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婚爱趁年华 > 第112章 大结局

第112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安大向
    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那就是乐趣,他会觉得好玩,傅清平就是这个感觉。..

    而对于白纸一张的傅清长来说,他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偶尔来个人会做出某种动作,他也会去模仿,所以当傅清平出现的时候,他潜意识的去模仿。

    傅清平发现了新的玩具很是开心,他急忙忙的去找母亲准备炫耀,当他的母亲听到傅清平说道有一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的时候。她吓得赶快捂住傅清平的嘴巴,看了看周围的人,对着傅清平小声的说道。

    “那个笼子里的孩子你不要再提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傅清平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母亲阻拦,之后,他也曾去过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孩子那里,只不过,笼子和人都不在了。

    几个月后。傅清平再次看见那个男孩,不知道为什么,父母开始让他们单独相处,之后,傅清平知道了那个男孩的名字,傅清长。

    傅清平的父母之所以让傅清平和傅清长在一起,主要还是为了让傅清长模仿傅清平,然后,在千钧一发之际,让傅清长代替傅清平,毕竟,下一任的傅家家主还是傅清平。

    从那之后,傅清平经常和傅清长一起吃住。傅清平对傅清长就像是哥哥对弟弟那般的呵护,这对于从小没有经历过什么感情的傅清长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感情。

    可偏偏,傅清平能够上学。而傅清长却只能呆呆的在家,什么都不要学,他索要学习的,只有傅清平!

    时间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傅清平和傅清长也已经长大成人,有时候,傅清平不想去上学。或者是出席什么活动,他就会让傅清长替他去。

    渐渐的,傅清平的父母也有些分不清究竟谁是傅清平,谁是傅清长,因为傅清长的模仿,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

    某天,傅清长替代哥哥出席一个活动,活动现场热闹非凡,而他却是不愿意出现在人群多的地方,索性独自一人走向了一旁的花园。

    花园里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蕾丝连衣裙的女孩,她的头发随着微风飘飘然然,柔软的发质在阳光下格外的温暖,而她的头发编成一个个的小辫子,不多,只有三五个,而这几个小辫子却让她显得格外的俏皮!

    傅清长首先看见的,是女孩的背影,她坐在秋千上,显得有些落寂。

    傅清长上前,他悄悄的走过去,看了眼女孩,只一眼,他就被女孩惊艳了!

    女孩大大的眼睛,如同杏仁那般,可爱,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眉头微微蹙起,仿佛在想着什么让她觉得难过的事情。

    巴掌大的脸蛋上,呈现的又是那样的白皙精致的容颜,这虽然不是傅清长第一次看见一个女孩,却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么漂亮的!

    他觉得他的心,如小鹿在撞,‘噗通,噗通’的,那一刻,他捂住心脏,蹲了下来,他以为,那就是父母口中所说的‘死’吧!

    女孩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于是转身看去,却看见捂着心脏蹲在地上的傅清长,索性直接走了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她看了眼傅清长,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还好吗?”

    那声音,如黄鹂一样鸣叫,让人身心跟着酥碎,出了奇的是,傅清长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比原来还要快了,而自己竟然有一种,想要抱住她,让她就这么一直说下去的欲望。

    女孩看着傅清长望着她发呆,还在维持着一手捂着心口的动作,索性拿手晃了晃,问道:“先生,你还好吗?”

    傅清长会过神来,点点头,于是低下头,不再去看女孩,女孩望着有些害羞的傅清长,笑了笑,说道:“我叫阿玉,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傅清长愣了愣,自己叫什么名字,他真的不知道,只是后来,傅清平给他取名字叫傅清长,希望他们能够长久在一起。

    顿了顿,傅清长说道:“阿清。”

    ‘阿清’,傅清长,傅清平都可以称之为阿清,所以傅清长选择了这个称呼,而阿玉若有所思的唤了声:“阿清。”

    仅仅是一声‘阿清’就让傅清长的心跳加速不说,更是让他产生一种,想要将她揉进自己怀里的冲动,而他看着阿玉,傻傻的问了句:“我可以抱你吗?”

    阿玉先是一愣,随即看见傅清长那可怜巴巴,又渴望已久的眼神,顿时觉得心软,于是伸出手来,她直接拥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小时候,母亲哄她的时候,拍她肩膀的动作一个模样。

    傅清长觉得很是心安,一时间,他不想离开阿玉的怀抱,可是,他不能就这么一直抱着这个女孩,于是,傅清长万般不愿的松开了阿玉。

    阿玉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猫眸似的眼眸仿佛会说话一般,她看了面前的这个少年,有些不解。

    “你怎么了?”

