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八一三章 当面告别,拉天帝陪葬

第八一三章 当面告别,拉天帝陪葬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放心油条
    “师兄啊,我的好师兄啊,你死的好惨啊,怪我没用,你都死了,我都没看好你的坟,等我过去的时候,你的坟竟然已经被人挖了。”

    撕心裂肺的干嚎声,穿破云霄。

    秦阳伸长了脖子往下看了一眼。

    只见五行山的山道上,一个看起来胖胖的小胖子,但五官容貌,却跟张正义完全不同的家伙,正在扯着嗓子干嚎,叫的跟杀猪似的。

    秦阳伸出手,捂住脸,实在是不忍直视。

    张正义这个狗东西,哭不出来还要学人家嚎丧,戏演的太假了,嚎了半晌,一滴马尿都没见到。

    这狗东西!

    自从魁山一战之后,秦阳便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沉睡在里面,老老实实的当一个死人,谁也没见,见多了凭增不舍,他还是不适应现在的状态。

    惦念过那么多人,唯独不担心张正义。

    就是非常确定,这货哪怕再飞灰烟灭,过一段时间之后,依然还能活蹦乱跳的蹦跶。

    当初跟嬴帝的生机融为一体,炽烈如大日,本质上是超越了封号道君层次的存在,在那种情况下,只要大日开始了坍缩,便是天地大势,无可抵抗的伟力,任何方法都挡不住的。

    他手里有自黎族得到的替身神像,然而,那玩意连反应都没有,明显是超出层次太多了,挡不住。

    秦阳觉得,那种情况下,唯一还能活过来的方法,可能也就是拥有神凰血脉,身负不死神凰神通。

    这么一想,他还担心张正义个屁啊。

    能真正杀死这货的,可能只有时光了。

    秦阳悄悄的按下云头,进入到五行山内。

    前来祭拜的人不少,尤其是东海的人,出乎意料的多,紧接着便是南海那边的人,不远万里而来。

    他名声最好的地方,除了南海就是东海。

    实力虽然很少被人提起,大家都觉得他先天有孙,根基有缺,可做出来的事,东海和南海这边,记他好的人却不少,哪怕是白眼狼,表面上也不敢说出来。

    当年南海争斗纷纷,坐拥南海广袤海域,却因为毗邻死海,修士要的资源匮乏,能孕育出的高手很少,彼此之间争斗不休。

    越争,便越混乱,从其他地方流入南海的资源,变得更少,价值更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一直持续下去。

    秦阳当年一口气带着一大群人一起发财,建立秩序,又用他的人脉,勾连死海、南蛮,最后再连同大嬴、东海。

    区区一二百年的时间过去,最直观的变化,便是现在的南海,连极北之地的资源都能见到了。

    而东海那边更是如此,势力众多,夹在大嬴和海族中间,几十个不能称之为神朝的国度,再加上各种岛主、势力什么的,更是乱的一塌糊涂。

    想干什么都不敢。

    后来大嬴差点跟海族干起来,东海人心惶惶,夹在中间,委屈的要死,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最后没打起来,平息了干戈,通商、建立秩序,秦阳这个人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缓冲,最大的因素。

    现在大家都好过了,尤其是底层修士的感触最是明显了,大家都念着秦阳这位大佬的好。

    真有好好发展,不用整天担心明天就被灭门的机会,门内也可能会出现强者的机会。

    脑子不好,非要去打打杀杀,到处树敌,自己得到的好处还不多的人,只是极少数,极个别了。

    所谓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好人,秦阳竖的一辈子的人设,最后贯彻到底了。

    秦阳看着来祭拜的人,心里感觉还挺有成就感的。

    起码,在绝大部分的人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好人。

    这次不是自己嘴上说了。

    “大叔,地方已经准备好了。”

    小人魔已经长成个阳光灿烂的少年,跟初生的照样一样,蓬勃生机,刺的秦阳这个不祥,眼睛有点痛。

    “别跟着山谦老鬼学,不学好。

    你多跟你的掌门师兄学学,做人得走王道,遇到什么事都正面碾压过去,该悠着的时候,又能悠得住。

    简单说就是表面上看起来虚怀若谷,很好说话,真不好说话了,暴涨能毫不犹豫的打爆对方的狗头。”

