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765 你干了啥

765 你干了啥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臧福生
    沙漠国老大同意来茶素治疗后,张凡和沙漠国的老大都默契的没有谈治疗费用。至于沙漠国的老大怎么想的,张凡不太清楚,可张凡明白一个事情,既然把人家弄来了,就要弄好。

    张凡肯定不会地对方怕赖账,当初连酋长的儿子来茶素,张凡都没怕赖账,现在更不怕了。而且,这个疾病到底要花多少钱张凡心里。

    因为邀请函发遍了满华国的大型医院,从南到北比较好一点的医院和专家,张凡一个都没放过,茶素医院的邀请函都弄的满华国的医疗界瑟瑟发抖了,因为有水木的前科在,弄的各大医院的院长提心吊胆的。

    因为茶素医院给的钱太多了,设备和实验室太先进了,要不是地处国境线的边上,估计早尼玛官司打到中南了。

    可就这样,专家邀请来的却不是很多。

    不是张凡的牌面不够大,不提茶素医院的体量,就说张凡和张凡的师门,除了当年真和老头翻过脸的,大多数医生都会给面子的,毕竟人家祖系不是白叫的。

    主要是这个疾病太罕见了。连富贵病艾滋早在八十年代就在华国首都有报道了。当年据说没一定实力的,都没资格得这个富贵病。

    而这个疾病,地中海热直到九几年华国才出现过一两例,所以专门研究的人几乎没有。

    专家不是狐朋狗友,一声吆喝,说来,有露大腿的妹子,有酒有肉,然后一群人呼啦啦的来了。

    人家也是要讲脸面的,对自己没把握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出手,更不会跑来,露个脸结果说不出个一二三,然后就回去了。

    这玩意又不是漏胳膊漏大腿的走个红地毯就能上新闻的,专家不需要曝光。

    所以,邀请函发出去后,回复过来的也就是首都的几个,魔都的几个,还有南北有代表性的几个医院中几个专家回复了茶素医院,表示可以过来。

    茶素的治疗方案也出来了,秋水仙碱试用,然后对症治疗。具体的还要等一系列的检查出来后再做决定。

    可秋水仙碱治疗这个疾病有个最大的副作用,会导致不孕不育。这个沙漠国的老大都是老头了,也无所谓不孕不育了,就算没这个副作用,老头能支棱起来?

    就算能支棱起来,他的小蝌蚪估计也跑不远。老头可以用秋水仙碱,可人家的儿子和孙子肯定不行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

    秋水仙碱到底是干嘛的,这玩意怎么说呢,就说说大家都知道的吧,当年老孟,就是那个玩豌豆的,可不是植物大战僵尸,而是孟德尔,当年生物书上的一个老头。

    这家伙就靠着秋水仙碱发现了隐性遗传和显性遗传的原理,后来我国当年弄出来的无子西瓜,其实也就是通过秋水仙碱弄的。这玩意其实就是一种生物碱。

    就和鸦a片其实差不多,不过它能造成细胞不正常分裂。比如很多基因疾病,使用这个药物的就很多。

    简单的说,就比如人体是个大沙堆,而疾病呢就是沙堆里面的一个小颗粒。

    结果有一天,这个小颗粒觉得大家都一样,它变异了。然后开始复制,如果不感觉,它最后夺权,让沙堆的沙子全变成了土。

    然后沙堆倒塌,而为了治疗,就开始用这种药物,让沙子在分裂的时候,出现异常。

    人体的正常沙子多啊,死一批都不怕,所以短期内不怕,小沙子少啊,用一段时间,分裂异常,然后变异的小沙子就断子绝孙了。

    其实就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虽然不是很对,但大概齐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说到底,其实就是靠着人多欺负人少。

    但对上人家就不行了,因为人家孙子还太小。

    病治好了,你把人弄了个三代而亡,这就麻烦了。如果就是个三代而亡,人家跑你华国来干嘛,来旅游啊!

    随着检查结果的慢慢完善,诊断明确!就是地中海热。

    张凡拿着报告,心里一阵阵的佩服,院士就尼玛是院士啊,看了一眼,就能猜中。当初要不是蒋老头的猜测,就算张凡有系统,一时半会也查不出来。

    间断性发热的疾病太多了,一万种疾病里面,没个七八千,也有五六千都有发热的伴随症状。

    而蒋老头看着报告,同样心里感慨万分啊,“这尼玛这个黑小子当初怎么没让我捡到,让卢老头给捡到了啊!是不是我在水木有点脱离群众了!”

    老头打定主意,以后不去水木了,而且对于年轻医生的培养,更是上心了,他觉得说不定他能捡到第二个黑小子呢!张凡不知道竟然有这个结果,不然张凡肯定会多装装13的,效果奇佳啊!

