到这种美景,但是我们谁也无心去欣赏这种美景,借着明亮的月光回到了住的地方,在墓室里神经时时刻刻紧绷着,如今出来了,放松了才感觉全身都难受,身心俱疲,一躺在床上眼皮就沉重的再也睁不开了,

    一夜无梦,我这一觉睡的格外香甜,唯一不足的是,我是被饿醒的……

    一阵阵的饭菜香气传来,我忍不住使劲嗅了嗅这香气,肚子像打雷一样的“咕噜咕噜”乱响,

    我伸手揉了揉肚子,还是决定先解决吃喝这一人生大计,

    浑身无力,我万般不情愿的打算从床上爬起来,我揉了揉眼睛,刚从床上站起我就疼的“嘶”的一声,顿吸了一口凉皮,又一屁股跌坐在床头,

    昨天在墓里一晚上神经紧张,只顾逃命了,什么都没感觉,今天睡了一觉什么知觉痛觉都回来了,刚刚一下地用力,腿疼的我站都站不稳,我掀开裤腿看了看,我的腿上都是细细碎碎的划伤,倒是都不太深,只是感觉到疼,

    我略微缓了缓,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到门口,我觉得这姿势肯定是丑透了,可现在为了先济一济五脏庙,只能先忍一忍了,

    我推开门,深呼吸了一下外边夹杂着饭菜香的新鲜空气,人生如此美好,生活如此美妙……

    突然一个声音不解风情的插口道:“小雨……这太阳都快下山了,你才起来,你也太懒了吧,”

    钱锯这家伙,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赵远微笑着道:“醒了,正好,肯定饿坏了吧,快过来吃饭,”

    我往声音发源处看过去,在小院一角的一个大槐树下边,赵远和钱锯对面坐着,中间摆有一个小桌子,那一桌的好吃的,

    我冒着星星眼,肉,吃的,我要吃饭,

    我顿时感觉腿也不那么疼了,走路也不困难了,快速到那小桌旁边,拿了筷子和晚风云残卷的大块朵颐,钱锯也无视了,现在吃饭是天,谁也不能挡我吃饭的,

    等到吃饱喝足了,我一脸惬意的摸了摸??的肚子,果然“民以食为天”,吃饱了才最幸福,

    旁边的赵远见我吃饱喝足道:“刚刚看你走路有些不正常,是不是受伤了,我哪里有一些伤药,一会过去处理一下,”

    哪有这么娇弱,我道:“没事,都是一些小伤口,”

    赵远不同意了道:“你还是医学生呢,伤口虽小,感染了可怎么办,”

    我摸了摸鼻子,讪讪道:“知道了,知道了,”

    一道金红色的的霞光,透过树枝的缝隙落了下来,我抬头往西边的方向一望,透过小院不高的围墙上可以看到一轮红日正缓缓而下,已经快到晚上了,开始落日了,

    我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道:“嘿嘿,原来我睡了那么久啊,”

    赵远主动交代了我睡着以后的行程:“昨天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墓室里又那么惊险,我和钱锯也是刚醒,觉得饿的不行,去上那边弄了点吃的,”

    钱锯接道:“才刚摆好你就起来了,”

    我问道:“你们昨天有没有受伤,”

    赵远道:“没事,”

    钱锯抱怨道:“我也没事,就是一些小伤口,也没什么大伤害,就是昨晚背了言诉一路,哎呀,可压死我了,言诉看着也不胖,这咋就那么重呢,”

    这就我们三个,从醒来也没见到言诉,我疑惑的问道:“言诉呢,怎么没看到他,”

    钱锯和赵远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钱锯顿了顿道:“言诉的状态很不好,昨天在我背上就时不时的昏迷,当时的情况也没法跟你们说,言诉说他没事,不想让你们担心,但是今天已经陷入昏迷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心里咯噔一下,其实言诉才是我们之中伤的最重的那一个,

    我急道:“言诉昏迷了,不会有事吧,那怎么办,咱们去医院吧,不对,言诉不是正常人,不能去医院,那我们能做些什么,该怎么办才好啊,”

    赵远道:“你别太担心,有你的那些阳气,言诉现在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

    钱锯眼睛一亮,突发奇想:“电视剧上不是常演吗,那种不一般的人可以自己疗伤,慢慢恢复,言诉就很不一般,言诉是鬼仙啊,是不是也可以,”

    赵远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我劝你以后少看些那种脑残电视剧,把你智商都连带着下线了,”

    钱锯不服气地嚷嚷:“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医院里又不能医鬼,”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嘴巴里突然就溜出这么一句:“那就找一个能医鬼的医生,”

    赵远深色犹豫顿了顿又对我们说道:“我有一个提议,我倒是认识一个专门医鬼的鬼医,我们可以去找她,”

    钱锯对于赵远说的这个人,有些怀疑:“人间的医生都有神医庸医和一般医生,鬼医肯定也有三九久等,言诉是鬼仙,鬼仙不同一般,你认识的鬼医能行吗,”

    赵远伸手折了根旁边老桐树的一枝树枝,捏在手里翻转这把玩儿,气定神闲的道:“我既然敢推荐出来,那就肯定没问题,”

    我伸手抓住那枝树枝,看着赵远和钱锯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快些出发,”

    赵远却摇了摇头不赞同道:“我们也担心言诉,但不用那么着急,言诉鬼仙之身,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出事,我们昨天晚上才破了那阵眼,从里边九死一生的出来,睡了一觉,未必缓了过来,多多少少都受了伤,你腿上也有伤,接下来必然有一段长路要走,这些也是负累,等上一两日,养好精神再出发也不迟,再说了,村长那儿的报酬,我们还没去取呢,”

    钱锯立马小鸡琢食似的点头附和,连声道:“对呀,对呀,”

    他们都这么说,既然都已有了解决办法,我道:“那就这样办吧,”

    如果现在出发,实在是有些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