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八一五章 故事之中的故事,笔给你你来写

第八一五章 故事之中的故事,笔给你你来写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放心油条
    头顶是地中海,两眼茫然无神,浑身都透着油腻味的死胖子,缓缓的扭转脑袋,死鱼眼看向了水幕的下半部分。

    这片恍若天幕的水幕上,数不清楚的死灵,人族数量也众多,但是所占的比例并没有那么高。

    百舸争流,逆流而上,为的就是从这片天幕里爬出去,爬出这片纯粹的死亡地带。

    所有在这里的死灵,没有爬出去的,最后都只有一个结局。

    跌落黑海之中,被那些永世都无法解脱的死灵,拉入还海中,哪怕被海中出现的巨大怪谲吞噬,也未必能得来解脱。

    反而可能会在怪谲的腹中,遭受不知多久的折磨,求超脱此地不得,求解脱亦不能。

    每一个能出现在这里的死灵,生前都是一方俊杰,亦或者是留下过传说的人物。

    没有人念叨,无名无迹,还不是什么大佬的生灵,死后根本没可能出现在这里。

    茫茫黑海,便已经是众生最终的归宿,他们会化入此地,所有的一切,都会融入到其中,再也没有了自己。

    当有朝一日,他们在世间的痕迹消失,再也没有人会提起他们的名字。

    那才是真正的消失,比死亡更彻底的,消亡,什么都没有了。

    当那些真正有能力,来到黑海尽头,看到这片天幕之后,他们会做什么?

    逆流而上,爬上去。

    哪怕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上面有什么。

    未知,也比一眼望到尽头要好。

    在这片无边无际的黑海里,每个死灵的结局,都已经注定了。

    未知起码也可能会有不一样,不一样就是希望。

    当没有了希望之后,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认清这一点的,这里绝大多数的死灵,不管还有没有自我意识,他们做的其实只是盲目跟风而已。

    地中海死胖子耷拉着死鱼眼,看向了下面的秦阳。

    他的载具是一本书,如今这本书上,开始书写秦阳的故事。

    这代表着,秦阳是新出现的死灵里,最有资格跟他争流的人。

    他已经在这个位置,待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了。

    似乎只差一点点,他就能从天幕上一跃而起,彻底登上上一层,去往那未知的地方,彻底离开这片只有消亡的死亡低阶。

    可是他一直无法跨越过去,那一步如同天堑,永远无法跨过。

    他在等一个人,等一个可以与他争流的人,因为之前每一次前进,都是争来的,每一步前进,都是踏着别的死灵的骸骨。

    他的死鱼眼里,慢慢的泛起一丝情绪,他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这个叫做高兴。

    是啊,他很高兴,终于有人来跟他争一争的,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是一个人族。

    书籍上,依然有工整的字迹自行浮现,描写着以秦阳为主角的故事。

    “一切安稳,秦阳原以为终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哪想新的变化出现了……”

    当字迹到了这里的时候,黑色的字迹,慢慢变成了红色,像是用鲜血来书写的一般。

    死鱼眼地中海,来了精神,好像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静静的看着书上的字迹,同步看更新。

    ……

    秦阳揉了揉脑袋,总觉得最近是不是睡多了,总有些昏昏沉沉,人也有些萎靡。

    不过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然长眠,还是干正事吧,先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完成了小本本上的待办事项,有的是时间慢慢休息。

    秦阳振奋了精神,走出了绝地庄园。

    一切都仿若重新走了一遍,沿着秦阳的记忆,一件事一件事的出现。

    去永夜之地,杀鸑鷟,去大燕,干掉老皇帝,成为了德帝,去念海,断嬴帝超脱之路,在魁山,最后一剑,斩灭了嬴帝与自己的生机。

    再次来到黑海,乘坐孤舟,一路来到黑海的尽头,在这里,他与无数其他死灵争斗不休,百舸争流,争那最后能越过天幕的机会。

    然后,当他一路顺着天幕,逆行而上,他看到天幕的最顶端,一个剑眉星目,一脸忧郁气质的帅哥,盘坐在一本巨大的书上,支着脑袋,静静的看着他。

    这帅的掉渣的帅哥的书中,自行浮现出鲜血书写的文字,文字的内容,便是当下的画面。

    然后,事情还没发生,新的文字便出现了。

    “小说家开始谱写故事,秦阳陷入到新的故事之中,成为了小说家笔下的主角……”

