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古妖血裔(原来我是妖二代) > 626 自刎

626 自刎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
    第607章 自刎

    李羡鱼与祖奶奶分头行动,各自搜索两个不同的方向。

    “我之前看见黑龙还吞了一个人,有点像丹云子。”祖奶奶说。

    “他?”李羡鱼皱了皱眉,没有可以压制自己的声音:“他是个极大的威胁,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岛国,封印阵法对祖奶奶来说是致命的。防贼防不了千日,指不定哪天就着道了。”

    祖奶奶“嗯”了一声。

    威胁封印阵法丹云子隐隐约约看见了他们的交谈,这一刹那,心跳声几乎压制不住。脑海被震惊的情绪替代。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掌握了封印阵法,这是绝对隐蔽的大机密,我从来没有表露过类似的倾向,甚至都没有与李家祖孙接触过。

    为什么?

    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都不足以表达丹云子内心的疑惑,以及震惊。

    好在他已经处在龟息术的状态中,心脏无法狂跳,想要心跳复苏需要一点点的时间,这让人有了充分的时间稳定情绪,重新压制心跳,让它大部分时间沉浸在绝对的安静里,一分钟最多缓慢的博动三次。

    李羡鱼展开精神力,捕捉着胃袋里的动静,失望的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里不是寂静的环境。且不说头顶淅沥的河水,而且还有黑龙本身的心跳与脉搏。

    这些都是干扰。

    但不得不说,两个家伙还挺沉得住气。

    丹云子自不必说,他应该会在震惊的情绪里,难以控制心跳,出现强烈的精神波动。而毒尾主宰,牠或许会由此联想到果子,这家伙不是对此一直有怀疑吗。

    难道他们不在胃袋里?

    不排除这个可能!

    至于他们从荒川逃走,这个可能性最低,祖奶奶一直在河里追击黑龙,如果毒尾和丹云子在水里逃走,她会立刻发现。而现在,荒川两岸都是官方组织的人。

    他有让青木结衣通知官方组织血裔把守荒川两岸,丹云子和毒尾一旦离开黑龙,就等于自投罗网。因为除了官方组织众人,还有血骑士、佩丝和李佩云。

    “祖奶奶,抓紧时间,如果没有搜寻到,我们就擒拿黑龙,把它解剖了。我就不信毒尾和丹云子还能插上翅膀逃走,不他们插上翅膀都逃不掉。”

    祖孙俩分开,各自向不同的方向搜寻。

    李羡鱼缓慢又谨慎的跋涉在及膝的胃液里,他没有鼓荡气机隔绝胃液,黑龙的消化器官对他造成不了威胁。怎么吃进去,就会怎么拉出来。

    他强忍着恶心,分辨一块块腐烂的血肉,软化的骨头,在黑龙的胃液里,就算是骨头也保存不下来,腐朽殆尽是迟早的事。

    慢慢的,来到了胃壁边缘。没有找到丹云子和毒尾主宰的踪影。身后一片安静,想来祖奶奶那边也一无所获。

    他扫过周遭,看见一块巨大的肉块,是某种大型海洋生物的残骸。目光飞快过了一遍,猛的一凝,看见了腐烂的肉块上有一个人为开凿的坑洞。

    没有思考,没有犹豫,他飞快斩出十字剑气,割裂腐烂肉块。

    他正凝神戒备着坍塌分裂的肉块,突然,后心一疼,瞳孔一缩,整个人僵在原地。

    “啊!!!!”

    下一刻,蚀骨销魂的疼痛涌来,李羡鱼喉咙里爆发出极致痛苦的惨叫声。

    他奋起全力回身挥砍气之剑,没有砍中实体,被躲开了,接着气之剑的光芒,他看见了紫色的人形生物伫立在身后,露出狰狞的笑脸。

    毒尾主宰?

    不,不对,这张脸丹云子!

