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八八二章 辉耀大神官,奶妈不要冲在前面

第八八二章 辉耀大神官,奶妈不要冲在前面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放心油条
    大日的光辉,从巨门之中绽放而出,仿若一轮大日,凭空出现在高空中。

    灼热的光与热,伴随着颂音,肆无忌惮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首当其冲,便是趴在光秃秃的神树主干顶端的独角仙。

    光与热冲击到独角仙身上,立刻在其体表,凝聚出灼热的火焰,伴随着火焰的灼烧,热量传递的时候,颂音也开始不断的灌入独角仙的脑海里。

    那仿若无数生灵高声礼赞的声音,化作狂热的剧毒,不断的侵蚀进来。

    独角仙的眼神一凝,独角上有一丝光晕流转而下,将那些光热和颂音,全部抵挡了下来。

    巨门之中,一位身形消瘦,身高丈六的女子走出,她一袭略显宽大的素色长袍,双臂之间挽着的淡金色帔帛,随风摆动。

    她恍若谪落人间的圣灵,凌空踏步而出,弥漫在空气里的狂热呐喊,也随之变成了虔诚的低语。

    同一时间,方才还能挡得住侵蚀的独角仙,眼中立时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

    它警惕的盯着的从巨门之中走出的人影,引动体内一丝残留的劫雷,贯穿全身,强行驱散那种看似温柔,实则更难抵挡的力量。

    那身高丈六的女子,轻轻的飘动着,神情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不远处的独角仙。

    “此界的镇界神兽么?”

    女子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先一步打量着的周围。

    神树晋升的主干,经历过多种波折,如今还露在地表的部分,顶多也只有八九百里高了。

    可再怎么样,也无法忽略掉,神树现在还是一颗神树。

    一株庞大无比的神树,伴随着神树的还有一头如同山岳一般巨大的神兽,镇守在这里。

    给来者的印象,自然是此界很是强大,树根渗透到他们那边,并非是一次意外,更可能是此界的顶尖强者,早已经知晓,做出的试探。

    作为先行而来的辉耀大神官,在散播太昊天帝的荣光之时,最先应该做的,便是收集到足够的情报。

    大世的转变,已经开始了,哪怕是太昊天帝,也并非无敌的。

    历经上古的神战,已经验证了这一点,当年上古天庭的三位天帝,尽数战死,陷入到沉寂之中。

    只不过对于三天帝而言,生命、身体、意识、力量,统统都不是最重要的,权柄才是。

    只要权柄还在,那么所谓的死亡,也不过是长久的沉寂而已。

    太昊天帝,已经复苏了,太一并不知晓,因为太一并不在他们那一界,太微也不知晓是否复苏了,但所有上古天庭的人,都坚信,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而已。

    辉耀大神官,打量了一下周边,没有意外,这里也是一座海岛。

    古老的天帝秘库里,早留下了记载,壶梁便是诸天桥梁,当年壶梁被打碎之后,坠落四方,有些已经消失不见,有些部分则是从上古世界,坠落到了其他大世界。

    哪怕碎了,身为诸天桥梁的作用,还是没有消散的,如今便是佐证。

    只是再窥视了片刻之后,辉耀大神官便眉头微蹙,这座岛屿周围,遍布着爆辣的灵气,其中蕴含着一种对他们有极大恶意的力量。

    那种力量,会压制很多生灵,只是没有向压制上古天庭嫡系那般严重而已。

    天然的环境里,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也就是说,这是某个强者,刻意布置出来的。

    再仔细观察,眼前这颗神树,似乎也并非一直生长在这里的,看情形,似乎也是才栽种到这里没有多久。

    辉耀大神官,愈发觉得,这定然此界的某个大能,对外界做出的试探,这一切都是人为布置出来的。

    沉思之后,辉耀大神官,露出一丝微笑,看向了警惕不已的独角仙。

    “吾乃太昊天帝麾下,辉耀大神官,劳烦此界的镇界神兽,请此界的大能,前来一叙。

    上古天庭,欢迎所有心向太昊天帝的生灵。”

