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星门之战 XX

第一百九十三章 星门之战 XX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即便是以整个战场为尺度,影人浮空舰的殉爆也吸引了广阔战场之上每一个人的目光。

    那爆炸的中心产生了犹如超新星诞生一样绚烂的光芒,霎时间点亮了黑压压的云层,魔力之焰正随着奔涌的火光一起向四面八方逸散而出,并形成一个规模空前的光环。

    那道白色的巨环好像是一道淡淡的水纹,正缓缓扫过半个影人的舰队,然后才逐渐消失不见。

    只是在十几空里外看来的缓慢,在爆点中心以及附近却截然不同,茫茫白光正顷刻之间吞没所有,接近爆心的风船更是直接化为灰烬,连同船上的影人与构装体一起灰飞烟灭。

    离开编队的护卫舰几乎全军覆灭,投放出的空战构装也损失大半,与从七海旅人号上抵达的第二批枪骑兵一道化为乌有。

    稍远一些的地方,巨大的浮空舰也被推动着向爆炸相反的方向移动。

    人们甚至看到一艘三等战列舰拦腰撞在一条轻型巡防舰的侧舷上,那条倒霉的巡防舰直接就断成了两截,倾覆入云层之下。

    与之前两次殉爆不同,这场发生在影人舰队中央的殉爆直接令其一片大乱。

    阵型已再无法维持,因为风船与风船之间已经混乱地挤在了一起,各种探测水晶一齐失灵,甚至连通讯都中断了片刻

    原本组织起来的防御手段此刻已经损失殆尽,所有的船都被巨大的冲击力推动着被动后退,聚集到甲板上的魇炉构装也七零八落。

    而一定程度上这意味着,方鸻一行人接下来可以畅行无阻。

    银色的飞索已经搭上了第三艘、第四艘浮空舰的船舷,工匠们正攀沿而上,爬上甲板。

    “第一小组三人失联。”

    “第二小组还剩下十人。”

    方鸻最后一个抵达,听着耳边通讯水晶之中传来通报声,同时抬头看向半空。

    破晓的云海仍旧昏昏沉沉,漫天的雨幕之中影人的舰队还在试图重整阵型,并夺回战场之上的主动权。

    但破空而至的选召者舰队的第四轮齐射,却打破了它们的幻想,金色的火焰犹如一朵朵绽放的花朵,美丽而致命。

    一团团炸开的火与烟,破灭了影人舰队的最后希望,一艘又一艘燃烧着的浮空舰拖着长长的焰尾坠入云海之下,使它们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不付出代价便重整阵型。

    事实上这一轮齐射让影人的舰队陷入了进一步的混乱之中。

    方鸻这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两艘浮空舰正撞在了一起,甲板上影人不知去向,魇炉构装东倒西歪地摔了一地。

    他清点了一下人数,作战小组已不足十人,不过眼下的状况也已足够。他直接了当地一挥手,令众人从正面展开强攻,突入魔导舱之内。

    于是人们接下来看到了一幕奇景。

    工匠们占领了一艘又一艘敌人的浮空舰,他们正从一艘船上跃至另一艘船上,如同一群灵活的跳蛛一样。

    而其他的浮空舰这一刻不但不敢还击,甚至还唯恐避之不及。

    事实上影人的舰队正在四散,所有的风船皆不约而同地在调头转向,如同躲避瘟疫一样,躲避着这些可怕的圣选者工匠。

    那是十多个人对于一支舰队的威慑力

    大约也是艾塔黎亚的空战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幕,也它必将铭记于所有目睹这一幕的每一个人心中,并永载史册。

    耀眼的光芒正在方鸻一行人身后炸开。

    那绽放的白色的花蕾,如同纯洁与无暇的光芒,并从其中所抽出的一丝丝细蕊,横扫得影人的舰队飘零四散。

    工匠们一开始尚还能遇上一些微弱的抵抗,但到了后来已经是所过之处望风披靡。

    但他们的速度慢了下来。

    不仅仅是因为人手开始变得不足,更重要的是影人的舰队已经远离到了一个他们无法企及的距离上。

    只是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幕,因为他们甚至看到了当工匠们抵达一艘风船之上时,那船上的影人舰长竟然弃船而逃了……

