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五零四章 下一个“干”谁

第五零四章 下一个“干”谁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苍山月
    世事无常,武三思听着圣旨,如坠冰窟。

    怎么也想不通,昨日还是前程风光,怎么今天就

    若如圣旨所任,他得去凉州守边关。而武载德更惨,去吐蕃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放牛。

    这和原本的任命,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武三思心里那个苦啊,就别提了!

    时间倒退回昨夜。

    白日里,穆子究向武承嗣举荐的那两个人,武承嗣虽说心里打鼓,不知道穆子究这回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却也没太多想。

    倒是难为了武攸宁、武攸暨两兄弟,就跟丢了什么宝贝似的,心里空捞捞的。

    说起来,这哥俩儿也不容易。

    当年,武老太太初得大位,对武家人重用扶持。

    武承嗣、武三思得了势,不说权倾朝野也差不多了。而武攸宁、武攸暨,也是得了富贵和宠爱。

    兄弟二人不但都封了王,还深得老太太宠爱,有一段时日几乎是形影不离,宠之任之。

    可以说,如果抛开朝堂的权力之争不提,这哥俩是过得最舒服的。

    但是,人有的时候就是不知足,或者说,到了他们这个高度,不得不为以后着想。

    老太太在,他们风光。可是,老太太万一哪天不在了呢?万一继任的是李家人呢?

    二人不得不想好退路。

    所以,当武承嗣欲行逼宫之举的时候,兄弟俩儿毫不犹豫地背叛了武则天,选择站在武承嗣一边。

    算不上凉薄,但也绝对不算光彩。

    本想打算的好好的,武承嗣事成,哥俩儿都属功臣,将来少不得重用,富贵荣华起码还能再续一朝。

    可是,穆子究今天却是把他们二人心里最后的一点指望都给挖空了。

    如今钱荒,举国之政居然用了武三思和武载德,独把二人撇开。

    哥俩能顺气吗?难道任由武三思和武载德把他们的东西都抢走?

    可是,不顺气又能怎样?老太太急于平定时局,用人甚急。

    而白天听武承嗣的意思也是颇有认同,二人就算想翻都翻不过来。

    “穆子究太狠了!”

    武攸宁暴躁的在府中叫嚷:“根本不给咱们兄弟反应的时间啊!”

    “是啊!”武攸暨同样愁眉不展,“最迟后天,这两个任缺就得定下,我们根本没机会让太子转变心意。”

    “可是”武攸宁还是想不通。

    “可是为什么呢?穆子究不用他的人,偏偏把这两个人捧了上去,他图的是什么?”

    武攸暨摇头,“想不通。想得通他就不是穆子究了!”

    “直娘贼!”武攸宁大骂。

    可是骂也没办法,只能干着急。

    这个时候,光靠他们二人的脑袋想扭转乾坤,是不太可能的了。除非老天开眼,穆子究有什么破绽让他们抓个正着。

    但是,怎么可能呢?吴老九要是有破绽让他们抓住,那他就不是吴老九了。

    除非

    除非这个破绽是吴宁故意漏出来的

    正当二人愁眉不展之时,府中仆使告罪而入。

    “启禀两位王爷,刚刚成王派人送信来,说是今夜凤来楼之宴,因另有它事,改在下个月了。”

    武攸宁一听,更是烦躁,“现在哪还有心思赴他的宴!?滚滚滚!!”

    家仆一缩脖子,也不知道自家王爷哪来的火气,灰溜溜的就要下去。

    “且慢!”却是被武攸暨给叫住了。

    只见他眉头深锁,对家仆问道:“成王府来的人说没说是什么要事?”

    家仆茫然,“回千乘郡王的话,这倒没说。”

    “怎么了?”武攸宁看着武攸暨,“有何不妥吗?”

    武攸暨道:“兄长不觉奇怪吗?今日在皇城遇见,李千里还对咱们兄弟连连道贺,直言穆子究三策由太子督办,对我兄弟二人必有依仗。说不定明日旨意下来,就要出京办事了。”

    “对啊!”武攸宁一下反应过来,“今晚这个宴,就是他提出来,明为饮宴,实则是为我兄弟送行。怎么就改期了呢?”