    黄鹂一般的声音让他沉醉其中,他定定的看着女孩出了神,他想起,自己的身份。

    他没有回答阿玉,只是转身离开,他急切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好不狼狈,仿佛经理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之后,傅清长的脑海中,总是浮现阿玉的身影,就连傅清平都看出了他的不正常。

    当傅清平问他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傅清长告诉他,自己仿佛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当时的傅清长并没有在意,只是用着旁观者的态度,说道:“喜欢就去追啊!”

    傅清长却是放弃了,他连自己究竟是谁,以后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给她幸福?!

    一年后,傅清平和元家女儿定了婚事,令傅清长意想不到的就是,元家的女儿就是阿玉,那个令他,心里痴痴念念的女子,到最后却嫁给了他最尊敬的哥哥,说起来,竟然是那么的讽刺!

    可他选择的是大醉一场,然后看着他们喝了交杯酒,去了新房,心,没有那一刻比那一刻在心痛的,整整一夜,傅清长躺在床上不知所措。

    随后,就有人传出想要杀害傅清平的消息,傅清平的父母为了帮助傅清平躲过一劫,就让傅清长代替。

    而替代傅清平的他,果真出了事情,百人围堵,他无处可躲,最终坠入悬崖

    幸运的是,傅清长落入了水中,最终被海水冲向了岸边,可他依旧坚强的活了下来!

    而他并不想看自己的哥哥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的画面,于是,他离开了s市区,去了一个没有人找的地方。

    直到他成立了自己的帮派,却听说了傅清平的妻子离开了人世,而他再娶的事情,那一刻,他无疑是替阿玉抱不平!

    他再次回到了s市区,遇见了他的父母,即使一张白纸,在外面经理了风吹雨打,也会被社会这个现实的大染缸染黑,而傅清长,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傅清长!

    他查出了自己其实就是傅清平的弟弟,而他的不正常,被父亲所排斥,一直在笼子里生活了六年,直到因为傅清平有危险,他才让他和傅清平在一起。

    为的就是让他和傅清平一样,到时候,他的死或者是活着,都和他们无关!

    而他一直以为,对他很要好的哥哥是真心的对他好,却不想,当初娶阿玉,就是他的决定,为什么父母不要他?为什么哥哥要和他抢爱人?

    那一刻的傅清长无疑是最极端,最是充满恨意的,所以他要抱负,他要替阿玉报仇,他要替自己报仇,他要让傅家惨败!

    于是,他告诉傅言硕,是傅言琛的母亲秦青勾引傅清平,导致傅言硕的母亲脑溢血,死亡。

    又主导的一场绑架,而当时傅清平准备交赎金,也是被他要走,他就是让他们都给阿玉陪葬!

    傅清平初次看见傅清长很是意外,毕竟差不多二三十年不曾见过,却不想再次遇见,会是这副画面。

    傅清长质问傅清平,“阿玉呢?”!

    傅清平却无言以对,他要怎么告诉自己的这个弟弟,告诉他,当初自己答应他好好照顾阿玉,最终却让她得病离世?!

    他的心底还有有愧疚的,毕竟当初那个该死的人,是他,而不是傅清长!

    傅清平的愧疚在傅清长的眼睛里就是心虚,于是他展开抱复,他说他隐忍三十年,就是为了从地狱归来复仇!

    那一年,傅家格局动荡,傅清平的父母都死了。

    那一年,傅言寒得知了傅清平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弟弟,他决定得到傅家的一切,所以他认傅清长当做父亲。

    因为傅言寒长的特别像阿玉,所以,傅清长特别喜爱他,他将自己所有的都给他,而就是因为傅清长对他特殊的关怀,才让他的自大失去了沈林若。

    明争暗斗,傅清长从来没有暴露过自己,直到,傅清平临死前,傅清平临死前找来傅言琛,并且将自己的财产都给他,让他管理傅氏,那时的傅言琛只是淡定的接受一切。

    傅清长在傅清平死后,将自己打扮成傅清平,他本身就是模仿傅清平,所以没有人怀疑他,傅言寒更不会拆穿他。

    从小,傅清平对傅言寒就像是对待别人家的孩子一般,不关心,不疼爱,而他对待傅言硕和傅言琛就是尤为疼爱,尤其是傅言琛,而傅言寒不知道原因,所以他嫉妒,他怨恨。

    傅言硕是傅清平的第一个孩子,初为人父的傅清平无疑是高兴的,而傅言琛是他最爱得女人为他生下的孩子,他自然是更为宠爱,所以,对待傅言寒就比较普通。

    想反,傅清长对傅言寒就像是对待自己亲亲生的孩子一般疼爱,因为傅言寒的身上,有阿玉的影子。

    傅清长渐渐的习惯了他的生活模式,可他依旧不喜欢傅言琛,直到他得到一个关于傅言琛娶亲的消息,他再也坐不住了,于是所以他才决定对傅言琛下药,而那种药,正是让人从傅言硕的研究院里找到的!