    小人魔咧了咧嘴,想笑又不敢,瞥了瞥一旁的长秋雨,脸拉的跟驴脸一样。

    “长师兄,你别怪我,我现在脑子不太好,说话直了点。”

    “哎……”长秋雨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进去吧,你名单里的人都在里面了。”

    进入一座偏殿,其内化作一个有山有水的秘境,前来祭拜秦阳的亲朋好友,此刻都在这里了。

    这才是秦阳的追悼会,外面的只是场面。

    苟了一辈子,高调一次怎么了?

    进入之后,就又见张正义,站在台子上,吐沫横飞。

    “你们不知道,我师兄这人呢,是蔫坏,我为我这个师兄,那是操碎了心。

    就说这次,他给自己选的陵寝,也太草率了,这不,被人挖了吧,死了我还得去找他的尸体,重新给他修一座普天之下最强的陵寝……

    你们说我容易么?”

    秦阳搬了把椅子,坐在最后排,乐呵呵的看着张正义吹牛逼。

    一旁失去双臂,眼睛也蒙着黑布的蒙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缓缓的转头看向了秦阳。

    “蒙师叔。”秦阳建立,一切都在不言中。

    蒙毅沉默了一下,跟着轻声呢喃道。

    “还是有机会的,你别放弃了,曾经跟我自己联手,算出来你有死劫,如今已经应劫,这死劫应当已经化解了。

    本来算到这里,就是极限了,当时镜中走出的我,以舍弃自身为代价,往后算了算。

    你的死劫又非结束,这次我侥幸活下来,终归还是有了些收获。

    你注定了不能当这个传道人了,那你就当门主吧,反正你早已经有资格了。”

    “哈,哪有让一个死人当门主的,等我真的想明白了,能活过来了再说吧。”秦阳笑了笑,摆了摆手推辞。

    蒙毅也不勉强,他现在还是坚信,他当年丢掉了一双眼睛,才看到的一线生机,不可能就这么没了,他不相信秦阳会到此结束。

    哪怕秦阳现在已经是死亡状态。

    两人说了没两句,就见台上自吹自擂的张正义,忽然瞪大了眼睛,哀嚎一声,从台上扑了下来,瞬间出现在秦阳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秦阳身上抹。

    “秦师兄,我以为你的坟……”

    嚎啕大哭着,到嘴边的话,硬是说不出口了,哭的撕心裂肺,死死的抓住秦阳的手臂不撒手。

    秦阳气急,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哭什么哭,瞎说什么呢,我这人谁不知道,急公好义,心地善良,普天之下谁不知道,谁会跟我这么大仇,刨了我的坟,那是我自己钻出来的!”

    这狗东西,真不是东西!

    我还要不要脸了?

    到处嚷嚷,老子的坟被人刨了,假的也会变成真的了。

    白凛都死了,恩怨尽消,刨坟的事,当然也就不存在了。

    秦阳看着一众人,惊骇的眼神,搬了把椅子,坐到最前面,一挥手,摆上一坛坛灵酒。

    “这么沉重干什么?”

    “人生自古谁无死,我呢,就是想跟各位告个别,自己给自己办个葬礼,我这一生,就算是盖棺定论了,这个论是什么,我想自己亲眼再看最后一眼。”

    秦阳举起酒杯,说的很是洒脱,众人不禁跟着一起笑了笑。

    来人不少,都挺给面子。

    秦阳端起酒杯,走向了黎族的三位大佬和神牛。

    “四位前辈,我知道你们对我抱有厚望,悄咪咪的给我按了个黎族少主的头衔。

    但小子实在是不争气,让几位前辈的期望落空了,对不住了。

    要是有来世,我就当你们的黎族的少主,只要几位前辈不嫌弃,那我就高攀了。”

    秦阳举杯一饮而尽,将信物都拿了出来。

    玄黎老婆婆神情复杂,笑骂一声。

    “什么高攀不高攀,说你是,你就是,谁敢说不是,我去他家里养蛊!”