    “而且,还是下个月!?他怎么知道下个月咱们还在长安?”

    武攸宁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瞪圆眼睛,“难道李千里知道这差使落到了别人身上?所以也不用给咱们兄弟送行了?”

    “还不止!”武攸暨断然道,“他就算知道差事和咱们兄弟没关系了,也不至于变得这么快吧?出于人情世故,这一宴他也该请!”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皆感蹊跷。

    转头对家仆吩咐道:“去,派人暗中查一查,成王今晚到底有什么事?”

    家仆称诺,转身下去了。

    过了有一个多时辰,出去打听的人回转。

    “禀两位王爷,成王殿下今晚是请了别人,所以才改了咱们府上的期。”

    “好你个李千里!!!”武攸宁一听就炸了。

    真是人未走茶先凉哈,老子刚失势,你李千里就变了脸色改请了别人,能不能再势力一点?

    武攸暨倒是没武攸宁那么暴躁,冷然问向家仆:“成王请的是什么人?”

    “回王爷,请的是礼部侍郎穆子期,还有还有还有武载德。”

    “什么!?”

    哥俩儿腾的就站了起来,惊的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这还没完,家仆头也不敢抬地又报出一句,“小的小的还有一事禀报。”

    “说!”

    “刚刚路过教坊,里面甚是热闹,听说是是长宁郡王包了场子。梁王世子武崇训回城了,长宁郡王特意为他接风的。”

    “”

    “”

    砰的一声,二人砸回座位,眼中满是释然。

    全明白了全明白了!!

    “就说穆子究为什么把这肥差给了武载德和武三思,原来症结在此。”

    武攸宁大吼:“他们早有联络!!”

    现在哪里还看不出来?

    穆子期陪着武载德,而穆子究和武三思那个纨绔公子的关系早也不是什么秘密。

    这二人能得到穆子究的举荐,说不得背地里使了什么力气呢!

    至于,李千里怎么还掺和进来了

    更不用说了,因为李千里与武载德早就有交情,这在朝中也不是什么秘密。

    武载德能得到这好差事,应该就是李千里给牵的线搭的桥。

    “唉!”武攸宁长叹一声,看着武攸暨,“咱们还是失算了啊!”

    这样看来,这一阵输的不冤。

    他们兄弟还坐等着太子重用,殊不知人家早就做好了准备,甚至在穆子究那里埋下扣子了

    “攸暨啊!”武攸宁苦脸长叹,“看来,咱们兄弟下次也要多长个心眼了啊!”

    “下次?”武攸暨恨的牙根直痒,“我让他这次就过不去!”

    “嗯?”武攸宁一愣,“什么意思?”

    “哼!”武攸暨冷笑着,“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只求了穆子究办事,而不是已经背叛太子,倒向穆子究了。”

    “倒”武攸宁愣了。

    “这这不太可能吧?那二人说再怎么说也是咱武家人。再说了,背叛太子,倒向穆子究,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武攸暨闻言,依旧皮笑肉不笑。

    “有什么好处?那就不是咱们能知道的了,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至于可不可能?只要太子相信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

    武攸宁沉默了,武攸暨的言下之意他已经全明白了。

    现在是太子监国,太子独揽大权,不管武三思、武载德和穆子究是什么关系,也不管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只要太子武承嗣认为他们有关系,认为他们已经不再是自己人了

    那么,最后做决定的,还是太子不是。

    “来得及吗?”武攸宁疑声发问。

    “有什么来不及的?”

    武攸暨眼眸之中现出疯狂,“只要让太子相信这二人已然背叛,那就算穆子究说的天花乱坠也是枉然。”

    武攸宁听罢,犹豫都没犹豫,“那就依你的意思办吧!!”