    独角仙闷不吭声,有心想退走,可是又想到了蹲在外面,到现在还没有走的秦阳。

    相比之下,眼前这位似乎很强的辉耀大神官,还是比不上给他留下过不可磨灭心理阴影的秦阳。

    秦阳没让它离开,它是真的不敢去试探。

    “这里不欢迎你。”独角仙瓮声瓮气的回了一句,口气还算是硬气。

    蹲在外面的那位,肯定也是不欢迎新来的这些人的。

    “我只是想谈一谈,并非带来了战争。”辉耀大神官面带微笑,依旧很客气。

    她的话,化作柔和的旭日,带着淡淡暖意的朝阳,仿若驱散了黑暗。

    柔和的光辉洒落,独角仙心里的警惕,便似藏在黑夜里的阴影,被无声无息的驱散了。

    光辉的照耀之下,独角仙一点恶意和警惕心,都生不出来了,就仿若大日的照耀之下,无法存在的阴影。

    独角仙的眼神慢慢的变得柔和,它沉声道。

    “你找我也没有用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跟着神树坠落到这里,到现在也不敢离开,你说的我也听不懂。”

    “能和我说说具体么?”

    辉耀大神官的语气愈发柔和,她慢慢的飘来,一只手缓缓的伸出,轻轻抚摸过独角仙的甲壳。

    一丝柔和的淡金色光芒洒落,独角仙身上尚未恢复的伤势,开始加速恢复,体内残留的雷劫气息,也被一点一点的驱散。

    随着伤痛被愈合,独角仙的眼神愈发柔和,内心开始被一点一点的瓦解。

    它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在迷失虚空之中,漂流了不知道多久,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节点,带着神树撞破了节点,冲入到此界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了一遍。

    听着这种似乎是显示连接连接是意外的话,辉耀大神官心里却并没有太相信。

    她现在唯一否认掉的,只是独角仙是此界的镇界神兽这一条。

    迷失虚空之中,能连接的节点太多了,为什么非要坠落到壶梁岛上,而且还正好是壶梁岛上空间最薄弱的地方。

    只有被掌控的弱者,才会把一切都归咎于巧合和意外,其实所有的巧合和意外,可能都是被真正的强者安排的。

    沦为棋子的人,很难察觉到自己是棋子的。

    辉耀大神官,此刻还是觉得,一切都是没那么简单的,不会存在单纯的意外和巧合。

    她伸出手,眼神柔和,轻轻抚摸着独角仙的独角,柔和的朝阳,不断的照耀在独角仙身上,抚平它的伤痛,同样,也抚平了它心里的戒心,一点一点,加强着独角仙对她的归属感。

    光辉以神树的顶端为中心,化作清晨的朝阳,一点一点的向着周围扩散,一点一点的试探。

    光辉照耀到通衢州千疮百孔,地貌大变的大地上,荒芜的大地之中,嫩芽钻出了地面,飞速的成长,化作青草,化作树苗。

    树苗再不断的成长,化作一株株参天大树,伴随着光辉,大地上铺就的绿毯,紧随其后,在大地之上铺开。

    光辉冲出了通衢州,因为之前波澜受伤的生灵,无论是鸟兽还是鱼虫,伤势尽数在飞速恢复。

    无数的生灵,感激着这一切,有些灵智的,则对着神树所在的方向叩拜,表达谢意与敬意。

    光辉再次扫过一座不大的城池,其内的凡人,生病的开始恢复,受伤的也在光辉之下飞速恢复,走火入魔的修士,都在这种光辉的照耀之下,恢复了平静,恢复了正常。

    当这些生灵心中浮现出好感的时候,便会自然而然的从一丝感激、一丝敬意,无声无息的直接拉满。

    辉耀之名,也开始被人自然而然的传颂。

    征服,从来不只是靠着绝对的力量,强行碾压过去,大杀特杀,也可以用另外一种,更温和,实际上效果却更好,更掘根的办法。

    只是,当这些光辉,越过青林城的城墙,洒落到杂货铺后院的秦阳身上时,光辉也开始向着秦阳的身体里渗透。

    秦阳身上开始亮起了光亮,整个人就像是在发光,这是将光辉全部阻拦在外面了,根本无法渗透进去。

    这时,秦阳站起了身,闭着眼睛,面向着神树的方向。

    辉耀大神官,似有所感,转头看向了秦阳所在的地方。

    这么快就有能无视她光辉的人出现了,她的确挺意外的。

    她轻轻拍了拍独角仙的独角。

    “可以帮我去看一看么?那边有一个强者,不肯接受我的光辉。”