    怎么回事,毒尾主宰为什么会有丹云子的脑袋,牠夺舍了丹云子?

    也不对,刺穿自己后心的是尾刺,而他分明记得毒尾主宰的尾刺被他斩断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去死吧,李羡鱼!”丹云子一拳轰向李羡鱼的脑袋,要当场格杀他。

    砰!

    斜地里撞来一道人影,撞开了丹云子,撞的他鲜血狂喷,半边身子坍塌。尾刺脱离李羡鱼的胸腔,带出一大块的血肉。

    李羡鱼闷哼一声,倒进祖奶奶怀里。

    强烈的痛苦如海潮,携带沛莫能御的力量,将他吞没。意识混乱,手脚痉挛,喉咙里发出嘶哑的惨叫。

    仿佛又回到了万神宫里,被草雉剑穿心的场景。

    “你怎么了”祖奶奶顾不得追击丹云子,嗓音颤抖。

    显然,曾孙的这副惨状,让她勾起了万神宫里不愉快的记忆。

    李羡鱼的心脏还在,但已经化作深紫色,那是刚刚尾刺注入的毒素,正随着破损的心脏搏动,跟随着鲜血侵蚀全身。自愈异能在抵抗毒素的侵蚀,就像两军对垒,僵持住了。

    这给他带来了强烈的,绵绵无尽的痛苦。

    疼的眼泪直冒,疼的蹊跷流血,疼的丧失理智。

    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祖奶奶,似乎这样可以让他保持较为清醒的理智,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没事没事。”祖奶奶抱着他,眼眶湿润。

    尖锐的呼啸声传来,颀长的尾刺袭击,点向祖奶奶的眉心。

    她原地一弹,抱着曾孙推开,伸手往他背上一推,送到安全的外围,咬了咬牙,狠下心不去看他痛苦的脸色。

    “毒尾,你还没死。”她盯着紫色人形生物,却在看清他的脸庞后,一瞬间露出愕然。

    “祖奶奶,是我啊。”丹云子桀桀怪笑。

    “丹云子?!”祖奶奶微微动容。

    “惊讶吗?你应该对我很熟悉,毕竟我们算是同源的生物,都依靠窃取古妖权柄成就自身。”

    “这不可能”祖奶奶下意识的反驳,深深皱眉。

    “为什么不可能。其实无双战魂计划的关键,不应该是人选问题,而是古妖的权柄。如何窃取古妖的能力,才是无双战魂计划的关键。”丹云子森然笑着,语气有不乏得意:“当然,我们并不是一模一样的产物,你的存在不可复制,而我的炼制方法也与你不同,是在无双战魂的阵法基础上改良而来。摒除了苛刻的人选条件,所以就算是我这样的中庸之人,也能窃取古妖权柄,站在血裔界的巅峰。”

    后遗症也不同,无双战魂的后遗症是容易失控,化作只知道杀戮的机器。丹云子这种炼制方式,相对无双战魂的炼制方法,简单粗暴很多,却加深了后遗症。

    让个体变的嗜血、残暴、时而产生幻觉、产生强烈的杀戮欲望,人性会渐渐磨灭。处在半疯状态。

    比如现在的丹云子,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戮,杀死李家祖孙,杀死所有眼前所见的生物。

    但相比起得到神一般的力量,这点代价又算什么呢。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打废了毒尾,我又怎么可能窃取牠的权柄。”丹云子狂笑着,脸色狰狞且疯狂。

    他性情已然大变,变的控制不住情绪。

    “你背后那家伙,到底是谁。不,我可能猜到他是谁了。”祖奶奶寒声道:“但无论如何,你改变不了命运。我会亲手杀死你。”

