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无耻术士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古神的心酸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古神的心酸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深蓝椰子汁
    东部王国,首都伦森堡。

    优雅的王宫茶室里,豪威尔将军正独自一人小酌,四下里无人,哪怕是负责值守此地的卫兵都悄然撤退到足够安全的距离据说老国王被刺杀之后,豪威尔将军便心痛不已,这是他每日排遣哀伤的方式。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节骨眼上,没人敢触怒这位实权在握的大将军。

    茶室里,豪威尔静坐许久,忽然间,他睁开了双眼。

    茶室的其他位置上,闪过几个虚拟的人影,那些人影虽然看不太清具体的形状,却能发出稳定而清晰的声音。

    算上豪威尔在内,总共有六个人。而茶室里事先准备好的坐垫却有七个。

    “奎尔拉斯得手了。”

    有人说道:“但我仍然很担心,霜巨人是否能真的归来?女神真的被我们蒙蔽了吗?我们的计划……”

    豪威尔将茶杯放下,平静地说道:

    “诸位,我们成立蓝衣教是为了什么?”

    其余五人纷纷沉默。

    “为了自由。”有人这么说道,但听上去有些勉强。

    “为了力量。”也有人直言不讳:“弥赛拉的教义不符合王国发展的利益,也违背了我们壮大实力的宗旨。冰雪女神教会正在逐渐蚕食东部王国的世俗权柄,所谓的神意越来越像一个笑话,鬼知道那些神到底在不在乎北大陆发生什么……”

    每一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到了最后,豪威尔笑了笑:

    “看起来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这很正常,只要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就能坐下来好好合作。这一次蓝衣教,就是我们完美的杰作。”

    “无论冰雪女神做出怎样的应对,无论奎尔拉斯成败与否,无论霜巨人是否归来……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成功了。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团队。让我们看看我们都有什么人吧!”

    “奎尔拉斯先生,他是个很聪明也很狠辣的男人,为了库特林人的复兴他可以牺牲一切;在蓝衣教的成立方面,他虽然碍于身份的隐藏,没有出过什么力,但他的存在,才是蓝衣教必须成立的理由。”

    “司汤达先生,雪原城城主,当年以军部天才少年出道,却仅仅因为触犯了某个权贵的利益而被长年冷藏,一直到被发配雪原城才展现出自己真正的才华,和十八级剑术大师比起来,更宝贵的是他的政治头脑和军事才华。”

    “辛翠拉女士,伦森堡名媛,大家都以为您只是一个留恋名利场的浪荡女子,却不知道这些年您掌握的情报足以颠覆大半个东部王国。我们这些人的相聚,没有辛翠拉女士的穿插连线几乎不可能做到。除此之外,您还掌握着东部王国最出色的死士军团。让人惊叹的能力。”

    “努比亚先生……”

    ……

    豪威尔不吝赞美地评价了自己的六个伙伴,这六个人,在整个北大陆都是颇有名望的人,而如今,却因为某种原因团聚在一起,为了某个目的暗中出力。

    蓝衣教,只是他们的第一个作品而已。

    “至于我自己,我只是个有些野心的无名小卒。”豪威尔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但这无关紧要,我对我们的事业非常有信心,我认为一切都发展良好,处于正轨之上。”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们已经成功了。”

    “所有的障碍都已经扫清,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静静等待,等待战争的爆发。”

    “或许有人会担忧一场持续太久的内战会影响东部王国的国力,说真的,我并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只有经历流血的痛苦,才能唤醒北地人的血性。我们在虚假的和平之下已经沉寂了太久,麻木了太久。”

    “久到我们几乎忘了,在北方的那条边境线外,还有一个等待我们去征服的国度!”

    “我们的士兵曾经饮马艾法莉亚的丛林,若不是所谓的神意,我们早已踏平整个艾法莉亚秘境!而最可笑的一点是,发起战争的,是教会的神意;终止战争的,也是他们。”

    “是时候让我们自己来做决定了。”

    说到这里,豪威尔默默地将茶杯里的茶水换成了鲜红色的酒。

    他高高举起酒杯,郑重道:

    “为了莱茵王国。”

    “为了北伐。”

    其余五人纷纷跟着低声吟诵。

    啪的一下。

    虚拟影像消失,豪威尔似乎有些疲倦地将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为了凯撒。”

    ……

    霜巨人寝宫,咫尺神国。

    在暗月之子面前,奎尔拉斯没有隐藏自己的底牌,反而是一鼓作气将所有秘密都揭露了出来!