    黑黎的仡楼,将信物推了回来。

    “这是你的东西,不是我们的,没有送回来的道理。”

    “行,那我就留着做纪念。”

    神牛臭着脸,一口将酒杯都吞了,似乎还有些不自在,连吞了好几个酒坛子,自己趴在那生闷气。

    秦阳再斟一杯酒,来到崔老祖面前。

    崔老祖如同老了一截子,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得萎靡了。

    秦阳放下酒杯,走上前,重重的给了崔老祖一个拥抱。

    “师尊。”

    他这辈子,最真心实意,半点虚假都没有的一声师尊,就是给崔老祖的。

    谁对他好,他心里清楚的很。

    也只有崔老祖,是真的毫无保留的只是对他好,希望他好,仅此而已。

    一声师尊,崔老祖老泪纵横,抹着眼泪,重重的应了一声。

    “诶。”

    “没事,我只是进入了死亡状态而已,又不是彻底没了,你徒弟我本事大着呢,我已经感觉到,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说不定还有另外一个属于死人的世界,我先去探探路,说不定哪天,我在那边呆腻了,就杀回来了。

    师尊啊,你可得好好保重自己,你说万一我哪天杀回来了,想喝口汤了,都没得喝了,那我得多惨啊。

    我就好这一口,师尊,能答应我不?”

    崔老祖嘴唇颤抖着,哽咽着点了点头。

    “好。”

    秦阳暗暗松了口气,他最心疼的就是崔老祖了,一生苦难,甚至都没有多少追寻大道的追求,他的坚持和追求,是在秦阳看来,最像一个寻常人的。

    他真怕崔老祖骤然接到他身陨的消息,会承受不住。

    现在现身见一面,其实也不知道好不好,给人家一点希望,是不是更加残忍。

    但他看着崔老祖现在的样子,着实看不下去了。

    有个善意的谎言,可能,会好一点吧。

    其实,崔老祖何尝不知道,只是,他也宁愿有点希望。

    继续倒一杯酒,秦阳看着幽灵号的船员。

    “雨伯,一直以来,你担着大副的名头,干的却是船长的活,从今往后,你就是真正的幽灵船长了,也算是实至名归。

    家大业大了,跟着我们混的人,以后就全靠你了。”

    “船长放心。”温雨伯举杯,一饮而尽。

    一旁抱着一盘点心的黑皮,有些好奇的看着秦阳。

    “他们说你死了,是在咒你,你明明还在。”

    “哈哈,没事,吃你的,以后跟着雨伯,能吃饱。”

    “船长,你吃。”黑皮看着盘子里的点心,犹豫了一下,将盘子递给了秦阳。

    秦阳拿了一块,摸了摸黑皮的脑袋,满脸欣慰。

    “真是好孩子。”

    旁边爬着,已经不成狗形的影帝,鼻孔里喷出两道白气,算是打招呼了。

    木精灵没出来,秦阳虽然有些遗憾,可还是觉得这样更好,这肯定是影帝这个护犊子干的。

    黑影还是套着龟壳,跟海族的人混在一起,很不起眼。

    “黑影,我马上就要走了,你最后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我赌你肯定不会就这么完了。”黑影冷哼一声,压根不觉得秦阳会这么死了。

    “真没什么说的了?”

    “不说,你什么时候复活了,什么时候说。”

    “狗东西!”

