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龙神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龙神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远瞳
    废弃协议。

    高文当然没有忘记自己当初前往塔尔隆德时所使用过的“震慑手段”借助苍穹站为自己带来的权限提升,将一部分起航者空间设施设定为轨道废弃物,并将其定点投放至星球上的“许可区域”在不加保护的情况下,那些空间设施中残存的能源以及设施本身所携带的破坏力将足以对目标区域造成一场浩劫,而且这种浩劫的“层次”甚至可能会超过神灾。

    毕竟,神灾也只不过是神明失控造成的危害而已,而起航者留下的这些设施……当年是用来屠神的。

    在恩雅开口之前,其实高文也不是没有想过废弃协议这个选择,但此刻他沉吟良久,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我考虑过,但风险太大。”

    金色巨蛋中传来了平静淡然的声音“是因为不能保证会准确命中么?”

    高文脸色难看地点点头“……确实很难保证准确命中,那座塔虽然巨大,但对于废弃的在轨设施而言仍然是个‘小目标’,那些设施服役时间太长,即便废弃过程中能进行一定程度的姿态调整,效果也十分有限更大的可能是砸在旁边的塔尔隆德大陆上。”

    恩雅安静了两秒钟,打破沉默“再偏能偏到哪去?会偏到塔尔隆德的东南角么?”

    “这应该不至于,”高文摇摇头,“这个准确度我还是有把握的那座高塔在塔尔隆德西北外海,轨道废弃协议在轰炸中最多会偏移到大陆西岸……等等,你的意思是……”

    “幸存者在东南角落建立了聚集地,他们那里是安全的,至于塔尔隆德西部……那里本身就已经是废土了,是否再遭遇一轮轨道轰炸并不会有太大区别。”恩雅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说道。

    高文紧紧注视着金色巨蛋的外壳,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但西边的废土里也可能还有幸存者既然梅莉塔和她的同胞可以在东南海岸活下来,其他巨龙也有可能在西塔尔隆德活下来,只不过他们被空间裂隙和污染区阻隔,和外界通讯断绝罢了……这些幸存者怎么办?”

    “西塔尔隆德不太可能留下幸存者,即便有,数量也一定非常非常少,”恩雅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高文听不明白的……悲哀,“而且多半抗不过最初的几个寒夜。”

    “……你怎么这么肯定?”高文下意识问道。

    “……战斗最初就是从西部的欧米伽工厂区开始的,”恩雅嗓音低沉地说道,“在我有限且混乱的记忆中,我亲眼见到那片土地最先燃起大火……而且或许是因为对逆潮污染的警惕在当时仍然影响着我的判断力? 我那时候没有丝毫留手,尽最大力量摧毁了西塔尔隆德所有的活动目标。”

    房间中出现了难言的静默,高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好几秒钟他才开口“我明白了? 如果西塔尔隆德没有幸存者? 那就……”

    “但还是让赫拉戈尔和安达尔他们尽可能派出队伍去多搜索几遍吧,”恩雅突然说道,“如果你真的决定动手……在动手之前让他们再去排查一下? 虽然幸存者出现的几率渺茫? 但或许……”

    “好,我明白了,”高文没有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抢先一步打断道? “我会谨慎对待这件事的而且本身安排轨道轰炸也不是拍拍手就能决定的事? 有很多东西需要权衡? 有很多情况需要调查? 所以赫拉戈尔他们会有充分的时间在废土中继续搜索幸存者……在他们有能力进行更大范围的搜救之后? 我会让他们优先前往塔尔隆德西部。”

    现在的塔尔隆德临时政府情况窘迫,人员和物资情况都捉襟见肘,按照梅莉塔的描述,即便是临时首都阿贡多尔这座大本营平常也只能派出有限的搜索队伍前往较近区域执行任务,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没多大机会去考虑大陆西部有没有幸存者但如今联盟已经成立? 源源不断的援助物资和建设队伍很快就将奔赴那片极北大陆? 其中还将包括塞西尔方面提供的通讯、能源、防护等各种设备? 这些东西和全盛时期的塔尔隆德造物当然没法比? 但在如今这困窘时期,来自人类的“魔导小玩意儿”对一穷二白的巨龙而言也是作用巨大的。

