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再见及再爱 > 第96章 终章

第96章 终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慕波
    林晞没有回答。

    颜司明有些凉薄地笑了笑:“你费尽心机,不就是要一个这样的结果,现在,我替你做到了,你满意吗?”

    她抬起了头,声音干涩:“你恨我?”

    “恨?”他又笑了一下,“你高看你自己了。我只是很同情你,为了报仇,你还有什么没有牺牲?”

    他说完,就离开了。

    林晞身体微微发抖。

    茫然地走出颜氏,有种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感觉。

    颜三和贺立诚伏法,似乎也并没有让她多高兴,就像颜司明说的那样,付出太多赢到的结果,在最后,总是没办法让人高兴起来。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地滑过来,林晞看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他叫她:“林小姐。”声音平淡无波。

    林晞立在那儿,想起那时候。她得知父亲的噩耗赶回来处理,从林氏看完现场出来,也是这样一辆黑色的车子驶到她面前,也是这样一个人,轻而淡地叫了她一声“林小姐”。

    然后,他把她带到了颜司辰的面前。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颜家的当家人,颜司明的大哥。

    她曾很天真地以为,如果有一天,她见到颜司明的家人,必会是羞涩又喜悦的,可事实上,她除了苦涩,更多的还是绝望。

    颜司辰开门见山,直接问她:“想要真相吗?”

    林晞说:“想。”

    “那好,你替我做一件事,我帮你。”

    说实话,这样一场交易在林晞看来真是龌龊,她虽然有些生气颜司明跟她隐瞒了他的家世,但是她再生气也不愿意拿他们的感情做交易。

    颜司辰也不逼她,只是笑了笑说:“那你可以试试。”

    她去试了,然后一路碰壁,不要说查什么真相了,便是连真相的门都摸不到,甚至有一次,差点连累得母亲也被人害死。

    颜司辰是个真正冷酷的人,他一丝不苟,为了他所认定的真理,可以牺牲一切,也可以利用一切。

    在他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命不长久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不动声色地部署接班人的事了。

    而他看中的,却是颜家里唯一一个对颜家事没有兴趣的人。

    颜司明重感情,也重家人,这是优点,可作为一家大公司的掌舵人,这些都是可以致命的缺点。

    颜司辰想把颜司明改造成他想的那个人。

    为了这个,威逼利诱这样的手段,他使出来毫无压力。

    这样强大的对手,林晞除了妥协,无路可走,因为他总有办法让她就范。

    颜司明说她是个拙劣的演员,或许吧。别人安排得好好的剧本,她都走岔了。

    林晞上了车,车内没有半点声音,空气逼窄得可怕。

    她回头望,安慰自己,她终究是离颜氏那栋怪物一样可怕的建筑物更远一些了。

    而此时,颜司明还在里面,他推开自己的办公室,就见到原本应该还在“调查中”的颜司辰,正安安然然地坐在里面。

    只是,跟之前相比,他消瘦了很多,看来疾病对他的影响。已经连伪装都没有办法伪装了。

    颜司明慢慢走进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颜司辰看着他,神色冷峻,语气却很淡,“兄弟相残,说出去,很好听么?”

    所以他才挑了林晞出来做这事。一是她做起来明正言顺,二来,也可以让颜司明干干净净地接手自己的位置。

    但这个弟弟,似乎从来就不会乖乖地按着别人安排的路走。

    他不但自己把颜三送进了监狱,还在投票最关键的时候,给每个董事成员都发了一条附有他们这些年干的龌龊事的短信,前者也就算了,后者,等于是他就算得到了这个位置,可也把公司所有有点头脸的人都差不多得罪完了。

    颜司明却只是浑不在意地笑了笑:“那就把我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啊。”

    “颜司明!”

    “大哥!我以前就跟你说过,我对这个位置一点也不留恋,是你一定要逼我回来。现在结果你也看到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意气用事,也许有一天我倦了累了,会把颜氏毫不犹豫转手卖出去也说不定!”

    “你这是威胁我吗?”

    “我只是实话跟你说!”颜司明叹了一口气,“其实家里还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只是你自己一直不愿意相信而已。”

    “你是说颜三那个蠢货吗?”

    “他蠢,不也是大哥你纵容的吗?”

    颜三为什么会和贺家人搅到一起?不是因为从血缘上他们更亲近,而是这些年,颜司辰有意无意的放纵,或者说是暗示。

    颜司辰这一回,连目光都冷了下来。

    颜司明却并没有当一回事,他仰起头,有些嘲弄地吁出一口气:“二哥就是个聪明人。他不想变成你眼里的蠢货,所以这些年,他从来就没有违逆过你,可没有违逆,不代表他就没有能力。大哥,只要你肯多留意一下。你会发现,他比我,真的更适合颜家。”

    颜司辰冷声问:“所以,现在轮到你来教我了吗?”

    “当然不,我只是给大哥一个好建议,毕竟我斗倒了三哥,自己名声也完了不是吗?在你眼里,这就是瑕疵。”

    “你真就这么厌恶这里?”