    方鸻事实上也看着那束火焰跃入云海之中,远远地向着其他风船的方向飞了过去。

    他心中也隐隐有些惊讶,原来影人也是有畏惧的一刻,也不知道它们的信徒们,那些投靠它们的人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是啊,这世上哪来的什么永恒与不朽,纵是神祇也有长眠的一刻。

    那些人所追寻的,不过是些虚妄的东西罢了。

    他回过身去,伸手拉住了正准备将一枚火巨灵扔出去的卡卡,后者还有点晕头转向,一脸血污回过头来看着他。

    方鸻指了指那些还留在船上的魇炉构装,在影人逃离之后,这些构装体眼中的红光便黯淡了下去,一台台倒在了地上。

    “影人的舰队已经远离了,”方鸻开口道,发现自己的嗓子意外地沙哑,之前因为太过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用破坏这艘船了,占领它吧。”

    “就我们三个?”

    卡卡指了指自己,与剩下另一个工匠,他们的小队,就只剩下这么点人了。

    方鸻点了点头。

    云海之上的雨变小了,天空中又飘起了点点血花,雨水冻在身上,竟微微有些瑟冷。

    他再一次看向那个方向,正在远离的影人的舰队已七零八落,而等待它们的结局早已注定。

    圣选者的舰队此刻穿过了空海,那片银色的幽影浮现在了影人舰队的面前,只是这一次,攻守之势已然逆转。

    分散的影人舰队根本不可能是阵型严密的圣选者舰队的对手,何况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那位指挥官还在它们成惊弓之鸟的状态下时,命令舰队占据了有利阵位。

    于是等影人们反应过来,惊觉危机已经降临到身边之时,一切早已为时已晚。

    毁灭的火焰倾泻而下,如同一片赤红的火海,淹没了影人的舰队。

    影人们早已失去了取胜的信心,而此刻终于土崩瓦解,在圣选者舰队不过两轮齐射之后,便纷纷开始逃离。

    而战场上一角的崩溃,无疑拉开一场大溃败的序幕,整个圣选者舰队左中右三翼的合围之势终于形成。

    纵使是对于战场局势毫无知觉之人,看到这一幕也应当会明白过来此刻战场之上的天平倾向了哪一方。

    而剩下的不过是追击与逃亡,还有之前约定好的,有生力量的歼灭战。

    此刻一幕光屏正在方鸻前方浮现

    通讯窗口之中,白雪面上带着好奇地看了前者一眼,像是在打量这个年轻的炼金术士究竟是何方神圣。

    然后这位骑士小姐眼中才流露出一丝欣赏:“祝贺你们,成功完成了任务,我谨代表整个舰队向你们表示感谢。”

    “多亏了各位,我们才将损失减到了最小,这对于之后的战斗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方鸻回头看去。

    甲板之上剩下的只不过是他,卡卡与另一个工匠三人而已,而且三个人除了他之外,人人皆满身是伤。

    红叶那边还剩下四个人,出发时的二十多人,到此刻也只剩下了这么几个人了。

    他们的确创造了奇迹,但这个奇迹并不是毫无代价的。

    白雪似乎也留意到了这一点,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正是各位一锤定音,决定了胜负的走向。”

    “但而所有的牺牲皆是值得的,因为人们有目共睹……它必将铭记于我们每一个人心中。”

    那个工匠看着方鸻的目光全是崇拜,用一种彻底心服口服的语气开口道:“艾德团长,接下来我们还有什么任务么?”

    方鸻看了对方一眼,答道:“好好休整一下吧,这场战斗只是开始,还远未到结束的那一刻。接下来还有的是战斗等着我们,每个人都要作好付出星辉的准备,甚至是永远离开”

    那人怔了一下。

    一旁的卡卡忍不住耸了耸肩:“希望他们记得我的加班补贴,另外要是我们就这么回到星门那边,算不算意外工伤?