    丹云子的状态明显不对,并不是说精神状态,而是身体,他的肤色化作了毒尾主宰招牌式的紫色,但体型还是正常人类模样。

    气机方面时强时弱,很不稳定。

    要么是吞噬过程中出了某些问题,要么还没有完全消化毒尾主宰的力量。

    丹云子猖狂大笑,尾刺化作残影,一秒内点出数百下。

    祖奶奶身法灵巧的避开,瞬息间靠近丹云子,双掌贴在他胸膛,猛的爆发气机。

    丹云子炮弹似的倒飞出去,立刻被扯住尾巴,拉拽回来。

    祖奶奶一脚踩住尾刺,把他捶翻在地,一拳接一拳的打在丹云子脸颊,打烂他的脸庞,打的整个胃袋颤抖,打的胃酸和腐烂血肉倒卷,从食物喷涌出去。

    黑龙被她打吐了。

    丹云子忽然抬起手,挡住了祖奶奶的拳头,并缓缓收缩五指,祖奶奶一时间竟无法抽回。

    “力量是不是减弱了,你也不是传言中的那么无敌嘛。”丹云子哂笑着:“你最大的破绽就是传人,只要废去他的力量,所谓的无双战魂根本不足为惧。”

    他还不是完美的究极生物,毒素没有毒尾主宰强烈,但足够李羡鱼痛苦很长一段时间,而在这个过程里,他的自愈异能会疯狂消耗体力,榨干他的气血来抵抗毒素。

    如此一来,无双战魂能抽取的力量便会减弱到低谷。

    丹云子一脚蹬飞了祖奶奶,展开反击,蕴含着无穷力量的手脚肆无忌惮的在祖奶奶身上倾泻暴力,打击着曾经仰慕崇敬的无双战魂。

    起先祖奶奶还能抵抗,随着时间推移,她气机渐渐衰弱,开始招架不住,被动挨打。

    “噗!”

    尾刺化作残影,点在祖奶奶腹部,堪堪破开外皮组织,只来得及注射少量毒液。

    剧痛激发了祖奶奶的潜力,她拔掉腹部的尾刺,一拳打飞丹云子。没有继续缠斗,而是扑向了曾孙。

    丹云子正要追击,忽然痛苦的抱住了头,喉咙里发出分不清男女的声线:“我是谁这是哪里”

    这不是他的声音,是毒尾主宰残留的意识在说话。

    哪怕精神世界湮灭,残念依然如此坚挺。

    “闭嘴闭嘴!”丹云子用力捶打脑袋,与牠的意识激烈抗争:“乖乖的被我吞噬就好了,你的时代已经落幕了,我会给你报仇,杀死李家传人,所以,给我乖乖的湮灭吧!”

    荒川!

    长达两百米的黑龙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肚皮朝天,它的意识时有时无,龙躯偶尔抽出,像是处在半晕厥状态。嘴里时而喷吐出腥臭的秽物。

    翠花在风中凝立,惊疑的不敢靠近,血骑士和李佩云也在围观,他们都感觉到了黑龙腹部传来的磅礴力量。

    “毒尾还没死吗,黑龙身体里爆发了战斗。”血骑士皱眉。

    “不管死没死,李羡鱼和无双战魂足以应对。”李佩云平静道。

    血骑士性格稳重,思考片刻:“还是进去看看吧,我不太放心。”

    李佩云点点头,示意要去你自己去。他被黑龙吐出的秽物恶心到了,不愿意跑人家胃里。

    血骑士刚要降落,便看见黑龙脊背上的伤口重新裂开,一道人影冲了出来,正是无双战魂,她怀里抱着昏厥的李羡鱼,两人双双摔在岸边。

    怎么回事?

    看起来很狼狈的模样,是逃出来的?