    有了充足的援助,阿贡多尔方面的很多行动都将后顾无忧? 尤其是大量宝贵的健康巨龙可以有机会从收集食物、清理废墟之类的琐事中解脱出来,人手和物资都不成问题的情况下,赫拉戈尔他们应该也就有余力去大陆西部搜索幸存者了赶在轨道废弃协议启动之前。

    心中一部分顾虑解除了,高文暗自叹了口气,紧接着又说道“我还有另一件担心的事我们没办法确定真的用轨道轰炸去攻击那座塔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虽然按照你的估计,它会被直接摧毁,但如果没有摧毁呢?如果只是半毁呢?如果高塔毁掉了,里面的逆潮污染却通过另一种方式转移、逃脱了现场呢?这些东西我记得当初我就考虑过……直到现在我还没把握。”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仍然会把轨道轰炸列为优先考虑,但在那之前,我必须亲自确认那座高塔的情况,”高文短暂思索之后郑重其事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确认里面的‘逆潮’到底是怎么个状态。”

    “……这将会非常危险。”恩雅忍不住提醒道。

    “那已经是个危险了,只要放在那就是个不断膨胀的危险,”高文说道,“现在的关键不在于我去不去,而在于还有谁能去当然,我做此决定绝非一时冲动,既然有了这个打算,我还是有所依仗的。”

    金色巨蛋中的声音安静了一下,随后才带着一丝笑意传来“也是……你毕竟是‘域外游荡者’,一个曾经恐吓龙族众神,还恐吓成功了的‘凡人’。”

    高文难免露出有些狐疑的神色“……我怎么听着你对这件事有很大怨念似的?”

    “当然没有。”

    高文又忍不住狐疑地看了眼前的金色巨蛋好半天,但不管他怎么看,终究是没办法从光溜溜的蛋壳上看出表情来,所以他只能干笑了一下,生硬地将话题转回来“总之,此事就暂时这么定下吧,我会认真制定一个可行的‘轰炸计划’。不过有一点得声明,我需要时间帝国内部和联盟都有无数事情等着我做,探索高塔的行动也需要许多准备工作,这件事急不得。”

    “我理解,”恩雅立刻说道,“只要你愿意出手,我就很满意了那座塔虽然危险,但其内部的‘神’终究已经夭折,其危害能力有限,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一边说着,这位昔日之神突然忍不住轻声笑着,用一丝缥缈感慨的语气说道“我可以等,反正关于那座塔的事情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而我是最擅长等待的。”

    关于高塔的话题终于结束了,高文并不想长时间沉浸在这种话题带来的严肃低沉气氛中,所以他摇了摇头,紧接着便看向恩雅,谈起了一件轻松且让他十分在意的事情“对了,有件事我从刚才就想问……你说你现在力量大幅度衰退,许多‘权柄’也已经失落,那你还剩下多少力量?还有多少不可思议之事是你能做到的?”

    恩雅一时间没有说话,但从蛋壳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明显沉凝了一瞬间,显然是没想到高文的关注点竟然在此。过了一会,蛋壳里才有温和低沉的声音传来“你为什么要关注这些?难道你想用我的力量做些什么?”

    想让你帮忙做可乐jpg。

    但这话真说不出来。

    高文干咳两声,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严肃一些“我只是很好奇,诸如‘倒影’那样被归类为‘奇迹’的权柄,在你切割神性、脱离神职之后是否还保留着?以一介凡人之躯,你还能制造出‘倒影’来么?”