    眨眼间,秦阳的意识一阵模糊,再次睁开眼睛,他出现在了黄泉魔宗。

    他揉了揉脑袋,良久之后,才喃喃自语。

    “噬心蛊可能还有未知的影响,竟然有些失神了……”

    从噬心蛊事件开始,秦阳成为了故事之中主角的故事的主角……

    一切,也都跟他记忆之中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时间更前,秦阳更弱而已。

    但这一次,秦阳失神的时间越来越多,他总会生出一种疑惑。

    他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但是慢慢的,他发现,他似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掌握了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

    有一些能力,就像是拾取技能一样,莫名其妙的出现,仿若天生就会施展。

    但依然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就像刚才,他无意之中,施展了一个神通,黄泉魔宗的一个弟子,莫名其妙的不能修行,不能施展秘法,什么都不能了。

    就像是……

    挨了一发沉默。

    一切都如同往常,一切都在按照巨大的惯性,秦阳心底安排的惯性,按照安排好的剧本,继续前行。

    当他从噬心蛊事件开始,再次走完了行程,再次来到天幕,看到那个支着脑袋,静静的看着他的大帅哥时,那种巨大的违和感和似曾相识的感觉。

    终于再也压制不住了。

    秦阳揉着脑袋,运转思字诀,消耗大量的力量,将他已经忽略,出现破绽的地方,重新挑出来整合起来。

    于是乎,他看到了,那个大帅哥的书上,正在连载的故事之中,新的血字出现了。

    “秦阳终于堪破了故事,认清了他陷入到了故事,成为了故事主角的事情,他运转力量,迸发出了化作死灵之后的最强一击……”

    黑色的光刃,冲破了天幕,那个大帅哥的身体,化为齑粉,消失不见,而那本书,也慢慢的幻化成虚影,最后彻底崩碎成烟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阳脚踏孤舟,一路逆行而上,很快就冲到了小说家的位置,他踏着小说家的位置,一跃而起,冲出了天幕,那片逃离沉沦黑海的新世界。

    ……

    地中海死鱼眼,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书本上新出现的字迹。

    他让秦阳在故事的故事之中跳出来,但是这件事本身,却还是故事。

    而真实的天幕上,载着秦阳的孤舟,一路逆行而上,速度很快,远超其他死灵。

    当秦阳的孤舟,来到书本前的时候,秦阳双目无神,一跃而起,如同要跳出天幕一般,跳向了书本。

    他的身形,慢慢的缩小,如同跃入一个世界,投向了那本书。

    地中海死鱼眼咧着嘴笑了起来,但是笑过之后,他却忍不住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他以为来了一个很特别的死灵,足够成为他踏板的死灵。

    这个叫秦阳的,故事非常好,可是也仅此而已了,他生前的能力很多,但没想到,依然如此不堪一击,其实跟其他死灵,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还要继续等下去了,等着下一个,有资格成为主角的死灵出现,只是到了那天,不知道,他会不会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噢,他已经忘记了,他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他只记得自己有一个身份,叫做小说家。

    曾经是人族。

    小说家耷拉着死鱼眼,没了精气神般,继续呆呆的坐在那里。

    但他没有注意到,双目无神的秦阳,在跳入书本的时候,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

    回过神,秦阳回到了青林城,他坐在自己的店铺门口,晒着太阳,百无聊赖的等着生意上门。

    然后,他痛苦的揉着脑袋,一把黑剑,仿若斩碎了界限,脑海中一个个梦境所化的光球炸开。

    所有属于他的记忆,在短暂的割裂之后,再次回归。

    半晌之后,他抬起头,看着日头,换了个姿势,微微耷拉着眼皮,继续晒太阳。

    “嘿,没想到,死了之后,竟然还能再次晒到太阳,这感觉可太真实了。

    不,这本来就是真实的,我曾经切身感觉到过的。”

    秦阳美滋滋吃着便宜的灵果,乐呵呵的跟隔壁的鸡贼掌柜打招呼,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切。

    那个什么小说家,当他是瓜皮么。

    明明都已经察觉到哪不太对劲了,再看到小说家,看到他谱写故事的能力之后,难道不会去想,他看到的那些,经历的那些,甚至堪破故事这件事本身,都只是故事?