    这几年,张凡和欧阳老鼠一样的凑装备,终于体现出了功效了,按说这种疾病,你不去个魔都不去个首都,其他医院根本没这个能力诊断出来。

    因为好多设备,医院都没有,比如一些实验室级别的设备,不在科研上有一定深度的医院,谁疯了一样会买,代替品太多了!

    谁家像茶素一样,豪的都流水水了。而且,谁家的医院领导班子能和茶素这样,就像一个人一样,张凡说啥就是啥!张凡说买,大家举手全部买。

    欧阳就不用说了,人家任书记不光同意买,还想着办法的帮着张凡凑钱。也就别人不知道,要是其他医院的院长知道了,估计羡慕的都的哭。

    很多医院是这样,医院院长管业务和财权,书记管人事。虽然临床上的主任之类的书记没辙,可财务处的处长,人家还是有任命权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医院账面上资金无数,院长花不出去,因为处长不听话。

    要不就是盖大楼,院长盖住院部,书记盖行政楼,然后大家一起进高墙。越是低端的地方,厮杀起来越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根本没什么策略。

    几乎都是你不死我就死的局面。

    当诊断明确后,专家们也出发了。他们也在等检查结果,都不是闲着河里把煤朝着白色洗的人,他们提前来了也要等检查结果。

    但结果一出来,几个老头出发了。

    医疗上,很多人觉得医生诊断就靠治疗,其实这个话说的片面了,无效检查不提倡,比如孩子发烧了,医生一看,说全身做个核磁!

    这尼玛就是欺负人,你转头就去举报,让他好好见识见识专政的拳头。

    可是合理的检查,往往比大多数医生靠谱。毕竟能把医生这个行当,正儿八经当崇高理想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所以,医患纠纷,大多数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有的人说,我累啊,我一天上了多少多少台手术,是,的确累。可尼玛转行啊,既然吃了这碗饭,又没本事干其他的,就别矫情。累的人很多,不光你一个。

    以前的时候,茶素医院医生,也光明正大的喊,累啊,忙啊!等张凡提高待遇后,私下里喊的肯定有,但像以前正大光明喊的真没了。

    茶素医院里,这几天领导和主任格外的忙。领导和相应的科室主任亲自去机场接人。

    这次应邀而来的,都是老男人。有个笑话,说住院,医生对你查房不上心,进来看看就走了,多一句话都不说。你觉得不忿,其实外科往往都这样,不严重没工夫搭理你。

    等人家找了一群老男人在你床头窃窃私语的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国际医疗部,的顶层和次顶层,这几天清净的不得了。沙漠国的老大入住后,这两层就没了其他病号。

    当专用的电梯门打开后,张凡陪着专家们来了。

    当初修建国际部的时候,专门请的设计师是一个在华国大渔村给一条街设计过医院的一个设计师,当初花了不少钱,张凡心疼的都有点后悔。

    不过人家设计的也真的不错,比如说这个电梯,就有好多部。

    当初张凡觉得这尼玛不是浪费吗。后来才明白,有钱人的世界真尼玛复杂,坐个电梯都要一个人坐!是怕电梯里放屁,没人承担责任吗?

    不过设计师说了,这是隐私!张凡后来才明白,这是害怕别人看到!

    这次来的专家都是可以说藏在医院里的扫地僧,虽然名气没年轻一点的飞刀主任大,可这飞刀主任见到这几个老头,都得低头喊一声您老身体好!

    张凡一边挡着电梯,一边笑着让老头们下了电梯。人不多,就七位。

    比如第一位,免疫学教授,雅湘免疫学老教授,虽然退休了,可医院不放人,院长带着全体班子请来上班的。老头来茶素的时候,和张凡从来没打过交道的雅湘院长亲自打来电话,而且咬牙切齿的说,要是张凡敢挖墙角,他和张凡没完。

    这老头低调的别说行外的人,就连不搞免疫的都不知道这老头,人家师从华国免疫之父,汤飞凡老先生。可以说,早期华国的免疫,就是人家师徒几个人打下来的基础。

    这种老头,先说挖来挖不来的事情,真挖来了,估计总经理都要出来调停的。

    第二位,中庸的内分泌老头,一脸的慈祥,一边走,一边还说,“你小子,到底干了什么事情,我来的时候,中庸的院长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早去早回,千万别听你的话。”

    张凡隔着人,尴尬的笑了笑,这老头早年间出国留学,而且当年是最年轻的保健组成员,后来一直在中庸坚持带着本科生。这么大岁数,还能上大课的老头不多了。

    七个老头,张凡这次算是动作够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