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 第103章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大结局)

第103章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雪迦
    我只是呆呆地听着左佳明说话,从发生过那些事情之后,我的神思一直都很恍惚很朦胧,我像是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幻境里面,一切都不真实

    他跟我说这些的时候,叶修已经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躺了一天一夜了。

    左佳明告诉我。在跟警察提前的协调中,警察让叶修穿上了防弹衣,可那仅仅是保护了身体的一部分,加上警方没有预料到尹志远会用左轮而不是最普通的点三八。有子弹射穿了防弹衣,紧挨着心脏,光做手术取子弹就用了七个小时的时间,除此之外。叶修肺部被我刺伤的地方,也在子弹的冲击力下完全裂开了,还有被子弹打到的肩头,新伤旧伤叠加在一起,让他的生命岌岌可危。

    左佳明说,当初叶修说的时候,警方就觉得这样太危险,因为就算穿着防弹衣,万一对方有意识地瞄准了打头部的话,那绝对就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但是叶修执意如此,说万一有危险自己也一定会避开。

    只有在现场的我清楚,从头到尾,叶修没有避过,一次也没有,从他扑倒我之后。他就一寸都没有挪过。

    从看到那把左轮枪的时候开始,叶修就知道防弹衣可能是要被子弹射穿的,但是,他护着我,连动也没有动,因为他知道,一旦他躲开。那么中弹的必然会是我。

    左佳明说,这一次行动,他是做好了必死的觉悟去的,他把生的机会都留给了你。

    关于叶修现在的情况,我都是听詹云哲说的,我没有去医院,我曾经走到过医院门口,可是我腿软,心悸的厉害,叶修没有醒过来,医生说他还处在危险期,不知道会昏迷多久。

    我想,到最后,叶修都控制着我。不论他是死是活,我都好过不了。

    我满脑子都是他在那一刻近在咫尺的容颜,他身上的血腥气,他说的话

    他一遍又一遍地说,他爱我。

    他说,死,也不想我离开。

    我想到这些,心口都会痛起来。

    詹云哲和左佳明都说,我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居然都不去看叶修一眼,我没有辩驳,我不知道我这样停滞不前地是为了什么,我还要走,要离开他吗?我又不确定了。

    我的心口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我一向自私,没有办法忽视自己过去所受的那些伤害,没有办法做到就这样摒弃前嫌,可是那个伤害了我的人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奄奄一息,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而且,还是为了我。

    我所有的情绪像是砸在棉花上的石头,空荡荡地找不到力气。

    整整两天两夜,我没有睡着过,第三天我接到詹云哲的电话,他告诉我,叶修醒过来了。

    那一刻我的心情难以言喻,像是死水里面掀起的惊涛骇浪,像是如释重负,像是欣喜若狂。

    我在别墅二楼的卧室里面,看着摇篮里面的孩子,流了满脸的眼泪。

    **

    叶修的伤很重,即便是捡回了这条命,整个人还是很虚弱,詹云哲回到别墅来收拾一些叶修要用的东西,见到我的时候问:“夏姐,我等下开车回医院,就顺道带你过去呗?”

    我摇了摇头。

    他并不知道,我不是没有去过医院,我只是没有勇气走进去,我不敢去看叶修,不知道是什么情绪作祟,我害怕面对他。

    詹云哲一下子就黑了脸:“夏姐,你知道叶总是什么样的人,在商场上就没失手过,第一次是为了你跟孩子退让,让尹总进了总部,第二次为了你,差点命都丢了,他从来不做这么没有胜算的计划,可是你一出现,他就只顾着你了,连命都不要了,你觉得你在街上随便再找个男人都能这样为了你不要命么?”

    我愣住,说不出话来。

    他又说:“你知道叶总醒过来之后第一句话是什么吗?他问我‘夏涵没事吧’?”

    他说的都对,终我此生,怕是再也不能找到这样一个男人,用性命做赌注来爱我。

    可是,我们已经回不到从前了,他曾经那样伤害过我,而我曾经用利刃刺入他的身体,我扬言要挑了他骨中的刺,劫后余生,并不能将这一切抹消,他将成为我心底永远不能触碰的伤口,我的不可言说。

    几天之后,我带着孩子,搬出了别墅,但是并没有离开A市,而是回到了我在西郊租的那个房子里面。

    我还是每天给詹云哲打电话,询问叶修的情况,听说他的身体逐渐恢复起来了,最初时常昏睡着,慢慢精神也缓过来了。

    远洲的情况越来越糟糕,资金上查出了很多黑账和假账,在这之前叶修早都已经将资金的掌控权移交到了尹正言的手里去,但是难免要配合调查,左佳明偶尔也会去医院找他。

    晓妍来看过我跟孩子一次,她已经听詹云哲说了所有的事情,经历过很多,她似乎早已把过去的那些事情看淡了,就是对我不满,觉得我这样不去看叶修是我铁石心肠,我一度怀疑她是詹云哲派来的。

    对于自己的生活,我理不出什么头绪来,房间里面的说客走一个又来一个,左佳明也来劝我。

    “你知道叶修为什么这么急着对付尹志远?你以为只是为了他自己吗?是因为尹志远在尹正言地下室的摄像机里面清楚地看到了你的脸,叶修知道如果不解决尹志远,你以后也没办法好好生活,不论你逃到哪里去,尹志远都一定不会放过你。”

    “而且叶修本来可以利用资料把远洲弄到自己手中,然后慢慢洗白了继续经营的,因为你被尹正言抓了,他不得不放弃远洲,他说一个远洲换你平安,他觉得不亏,哪怕他落得一无所有,至少你还好好活着。”