    “好。”独角仙爽快的应了下来,从神树的顶端飞起,冲向了辉耀大神官指引的方向。

    等到独角仙一路飞到青林城,庞大入山岳的身躯,正要落下去的时候,它看到了秦阳。

    它的身子猛的一颤。

    它那柔和而坚定的眼神里,开始有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似是剧毒,不可抑制的扩散开来。

    心底的朝阳,唰的一下,消散的一干二净。

    独角仙悬在半空中,身体如同被定住了,眼珠子开始微微颤抖着,秦阳当年伸出一只手,直接将对手秒了的画面,再次在心底浮现。

    瞬间,冷静了,辉耀大神官的影响,也彻底消散。

    “我……我……”独角仙悬在那里,哆哆嗦嗦了半晌,硬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当它看到秦阳抬起一只脚之后,它立刻惊叫一声,转身就逃,一路冲回到神树底下,一头扎进了泥土里,翻腾了两下之后,藏在神树之下瑟瑟发抖。

    失去了朝阳的照耀,那种如同阴影一般浮现出来的恐惧,便会更加真实可怕。

    秦阳的肉身抬起一只脚,一步跨出,踏空而行,一步一步的来到神树的顶端。

    没有记忆、没有意识,但是最基本的本能还都在的。

    有人要渗透他的身体,对他不利,等同于,有人要杀他。

    那么,一个不需要脑子就能得出来的结论出现了。

    先一步把对方干掉。

    秦阳的肉身闭着眼睛,一步一步的走向辉耀大神官,辉耀大神官绽放出来的光辉,对他来说完全无用。

    辉耀大神官绽放出的光辉,越来越强,可是她也感觉到了,没有用的。

    不只是秦阳可以将她的光辉完全隔绝在外。

    还因为她也看出来了,秦阳已经是一个死人。

    世间所有的生灵,都需要阳光,死人却不需要。

    她低头看了一眼神树之下,那个她开始以为是镇界神兽的家伙,只是看了这个死人一眼,内心的恐惧便强行驱散了她的影响。

    现在她确定了,这是她的劫。

    可能不是被人刻意安排的,却比人刻意安排的还要可怕。

    一念至此,辉耀大神官拿出一支七尺长的权杖,权杖顶端绽放出的光辉,肆无忌惮的扩散开来,无差别的去笼罩所有的生灵。

    凡人受到的影响最大,修士稍稍小了些,越强的修士能受到的影响越小。

    但有一点是例外的。

    受创的修士,会被辉耀的光辉治疗,但是渗透也是在治疗的过程之中进行的。

    通衢州隔壁,一座山洞里,光辉仿若可以转弯,渗透到山洞的最深处,一个满身邪气,受创的老者,被光辉照耀到,他的伤势开始急速的恢复。

    当他情不自禁的生出一丝走大运了,感谢这诡异朝阳的念头时,那种感激,便被无声无息的拉满。

    “感谢辉耀。”

    下一刻,他走出了山洞,直接施展了搏命的法门,化作一丝邪异的血光,冲入了通衢州。

    秦阳踏空而行,一步一步的走向辉耀大神官,行至半途,一点血光飞来,正中他的身体。

    血光扩散,秦阳的身体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他的脚步不停,依旧面对着辉耀大神官,同时伸出一只手,屈指对着侧面一抓。

    咔嚓一声轻响,一丝裂纹在秦阳指间浮现,他收回手的瞬间,便见他与那片血光指尖指尖的空间,被强行扯到了身前。

    那片血光立时崩散,化作点点流光向着四周扩散,然而,同一时间,血光所在的百丈之内的空间,如同一张破布,被秦阳扯了过来,随意的捏在手里。

    只听噗嗤一声闷响,这个范围内的一切,都随着一起湮灭。

    秦阳收回了手,脚步不停,继续向着辉耀大神官,以一个稳定的频率,一步一步的走去。

    辉耀大神官面色微变,她有点怕了。

    坚定不移,下手狠辣果决,甚至明明是要来杀她,却半点杀意都没有,而且,从头到尾,都不屑于睁开眼睛看她一眼。

    她慢慢的向着巨门的方向后退,一瞬间,便见秦阳的肉身消失不见了。

    她回过头,秦阳已经背对着巨门,挡在了她的面前。

    周遭的光与热,对秦阳的肉身完全没有影响。

    “何必兵戎相见呢?我们可以谈一谈。”