    尤其是最后,被一击砍死,这个结果太粗糙了,都没嘴炮两句,也没感慨两句。

    前面的故事,完全是以他的记忆为核心。

    说明,那些故事,九成九的书写人,都是他这个故事主角,之有没有发生的事,才是小说家自行补上的。

    他补的这个结尾可真是太不符合他性子了。

    杀了人没超度就算了,还不逼逼两句?

    老实说,秦阳对跳出天幕之后,会遇到什么,并没有太大期望。

    要么就是跳过去之后就真的死了,消失了。

    要么就是过去之后,回到了人世间。

    再要么,就是真正的死后的世界,说不定还能见到一些老熟人。

    然后再找到复活的办法,亦或者,在死后的世界,过的太爽了,不想回去了,那就等着自己在意的人下来。

    当生与死,成为一种状态,而非永远的失去自我,那在哪又有什么区别。

    自从连自己都超度不了自己,变成这种鬼样子的时候,秦阳就什么都看开了。

    ……

    小说家失望之余,最后看了一眼,书籍上新浮现的故事。

    算是补全一下之前缺失的部分,他挺想知道,秦阳的能力是从哪来的。

    在故事的最初,应该会有的。

    然而,他看着浮现出的字迹,一双死鱼眼,慢慢的睁开,忽然一个激灵,来了精神。

    “秦阳晒了半天太阳,回到房间,美滋滋的睡了一觉,起床之后,又晒了个朝阳,参悟了一会儿法门,继续晒太阳……”

    字迹唰唰唰的浮现。

    “秦阳晒了半天太阳,参悟法门,泡了壶茶,睡了。”

    “秦阳参悟法门,吃了顿油泼面,继续晒太阳。”

    “秦阳……”

    字迹如同流水一般的留下去,不,这已经不是流水了,这叫瀑布。

    唰唰唰的几年时间过去了。

    秦阳什么都没干,每天例行的晒太阳,参悟法门,泡茶,偶尔吃一顿饭。

    小说家已经没有心跳的胸口,开始剧烈起伏,他的头顶开始冒烟,身上的死气化作狼烟,直冲天际。

    一双死鱼眼,都快要瞪出眼眶了,手指指着唰唰唰浮现的故事,全身颤抖。

    “这……这……”

    他的额头,青筋毕露,表情愈发的狰狞,跟疯了似的,在脑门上抓出几道黑痕,本就不多的头发,被抓掉了一大半。

    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书籍上的字迹,流转过去的时间,已经有二十年了。

    故事什么变化也没有,永远都在重复第一天。

    小说家实在忍不住了,他伸出手,掌中出现一支大笔。

    他在唰唰唰浮现出的字迹最后,亲手写上了几个大字。

    “秦阳死了。”

    然而,当他写出来这几个大字之后,新的字迹又出现了。

    “秦阳死后来到了沉沦黑海,见到了小说家,再次陷入到故事之中。”

    “秦阳晒了半天太阳,参悟了半天法门,还做了一套卷子。”

    “秦阳……”

    小说家喘着粗气,眼睛里满是血丝,他忍不住了,哀嚎一声。

    “够了!你赢了!”

    他当场折断了手中大笔,将笔狠狠的摔在书本上。

    眨眼间,他跟疯了似的,将一页页书籍撕下来,所有属于秦阳的部分,全部撕下来!

    将其丢回到秦阳的孤舟上。

    那一页页纸上,秦阳两个大字飞出,慢慢的凝聚成秦阳的身形。

    秦阳睁开眼睛,看着这片死寂的世界,头顶上再也没有太阳。

    再看看对面的地中海死鱼眼,秦阳不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得了,这次应该不是故事了。

    “我都不介意让你窥视我的人生,你怎么先撂挑子太监了?你还是不是人?我们商量一下,你让我再进故事,行不?”

    小说家气头顶冒烟,面容扭曲,他一把抓住折断的笔,甩给秦阳。

    “笔给你,你来写!快,写死我!”

    他完全无法忍受,他笔下的故事,变成那副鬼样子,硬生生的从故事变成了二十多年的日记,每天还都是一样。

    ps:过了小年就是年了,给诸位拜个早年,新年快乐哟,特意不断章,一章一个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