    于是,武载德与李千里、穆子期同宴,武崇训则是和穆子究在教坊喝得天昏地暗的消息,当夜就传到了东宫武承嗣的耳朵里。

    这下可好,轮到武承嗣睡不着觉了。

    这未免太巧了吧?穆子究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第二天一早,武攸宁、武攸暨依约与武承嗣相见。

    只见太子殿下顶着两个黑眼圈儿就出来了,二人暗自一笑,心知已然见效。

    当下不再迟疑,在一旁添油加醋,生生把武三思和武载德说成了穆子究的人。

    而穆子究此次,表面看是不用自己人,实则已经把武三车和武载德当成了自己人。

    反正是怎么让武承嗣生疑就怎么说,力图将武三思和武载德的这趟肥差给搅黄。

    只是,哥俩没想到的是,武承嗣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多疑,更加凉薄,甚至更加的小心眼。

    在武承嗣的心里是容不得半点背叛的,一但让他相信武三思和武载德已经背叛,那么之前二人做过什么,帮过他多少,就都不重要了。

    往死里弄,不但这趟肥差已经和武三思、武载德无缘,武承嗣还要彻底将他们连根拔起,以震慑宵小。

    武三思做梦也想不到,只是让儿子与吴老九见了一面,就招来这么大的祸端

    长宁郡王府。

    吴启吴大公子揉着后脑勺,咬牙切齿,“哎呀呀,我这个脑子啊!”

    看着高座无忧的吴宁,心说,你特么怎么步步都是坑啊?让人防不胜防。

    本来想得挺美,打算看吴老九的笑话。可是,万万没想到,只一夜之间,武承嗣那边自己窝里斗上了。

    而最最让吴启无法接受的是:他这回明显是想坑吴宁,结果却是,吴宁借他的手,把武载德搞掉的。

    要是他不去赴那个宴,可能就没后面这些事儿了。

    心里不服气,“武承嗣特么的是不是傻啊?就这么轻易就钻套里去了!?”

    吴宁斜了他一眼,“因为他天性如此。”

    整件事情,其实吴老九能坐的事儿很少,最多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关键,还是看武家兄弟是不是一条心,武承嗣自己如何判断。

    “说白了,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他们自己要是铁板一块,我使再多手段,也是枉然。”

    吴启:“”

    他还是顺不过那口气,太丢人了!

    “不是,我还是想不通!!”

    吴启甩着膀子,“特么武三思不聪明,这个时候还让萌公子自己送上门来,这怪不得别人。”

    “但是,武载德武载德不是棒槌吧?”

    “这么关键的时刻,他就不知道防一手?就不知道避嫌?明知道我要去赴宴,他还敢去?”

    在吴启看来,武家的那些人,武攸宁、武攸暨只是表面才情,自诩高明;武三思脑子真不行;武承嗣则是多疑善嫉,难堪大事。

    唯独入眼的,就是武载德。

    别看这位现在是武职,可人家是正经的进士出身,文治武功内外兼修,在朝中交际方面也是八面玲珑。

    与成王李千里是近交,和卢嵩之那些世家走的也近。连狄仁杰、岑长倩这种老臣,也说不出他半个不字。

    自己本身又是拥立太子的功臣,可以说是八面玲珑,稳如老狗。

    你要说武载德做事不过脑子,打死吴启他也是不信的。

    就这种角色,怎么就栽在这么点小事上了呢?

    “这说不通啊?”吴启挠头,“你怎么就知道武载德一定会赴这个宴呢?”

    “呵呵。”吴宁干笑一声,“你说的没错,武载德确实不是一般人物。而且,他远比你想象的要精明得更多。”

    “哦?”吴启更是生疑,“到底怎么回事?”

    只闻吴宁道:“他精明就精明在,他和武三思不同。”

    “武三思是不知道有坑,而他”

    吴宁严肃起来,“而他却是明知是坑,自己故意跳进来的。”

    “啊!?”吴启更不懂了,“几个意思啊?”