    他想要让所有人都疏离傅言琛,却不想,看见了唐晚生。

    当傅言琛领着唐晚生回老宅的时候,只一眼,傅清长就觉得,唐晚生的背影特别像阿玉,于是他私自给了唐晚生傅氏企业百分之十的股份。

    而傅言琛知道,整个傅氏的股份都在他的手里,傅清长根本就没有股份,所以,他才无所谓的让唐晚生拿着股份。

    本来,傅清长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没有痕迹的,可他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哥哥傅清平,不会让他那么轻易得逞,哪怕他已经死了!

    所以,就算是傅清平死了,傅清长还是被他摆了一道。

    傅清平临死前给了傅言琛一封信,让他在遇见最大的傅氏的困难的时候,拆开,当时,傅言琛认为他没有拆开的必要,随手一扔,就没有再理会。

    直到,某天,他无意间看见了那封信,打开之后,却发现了这个令人发指的其实!

    一时间,他有悔恨,也有仇恨,可当他想到唐晚生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唐晚生曾经说过。

    “不去恨,就是最大的恨,不在乎,就是最大的痛苦。”

    也许,一个人的独角戏唱久了,就会明白,什么是心痛。

    对于傅清长,毕竟当初也是傅言琛的爷爷奶奶和他的父亲对不起他,所以,他不想追究,更何况,孤独一生就是最痛苦的事情。

    记者们听到傅言琛所说的,都觉得惊讶,就算是不了解傅言琛为什么这么说,他们也没有去问,因为,傅言琛从来不解释。

    傅言琛伸手拉着唐晚生离开了多媒体会议室,两个人直接去了一家婚纱店,而那家婚纱店是景媛做寒假工的地方。

    两个人去的时候,景彦也决定过去,在这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他没有去找景媛,可他越是想要疏离她,心就觉得空虚,也许有人陪伴久了,竟然觉得一个人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相比之下,景媛就比较淡定, 她已经切定了一系列的计划,就等着一个个的实施,让她的景彦永远只能属于她自己!

    唐晚生选了五件婚纱,傅言琛又为她选了五件礼服,各个都是精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他对她的爱一般,独一无二!

    当天,两个人选好了婚纱,直接带走去了海南岛,唐晚生说她喜欢海南岛的风情,索性,两个人先从海南岛出发蜜月,再去美国的洛杉矶,温哥华,英国的伦敦,法国的巴黎铁塔,以及傅言琛在法国的葡萄酒庄园,两个人一路蜜月,一路拍婚纱照,让人好不羡慕。

    白岂就是属于劳动力,他不仅仅要就在傅氏处理公务,还要伺候韦晴,因为,他的一次猴急不带套,让韦晴中了大奖,于是两个人的婚礼更是遥遥无期了!

    傅慕蓉想开了,既然萧皓宇不爱她,她又何必做那么多大家都觉得厌恶的事情,于是她找来律师,做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看见唐晚生的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时间,她也很羡慕,竟然刚起了第一次看见唐晚生的时候,那时候,她真的被她所吸引,记得,唐晚生喝红酒的动作,优雅大方,标准的如同标本,让她一眼就觉得心心相惜,可她还是做出了伤害朋友的事情,为此她特意找到唐晚生道歉。

    唐晚生倒是根本没有在意,对唐晚生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情,她都不在意,除了傅言琛。

    傅慕蓉和萧皓宇两个人坐在办公室内,萧皓宇看了眼面前的离婚协议书,皱了皱眉头,他瞪了眼傅慕蓉,质问道。

    “傅慕蓉,你什么意思?!”

    傅慕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道:“离婚,萧皓宇,关于我爱你这件事情,我决定,放弃了”

    说完,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她心中压抑多年的事情。

    这下萧皓宇的眉头皱的更紧,他一把拿过离婚协议书,直接撕碎洒落在傅慕蓉的身上,纸片零零散散的落下,伴随着萧皓咆哮的声音,竟然有一种浪漫的气息。

    “傅慕蓉,我不是你招惹了就可以随便放弃的!军婚,你没有办法离!”

