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238章 太后(第一更)

第238章 太后(第一更)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湘南省内有洞庭湖和湘江哺育的鱼米之乡,往西有举世文明的世界地质公园,地球宝贵遗产弓家界。

    包括宝庆市在内的湘南西部,与“八山一水一分田”全国唯一没有广阔平原地域的贵省接壤,这里是世界上熔岩地貌发育最典型的地区之一,分布着广泛而绚丽的喀斯特景观。

    在早些时候,刘长安在尤卡坦半岛那复杂的地下河道里钻出来以后,回到贵省的溶洞里钻来钻去,还是感觉这里的洞洞过于复杂了。

    上官澹澹口中的狐狸,是一只异兽化成了人形,坐在那个叫武当山的女人副驾驶座上。

    竹君棠叫那个女人武当山,让刘长安想起了他上一次来南山之前,去了一趟异兽们的女子养生会所,路上遇到了一个女人问刘长安记不记得她,刘长安隐约记得她就叫武当山,刘长安还和她礼貌地打了招呼。

    看来是同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叫武当山这样的名字,略显奇怪,细想还却觉得颇有格调与境界。

    竹君棠认识她,是来自台岛的女人,而异兽不在他们的大本营女子养生会所呆着,跑到这样偏远的地方来,就显得十分可疑。

    更何况那个女子养生会所还和藤原九井有所勾结,藤原九井被上官澹澹头发发……呸,被上官澹澹的头发寄生以后,就是在那里得到了解救。

    到底解救成功了没有,刘长安还无法肯定,因为没有再见过藤原九井,但当时藤原九井显然松了一口气,用李洪芳的说法就是:疑似和艾滋病人发生了不洁小生行为,惊慌失措的恐惧后终于打到了阻断药。

    “你在藤原九井身上种的头发,被拔除了,你能感应到吗?”这事儿李洪芳告诉刘长安以后,他也没有很上心,现在顺便和她说一下。

    上官澹澹在藤原九井身上种头发,倒不是她和藤原九井有多大仇,刘长安猜想这是上官澹澹在保护她的“儿媳妇”们,不想让她们受到藤原九井的骚扰。

    头发被拔除,更能让藤原九井知道厉害,威慑的效果却是并没有被消除,反而加深了藤原九井的警惧,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自此以后藤原九井大概没兴趣追求周书玲了,看得出来这个人并非色欲熏心到会失去理智的那种废物。

    “能啊,不过这会让那个人得到证实,知道朕不是他能招惹的人,所以朕也没有在意。”上官澹澹点了点头,趴在刘长安后背上很舒服,就是整个人懒洋洋的,想喝点水都不愿意动弹。

    “你知道吗?像我们这种能够感应离体的头发的能力,能够用量子理论中的一些观点来解释,一部分普通人类也具备这种能力,只是不稳定也无法自主控制,例如三年前的一个深夜,一栋的老曹突然惊醒,急急忙忙给儿子挂电话,结果就知道了他儿子刚刚牺牲,他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自己儿子在一年前刚刚成为缉毒警察。”刘长安说道。

    “量子理论诞生多久了?”上官澹澹完全不懂这些,即便平日里通过玩手机,看电视成为了比较博学的现代人,但也不大了解什么量子理论。

    “上个世纪初吧。”

    “根据我和苏南秀那个恶婆娘有限的接触,以及雅雅的汇报,我知道你上个世纪初基本就是个花花公子,商人,战士这类的身份。新中国成立以后,当过农民,工人,老师等等,主要研究的就是所谓的生物学,没有什么机会和时间去研究什么瓜子理论……”上官澹澹扯着刘长安的耳朵提醒他,“不要在自己没有研究和不擅长的领域胡说八道,会显得很蠢。”

    刘长安不说话了,甚至没有兴趣纠正是量子理论,不是瓜子理论。

    他没有专门研究,但并非如上官澹澹所说的是在胡说八道,只是懒得和她争执,明明她才是喜欢在不擅长的领域胡说八道的人。

    例如刘长安在厨房里干活又没有打算叫她帮忙的时候,她就会走进来指点一下刘长安怎么做家务活更省心省力之类的,以表示她是个会过日子并且显得精明的太后。

    她甚至教过刘长安一个节约用水的方法,便是扭开水龙头一点点滴水,但又不至于让水表转动。

    刘长安当然不会这么做,而且在她企图让周书玲也这么做的时候,阻止了她的教学过程,周书玲可能有点讨好型人格的毛病,即便自己不是很愿意,但觉得不能辜负别人一片好意,最终还是会照做。

    “我累了。”

    发现刘长安不再和自己说话,上官澹澹趴的迷迷糊糊,过了一阵子,看到刘长安还在一座山一座山的跳,便用小腿夹了夹刘长安,“我累了!吁!”