    “很简单。”

    吴宁站了起来,踱步走向厅门外。

    看着府中景致,悠然道:“武载德这个人很冷静。”

    “当初随武承嗣逼宫,助他拿下太子之位,那是不得已之举。”

    “因为除了武家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继承大位,那武氏一族都没有好下场。”

    “所以,他不得不拥立武承嗣。这一点,和武三思很像。”

    “即便心里千般不认可,但也不得不这么做。”

    “可是,拥立之后”

    吴宁转过头,“拥立之后,他的心境却和别人不一样了。”

    “武三思还抱有幻想,但武载德很清楚他的处境。”

    “武承嗣、武攸宁兄弟、武三思都是各怀心思,兄弟阋墙再所难免。与其继续留在长安陷入无休止的内斗,还不如自己出点纰漏,躲出去独善其身。”

    吴启:“”

    吴启听的有点懵,“所以他故意去赴宴,故意跑路了?”

    “正是!”

    “靠!!!”

    吴启忍不住大骂,“这特么算什么事儿?”

    越想越气,嚷嚷道:“特么武承嗣就活该让你玩死!这还没怎么着呢,自己人先斗起来了,能好才怪!”

    “哈哈哈哈!!”吴宁哈哈大笑,“何止武承嗣在内斗,不都在内斗吗?”

    “都在内斗?”吴启皱眉,“还有谁斗起来了?”

    只见吴宁似笑非笑,“你不知道?”

    靠近吴启,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吴启,“还不明白?”

    “啊?”吴启愣了,“你,你是说咱俩?”

    “那你以为我说谁呢?”

    吴宁瞬间变脸,点着吴启的额头,“他娘的,老子还没找你算帐呢!”

    “人家武承嗣起码还是当上太子之后才开始内斗的,你倒倒好,还没怎么着呢,你个熊玩意就开始算计我!?”

    “嘿嘿。”吴启心虚地笑着,“你看看,怎么还当真了呢?咱们兄弟哪能啊?都是闹着玩的。”

    “闹着玩也不行!”吴宁面目狰狞,“看看武承嗣”

    只这一场,武承嗣身边四个亲近之人,武三思、武载德被挤走了,马上武攸宁和武攸暨也得偿所愿出京办差,武承嗣这个太子一下子就成了光杆儿司令。

    “这就是内斗!这就是兄弟阋墙!老十我告诉你”

    吴宁无比凝重地看着吴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咱们兄弟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哦。”吴启闷头应着,心说,这次真的玩过了?

    “九哥放心,不敢了。”

    “嗯。”吴老九点头,“还有你们!!”

    猛的回头瞪向角落,只见吴老八、老十一他们几个憨货攒成一个圈,罗厨子正抱着一堆铜钱在那儿数呢,都笑出了猪声。

    “以后再敢拿这种事来赌,别怪我不可客!!”

    “哦”

    “哦”

    “哦”

    兄弟几个一缩脖子,灰溜溜的想跑。

    吴老八一边走,一边盯着罗厨子怀里的钱,“听见没有,老九说不让赌,把钱还我!”

    下午的时候,武崇训又来了长宁郡王府。

    不等仆使引入,吴宁便自己迎了出去。

    对于武三思远调凉州的事儿,其实吴宁还是心存歉意的。

    “你爹没事吧?”

    吴宁发问,只见武崇训苦笑一声,“怎会没事儿?把自己关在屋中谁也不见。”

    “不过”武崇训话锋一转,“这是好事!”

    大剌剌地坐在厅中,“我一直都说,我家那个爹啊,没你们脑子好使,留在这事非之地,不定哪天就招来大祸。还不如到凉州去,什么麻烦也惹不着,来得安稳。”

    吴宁点头,这是早就想好的。

    其实,昨夜就算武三思不让萌公子上门,武崇训自己也会来。

    他挑这个时机从华清宫回城,就是专门来坑爹的。

    要知道,武崇训一想到他爹和武承嗣那帮人混在一块,就心惊肉跳,他这次和吴老九可谓是一拍即合。

    “只不过”

    吴宁看着武崇训,“只不过,梁王要是知道是你出卖了他,少不得要恨上你这个儿子了吧?”

    “恨吧!”武崇训倒是没当回事。

    “恨我总比不明不白地倒在那几个人手里,要强得多。”

    “况且”武崇训抬起头,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况且,就算梁王走了,可是谁敢说梁王府就倒了呢!?”