    傅慕蓉笑了笑,不知道是苦涩还是高兴,一时间说不出的情绪在蔓延,而她是真的想要放弃了。

    “皓宇,爱你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所以,我想,我还是放弃吧,离婚协议书,我会再给你,再见!”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却刚走两步就被萧皓宇抓住了胳膊。

    萧皓宇看着傅慕蓉恶狠狠的说了句:“傅慕蓉,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脸了!什么他妈的叫做‘爱我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既然你觉得你爱我辛苦,那么,就由我爱你好了!”

    他说的随便,却又认真,没有半点玩笑的成分,傅慕蓉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反应,当她回过来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萧皓宇抱上床了!

    唐暮年被景彦用‘诈骗,诽谤,绑架’等罪名告上了法庭,作为一名专业律师的景彦直接赏给唐暮年一个无期徒刑。

    在他进监狱的那一天,李倩带着孩子过来看他,那时候,唐暮年才明白,原来当年他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时候,事实早已偏离了预想。

    李倩并没有告诉唐暮年孩子是他的,只是单纯的来看他,而李倩的身后,跟随者她的青梅竹马的丈夫。

    李倩一家三口在得到一笔钱之后移居美国,他们喜欢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傅子阳因为是傅家的子孙,所以处理比较轻,只是让他一个人出门闯荡,对他来说就是一场历练,经过唐晚生和唐婉婷的事情,他已经学会了如何不再极端,顾家对他施加的压力过大,最终还是傅言琛出面解决,所以,他已经开始改正。

    唐婉婷就没有傅子阳那么幸运,她是真的喜欢傅子阳,可惜了,傅子阳的心里只有唐晚生,正如一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顾连城终于如愿以偿的跟唐婉婷退了婚,这边刚离婚没有一周,唐烨就将唐婉婷嫁给了自己麾下的一员大将!

    正好,那个大将年轻丧妻,而唐婉婷又离了婚,所以,唐烨就用她来拉拢人心。

    大将的心情总是阴晴不定,而他更是喜欢家暴,一时间,唐婉婷的日子,苦不堪言。

    当晚,新闻发布会播放的时候,傅清长整个人愣了愣,坐在他身边陪着他看新闻的傅言寒却是笑了笑。

    “爸,没想到事情还是被发现了,不过,貌似言琛并不恨你。”

    傅清长危险的眸子微微眯了眯,说道:“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算盘,不能让他混淆视听!”

    傅言寒却是看开了,人生在世,如果真的都是算计,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他决定,下半辈子,都会守着沈林若。

    “爸,其实,我更希望你能和妈在一起,毕竟,你最爱她,爸,你有没有想过告诉母亲,你爱她?”

    傅清长沉默了,他没有告诉过阿玉,他喜欢她,甚至他一直觉得,阿玉应该是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却听见傅言寒的声音,低沉说起。

    “妈曾经说过,她第一次见爸的时候,是在参加晚会的时候,爸捂着心脏出现在她的身后,而她给了他一个拥抱,她说,她喜欢爸的眼睛,喜欢爸看她的时候,害羞的模样,所以,当她看见爸前来提亲的时候,就直接答应了,可是,后来,她发现,爸似乎和她记忆中的男人有差别,我想,妈妈一直爱着的都是爸你,而不是傅清平吧!”

    一句话让傅清长双眼开始泛着混浊,泪水不知不觉湿润了眼眶,两个人沉默了许久,就当发布会结束的那一刻,傅清长还是说话了。

    “我放弃了”

    他放弃了,放弃了仇恨,放弃了怨恨,放弃了复仇,放弃了

    傅言寒抬头看着坐在沙发角落的傅清长,淡淡的语气,充满了心疼,说道:“爸,注意身体。”

    傅清长点点头,摆摆手,傅言寒离开了老宅。

    傅清长直接去了书房,打开了一副落地画,画上的女子,是阿玉。

    是她穿着白纱,露出半个侧脸,坐在秋千上,眉头微微蹙起的照片,就像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许久,傅清长一手捂着心脏,闭上了双眼,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阿玉,你也爱我吗”

    回答他的,只是一片凉薄的空气。

    一年后。

    傅清长最终以九十岁的高龄寿终正寝,傅言寒将他和阿玉合葬,一起供奉在傅家老宅别院里,他们俩的旁边的牌位,就是傅清平和秦青。

    照片上的四人笑的都是那样的和蔼可亲,那样的和谐。

    傅子阳学了绘画,自己也留起来了头发,美其名曰,这都是他对唐晚生的,‘爱的思念’,此话一出,绝哔的恶心了傅慕麟。

    傅慕麟的未婚妻是公司的一个小职员,家里是农村的,长的很一般,却很勤奋,最重要的是,她娇羞的模样,让他心动。

    两个人也算是定了婚,傅慕蓉高兴的,仿佛养了多年的猪终于会哄白菜了!