    一张张蓝衣教的虔诚面孔,代表着熊熊点燃的信仰之力。

    这些信仰之力会化为最纯正的神火,点燃霜巨人的神格,再加上一定的仪式配合,奎尔拉斯还真有可能将霜巨人复活。

    更恐怖的是,奎尔拉斯巧妙的安排,让蓝衣教的信徒混入了女神阵营之中。

    这会导致一个非常极端的现象出现冰雪女神弥赛拉的信仰之力会受到很严重的玷污。

    霜巨人重生之后,极有可能会直接诞生于冰雪女神的神国之内!

    到时候,究竟是女神下逐客令,还是霜巨人鸠占鹊巢,就不好说了。

    “奎尔拉斯先生……真的好厉害。”

    暗月之子非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露出了一副谦虚好学的样子。

    他一边叹气一边挠脑袋:“你说的太对了,我就是脑子不太好使,经常算计不过别人,所以迟迟没有封神……”

    奎尔拉斯似乎很了解暗月之子,在确定没有机会获得神格之后,这厮基本上不会像其他人人一样暴怒出手。

    这样一来,他在霜巨人寝宫里就没有了敌人,可以专心进行霜巨人复活的事宜了。

    奎尔拉斯现在的状态很糟糕。

    他不是神明,他仅仅是拥有霜巨人血脉的后裔。咫尺神国,是他通过燃烧神血强行支撑起来的。

    这一点,暗月之子其实早就看出来了,但他很佩服奎尔拉斯,为了复活先祖,竟然肯牺牲自己。

    不过,从他忍辱负重安插到冰雪女神教会这么多年卧薪尝胆就能看出,复活霜巨人,可能是这位阿特萨姆后裔的唯一执念吧。

    这是他活着的唯一理由。只要能在死前看到那一幕的诞生,他一定会欣然离去。

    暗月之子越想越是钦佩,越想越是心酸:自己好歹也是个古神新生,凭什么没有这样靠谱的后代呢?别说没有后代了,连辛辛苦苦找了个看上去很机灵的守护者都不那么靠谱。

    暗月之子心里那个难受啊,差点没直接哭出来。

    他收起了地上神国,静静地观摩亏奎尔拉斯的操作。

    他是抱着学习的心态的,现在多学着点,以后有机会封神了,才能避免出糗的操作。

    “我的时间不多了。”

    “咫尺神国出现之后,就再也无法瞒过弥赛拉的眼睛。”

    “请您苏醒吧,伟大的霜巨人!”

    奎尔拉斯将鹅卵石捧过头顶,开始吟诵一连串古老繁复的咒语。

    咫尺神国在不断缩小,而神国里涌现的源自于蓝衣教的信仰之力,却越来越汹涌澎湃!

    不仅仅是蓝衣教,那些信仰着霜巨人和阿特萨姆的库特林人,也仿佛受到了奎尔拉斯的感召,开始不由自主地吟诵霜巨人的真名。

    那一刻,整个北地的天空都出现了蔚蓝色的霞光!

    奎尔拉斯的身躯开始燃烧。

    大量的信仰之力涌入鹅卵石,神火越来越烈,最终,鹅卵石开始融化,变成一滩近乎胶状物的东西。

    它在神火中上下蒸腾,在奎尔拉斯的咒语中拉扯变幻,在库特林人们的铭记和默诵中渐渐成形……那是一张粗犷无比的脸。

    淡黄色的脸从鹅卵石里氤氲出来,从一开始的雾气变成了幽灵般的人影。

    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团颜色类似,但是形状却不相同的气体。

    一大一小两个灵体就这么出现在了咫尺神国之内。

    奎尔拉斯热泪盈眶。

    哪怕这一刻,他的双腿已经被焚烧殆尽,神火已经点燃了他的脚踝!