    不应该啊,濒临绝境的毒尾主宰不可能是他俩的对手。

    翠花四肢轻轻一踏,赶了过来。

    “别过来!”无双战魂嘶哑着喊道:“除了血骑士和李佩云,所有人退开。”

    祖奶奶没有解释为什么,不需要解释,一股可怕的威压笼罩在场众人。

    又有一人从黑龙的伤口里跃出,紫色的人形生物,有着象征毒尾主宰权柄的粗长尾刺,但体型是正常人类,脸庞也不是狰狞的模样,而是人类的面孔。

    “丹云子!”李佩云眉梢一挑,第一时间认出了此人。

    他在欧洲的某个聚会上见过丹云子,也是在那个聚会上,邂逅了人生中的阴影:李倩予。

    “他吞噬了毒尾主宰的力量,你们小心。”祖奶奶道。她亦备受煎熬,承受着毒素的侵蚀,虽说凭战魂体魄没有生命危险,可强烈的疼痛消磨着她的战斗意志。

    终于体会到了李羡鱼的痛苦,她紧紧抱着自己心爱的曾孙。

    丹云子化作紫色残影扑向无双战魂,李佩云、血骑士、佩丝同时出手,斩出气之剑的剑光,甩出雷瓦汀,施展精神力在祖孙两人身前拉起无形屏障。

    三大半步极道巅峰高手,与古妖丹云子打成一团。溢散的气机震的大地皲裂,河水倒卷。

    翠花趁机带着李羡鱼和祖奶奶撤到安全地带,驮着大家,紧盯战场,稍有异状她就逃跑。

    青木结衣从祖奶奶怀里接过李羡鱼,察觉到他奄奄一息的状态,听祖奶奶解释他被毒尾主宰注射了毒素,吓的面如土色,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岩崎帝人不就死在毒尾主宰的毒素之下,有了前车之鉴,青木结衣当然害怕。

    这丫头对他倒是一心一意祖奶奶无声叹了口气。

    三无皱了皱眉,她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什么是担忧,但本能的感觉到了不舒服,感觉到了心脏的搏动不同以往。

    另一边,李佩云和血骑士渐渐难以招架,两人都经历过一场极道层次的战斗,体力耗损严重,尽管此时的丹云子比最开始的毒尾主宰要弱几分,可他们的状态更加不好。

    血骑士给了李佩云一个眼神,两人心领神会,准备放手一搏。

    血骑士从侧面进攻,砍出雷瓦汀,且故意露出破绽,引诱丹云子的尾刺攻击。

    遵照身体的本能,丹云子刺出了尾巴,点向血骑士,眼见就要命中,佩丝振翅横移,半透明的身躯实体化,主动接下了尾刺攻击。

    血骑士趁机拽住他的长尾:“李佩云!”

    早有准备的李佩云故技重施,一剑斩向尾巴!

    废了尾巴,丹云子就损失了致命的手段,三人与之缠斗不用那么束手束脚。

    但这时,丹云子用身体接下了气之剑,任由它斩入胸膛,与此同时,尾刺一震,凭借极道的巨力震开血骑士的双手,把他和佩丝串了起来。

    “糟了”李佩云双眼瞬间通红。

    这家伙是个疯子。

    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丹云子狞笑着一个头锤撞向李佩云额头,他听见了自己额骨碎裂的声音,听见了大脑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而另一边,血骑士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短短数秒内,声音便停了,猩红的瞳孔彻底熄灭。

    佩丝尖叫着,震荡出精神风暴。

    丹云子晃了晃,痛苦的抱住头,喉咙里发出分不清男女的声线:“我在哪里我是谁”