    辉耀大神官的话音刚落,秦阳的身体便再次消失不见,秦阳的一只手,刺穿了她的胸口,面无表情的站在她面前。

    刺目的光华,冲辉耀大神官体内迸射而出,冲击到秦阳的体表,将他的身体冲击的后退三步。

    辉耀大神官又惊又怒,胸口被刺穿的伤口,伴随着光辉涌动,急速复原。

    不等她再做什么,秦阳便已经出现在她身后,两只手捧着她的脑袋,轻轻一拧,便硬生生的将她的脑袋拧了下来。

    随手一捏,崩散成无数的流光,从秦阳指尖迸射开来。

    流光飞回,重新化作她的脑袋,然而,下一刻,她的脑袋再次崩碎,这一次,连同流光一起,都被捏碎了之后,丢入到破碎的空间里。

    而辉耀大神官脖颈上的光辉涌动,再次以光辉化作了脑袋,恢复了过来。

    秦阳的肉身,不知疲倦,没有负面情绪,一遍又一遍的,以各种方式,轰碎辉耀大神官的身体。

    可是对方却怎么都死不了。

    辉耀大神官在第三十七次被轰碎了身体之后,濒临心态爆炸的边缘。

    她的能力,她的力量,对秦阳是完全无用的。

    同样,哪怕秦阳完全以肉身的力量,最纯粹的力量,一遍又一遍的将其轰杀,其实也是没有用的,根本杀不掉她。

    可她也只能被死死的困在这里,被动的承受这一切。

    每一次她恢复过来的瞬间,就是再一次被轰碎的瞬间。

    她想要从巨门回去都做不到,每一次都会被拦下来轰杀。

    秦阳的肉身,没有意识,没有记忆,不知疲倦,甚至不会因为一直杀不掉她,而生出一点的烦躁。

    秦阳的肉身,只是在完成一个本能的目标,彻底杀了她。

    在没完成这个目标之前,是不会停下来的。

    若是没有外力介入,这个过程,会一直持续下去。

    可这个过程,对于辉耀大神官来说,却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持续了足足半个月时间之后,辉耀大神官已经有些怀疑人生的时候,变化终于出现了。

    身后的巨门,再次洞开,一位一身金甲的人族,带着大队人马走了出来。

    来者看到辉耀大神官的身体被当场轰爆,反而呵呵的笑了起来。

    “辉耀,你以为你先行一步,就能先立下功劳么?”

    看着辉耀再次被轰爆了三次之后,这位一身金甲的人族,才忽然消失在原地,拳头跟秦阳对轰到一起。

    白色的气浪,化作一丝白线,瞬间扩散开,力量跨越数百里,冲击到大地之上,在地面切除一道绵延百里的裂缝。

    下一刻,两人化作残影,直接消失不见,空气中只有轰隆隆的轰鸣声,连成一片,不断炸响。

    辉耀恢复了身形,沉着脸,咬牙切齿的一声厉喝。

    “辉光!”

    声音落下,她手中的权杖绽放出光辉,覆盖在那金甲壮汉身上。

    壮汉的速度,瞬间暴涨,他手中化出一支长枪,凌空一刺,化出万千枪影,如同囚笼一般,将秦阳的肉身困在原地。

    同一时间,被金甲壮汉带来的那些金甲将士,手执长枪,化作大阵,围在秦阳的肉身周围。

    在这种力量加持之下,秦阳轰碎了一支长枪,还会有另外一支出现。

    赢得了短暂喘息的机会之后,金甲壮汉回到了辉耀身边,他双臂的金甲,咔嚓一声崩碎成齑粉,金甲之下如同金铁铸造的双臂,也布满了细密的裂纹。

    “这家伙可真硬啊……”

    辉耀在旁边沉着脸,替金甲壮汉治疗伤势,壮汉还在口嗨。

    “辉耀,不是我说你,你也得长点脑子了,不要总想着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问题,这次惹出事了吧?