    “你想探究神明在脱离神职之后是否还能仅凭剩余的力量和知识来重现‘奇迹’?”蛋壳中传来的声音立刻变得认真起来,“啊……这还真是我从未想过的思路。果然,这是只有你才能关注到的方向。值得研究,这件事确实值得研究,我觉得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有事可做了……不过‘奇迹’有很多种,一种仅仅能用于制造饮料的奇迹其实并没多少研究价值,我或许可以从别……”

    “就从倒影开始吧,”高文在旁边一脸郑重地说道,“我们应该循序渐进。”

    “我是说……倒影作为‘奇迹’虽然也很不可思议,但其中技术含量不够,我还有更合适的着手……”

    高文一脸庄严“就从倒影开始吧。”

    恩雅“……”

    高文“……”

    金色巨蛋中竟传来一声格外人性化的叹息“你就直说吧,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高文表情稍稍抖动了一下,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尖“很难描述出来……”

    “故乡的口味啊……我记得你提起过,是域外游荡者的故乡口味?”

    高文想了想,终于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之前强行为之的严肃神色被平易取代“……也可以这么说。”

    “那看来无法走捷径了……我可以慢慢尝试,去重现那份美味的‘奇迹’,”恩雅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紧接着又有一点惊奇,“不过真的没想到,原来域外游荡者也会有如此感情化和……平易化的一面。我以为你是永远理智淡漠的,就像机器和符文一样。真有趣……你上次和我交谈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的话更像是在描述神明,但我本身从一开始就更偏向‘人’这一侧,”高文摊开手,“至于为什么上次和这次不一样,原因很简单上一次我在和龙族的众神谈话,这一次……你是恩雅。”

    那金色巨蛋沉默下来,随后突然问道“你那种‘故乡的口味’,它是加冰的么?”

    “是的。”

    “好,我有努力方向了。”

    高文想了想,总觉得这件事的发展方向有哪不对,但仔细想想又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

    反正他本身也不希望让恩雅这个情况极其特殊的“昔日之神”太早接触到他更深层、更核心的秘密,短时间内又确实应该给她找点事做,两相考虑之下她现在有了个看上去没什么危害的目标……这发展还挺不错的。

    况且话说回来,他已经默默安排了这位昔日之神的“网络测试项目”,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他也不打算再安排更多事情了这是为了保证测试过程的样本“纯度”。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突然从走廊的方向传来,打断了高文和恩雅之间的交谈。

    孵化间的门被人推开,手里端着一个大号托盘的贝蒂出现在高文面前女仆小姐脸上带着开心的模样,一边走进房间一边说道“主人,恩雅女士我把茶点带来啦!”

    “你来的刚刚好,”高文笑着对贝蒂说道,“我已经好多天没有喝你泡的茶了。”

    可乐虽好,但家中香茶的味道也同样美妙。

    贝蒂很开心地接受了夸奖,先将第一杯红茶交到了高文手上,随后便当着高文的面端起茶壶来到了恩雅面前,非常轻车熟路地将滚烫的茶水向着蛋壳倒下……

    高文手里端着茶盏,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他确实听说了贝蒂给恩雅“浇水”的传言,但他可没想到这所谓的“浇水”……竟然真就是这么粗暴简单?这姑娘平常真就这么浇下去的?而且恩雅……这怎么看起来她还挺享受的?

    高文顿觉手里端着的茶盏触感怪异起来,也彻底明白了恩雅蛋壳上那淡淡茶香的来源……这是腌入味了啊!

    “主人?”贝蒂反应再迟钝,半壶茶水倒下去之后也注意到了高文的视线,她有些困惑地扭过头,“怎么了?”

    高文嘴角抖了两下,实在没忍住“贝蒂啊……你这是在煮茶叶蛋?”

    贝蒂一脸糊涂“茶叶蛋是什么?”

    “一种食物……算了,跟你解释不明白,”高文捂着脑门,“就当我没说吧。”

    “哦。”贝蒂哦了一声,既然主人不想说,那看来这件事就不用在意她迅速将这件想不明白的事情放到了一边,紧接着便按照平日里的流程从口袋里拿出擦蛋用的软布,开始在恩雅的蛋壳上擦拭起来。

    “吱扭吱扭”的声音在孵化间中响起,高文好不容易端起来得茶盏瞬间又放了下来“……你平常还一直这么盘她?!”

    贝蒂又一脸糊涂地停了下来“什么是‘盘’?”

    高文“……”

    (这是我最后的波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