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医凌然 > 第835章 腰细

第835章 腰细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志鸟村
    因着单孔腹腔镜的刺激,任麒生生熬到了中午时间,仍然没有崩溃。

    再到进入手术室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兴奋。

    这是非常难得了。任麒刚到云医的两天里,还有一点点的兴奋呢,之后可真的是被工作给磨平了。

    任麒特意去换了一身新的洗手服。他身上的洗手服,做了一早上的手术,都已经黏掉了。

    手术室安排到了2号,没有参观室了,就有好几名不做手术的医生,直接钻了进来。手术室上方的高清摄像头,也点亮了红灯。

    任麒暗地里咋舌。他来云华医院几天时间了,云华市内是一分钟都没逛,全都埋在手术室里,倒是对云医的医生们有所熟悉了,知道这样的待遇,在云医范围内,也是少数几位有名的医生才有的待遇。

    稍微稍微普通一点的科室大主任,不做示范手术,都不会有这么多人过来看。

    人类这种东西,对于普通的忍耐度是非常低的。

    医院这座象牙塔里,就更是如此了。

    名医振臂一呼,就会有万千医生门人的跟随,稍弱一层的高级医生,都只能孤家寡人了。

    再一层,这手术室内的摄像,其实也是一层双刃剑,不是每个医生都敢挑战的。尤其是年纪比较大,没有接受过特别牛气的学院派教育的医生,更是对手术摄像有本能的畏惧。

    当场做手术是一回事,被摄像机拍摄下来,然后被人细细观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许多野路子出身的医生,都会自然而然的反感陌生医生的窥探的。

    任麒找了个更靠近手术台一点的位置,再向旁边的医生打了个招呼:“单孔腹腔镜哈?”

    “哦,今天用单孔吗?”身旁的住院医好像才反应过来的样子。

    任麒愣了愣:“那你是来看啥的?”

    “看……慢性阑尾炎切除?”住院医的语气有些不确定,那多数是看在任麒的年龄的份上。对住院医们来说,凡是老的糙的且穿白大褂的,都是上级医生。

    任麒同样注意着对方的年龄,特意问:“你就不关注一下单孔腹腔镜?”

    年轻的住院医不明所以的问:“为什么要关注?”

    任麒舔舔嘴唇,心里莫名的一阵酸。云医的年轻医生都见多了的技术,在他这里,却变成巴巴的追逐的新技术了。

    但是,单孔腹腔镜就是任麒巴巴的追逐的新技术。

    县医院能做的手术是很少的。越是大病的患者,越是会来云华做手术,有的甚至直奔北上广而去。

    除了少数傻孩子,最终愿意留在县医院里做手术的病人,做的都是公认的“小病”。比如阑尾炎,胆囊炎之类的病人,若是觉得去云华不方便,或者怕云华的医疗费用太高,才会留在县医院。

    但是,即使是愿意留在县医院的,也是指望能得到相似于云华的治疗的实际上概率极小,可至少得给人家这么一个期待,尤其是直观的印象要好。

    腹腔镜为什么在二级医院里推行的那么快,就是因为不做腹腔镜的普外科,活下去都困难。病人再不懂医学,开腹和打眼的区别还是知道的。

    总有一些人,会在同样开腹的时候选择离家更近更熟悉的县医院,也可能在同样做腹腔镜的时候选择离家更近更熟悉的县医院,但在市医院做腹腔镜,县医院开腹的时候,这些人却可能选择市医院了。

