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第八百八十六章 指望

第八百八十六章 指望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映丽桃花
    在大夏说书人的口中,每一个光怪陆离,令人拍案的故事里,都奉行着一个真理,那就是苍天有眼,天道轮回。

    正义总会战胜邪恶。

    但是在这更残酷,更复杂的真实世界之内,又有谁能界定何谓正义,又何谓邪恶,大多时候,都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说书人口中的故事,都是经过美化,因为只有如此,才够纯粹,纯粹的善,纯粹的恶,纯粹的爱以及纯粹的恨。

    神州浩土北极之地,大雨化大雪,飘摇而下,或许就连这雪花,也在珍惜这极为来之不易的机会,想要在这从未到达过的最北端,逗留的更久一些。

    大雪之下,铁血之军列阵,冲天铁血之气弥漫四野,但是却无人发出任何声响,所有人都默默注视着前方,那一道在通天极北界城之前站立的年轻背影。

    赵御连同着身边的司马安南一起,抬头静静的注视着面前横跨天地之间,隔绝了整个神州浩土北方地界的巨大城门,而这座界城除了两侧那两句龙飞凤舞的大字之外,城门之上同样有着极为复杂的符文勾勒,隐隐之间组成了一个巨大难辨的大阵图案。

    “司马安南,在原本神机阁的记载之中,是否有着关于这座极北界城的些许记载?”

    片刻之后,年轻帝王淡淡的声音响起于界城之前,随后白衣飞舞的司马安南,面色肃穆,轻轻抬起右手,按住面前的界城城门,随后开口回应道:

    “陛下,我只是神机阁宙阁一位普通弟子,虽然整个宙阁世代单传,但是我上头还是有个师尊在的,这座北极界城至关重大,又有着天道在前遮掩,因此这不是我这个层次可以接触,师尊也不会让我了解这些,所以属下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北方边界。”

    司马安南的右掌,轻轻在这城门之上划过,然而这座城的城门所反馈的触感,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粗糙和冰冷,反而极为光滑,就如同一枚在水中泡了无数年,所有棱角都已经被冲刷殆尽的石头一般,这让司马安南的双眸之内闪过一丝异色,接着继续开口道:

    “不过陛下,有一事我倒是有所发现,我神机阁自古以来便有宇宙二阁,而曾经占据整个宇阁的是一个非人类的种族,名为魂族,魂族最明显的特征,便是眉心拥有着第三只眼,曾经我还不知道这些魂族来自于何处,而方才的那位冰原女圣显露的雪魅真身,倒是让属下有所猜测。”

    司马安南的声音刚落,身旁赵御的回应声便直接响起:

    “你的意识是这些在无尽山的魂族,是来自太玄之地?”

    “**不离十,而且或许对于太玄之地的种族而言,这眉心的第三眼睛,或许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语毕之后,司马安南抬手轻轻摩擦着自己光洁的下巴,俊朗的面容露出深深的思索之色,随后微微侧头,望着身旁微弱光芒之下,赵御那令人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威严脸庞,轻轻开口问道:

    “陛下,如今这方天地曾经深深隐藏的真相逐渐浮现于眼前,而且这座可以通向太玄之地的北极界门也以这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正式进入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您打算如何做,驻北方军在此?”

    此问一出,赵御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淡淡注视着面前有着大量符文勾勒的北极界城,轻轻问出一个问题:

    “司马安南,你觉得一旦这座城被后面的太玄之地完全轰开,大举入侵之下,北方军这二十万将士能够守住这极北界城多久?”

    年轻帝王的询问声落下,不单单是司马安南,包括后方站立着的天辉夜魇禁忌者们同样陷入了深深沉思,随后司马安南的脸庞一阵变幻,过了好一会之后,才低头开口回应道:

    “陛下,这一点,属下没办法判断。”

    “是啊,如果真如冰原女圣所言,我等神州浩土只是太玄之地的数万年前所沉没的一座仙岛,那么唯一可知的是,整个太玄之地的面积,将会比我等所在的世界大上无数倍,而很多时候,面积大,就代表着在资源上的碾压,无论是修行灵物还是人口之上。”

    赵御说完之后,轻轻抬起右手,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点在面前北极界城的符文凹坑之上,接着顺着符文轨迹轻轻移动,而伴随着年轻帝王手指的移动,大量的纯正无比的银色光芒开始沿着整个门上的符文开始缓缓亮起。

    浓郁的银色光芒刺破整个北极之地的寒冷黑暗,并且摒弃了大量庞杂的其余符文,只沿着主枝干快速流转,随后在一双双目光的注视之下,一个占据了整个北方上空的庞大符文图案缓缓显露于世间。

    那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眼眸,而在场的众人对此完全不陌生,因为曾经见过。

    苍天道眼!

    “极北界城之上竟然刻着一只苍天道眼!”

    司马安南惊骇异常的声音随后响起,赵御背后的禁忌者们同样面色骤变,随后年轻帝王抬头注视着眼前那一颗连接着天地之间,代表着天道无上意志化身的庞大道眼,嘴唇微张,煌煌帝音向外传出:

    “未知会带来恐惧,越是神秘,越是猜测,恐惧就会越深,而对于神州浩土而言,那更浩大的太玄之地无疑是未知的,我等根本不知道其究竟有多强,亦或者有多少位圣人与日争辉,所以这就是恐惧的来源。”

    说到此处,赵御停顿了几息,随后嘴角露出了一个颇为有些嘲弄的笑容,淡淡的帝音继续响起于天际之间:

    “其实有意思的是,不单单是我等会恐惧,就连它,也开始恐惧。”

    帝音落下,赵御将右手抬起,指了指天空之上,随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表情之下,略微有些冷厉的声音,直接如雷鸣般乍响:

    “这座界城之上,刻画着天道之眼,因此只要天道不允许,神州浩土之上的任何人都看不到这扇城门,因此换而言之,太玄之地之内出现了难以抵挡的变数,神州浩土注定会与太玄之地接轨,所以天道怕了,恐惧了。”

    帝音未落,整个好不容易重新平息的极北之地的夜空,忽然间电闪雷鸣,寒雷阵阵,好似有一道极为恼怒的声音在怒吼咆哮。

    紧接着于惊雷疯狂肆虐,宛如末日景色之下,赵御的面色变得愈来愈冷厉,随后仰天发出一声质问:

    “你恐惧了,不知道怎么办,就打算来指望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