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魔王的仁慈

第四百五十七章 魔王的仁慈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幽萌之羽
    总有一天,猎人也会变成猎物。

    艾琳娜坐在八眼巨蛛巢穴的凹地中央,看着篝火上方劈啪作响的松脆蜘蛛腿,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感叹着命运的奇妙她从未想过,吃到的第一顿神奇动物大餐居然是蜘蛛。

    不同于素食主义者或者是悲天悯人的博爱者,艾琳娜从来都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捕食者,既然八眼巨蛛们想要尝尝鲜美的人肉,那么它们就得做好成为人类食物的准备。

    这一点无关智慧高低,自然界赋予了所有种族生死平等的食物链条。

    事实上,在艾琳娜看来,后世之所以会出现部分极端小动保或者是极端素食主义者,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人们的精神境界提升了,而是因为恐怖直立猿这个种族太强大了,庞大的族群作为后盾,承担得起少部分成员的特立独行。

    倘若是换成狼群中有想改吃素的,可能撑不到第二年冬天就已经饿死在荒野了。

    而另一方面……

    既然老蜘蛛阿拉戈克已经无法再约束它的子女,无法再让它们抵制住人肉的诱惑,那么它们就需要做好被人吃的准备面对一种有智慧,并且嗜好人肉的神奇生物,没有直接施行种族灭绝,艾琳娜更倾向于将自己的这种行为称为,仁慈。

    烤蜘蛛腿是一门技术活,相比起烤蟹腿,烤蜘蛛腿的工序更加复杂。

    这种生活在霍格沃茨禁林中的【陆生软壳长毛蟹】,在烹饪烧烤上面最大的困难点,主要就在于对于火候的掌控既要烧干净绒毛,也要避免火太大烧穿外壳把嫩肉烤焦。

    随着篝火的噼啪声,陆生软壳蟹的节肢开始散发出一种类似于烤帝王蟹腿的淡淡香气,不需要任何的佐料,这种源于自然最粗犷的火焰料理,就是对于食材最好的搭配。

    艾琳娜精致的小鼻子抽动了一下,真香啊~

    小心翼翼地从篝火上取下一根烤好的松脆蜘蛛腿,艾琳娜临时打磨出棱角的石片毫不费力地切开了烤得发脆的黑色外壳,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肉质。

    空气中愈发浓烈的烤帝王蟹香气与淡淡的焦味混在一起,让人不自觉地开始分泌唾液。

    不得不承认,作为一种有一定魔力的神奇动物,八眼巨蛛的肉质远比艾琳娜前世在柬埔寨吃过的烤蜘蛛味道棒多了,口感有些类似于嫩鸡肉,但味道却带着几分大闸蟹的鲜美。

    “嗝,阿拉戈克,你要一起吃点吗?”

    艾琳娜环视了一下围在周围,颤颤巍巍地啃食着同伴尸体的幸存八眼巨蛛们,转过头看向一直躲在厚厚的蛛网背后,没有一起参与到用餐中的大蜘蛛,轻笑着说道。

    蜘蛛是一种具有同类相食习惯的生物。

    按照蜘蛛的习性,将死掉的同类尸体吃掉,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在这一点上,哪怕是作为神奇生物的八眼巨蛛也不例外事实上,如果不是海格下手快的话,原著中阿拉戈克的葬礼可能就只能埋一点它小时候的小玩具什么的,用土堆垒一个魔法生物版本的“衣冠冢”了。

    咔哒咔哒……

    躲在蛛网后方的阿拉戈克挥舞了几下大螯,迟疑了几秒后,慢吞吞地问道。

    “那个……卡斯兰娜小姐,您吃饱了吗?”

    “七分饱吧,嗝。实在太多了,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艾琳娜随手丢下手中已经吃干净的松脆蜘蛛腿,站起身走到旁边的屠宰场中,无比自然地又掰断了四五根蜘蛛腿拖到篝火边架上,舔了舔嘴唇轻声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吃你的。我还等着您给我带路呢……”

    随着女孩站起身来,周围原本还在进食的八眼巨蛛们不约而同地浑身一僵,旋即飞快地活动着大螯退散开,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艾琳娜当做“尸体”顺手给祸祸了。

    “我……我暂时还不饿……”

    阿拉戈克犹豫了一会儿后,缓缓说道,庞大的身子下意识往雾气深处又挪动了一下。

    相比起那些灵智稍微不那么健全的年轻八眼巨蛛,这只从小在海格身边长大的老蜘蛛更能清晰地感觉到艾琳娜所带来的恐惧不出意外的话,从此以后,这份恐惧都将深深地根植于禁林中每一只八眼巨蛛的灵魂深处。

    “不饿?好吧,随便你了……”

    艾琳娜耸了耸肩,没有戳穿老蜘蛛的言不由衷,继续回到篝火边盯着新一批的烤蜘蛛腿开始发呆,万圣节吃烤蜘蛛腿,也算是一种特别的节日体验吧。

    说起来,如果没记错的话,罗恩韦斯莱似乎由于小时候兄弟们的恶作剧,而对蜘蛛有一些阴影,不知道这些香喷喷的松脆蜘蛛腿,能不能帮他走出童年阴影呢。

    毕竟按照艾琳娜自己的经验来看,食疗永远是最有效健康的精神疗法。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战斗也差不多快要接近尾声。