    “不是还有我呢!?”

    “”

    吴宁怔怔的看着武崇训,渐渐露出笑容。

    “确实,我有种感觉”

    “什么感觉?”

    “有些人,要倒霉了。”

    萌公子是长的萌,但是论心智,吴宁觉得,至少朝中的这些人少有比他想得明白,看得通透的。

    要是武崇训把心思从卖萌转到朝堂,那还真没有几个能玩得过他的。

    “呵”

    想着想着,吴宁笑出了声儿,嘟囔道:“梁王走了,梁王世子也不用再装傻卖萌了。”

    “这对他们来说,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

    武崇训一乐,“别人亏了赚了我不清楚,反正你是赚了。”

    “我?”吴宁玩味,“你就那么信得过我?把宝压在我身上了?”

    “唉!!”武崇训装模作样地一叹,“不信也不行啊,谁让咱上了贼船呢?”

    往吴宁身边一靠,“说说吧,武承嗣那老家伙只是表面光,你下一步要怎么弄他?”

    吴宁一笑,淡然道:“我没打算接着弄他。”

    “为什么?”

    “他现在孤家寡人一个,且在上面供着吧!”

    “那你下一步要干什么?”

    吴宁乐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武崇训一听,不干了,“我说吴老九,不仗义了哈!”

    一脸委屈,“本公子也帮了你不少忙了吧?这点信任都没有?”

    吴宁:“那是两码事。”

    “什么两码事?”萌公子眼珠子一转,“那裹儿呢!?”

    “你抢了本公子心仪的裹儿,害得本公子不敢出来见人,在华清宫躲了那么长时间。”

    “我不管,你得补偿我。”

    吴宁无语,“说明白点,我可没抢。再说了,就算真因为我,那我更不能信任你了,这可是夺妻之恨啊!”

    武崇训没话说了,无赖道:“你说不说?”

    “不说!”

    “不说是吧?走了!!”萌公子气急败坏地调头就走。

    把吴宁弄的一愣,“你干嘛去?”

    “教坊里喝酒找乐子去!!”

    “回来!!”

    吴宁叫住他,“你能不能别没事儿就往巧儿那儿跑?”

    “那没办法。”萌公子梗着脖子,“你抢了裹儿,还不让你妹子给本公子一些安慰了?”

    “行行行。”吴宁无语了,“回来,我告诉你还不成吗?”

    “这就对了嘛!”武崇训大乐,转身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

    “快说说,你这龌龊心思,这回要用在哪!?”

    吴宁正色,“首要还是先解决钱荒的问题。”

    萌公子撇嘴,“不对,重说!”

    钱荒的事儿肯定重要,但以吴老九的本事,这算不得大事儿,他心里肯定还有别的歪心思。

    趴在桌案上,给吴宁分析了起来:

    “现在太子没了左右手,正是打掉他的时机”

    “可是,你却说不动他。那剩下的,值得你出手的人也不多了。”

    “一个是李贤。他虽然现在没什么显露,但是太子在朝中少了武家支柱,李贤必定势起,不得不防。”

    “还有就是李旦。”

    “他虽说没李贤那么张扬,但我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除了这两个人,那个跑脱的肖老道,你应该也要查查。这个人是个隐患,不定什么时候跳出来就是个麻烦,必须要弄清他的底细。”

    “起码要知道,他为什么做下这些?”

    抬头看着吴宁,“我说的对吗?”

    吴宁苦笑,这哪是武崇训在猜,分明就是在给吴宁出主意,怕他落下什么。

    缓缓摇头,“都不是。”

    “那是谁?”

    只闻吴宁道出一个武崇训完全想不到的名字。

    “李隆基。”

    “李隆基?”武崇训有点傻眼。

    吴宁一笑,“怎么?没想到?”

    “不是没想到。”

    呆呆地坐了回去,武崇训若有所思,“我想到了他是个威胁,可我没想到,他在你心里的位置那么高,甚至高过了他爹李旦。”

    吴宁听完,暗暗点头,萌公子在吴老九心中的地位又高了一个台阶。

    说句心里话,现在李家是朝中势力最小的一支,武崇训可以通过日后太子党会势弱,进而分析出要提防李贤、李旦。

    这说明,他对朝局下一步的走向看得很明白,这非常的不容易。

    可是,如果他还能想到李隆基是个威胁,那可就不是看一步的问题了。

    那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时局呢?