    “我不厌恶,我只是不喜欢。”

    从来就没有喜欢过。

    有些人的梦想,或许是大权在握,声势惊人,可颜司明喜欢的,从来都只是实验室里那一方小小天地。

    是颜司辰,硬要拿他最珍视的,逼他回来。

    颜司明走到办公桌前,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手机给颜二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自己办公室一趟。

    颜司辰默认了他的举动。

    在颜司明要退出去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老四,走出去,以后颜氏的东西,你就都没份了。”

    他毫不犹豫。

    出来,遇到正急匆匆赶过来的颜二。

    颜司明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大哥在等你。”

    颜二顿住,半息后才苦笑:“老四。你这是把我架火上烤。”

    颜司明笑:“怎么会?”

    他明白二哥的意思,他是怕颜司辰的,如果以后接手颜氏,怕是少不得要受颜司辰许多“教导”。

    给了自家二哥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颜司明笑着离开。

    颜二在他身后轻声说:“我看到阿扬把她带走了。”

    阿扬就是颜司辰的私人助手。

    颜司明回头笑了一笑。

    外面阳光明媚,二月里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就算不热烈,可也能让人感觉到热意。

    林晞接过林母手中的行礼:“我来吧。”

    林母还在犹豫:“这会儿去旅行,真的好吗?小博还要读书呢,你奶奶……我怕她也不习惯。”

    “小博才三岁。”林晞笑,说着看了一眼林奶奶,“至于奶奶,你看,她很高兴呢。”

    林奶奶的确很高兴,正趴在玻璃前面,看着停在停机坪上巨大的飞机,兴奋得手舞足蹈,就像个孩子似的。

    她只是不太记得事情了,但身体还是很健旺的。

    林晞说:“趁着奶奶还有精神,我们带她出去走走也挺好。何况,”她顿了顿,才说,“这也是爸爸临终时的愿望。”

    是的,这也是林父所希望的,哪怕屈死,他也从来就没有想她为他做些什么,在他处境最艰难的时候,他察觉到了危险,就把他所有能兑换的现金都给了林晞,和她说:“你不是说有个很爱很爱的男朋友在国外?去看他吧。带上你奶你妈他们一起,好好在外面玩一玩。”

    他到死都在试图阻止她回来,林氏制药是他的心血,但是,他从来就不愿意林晞陷进这个泥沼里,他更希望的是看到她可以幸福。

    这或者,也是林晞不得不同意颜司辰的最大的原因。

    她不能看着自己的父亲名声坠地地绝望死去,明知道那个最爱她的人受了莫大的冤屈,死得不明不白,她又怎么能无视而去,只要自己幸福就好?

    可不管怎么样,她也总是辜负了另一个人。

    林母说她乱来。可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说到底,她也不赞同她做的那些事。

    现在,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是的,都结束了。

    林晞打开手机,在弹出的新闻页面里。看到了最新的新闻:林氏一案惊天逆转,颜氏三少疑深陷。

    手指轻轻一抚,她略过了这个新闻,按着屏幕,找到了联络人里颜司明的名字。

    他存在她手机里的名字是:mylove。

    我的爱。

    看着许久,她才静静地打了四个字:“恭喜,再见。”

    恭喜你成了一个权力中心最顶峰的人物,也要和你道一声再见。

    再也不见。

    信息刚刚发出,颜司辰的助手就走了过来,和她说:“林小姐,该登机了。”

    这或者,是他跟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忽而顽皮,她冲着他一笑:“要不,你送我们到国外?然后,就留在那里好不好?”

    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直看到林晞自己觉得索然无味。

    上了飞机后,想到这个玩笑,她仍觉得脸热,太Low了。

    忍不住拿衣服遮住了脸,好想把自己埋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一个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借过。”

    清清冷冷的语气,却是那样熟悉。

    就像被雷劈过,林晞瞬即拿下了衣服:“你……”

    她已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颜司明手上还提着个小小的行礼袋,看起来。绝不像只是来跟她当面道个别的。

    而且,他刚才还说:“借过。”

    林晞下意识地收了收身体,他放好东西后,长腿从她身侧迈过,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来,慢条斯理地系好安全带,然后缓缓地看了过来。

    “怎么,很害怕?”他温润的嘴角微微牵起,凑近来俯首在她耳边说,“再见,再也不见,怎么会?林晞,我们还有好大一笔账没有算呢。”

    林晞停了好几息,才微哑着声音问:“那你打算怎么算?”

    “怎么算?”他坐真了身体,偏了偏头,一边整着衣袖一边慢声说,“慢慢来吧。”

    泪意湿了眼眶,可林晞却觉得无所谓了,她笑了笑,说:“好,我等着你。”

    等你跟我来算这笔账,而我,将用一辈子来偿还。

    飞机这时候缓缓发动,由慢到快,最后,终于一冲入了云宵,站到了云端之上。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