    这个死人,你若是不主动去招惹,他根本不会理你,幸好他只是肉身强大,不然的话,你现在早死了。”

    “现在怎么办?你能解决他么?”辉耀没反驳,她现在只关注能不能解决秦阳的肉身。

    “在这里解决不了,他已经认定了,一定要将你击杀,现在也包括了我,我们只能将他带回去,才能将其彻底镇压,这么强的身体,若是将其炼成战将,实力至少都堪比道君体修。”

    “别废话了,赶紧做吧,迟则有变。”

    金甲壮汉手捏印诀,他那化作长枪囚笼的武器,与一众金甲将士一起,慢慢的挪动着位置,一点一点的带着秦阳的肉身,靠近巨门。

    就在这时,一道流光在远方一个闪烁,连续三四次之后,便见一个一袭青色道袍,面如冠玉,剑眉星目的道人,出现在半空中。

    道人看着这一幕,啧啧有声。

    “无量那个天尊,上古天庭,不,太昊的人,还是活的。”

    来者可不就是秦阳么。

    他的肉身跟人动手,他便感应到了,而且中间,不断的有感应出现,他一路在死海里,利用人偶师一路横冲直撞,紧赶慢赶才赶到这里。

    中间还陷入到了一座天然迷宫里,拖延了一些时间,想呼叫第二滴滴吧,不知道为何,又联系不到。

    不用想就知道,他的额头恐怕已经黑的不行了,运道背的,飞在天上,恐怕都能踩到狗屎。

    本来他紧赶慢赶的,以为就要赶不上了。

    谁想,还是在最后一刻赶到了,甚至还有时间,先穿个马甲。

    当看到这里的一切之后,秦阳终于明白狗世界到底想要玩什么歹毒的主意。

    简单说,就是狗曰的把驴曰的往死里打。

    他的劫,肯定是阻拦他复活,不能出现一个,能完整的到亡者世界,又完整的回来的人。

    若是他的肉身,现在被上古天庭的人带走。

    不用考虑有多少可能了,是他的肉身肯定没了。

    最重要的肉身都没了,他也就不可能完整的复活了,前途尽毁,只能去往生,重头再来。

    而现在,他赶上了,这是一线生机。

    同样,也就是说,他就是这些家伙的劫。

    瞥了一眼神树主干,还有神树主干下方,缩头藏起来的独角仙。

    瞬间,秦阳便脑补出来了一切。

    好家伙,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可以安生的,统统都进入了一个无解的死结。

    上古天庭这些人,不会罢手,他秦有德也不会罢手,今天总得有人死在这里。

    而且大概率是狗东西和驴东西一起同归于尽。

    “吾乃太昊麾下,辉耀大神官,敢为这位道长,如何称呼?”

    辉耀大神官面带微笑,揖手一礼。

    秦阳感受着周围的光辉,心说不用你说,那扇巨门上散发出的力量,就已经告诉他了,太昊的力量,太熟悉了。

    慢慢的,感受着光辉渗入体内,那种柔和的朝阳,带来的是淡淡的暖意,让人很舒服,说实话,这是他回来之后,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种,活着的时候,在冬日里晒太阳的感觉了。

    本来是挺惬意的事……

    谁想这个辉耀大神官,非要在里面参屎。

    感受着那种独特的力量,秦阳体内的几颗金丹,微微绽放着光华,将其阻拦在外。

    叹了口气,秦阳道。

    “你知道,在很久之前,你这种表面上为他人好,帮助他人,立一个温柔奶妈人设,实际上心冷似铁,只是为了更好的利用别人的家伙,我称之为什么吗?”

    “嗯?什么?”辉耀大神官没听懂,但她却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力量,可以渗透到对方体内了,她也不急,顺着秦阳的话往下说。

    秦阳一脸肃穆,沉声一喝。

    “贱人!”