    这件事有一个前提,就是:

    现在虽然是太子监国,可是通过钱荒这件事,武老太太强势介入,执掌大局。这可以看出一个问题,表面上,武承嗣是逼宫得手,可实际上,大周朝的运势还是掌握在武则天手里的。

    唯一的不同,就是老太太从台前退到了幕后,真正说了算的,却还是武则天。

    或者说,武承嗣逼宫得手,根本就是老太太默许的。

    不明真相的会认为,老太太别无选择,她必须传位武家才能保住一些东西。

    所以顺水推舟,干脆让武承嗣上去了。

    可是明白道理的,却知道没那么简单,比如吴宁和武崇训。

    在他们看来,不管老太太是想把皇位给吴启也好,还是吴宁也罢,都不会是武承嗣。

    而选择吴启、吴宁的原因,更不是什么亲情,而是别无选择。

    没办法,鹤立鸡群,和她那些不成器的子侄相比,吴宁、吴启都比他们强太多了。

    从心理上来说,吴宁、吴启是外面来的,没参与过这几十年朝中的钩心斗角,再加上老太太喜欢这两个人。

    但是,喜欢是一个很抽象的感觉,老太太可以喜欢这两个孩子,她也可以喜欢别的孩子。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那皇位之争的味道就全变了。

    就变成了,谁得老太太喜欢,谁就有希望往上走一步。

    事实上,在原本历史中,武则天最后能选择把江山还给李家,除了狄仁杰等一众老臣的努力,“喜欢”也占了很大的因素。

    她立李显为太子,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儿子虽说愚蠢,但却一辈子没犯过原则上的错误。

    就算最后也是政变才上的位,但是对她这个当娘的,还有武家,没有赶尽杀绝。

    而李隆基能在李显、李旦之后彻底掌握权柄,这和武则天在世时对他的独宠是分不开的

    回到问题的开始。

    现在武承嗣在朝中孤立,虽然是太子,也监着国,但是在老太太那儿他已经彻底没戏了。

    而之所以认定了吴启或者吴宁,那是因为没选择。

    可是,要是有人趁虚而入呢?

    武承嗣的弱势,必然结果就是某些人会趁这个机会得到老太太的喜欢。哪怕是改观,也可以动摇武承嗣的太子之位。

    至于这个人是谁,武崇训已经说了,李贤、李旦都有可能。

    但是,也仅仅是有可能。

    因为这两个人在老太太心中的形象已经固定了,不太可能翻转。

    真正能反转的,应该是新人,一些从前并不显露,但是突然在老太太身边得势的人。

    只要这些人崭露头角,让老太太知道身边并不是没有贤才就够了。

    至少能让武则天明白,她的选项不一定只有吴启和吴宁。

    而这个人,应该出在李武两家的小辈身上。

    比如武崇训。

    比如李隆基。

    其实,武崇训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城,且要一改以往,时机是抓的非常之准的。

    吴宁之前逗他说信不过他,也是因为这个,可谓半真半假。

    可是后来能坐来下和萌公子继续深聊,则是吴宁突然想起他上午和吴启说的话,兄弟阋墙!

    真的不能干兄弟阋墙的蠢事,内耗太大。

    他当武崇训是兄弟的,至于李隆基

    萌公子琢磨了一会儿,“这个人吧,我也琢磨过他。城府很深,心思慎密,是个人物。”

    “但是”

    但是李隆基也好,他武崇训也好,借机上位都不过就是一种可能。

    有机会,但相对大局来说,机会还是很渺茫的。

    “不至于吧?把他放在第一位,有些小题大作了。”

    “呵呵。”吴老九干笑一声。

    心说,兄弟,听我的吧,准没错!

    李武两家为了一个皇位争斗了几十年,死了无数人,那小小子才是特么的最后赢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