    单孔腹腔镜是一次类似的变革,变革的幅度没有腹腔镜那么大,但是,从给肚子打三四个眼,缩小到就打一个眼,这样的变革,对病人来说,同样是非常直观的。

    任麒的期待,是自己学会单孔腹腔镜,并在秋县普外科率先开展此项技术。

    可以想象,当这项技术开展起来以后,他的病人会越来越多,甚至因此晋升副主任,主任也未可知……

    同一个科室的医生是很少会选择相同的术式做发展的,那就好像在卖方市场,选择和同行竞争一样刺激。

    单孔腹腔镜还不至于此。

    任麒却觉得,这或许是可以做为自己至高追求的。

    任麒咽了口唾沫,转过脸去,决定专心看手术。

    云医的医生,和他不是一类人的。任麒很早就知道这一点了。

    嗤。

    气密门开。

    凌然扎着手,进入到了手术室内,对围在跟前的小医生们视而不见,就像他不会关注每一个围在自己跟前的人一样。

    “今天的手术由马砚麟主刀。”凌然没有因为人来的多,就改变计划,说明了一声,自己直接站到了助手的位置上。

    马砚麟现在已经正式转入了急诊中心,成为了凌治疗组的新晋住院医。脱离了规培医生的身份,也就得到了更多的手术机会。

    他以前主修的跟腱修补术仍有极大的上升空间,或者说,依旧弱鸡的不足以给任何对跟腱强度有要求的病人做主刀,相比较来说,反而是普外手术方面,他还比较有潜力。

    现如今,阑尾炎或者痔疮手术,都已经是马砚麟的手术范围了。

    今天如果不是单孔腹腔镜,凌然都不用出现。

    有一名医生看着马砚麟站上了主刀位,索然无味的离开了,其他小医生都没有挪动。

    任麒也没动作。

    他倒是想要上台做个助手的,但是,就算再想做单孔腹腔镜,任麒也不觉得,在到云医进修的第一周就提手术要求,是一个正确做法。

    反正,他当场看过的单孔腹腔镜也很少,任麒就当混个脸熟了。

    “经脐单孔腹腔镜阑尾切除术,现在开始。”马砚麟规规矩矩的念了一遍,再确认了麻醉,才开始在脐上缘做切口,再置入气腹,并再次念叨:“10。”

    他说的是气腹压力,要有10毫米汞柱。

    病人的肚子,微微的膨胀起来。

    这时候,手术室里的气氛也微微膨胀起来。

    “还是给瘦子做手术舒服。”

    “是做阑尾炎手术舒服吧。”

    “单孔的舒服不到哪里去,肯定还是以前的腹腔镜做的顺手啊。”

    “看你说的,就现在的女孩子,有不留疤的单孔,会让你多戳两个洞?那还怎么穿露腰的衣服?”

    “哎,小姑娘穿露腰的衣服,还是挺好看的哈。”

    “老刘你就是嘴上骚气,好看,好看你敢看吗?”

    “男人不要讲敢不敢,主要是有没有能力。”

    马砚麟耳中听着其他医生的聊天,手里丝毫不乱的气腹针,置套管……

    单孔腹腔镜和传统腹腔镜不同的地方,在于单孔腹腔镜是将三根棍儿都从肚脐里戳了进去,为了区分,贴着病人肚脐的是一个有三个孔的小碟,从而给了外科医生一定的操作空间。

    不过,这么狭窄的操作空间,肯定是不能与传统腹腔镜相提并论的,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单孔腹腔镜又多了一些额外的操作技巧。

    马砚麟对此还不熟练,不得不集中精神。

    凌然在跟前看着,亦是心无旁骛。

    他是完美级的阑尾炎切除术,要是亲自做这台手术的话,一刻钟左右就能搞定,不过,团队训练却是必要的,现在的阑尾炎患者如此之多,凌然总不能一天到晚的切它们。

    旁观的医生也是精神集中的看手术,嘴里亦不放松的样子:

    “老刘最近有点放飞自我啊。”

    “提了主治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老刘悠着点,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马砚麟的手猛的一顿,机警的看向两边。

    正在聊天的医生们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似的,也都猛的闭嘴,警惕的看向监视器和手术屏幕。

    “出血了吗?”良久,才有人迟疑着问。

    “看错了。”马砚麟尴尬一笑,再次低下了头。

    “吓我一跳。”

    “有点刺激哦,小马刚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露腰的小姑娘。”

    “腰还蛮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