    一道明亮的光芒正点亮云海。

    闪耀的火光正定格在少年的脸上

    那不过是影人的浮空舰所炸开的光芒,它与魇炉的殉爆不同,那金色的与赤红的火焰交错的光流,如同璀璨的礼花缓缓落下一般。

    那是战场之上摧枯拉朽的一幕,胜利的号角已经吹响,虽然只是一时的,但还是足以令每一个守在直播间前的观众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像是在这场战斗的一开始便揪紧了心,而直到此刻,才能将心里高高提起的石头放下来。

    胜负已经明了,影人的舰队如同雪崩一样向后退去,并同样如同冰雪一般消融了。

    化作漫天的火焰,与滚滚的浓烟。

    圣选者赢了!

    哪怕只是赢了一场而已,但也值得人们高兴得欢呼起来,他们大声呐喊着,尽情地释放着心中原本压抑的情况。

    胜利总是令人喜悦的,而且那种感同身受的胜利,更是足以将人们拉入同样的场景之中,让他们品尝那绝境之后希望的甘美。

    “不可思议。”

    黑暗之中,流浪的马儿忍不住轻轻眨了一下眼睛,低声说道。

    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刻,回到了艾尔帕欣那个赛场之上,在一切仿佛都尘埃落定的那一刻,看着那个来自于卡普卡的少年,化不可能为可能。

    那力挽狂澜的一幕,总是令人发自内心地战栗,一切的勇气与感动,对于胜利的追求与渴望,仿佛在此一刻都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关注超竞技么,苏长风先生?”他回过头去,忽然向对方问了一个并不相干的问题。

    苏长风摇了摇头。

    流浪的马儿看着那个画面,静静地答道:“原本我以为胜负心是一件很无聊的东西,并总是会引起人们的争斗,一些无意义的争斗……而我喜欢的,其实是更平和的一些东西,那些美好的,弥足珍贵之物……

    有时候我会想,这世界上有如此多的美好,为什么人们总是热衷于野蛮。您知道我曾经上过前线,也见过最无序的状态下人们所展露出的兽性,而那正是我一直以来所想要避开的东西……”

    “但后来我意识到我错了,竞技是与之不同的,那隐藏于拼搏与汗水背后的,并非争斗本身,而或许是另一种感动。”

    “感动……么?”

    苏长风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形容超竞技。

    流浪的马儿点了点头:“选召者所承载着的东西,或许不过是其他人的梦想与希望,因为那些注定无法在那个最高的舞台之上展现自己的人们,他们一样也怀揣着同样的梦。

    他们将那些梦想寄托于我们所喜欢的人身上,所以那些被赋予了的英雄的光环,其实不过是选召者的另一重含义而已。

    人们希望看着自己的另一段人生,在这个舞台之上,可以光彩夺目。

    而我们看着那些背负了期予的人们,所展示出的勇气,与一切正面与向上的东西,仿佛感同身受一样。它们皆是在这个时代以来,我们所希望得到的那些赞许。

    它是人类的未来,与文明的自我完善。”

    这,或许也正是选召者存在的真正意义。

    苏长风沉静了片刻,目光折射着屏幕之中的光彩,这时一个军方的工作人员从外面走了进来,将一份报告交到了他的手上。

    对方低声说了一句:“五分钟之后进场。”

    苏长风轻轻点了点头,他看了看那页报告,然后默默将之收起,片刻之后,才向流浪的马儿开口道:“其实我曾经见过这一幕。”

    流浪的马儿不由楞了一下。

    而苏长风继续说道:“大约是在三十年之前吧……”

    他缓缓讲起了那个故事。

    “……我是出身于军人世家,我父亲,我祖父,都曾是共和国的军人,而我自然也理所当然地为这个身份而骄傲。

    在我以优异的成绩从军校毕业之后,本来有机会进入当时众所睹目的空天部队之中,甚至在一艘星舰之上服役。

    但正是这个时候,我接到了一份调令,让我加入一个新成立的部门。那个部门当时应当在保密计划之中,但现在你们应该都听过它的名字。

    那就是星门港特别守备部队的前身。”

