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49节-真正的养殖场

第949节-真正的养殖场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华表
    这些老外,真是好奇心过剩!

    李白皱了皱眉头,冲着养殖场场长随手一弹指,后者登时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再也动弹不得。

    免得这个正主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开溜,一丝罡气直接封了对方的运动气血循环与发声组织,作用过程大致类似于点穴,只不过比点穴更加霸道,能够成片禁制住相关机能。

    受到天地规则的压力,使用罡气或真气比法术更加经济,并不会有太多的影响和损耗。

    美国达蒙公司的副总经理鲍登·克里森并没有察觉到养殖场场长被李白限制了行动能力,变成了一具“木偶”呆呆的站在原地,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不是来买鱼籽的吗?”

    李白见过养殖场的招牌,鲟鱼养殖场,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掩护。

    “是的,我们确实是来买鱼籽产品,不过也想买点儿其他东西,请问您刚刚拿出来的东西可以出售吗?我愿意出大价钱!”

    鲍登·克里森目光火热的盯着李白,他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鳞片,居然可以惊动整个养殖场的鲟鱼,对其他动物或许也有同样的威慑效果。

    这种情况在自然界并不罕见,甚至可以说是很常见。

    顶级掠食者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让弱小生物产生本能的恐惧,但是与刚才看到的那枚不知名生物的碧绿色鳞片相比,反应没有那么强烈罢了。

    “抱歉,是非卖品,这样的东西是不可能流出华夏的,您应该懂的,话说,你们想买的其他东西是什么?”

    李白耸了耸肩膀,拒绝了对方的交易邀约。

    再多的美元也无法衡量妖女鳞片的价值,更何况流落到社会上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养殖场场长一听到李白的话,立刻瞪着那些美国人,示意什么都不要说。

    可是鲍登·克里森等人的注意力全在李白身上,压根儿就没有看到养殖场场长用目光的激烈暗示。

    然!并!卵!

    “我们还想买蛇王!”

    因为李白拿出那枚绿鳞的缘故,鲍登·克里森误以为是同道中人,并没有隐瞒。

    蛇王?

    那就没错了。

    刚才那个家伙还信誓旦旦紧称这里只养鱼呢!

    李白看了那个不老实的场长一眼,后者登时通体瓦凉瓦凉。

    完了,让这个家伙确认了!

    这下子再也隐瞒不过去。

    “你们也知道蛇王?买去做什么?做菜吗?”

    李白没去理会濒临崩溃的养殖场场长,试图询问出这些外国人的更多目的。

    蛇王这种东西,不过是那些写网文的小扑街在自娱自乐,在他自己看来,根本就是笑死人的东西,只配当成食材的菜蛇,九州玄学会却当作秘而不宣的宝贝。

    鲍登·克里森呆了呆,摇着头说道:“做菜?先生,您真会开玩笑!”

    开玩笑!

    如此珍贵的蛇王只能加以好好使用,怎么可能做成食物吃掉?

    这一顿得多少钱?

    恐怕都不止是有钱任性来形容了吧?

    “是啊,开个玩笑!”

    李白打了个哈哈,随口说道:“说实话,肉质又鲜又嫩,味道确实还不错呢!”

    “……”

    美国达蒙公司副总经理鲍登·克里森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这是糟蹋宝贝吧?

    这一定是在糟蹋宝贝!

    “看来我们的目的一致,不是吗?”

    李白耸了耸肩膀,显然双方都不是完全冲着这里的鲟鱼籽来的,而且这座养殖场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他一扬手,难以动弹的养殖场场长顿时浑身一松,身形摇晃了一下,终于获得了自由。

    鲍登·克里森目光一凝,看向李白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莫非这位也是华夏传说中的奇人异士?

    “请带路吧!”

    养殖场场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后,狠狠一跺脚,咬牙切齿道:“我们九州玄学会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只不过是一介场长,既不能打,也不能把李白怎样,就只剩下了嘴威。

    “赶紧的,我还赶时间。”

    李白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像这样的废话,他早就听得耳朵里都快要长茧了。

    还能有新的创意吗?

    无论嘴皮子说的多么硬气,最后还不是花式跪怂,根本没有任何悬念,让人完全生不出半点儿的期待感。

    “跟我来!”

    被逼到这个份上,养殖场场长只好乖乖听话。

    不然光是整个养殖场的那些宝贝鲟鱼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个姓李的究竟会怎么样,他并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在养殖场的地面下方,有一个巨大的人造空间,足足有上万平方米。

    入口在仓库深处,养殖场场长亲手打开机关,地面缓缓裂开,露出了一个约十多平方米的浅坑,领着所有人沿台阶走下坑底后,就听到脚下咔哒咔哒声连响,平整的坑底颤抖着缓缓下沉,竟是一个斜坡式升降平台。

    滑落十余米后,一个由无数粗壮立柱支撑的空间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内。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臭味儿,但是与上面仓库内储存的鱼饲料散发出来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后,便难以分辨出来,毕竟养殖场内的鲟鱼本身鱼腥味儿也很重。

    “哇哦!好大!你们竟然建造了这么大的工程?”

    看到如此壮观的地下建筑,鲍登·克里森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原来藏在养殖场下面,难怪从上面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每一根至少需要四人才能合抱过来的柱子足足有十多米高,一根根向远处延伸,看上去蔚为壮观。

    养殖场场长不无得意地说道:“这里是抗日战争时期修建的防空洞,用的是高标号水泥,只修缮了一些管线,基本上和新的一样,至少还能再使用一百年。”

    民国时期的建筑物质量普遍过硬,无论是设计还是建造时,都从未考虑过什么七十年产权,基本上是奔着百年建筑而去的,地下人防工程更是如此。

    这里基本上是对现有人防工程的改造利用,同时担负着维护义务,如果重新挖掘建造,不知道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和人力物力。

    在一根根高大的立柱之间,整齐摆放着一座座三米多高,五米见方的透明“房子”,里面铺着干燥的砂石,或者翠绿的湿土水草,或者是松软的沙子,各种各样的蛇在其间悠然自得的游动。

    可以看到一些穿着纯白色工作服的人手上拿着平板电脑,或者推着小推车,不断来回走动,或者做着观察记录,或者投放活物喂食,或者用长长的细杆夹出一尾不知名的蛇,将其塞进一个透明的圆桶内。

    “这里就是真正的养殖场,每一个养殖仓的价值都远远超过地面上的那些鱼池……”

    横竖都已经带着人下来参观,养殖场场长不无得意的介绍起来,时不时偷眼望向李白,希望对方看在这里价值昂贵器材的份上能够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