    他的神性不足以支撑他登临神国,哪怕是咫尺神国这种暂时性的超然领域。

    但他还是欣喜若狂。

    因为他终于见到了这两个他曾承诺为之奋斗一生的男人。

    他做到了!

    霜巨人。

    英雄阿特萨姆。

    “伟大的神灵霜巨人!”

    “尊敬的英雄阿特萨姆!”

    “你们的后辈血裔奎尔拉斯在此呼唤你们的遵命,请在我的咫尺神国中复苏、复活……”

    奎尔拉斯颤颤巍巍地喊出了最后的咒语。

    那一刻,两团灵体陡然一颤。

    奎尔拉斯事先在咫尺神国准备好的无数材料齐齐融入神火之中,消失不见。

    霜巨人睁开了双眼。

    他看上去有些茫然,有些迟钝:

    “复苏?复活?”

    奎尔拉斯愣了一下,不过他明白,潜藏于神格之中的霜巨人残灵是非常残缺的,只有霜巨人的本能,没有霜巨人完整的人格,只有借助信仰之力,依靠千千万信徒记忆里美化的霜巨人印象,才能重新组成霜巨人完整的灵魂。

    虽然那样复活的霜巨人是否仍然是古代的霜巨人就有待商榷了,但最起码,复活的霜巨人是会守护库特林人的神明。

    这就足够了。

    “我已经替您准备好了神火,您昔年的神格、神国和神力,全部都在这里。”

    “只要您愿意,现在就可以复活!”

    “伟大的霜巨人,我们需要您,您的子民无时不刻地在思念您……”

    奎尔拉斯动情地说道。

    旁边看戏的暗月之子忍不住都开始悄悄抹眼泪了,瞧瞧人家的后代,多感动啊。

    霜巨人的英灵沉默了很久,才缓过神似的。

    他绕着咫尺神国走了半圈,静静凝视着这片寝宫,神情变得复杂了许多。

    “这是我的墓穴。”

    “我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有愉快的,也有悲伤的。”

    “只是我不明白你在做什么。”

    “我已经死了,陨落了,永久地消失了。”

    霜巨人有些不解地看着奎尔拉斯。

    后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穷尽心力复活的霜巨人,在苏醒之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奎尔拉斯仍然是机变很快的人。

    他快速道:“可有人记得您!您的子民没有忘记您!”

    “神明的死亡不是真正的死亡,只有您彻底被遗忘了,才是真正的死亡。”

    霜巨人皱了皱眉头,斟酌道:

    “你说的有一些道理。”

    “可是与我又何关呢?”

    “我是北方的战神,天地赋予我生命,我为这片天地战争至死。在陨落之前,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战斗,那是一段漫长到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岁月。”

    “我厮杀了太久,一直到最后,我燃烧干了我所有的神血,然后倒下了。”

    “那个时候,我终于解脱了。我太累了,太累了,太累了……”

    “但我无愧于这天地,无愧于子民。”

    奎尔拉斯怔怔地听霜巨人叙述远古时代的惨烈战争,心头越发发堵。

    “可你是霜巨人,你是我们的神啊!”

    他有些语无伦次了。

    霜巨人的灵体却开始变得不再凝固,他那粗犷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神,也会累的啊。”

    “谢谢你们还记得我。”

    “可是现在,我只想休息,让我长眠于此地,便是对我最好的嘉奖。”

    说罢,它的灵体静静地消散了,有一部分融入了神格之中,有一部分,却是主动飘散,离开了咫尺神国,消散在了寝宫里。

    奎尔拉斯彻底呆住了。

    寝宫里,忽然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哭声:

    “呜呜呜,太感人了,霜巨人前辈一定是太辛苦了,我上辈子肯定也是这么辛苦,才会陨落的……他都不愿意复活了,当个古神也太吃力了,太心酸了……”

    暗月之子显然是被触动到了,发出嘤嘤嘤的哭声。

    宋英估计是嫌他丢人,早就跑的没影了。

    奎尔拉斯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了阿特萨姆的灵体。

    “你呢?”

    “你是库特林人的英雄,我们一样将您的事迹铭记于心!”

    “难道您也要和霜巨人一样抛弃我们吗?我们需要像您一样的英雄啊!”

    阿特萨姆的灵体缓缓转过身来,看上去有些木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