    但在那个艾塔黎亚还不为普通人所熟悉的时代,人类与星门另一边的几大王国的两次战争才刚刚告一段落,和平在长期的动荡之后终于降临,而选召者的计划也提上了日程。

    那是一个一切方兴未艾的时代,而星门港特别守备部队,看起来就是一个从诞生开始,似乎就注定要退位让贤,让新生的选召者们成为主角,而自愿位居其后的配角一样的角色。

    在那个时代尚还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的苏长风,怎么可能不从内心抗拒这样一份调令。

    “可我是军人,”苏长风淡淡地答道:“一切以服从命令,服从安排为天职,所以我还是去了星门的另一边。”

    “而我对选召者认知的改变,一直到那一切发生之后……”

    那是一场改变了选召者们面貌的战争。

    他们不再是投机客、赏金猎人与淘金者,而是整个艾塔黎亚各大赛区汇聚而至的英雄们。

    他们在奥述彻底终结过去的一切质疑,并将选召者这一身份,拔高到了两个文明交流的使者的高度上。

    于是才有了《星门宣言》,有了苏瓦声明之后选召者们真正的行为准则。

    那场三十年前的战争,毫无疑问塑造了其后近半个世纪以来星门的历史。

    也塑造了此刻的两人,对于先行者们的认知。

    ……

    “进攻!”

    “进攻!”

    “无论如何也得给我进攻下去!”

    地面之上,曦光已经昏昏沉沉地分开了地平线,但战场之上,曙光仍未揭晓。

    选召者们组成的几路大军,正和鸦爪圣殿的灰骑士们绞杀在一起,灰色、黑色与白色的潮水,始终僵持于一线。

    但空海之上的光芒,此刻终于点亮了地面上的战斗,那发出明亮的爆炸的光芒的风船,一艘艘从云海之上坠落而下,只需要抬头,便可以看得清楚头顶之上那场大战的局势。

    选召者胜了。

    银色维斯兰胜了。

    银林之矛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联军胜了。

    那位龙之炼金术士,视乎又一次决定了战局。

    那爆炸的闪光,正如同胜利的礼花,点燃了每一个人心中的热血。

    一面面旗帜被立了起来,方显得颓势的选召者们好像一刹那之间爆发出了惊人的高昂士气,战场之上的阵线竟然生生往前推动了一段。

    然后,人们终于从通讯频道之中,听到了那个他们期待已久的声音,那是一个有些沉稳的答复声:

    “鸦爪圣殿的攻击锋矢正在与我们脱离,这里是圣林之歌公会,前线的各位,万分感谢你们对于我们的支援。”

    “我们正在重新整队,马上就会加入你们,请你们坚持住,胜利就在前方。”

    一个个语调不同的声音,正从通讯频道之中传出。

    圣林之歌公会。

    林地独角兽公会。

    宪章城剑盾公会。

    二十二个公会,二十二个此刻皆不约而同地给出了准确地答复。

    援军已经到来,而黎明前的破晓,正在撕开那最深沉的黑暗。

    那些精疲力竭,跪倒在地上的人们;那些满身是血污,几乎已经看不出人样的战士们;那些正从临时复活祭坛之中走出,立刻又要奔赴前线的勇士们。

    此刻皆抬起了头来。

    他们看到了战场之上举起了一把把利剑,那剑映着霞光,正闪烁着最为璀璨的光芒。

    剑刃一片片斜向了鸦爪圣殿的灰骑士们所占据的最后的阵地,那是拦在他们前方的最后一道防线,战场之上此刻只响起了一片片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

    “胜利的号角为星门而鸣!”

    “胜利的礼花为选召者而放!”

    那是三十年前的践行的诺言,近半个世纪之后又如约而至。

    ……

    星门之战,终。

    明天开始进入第三卷前半卷的收尾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