    刘长安又抓了她的屁股一下,便停了下来,问道:“离那只异兽还有多远?”

    “他们也在这附近,好像这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我们先休息休息,我要喝水。”上官澹澹从刘长安后背滑了下来,给刘长安用壶盖倒了一杯水,然后自己举起保温壶“咕噜咕噜”往小嘴巴里灌。

    刘长安很久没有喝上官澹澹的泡腾水了,尝了一口,发现贫穷的太后现在小日子过得精致许多,她放的泡腾片比最开始的时候多了好几倍,但喝起来会因为过于浓郁的甜味剂带上肥皂水的味道。

    总之,还是不好喝,刘长安礼貌性质地喝完,把壶盖还给了她。

    刘长安拿出手机看了看地图,周围依然有一些村落的名字,并非无人区,手机信号不算太好,但保持着能通信和上网的状态,搜了搜导航卫星,这片区域上空依然能够搜到二十多颗北斗卫星。

    “我原本以为那只异兽和台岛人混在一起,又有藤原九井的关系,他们来这里多半是冲着军用机场和某些军事设施的,但现在看来不是,这附近以前是土匪大本营,没什么重要的情报能被他们刺探到。”刘长安收起手机说道。

    很多七八十年代的人都看过一部电视剧叫《乌龙山剿匪记》,故事原型就是盘踞在这一带的土匪,那时候新中国刚刚建立,湘西地区盘踞着国民党残党败军,和当地土匪勾结,危害四方,人民解放军剿匪小分队在这里和他们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最后成功消灭了这些匪徒,解救了当地人民。

    应该把竹君棠带来的,身临其境地给她解说历史,增长见闻,竹君棠那颠三倒四的历史知识,刘长安每每听她说起就想捶她。

    上官澹澹喝完水,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角,又抱着保温壶摸了摸,这才指向了对面的半山腰。

    那里林木密集,只有隐隐约约的小道在山林中蜿蜒,一颗斜斜生长的大树枝叶繁密,厚厚的树冠下有一座破败的庙宇。

    庙宇的正门前方,竖着一根旗帜,在无风的夜晚悬挂的笔正垂顺,可以看到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字“亡者客栈”。

    这时候突然有了一阵风,旗帜招摇,似乎有什么经过似的,鼓动荡起,旗杆也随之晃动了几下,寂静的山林中隐约有呜咽的声音,天空中阴云密布,远远近近的山林好似一座座地复制粘贴似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有这座庙宇成为唯一的落脚点。

    庙宇怎么会是客栈?这倒不奇怪,以前的人赶路,不是谁都住得起客栈,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客栈可以落脚。

    天黑之后不宜赶路,找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随意歇歇,便是离乡人的日常,基本和现在那些穷游的人差不多……不,可能差挺多,现在很多穷游的人,最差也住青旅,搞个直播又或者找些赞助,或者干脆写块牌子摆碗,比以前那些在寺庙道观屋檐角窝一个晚上的人,还是要舒服的多。

    不过白旗黑字地写上“亡者客栈”几个字,那就不是给人歇脚的了,一般人就算再没地方歇息,也不会进这地方,活人去住“亡者客栈”,你不死都不行。

    “这是湘西赶尸人歇脚的地方。”刘长安见多识广,对上官澹澹说道。

    上官澹澹把保温壶放在地上,双腿并拢,双臂伸直,绕着刘长安一蹦一蹦学小僵尸。

    上官澹澹平常和周咚咚看电视,就看了不少僵尸电影,很多僵尸都有自己的棺材,让上官澹澹很有些代入感,平常周咚咚也会学僵尸蹦蹦跳跳,但都没有上官澹澹学的像。

    “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小僵尸了?”可惜手头没有黄纸和笔,不然一定顺手写上一张符,贴在她额头上。

    “我是僵尸妈妈,你是我的小僵尸。”上官澹澹蹦了一圈以后,就放下手臂跳到了刘长安身前,然后跳起来张嘴咬住了刘长安的脸颊。

    刘长安伸手握住她的腰肢,用力把她扯了下来,正准备把她直接丢到对面半山腰的旗帜上挂着,却忽然发现在那庙宇不远处的树后有手机的屏幕光在闪动,而在另一边的山林小道中,一行赶尸队伍正在往“亡者客栈”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