    “闭嘴,闭嘴”这是丹云子的咆哮声。

    “李羡鱼在哪里,我要杀了他,我要杀光他身边的女人”这是另一个声音,清脆悦耳。

    三个意识像是达成了一致,不再管重伤垂死的李佩云,精神崩溃的佩丝,宛如熔浆的双瞳扫过全场,锁定翠花。

    翠花浑身长毛炸起,扭头就跑。

    身后传来大地崩裂的声音,超级高手招牌式的蹬地腾跃,敏锐的她立刻从风中嗅到了恐怕的气息,以比她更快的速度追击,逼近。

    一路上,无数血裔仰头看着天空。官方组织血裔露出难以置信的震骇表情,溃逃的天神社成员不明真相,惊喜的爆发出发自内心的欢呼。

    “怎么办,快想想办法。”翠花焦急的发出尖细的叫声。

    哪怕是风中精灵的她,面对一尊古妖的全力爆发,速度上还是有所不及。

    祖奶奶跳了出去,扑向丹云子,仅仅一个照面就被他击飞。

    完全陷入疯狂的丹云子扯断了自己的长尾,用力投掷出尾刺。

    天地间一声尖啸回荡。

    体型巨大的翠花成了他的第一目标,尾刺毫无意外的刺入她的身体,于半空中发出凄厉的尖叫。迅速在痛苦中死去。

    青木结衣抱着李羡鱼继续逃跑,三无抽出两把军刀断后,迎上丹云子。

    但她只为青木结衣争取了一秒,在丹云子手底下撑了一招,之后就被拍碎半边身子,无声无息的倒下。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青木结衣带着哭腔尖叫:“李羡鱼!”

    李羡鱼醒了,被噩梦惊醒了,他又梦见了那晚的汪洋,目睹翠花和三无还有青木结衣死去的场景,四周是无边无际的波涛。

    这不是梦,或者说,梦中的场景再现了。

    “噗!”毒尾主宰弹出一道气机,洞穿了李羡鱼和青木结衣的胸膛,炸出透亮的窟窿。后者生命迅速消逝,濒死前紧紧抓住李羡鱼的手:“跑”

    李羡鱼躺在泥浆的大地上,天空阴沉,飘起了雨滴。

    他没有死,尽管是这样致命的伤,也不足以杀死融合过古妖遗蜕的肉身,此时毒素已经渐渐消失,不再像之前那般浓烈。

    自愈异能重新占领上分,缓慢的分裂细胞,自愈伤口。

    哒哒哒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他看见阴沉的天空被丹云子覆盖,断了一条胳膊,浑身浴血的丹云子。

    他口吐人言,是清脆熟悉的声音:“李羡鱼,你该死,你的女人都该死。我全部杀了她们,我也要让你品尝失去至亲的痛苦”

    “李羡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这是丹云子的,充满恨意和畅快的声音。

    “我是谁我在哪里”分不清男女的声线来自毒尾主宰。

    命运不可更改吗?

    她们还是死了,死在樱井雪奈子手中。

    “要融合吗?”史莱姆轻声说:“或许我可以为你报仇,不敢保证,但这是你目前唯一的希望。”

    希望对,我还有希望。

    李羡鱼死寂的眼神逐渐恢复色彩,于绝望中迸发出希望的火光,他缓缓支起身子,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丹云子。

    “结束吧!”

    “吼?绝望了吗?放弃了吗?”樱井雪奈子大笑出声:“准备接受命运了吗。”

    “我都不忍心杀你了,因为每多一秒,我都能从你绝望的表情里收获愉悦。”这是丹云子的声音。

    这家伙似乎疯了,完全丧失了理智,丑陋的躯壳里是一个病态的灵魂。

    我不接受,我不接受这样的命运。

    如果果子真的在我身上,那就回溯时光吧。

    如果失败也好,就让我陪着她们一起离开。

    李羡鱼召唤出气之剑, . 这一刻,脸色平静安详。坦然的像是即将殉道的先驱。

    气兵架在脖颈上,轻轻一转。

    “噗!”

    人头滚落。

    只有气之剑能杀他,杀死他身体里的古妖遗蜕,断绝复活的可能。

    “轰!”

    乌云中劈下前所未有的雷电,云层化作旋涡,异象突生。

    “是果子,是果子的力量。果子复苏了,果子复苏了”毒尾主宰的意识复苏了,那铭刻在记忆深处的气息唤醒了牠的意识。牠激动的张开双臂。

    下一刻,旋涡状的云层降下,将李羡鱼笼罩。

    今天又是三章,一万三千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