    ……

    端着酒杯,跟一众老熟人,一一告别。

    也算是,让在场的众人,相互认识了一下。

    以后有什么事了,多少也能给个面子,照看一下。

    尤其是大嬴神朝,嫁衣还没苏醒,周边总要安定一点的好。

    一一告别完,折腾了两三天之后,秦阳再次举起酒杯。

    “诸位,我秦有德,不算完美,到处瞎折腾的一生,算是结束了。

    这杯酒之后,咱们有缘再见。”

    秦阳放下酒杯,转身离开。

    出了秘境,第二剑君正在等着秦阳,而张正义是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

    秦阳拿出一个盒子,交给张正义。

    这是当初在荀穆身上摸出来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一直在落灰,最近整理收藏的时候才挖出来了。

    思来想去,可能对张正义有用。

    反正有没有用,他自己留着肯定没用。

    “这个送你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可能跟你的神凰血脉有关,最好小心一点,如何处理,你自己看着办,我没法替你做选择。”

    张正义收下了盒子,死死的抓着秦阳的手臂不撒手。

    “秦师兄,你要去哪?”

    “去一个死人应该去的地方,我最近忘掉的事情越来越多了,甚至都不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什么时候了,我不想化作那种失去自我的不祥。”

    秦阳抱住张正义的脑袋,咔嚓一扭,将他的脑袋扭到后背。

    看着张正义挂掉,秦阳再次将他的脑袋摆正,修复好之后,看了看手。

    “这是低多少次了,我也忘了……”

    丢下这句话,秦阳转头看向第二剑君。

    “劳烦第二大哥了。”

    “自家兄弟,无需说这个。”

    秦阳看向东海,还是有些遗憾,小七不知道跑哪去了,这次都没见到最后一面。

    第二剑君带着秦阳,瞬间消失不见。

    不一会,第二剑君带着秦阳出现在魁山,魁山的主峰。

    秦阳拍了拍峰顶,自言自语。

    “我都要死了,所以来看看,能不能顺手帮你个忙,把太微带走。

    你要是还有灵,就来帮个忙,让我把他带走。

    让这狗东西搞这么多事,老想着复活。

    我让他跟我一起下地狱也好,去亡者世界也好,反正我不信,在那个地方,他还有什么所谓的权柄。”

    秦阳的话音落下,只见峰顶,他曾经得到的权杖,缓缓的浮现出来。

    秦阳手握权杖,瞬间,眼前的空间仿若出现了断层,他看到,一方方寸之地,在虚无之中。

    那里有一支权杖,插在地上。

    秦阳手握权杖,一步迈步,跨入虚无之中。

    他拔起地上的权杖,瞬间,无穷伟力加身,仿若有什么可怕的力量,镇压在他身上。

    秦阳冷笑一声,直接将方寸之地的权杖丢入到海眼里。

    而后张开嘴巴,直接将方寸之地也吞了,丢入海眼里。

    反正他又不需要这里的力量,不需要这里的权柄,能怎么乱来就怎么乱来。

    既然要拉个什么人陪葬,自然是拉着太微天帝陪葬最有牌面。

    哪怕海眼坍缩,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走出虚无,将手中的权杖也一起丢入海眼里。

    这样,才是最完整的念海。

    秦阳身子一个趔趄,感觉到海眼里的力量,开始造反了,海眼如同在沸腾。

    海眼魔石,已经无法吞噬镇压那股力量和权柄了。

    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同归于尽。

    “第二大哥。”秦阳一声低喝。

    第二剑君立刻拉着秦阳,连续几个瞬移,出现在了永夜之地。

    秦阳目光一扫,在感应到不祥邪异的瞬间,便投身入内,身体被不祥邪异吞噬。

    跨过不祥邪异所化的通道,秦阳再次来到那边死亡世界。

    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感觉到,曾经来到这里的不适,彻底消失了。

    反而有种以前活着的时候,出现在灵气浓郁的环境中一样,如鱼得水。

    这里,果然是亡者的世界。

    海眼内,太微天帝的力量和权柄,失去了魁山镇压之后,竟然开始吞噬秦阳自己的力量。

    海眼魔石,也只能镇压的住权杖,根本没法彻底阻拦。

    秦阳放开海眼的封锁。

    金光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周遭所有的力量和生机,都再蜂拥向海眼里。

    眨眼间,权杖上出现了裂痕,光辉变得暗淡。

    金光之中,也染上了灰黑色,那是死亡世界里,无尽的死气,无数属于死者的力量。

    秦阳咧着嘴笑了笑。

    “看来你还是不行,这里不是你的权柄,能覆盖的世界,乖啦,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说真的,我还真的挺想知道,亡者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