    “以前我不清楚你跟叶修之间的事情,现在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一个男人为了你做到这一步,用命给你铺平未来的路,这样的男人,没了你,还有以后么?他把他的未来都押在你身上了。”

    所有的人都在说我太绝情,太小心眼,太不懂得妥协了,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不去见叶修,因为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才明白他给我的感情太深太过于沉重,这是最好的爱情,也是最糟糕的,让我不知所措,无法坦然面对曾经我带给他的那些伤害。

    我就这样逃避着,一边听别人说叶修的消息,一边迷茫地想未来的去向,可是没有了他,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去向,我记不起自己的初衷,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回到一切的原点,我会不时地回到大,在那个篮球场上面发呆。

    刚刚回到A市的时候,我也曾在这里等过他,但是我没有等到,当时他那么傲娇,趾高气昂地要我低头。

    我站在第一次见到叶修那时候的那个位置,想象最初的我们,我终于知道在我走之前叶修为何那么想要抱我一下,那是因为他那时候的心境大抵跟如今的我一样,我们似乎都只能靠着回忆过日子了。

    靠着回忆里面,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的言语来过日子,想象他还在我身边。

    这样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而在六月底,我又去到大篮球场的时候,我见到了他。

    一个绝无仅有的意外。

    我站在球场边,是盛夏的夜,路灯的灯光是橙黄色的,昏暗,学生们都在忙着考前抱佛脚,球场很冷清,没有什么人,可是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夏涵?”

    听到的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幻听了,转过身一看,我觉得我不止幻听,还出现幻觉了,因为我看到了叶修,比以前消瘦苍白的他,站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静静看着我。

    我一定是太想念他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我直勾勾地看着,他向着我的方向,走了几步,轮廓更加明晰,脸上带着按捺不住的,轻轻浅浅的笑意,“你也在。”

    他靠近了,我就又能闻见他身上独特的气息,我后退了一步,他一怔,停下了脚步,脸上有意思不易觉察的失落。

    我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幻觉,我真的见到他了。

    我们相顾无言地沉默,他的眼眸深而沉,好半天,我想到自己要说什么。

    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他的,我很想要亲口说出来的,我有些嘴拙地开口:“那个孩子是你的”

    继而我想拍死自己,干嘛突然说这个?

    他嘴角擒着笑,点头,“嗯,我知道,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郁闷:“不怀疑你当初还对我那么凶?”

    “我气的是你说孩子不是我的,气你明明知道孩子对我有多重要,还说那种谎言来骗我,”顿了顿,语气有些慨叹:“夏涵那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我没有说话,听他又道:“所以你以后不要再骗我,我也不会再对你那么凶了。”

    我先是傻呆呆地“嗯”了一声,而后想起什么来了,以后?什么以后,哪儿来的以后?

    我赶紧说:“哪里来的以后?”

    他的表情像是在回想,然后指了指球场:“那就从这里开始的以后吧。”

    我怔住了。

    “一年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你是在这个球场上面,第一次看见我的,那时候我在这里打球,你正好来了”他往篮球架下面走了几步,抬头看看篮筐,“你还说,当时我投进球了,回头看了你一眼。”

    这一瞬仿佛时光倒流了,我看到了叶修最初的样子。

    干净的,单纯的,美好的。

    那是我爱情的终极形态,除了他之外,我无法想象爱情的模样。

    多年前,我看着那样的他,总是在心底想,要是可以将这个人变成我的,就好了。

    变成我的,我就可以守着,护着,直到永远。

    可是如今的我们已经不同了,那些沧海桑田的心境让我觉得有些凄凉,我说:“那是我觉得你看了我一眼,其实你只是看了这边一群女生,你根本没有看到我”

    他侧过脸来,凝视我:“现在我看到你了。”

    我抿着唇,心里像是有温暖的小溪流,流过风化了的旧伤口,暖而疼,他又说:“恰好你来,恰好我在这里,现在,我只看得到你了。”

    我的眼眶有些发热,视线模糊,他慢慢走了过来,这一次,我没有躲开,他站在我跟前,低着头,“你说过,如果我再主动靠近你会杀了我,可我已经死过一次,我不怕死了。最危险的那几天,我告诉自己,如果我这次还能活下来,我一定要再努力一回,这一回,换我来追你。”

    他的手触碰我的脸颊,为我轻轻擦拭流下来的眼泪,动作轻柔,好像呵护一件珍宝,他的眼眸充满了深情,他说:“小猫你知道我爱你吧?”记围反划。

    我如鲠在喉,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可是,你不知道我有多爱,全世界都不及一个你,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牵绊着我了,我们就从这里回归原点,重新开始好吗?这是天赐的机会,恰好我来了,恰好你在,我们注定在一起,不要再推开我了,好吗?”

    我咬着嘴唇,眼泪还在扑簌地落下来,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任由他靠得更近,他抱住了我。

    熟悉的,淡淡的烟草气息,我情不自禁地就抬起手来,抓住了他的衣服,天知道我想念这个味道想了多久,我想溺死在这个气息里面,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到别的,更好的方向了。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小而清晰:“好。”

    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低沉而愉悦地轻笑一声,捧住我的脸,在我的唇上印下一个吻,他的唇柔软而火热,闭上双眼之前,我看到满天的星光,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恰好是这璀璨的星闪了我的眼,恰好是无尽岁月里面你的深情如初,让我终于等到你,在这最初也是最后的地方,我听见夏夜的蝉鸣,让整个世界开启一个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