    话音落下,便见那个跟二傻子似的,只会不断的轰碎金枪,僵持在那里的肉身,掏出了化血魔刀。

    一拳轰碎了金枪的同时,力量灌入到化血魔刀里,霎时之间,化血魔刀骤然暴涨到十数里,一刀将一个金甲将士捅死。

    困阵出现了一丝破绽,肉身再次轰碎金枪之后,化血魔刀已经化作巨刃,一刀将剩下的金甲将士尽数砍死。

    从困阵之中走出,立刻跟那位金甲壮汉继续硬碰硬的对轰。

    而这边,秦阳手中虚握,第四颗金丹微微绽放光辉,金丹内部,浮现出太微天帝的影像,一支金色的长矛,在秦阳掌中凝聚了出来。

    当看到那支长矛的形状,感受到那支长矛的气息之后,辉耀面色大变,难以掩饰心中的震惊。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你的劫。”

    秦阳眼神一眯,思字诀一档开启,脚下无数的咫尺天涯禁层层叠叠的浮现,体内三颗金丹里的力量,第一次超负荷的绽放。

    周围的一切,在秦阳眼里,仿若都减慢了速度,秦阳的脚步落下,周围的光影,如同拖拽出了流光光带,光带的尽头,便是难掩震惊的辉耀大神官。

    她周身的光辉凝聚,仿若有无数的符文,构建出一层层的防御,身后的巨门里,绽放出的力量,也在此刻,凝聚到她的身上。

    秦阳看着那些跳跃的符文,一瞬间便推演出了最适合洞穿的地方。

    长矛贴着两个符文交错的缝隙,刺入其中。

    光辉如同被人从中间劈开,一个个符文,紧贴着长矛,向着两侧崩散。

    辉耀大神官,神情惊恐,大有一丝我见犹怜的意思,她双手握着手中的七尺权杖,挡在身前,权杖的顶端,一轮橘色的旭日,绽放着朝阳。

    弥漫的朝阳里,满是让人沉沦,驱散阴霾的力量。

    秦阳沸腾的杀意,被强行驱散了。

    满腔的恶意,也被强行驱散了。

    然而,秦阳面色平静,眼中无杀意,无恶意,只剩下最后的坚定。

    他要渡劫。

    他只是在渡劫。

    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金色的长矛,与辉耀权杖顶端的小太阳碰撞到一起时,一股灰色的力量,自三颗金丹之中传出。

    长矛的坚刃上,一点灰色的力量浮动,瞬间刺穿了旭日,再从辉耀大神官的眉心刺入,洞穿她的脑袋。

    “诛心。”

    秦阳轻声一喝。

    辉耀大神官瞳中的神采,也在此刻,消失不见。

    太微十星,诛心矛。

    普天之下,只有太微天帝本人,和执掌诛心矛的星官,才能施展出的真正诛心矛。

    道理上说,旁人是不可能施展出真正的诛心矛的。

    但此刻,秦阳施展的,却是正儿八经完整版的。

    诛心矛崩碎消散,辉耀大神官的眉心,却根本没有伤痕,只有她的意识被直接诛灭了。

    她的身体,失去了人形,化作了一缕照样,仿若失去了控制,从云端坠落。

    同一时间,秦阳伸手虚抓,只见一道乌光,从肉身里飞出,落入到他的手中,化作了塑料黑剑。

    秦阳手持塑料黑剑,上去就是一顿乱砍,再将这一缕照样给洗一遍,保证没什么问题了之后,化作弱水之身,直接将其化掉。

    那个即将飞走的权杖,也被正在交战的肉身冲出来,一把抓住镇压了,塞进海眼里。

    两个秦阳,相互配合,一气呵成。

    近乎眨眼间,两个人少了一个。

    秦阳恢复了身形,手握塑料黑剑站在原地,轻叹一声。

    “小孩子都知道,奶妈不能冲在最前面,欺负菜还行,遇到高手,会被秒杀的……”

    他的肉身站在另一边,挡在巨门之前,两人将金价壮汉夹在中间。

    “诛心矛,原来是太微天帝麾下的诛心星官。”金甲壮汉沉着脸,眼中一样带着震惊。

    他现在已经不想着能有什么战果,能有什么功劳了。

    他现在只想着能把消息带回去,禀告太昊天帝,这是个阴谋。

    天大的阴谋。

    所有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阴谋。

    太微天帝已经在此界复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