    两个权杖,碰撞融合到一起,化作一支。

    所有的力量,都在凝聚,隐约化作一个身穿帝袍的人影。

    他不断的祛除死气,属于死亡的力量,想要挣扎,却只能感受着,秦阳的身体,冲向了那片沙滩,什么都做不了。

    这个世界,一丁点他可以利用的力量都没有。

    秦阳踩上灰黑色的海水,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海洋的深处。

    不过走出了两步,身后的沙滩便彻底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望无际的灰黑色海洋。

    空旷、死寂、毫无方向。

    秦阳现在任由海眼内的金光逸散出来,便见那些金光,延伸出去不过丈许,便化为虚无。

    秦阳哈哈大笑着,也不阻拦,任由太微天帝挣扎。

    他大步向前走去,不知目的,不知方向,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不知多久,海眼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之前丢到海眼魔石之下的新住客,可能是太一天帝的力量,然而,此刻那股力量已经彻底消散了。

    不知道那些力量,对于太一天帝影响有多大。

    但秦阳知道,现在的情况,对太微天帝的影响特别大。

    他在油尽灯枯的时候,被尸魁吞了之后,血肉脊梁化作魁山镇压了无数年。

    最后的一切,都分化化作了念海,靠着万年轮回,生生灭灭,永无休止。

    可如今,这些权柄和力量,哪怕再次化作念海,可能天花板连神门都不到了。

    力量近乎全部消失了,不可抑制的消失。

    因为,秦阳死了,秦阳属于这里。

    秦阳在这里再也不会遗失记忆,甚至不会遗失力量,这里的无尽死气,还能滋养秦阳的身体。

    可太微天帝,严格说,他还真的没死透呢。

    或者说,对于一个神祇来说,根本没有死亡这种概念和状态。

    他的存在,依托于天地大道。

    他只会有存在,和消失,这两种状态。

    他的权柄,跟秦阳预料的一样,在这片死亡的世界里,完全无用。

    秦阳就这么一直走,不知多久之后,海眼彻底恢复了平静。

    太微天帝化出的虚影,彻底消失了,他的力量也彻底消散了。

    最后唯有一支失去了光泽,化作乌黑的权杖,被海眼魔石,死死的镇压在那里。

    秦阳停下了脚步,望着这片无垠黑海,忽然没了要干的事了,他也不知道方向。

    正想着呢,他的周身,开始浮现出香火气。

    耳边似有人在呢喃,慢慢的,那些呢喃声,越来越大,数量越来越多,这些声音与香火气融合,化作了一艘孤舟,出现在他脚下。

    秦阳回头看了一眼,仿佛看到了,五行山,数不清的人在祭拜他。

    仿佛看到,东海、南海,他的牌位竖起,他的雕像被立起。

    很多人在祭拜他。

    很多人在念叨他,大荒开始流传他的传说。

    孤舟托着他,自行驶向了远方。

    秦阳笑了笑。

    “嘿,好人有好报了啊。”

    ……

    秦阳满怀期待,乘坐孤舟,前往未知的时候。

    张正义也来到了永夜之地。

    他等着不祥邪异出现,一头扎了进去。

    不祥邪异都想把他吐出去,什么玩意。

    在死亡世界里苏醒之后,张正义沉着脸,拿出了秦阳最后给的盒子。

    他伸出手,打开盒子,接触到里面黑球的瞬间,那东西便没入到他体内消失不见。

    张正义的额头,浮现出青黑色的道纹,像是一只展翅的冥凰,又像是王冠。

    张正义的气息越来越强,他的身上,生生死死,不断变化,直到最后彻底稳定下来。

    他来到海岸边,建起一座灯塔,就蹲在灯塔前。

    “秦师兄,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你要是不回来,你就是狗!”

    ……

    黄泉魔宗地底深处,沉眠的枯骨摆渡人,骤然睁开了眼睛。

    “新任冥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