    不得不承认的是,相比起几十年没动过手的格林德沃而言,伏地魔在施法技巧上的熟练度还维持在一个比较不错的水准,至少比起奥地利的傲罗们强出好几倍。

    另一方面,奎里纳斯奇洛的控诉还是多少起到了几分作用。

    至少作为理亏的一方,格林德沃还是没有完全下狠手,不管不顾地强行要将这个已经挨过两顿打,为了活命甚至都开始吃土的可怜巫师留在禁林之中这姑且算是,魔王的仁慈吧。

    哪怕是有路威的帮助,在面对一个一心防守的二代目黑魔王,使用着别人魔杖,又稍微收敛了实力的格林德沃,终归还是没能阻止奎里纳斯奇洛逃回霍格沃茨城堡。

    不过,即使奎里纳斯奇洛侥幸从他手中逃走,也依旧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

    如果格林德沃没有看错的话,那位年轻的巫师至少结结实实地又挨上了路威的一爪子,以及他发出的两三道偏向诅咒性质的复杂魔咒这些可不是休息一会儿就能养好的伤。

    “真有趣,不出意外果然就是那位黑魔王么?”

    格林德沃骑着三头大狗停在禁林边缘,看着不远处狼狈不堪地穿过林场空地,跑进霍格沃茨城堡的奇洛教授,轻笑了一声,目光闪烁地自言自语道。

    至于后续的处理,那就是阿不思邓布利多需要头疼的问题了。

    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好了,路威。我们去找艾琳娜吧。那小丫头可能饿坏了吧?”

    ……

    霍格沃茨礼堂。

    近千只魔法变出来的蝙蝠在墙壁和天花板上扑棱棱地飞翔,还有一部分如同矮云一样,在餐桌上方盘旋,桌面上南瓜肚子里的蜡烛火苗一阵扑闪。

    美味而丰盛的万圣节晚宴,也即将要接近尾声了。

    赫敏、汉娜、卢娜三人一脸焦急地看着礼堂门口,自从半个小时前教职工席发生了一阵小小的骚乱,海格和奥托先生同时离开了霍格沃茨礼堂后,她们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艾琳娜一直没能按时出现在礼堂之中,更是印证了她们的猜测。

    毫无疑问,霍格沃茨禁林那边,一定发生了什么格外麻烦的事情。

    只不过,如今的她们除了祈祷之外,也没有任何办法至少,邓布利多还坐镇在礼堂之中,说明整个形式还不算特别严重,只是些许意外吧?

    “艾琳娜,你可一定不要有事啊。”

    砰!

    就在这时,礼堂的大门猛然打开。

    只见浑身血迹斑斑的奇洛教授一头冲进了霍格沃茨礼堂,男巫浑身上下布满了可怖的伤口,不少地方都有着火焰灼烧,或者是爆炸留下的痕迹,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所有人都下意识停下交谈,转过头看向那位模样凄惨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

    奎里纳斯奇洛的大围巾歪戴在头上,露出半个光溜溜、布满褶皱和泥土的后脑勺,原本附着在那里的伏地魔已经不知所踪。

    年轻的男巫踉踉跄跄地走到邓布利多的椅子前,一歪身依在桌子前,发出砰地的撞击声。

    “独角兽有人在禁林里偷猎独角兽我和艾琳娜努力阻止了但是”

    暂时失去了伏地魔附体状态的奎里纳斯奇洛格外的虚弱。

    只见奇洛教授喘着粗气强撑着说了几句话之后,便一头栽倒在了霍格沃茨的地板上,人事不省地晕了过去,斑斑点点的血迹从礼堂门口一直蔓延到邓布利多长桌前。

    “……”

    邓布利多沉默地看了一眼晕倒在面前的奇洛教授,脸颊抽搐了一下。

    “等等!这个伤口……我似乎有点印象。”

    还没等邓布利多开口说点什么,西弗勒斯斯内普猛然站起身,一脸凝重地看着奇洛身上的一处伤口,语气阴沉地说道。

    “这很有可能是特殊的爆炸咒所形成的效果,与几个月前炸开我办公室门的那个魔咒,格外的相似,邓布利多教授,我怀疑”

    然而,还没等斯内普把话说完,一片混乱的尖叫瞬间盖过了他的身影。

    目睹着一名教授生死不明地倒在面前,整个礼堂短暂地呆滞了几秒之后,瞬间乱成了一团,邓布利多不得不用魔杖在所有人头顶爆出几次紫色的烟火,才让大家安静下来。

    “级长,”邓布利多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请立刻把各个学院的学生领到宿舍去。”

    “庞弗雷夫人、斯内普教授,关于奎里纳斯的治疗,就拜托两位了。至于学生们的安抚工作,暂时由麦格教授来统筹安排……”

    邓布利多瞥了一眼浑身布满伤口的,人事不省的奎里纳斯奇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至于我……我现在去一趟霍格沃茨禁林,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等我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