    萧皓宇就比较惨,警察局里,案子比较多,可他还要看孩子,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傅慕蓉生完孩子直接扔给他,说,不要让她看见那个让她痛了五个小时还不出来的小崽子!

    而傅慕蓉更是有了一个全新的职业媒婆!

    韦晴生了一个女孩,而她也成为了家庭主妇,白岂和她在一起的生活虽然平淡,但是幸福,据说,为了响应国家二胎政策的号召,韦晴肚子里又有了一个弟弟!

    这让傅慕蓉直接大呼,他们一定是开挂了,不然怎么说有啥就有啥!

    更奇葩的是,两个人结了亲家,定了娃娃亲,白岂不乐意,他的女儿要找对象也是得找个自己喜欢的,怎么能像旧社会那样还定个什么,娃娃亲!

    傅言琛和唐晚生一直在蜜月,蜜月了都一年,白岂又是上班,又是看孩子,想让傅言琛和唐晚生回来,结果两个人直接玩失踪,本来还能联系,现在彻底没得联系了!

    不得不,景彦过来帮忙,景媛则是在s市区上高中,景媛聪明,而景彦有背景,所以,景媛直接跳级了,大学生里,她是最小的一个!

    傅言琛和唐晚生最终来到了日本,水岛久带个他们看见了唐晚生的母亲。

    一个年近六十的中年妇女,在和一个老头依偎在一起,女人缝衣服,甜蜜的看着一旁编竹筐的老头。

    唐晚生一身洁白樱花和服上前,蹲在女人旁边,低声询问了一句:“你,还认识我吗?”

    女人看着唐晚生摇了摇头,而唐晚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起身,望着傅言琛,甜甜的一笑,伸手拉着他的手离开。

    水岛久只是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没有上前,当他们走远了,水岛久才看着女人,问道:“为什么不说实话?”

    女人悠悠的声音充满了伤痕:“不告诉她,也许她就会少一些不开心的情绪。”

    傅言琛握着唐晚生的手,缓缓走着,他能看的出来,唐晚生并不开心。

    “她说谎了。”

    唐晚生淡淡的说道。

    傅言琛点点头,说道:“嗯。”

    唐晚生却是舒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眼一身武士服的傅言琛说道:“我们回去吧,毕竟,她的人生,我不想参与。”

    傅言琛宠溺的点了点唐晚生的眉心,然后,轻轻的一吻,沙哑的声音,富有磁性。

    “老婆,我们要个孩子吧!”

    唐晚生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好。”

    唐晚生的母亲当初没有死,她是为了离开s市区,父亲的赌博,唐晚生的学费,以及她自己的生活,她受够了那种日子,于是她找人演戏,故意装作死在自己女儿的面前,她自私的想要自己好好生活。

    女人望着樱花叹了口气,男人上前搂着她的肩膀,说道:“孩子坚强,你也该放心了。”

    女人回头一笑,两个人坐在樱花树下继续忙活。

    水岛久回了自己的家里,他拿出小时候和唐晚生一起拍的照片,眼眸里满是失落,此刻,他决定放弃了

    只要她幸福,就好。

    景彦生日,景媛将他灌醉,并且给他用了麝香,据说麝香有催情的作用,而她决定尝试尝试!

    至于景彦,他觉得想要迈出第一步,首先,景媛做的什么事情,看见了就当没看见吧!

    反正以后两个人是要结婚的,谁让他对别的女人没有兴趣,有兴趣的还未成年嘞!

    五个月后

    唐晚生最终确定,自己这次是真的怀孕了,傅言琛高兴之余,将所有的工作全包了,当然,唐晚生洗澡穿衣服,刷牙这种事情也是傅言琛的,尤其是洗衣服之类的,每次唐晚生看见自己的衣服和傅言琛的衣服缠绕在一起,她就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生活,似乎真的比一个人要来的美妙!

    当傅言琛晒好衣服的时候,他坐在唐晚生的旁边,将唐晚生搂在怀里,两个人看着夕阳,慢慢的降落。

    天边是一道道橘红色的晚霞,而唐晚生的手和傅言琛的手都放在唐晚生的小腹上,那里存在的,是他们的爱情。

    “晚生。”

    “嗯?”

    “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并且爱上你!”围鸟叼扛。

    “傅言琛,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