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八八一章 什么反应都没有,神树的主干

第八八一章 什么反应都没有,神树的主干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放心油条
    所谓的天劫,一直都是以各种形式存在的,化形之类的雷劫,其实严格说,并不算是劫,更像是天地帮助妖物蜕变的力量。

    妖物从原本的妖身,蜕变成天生九窍的人形状态,这是为了更方便修行而已,这种变化,不是幻化,而是从本质上的蜕变。

    能蜕变成功了,自然活下来,蜕变不成功过,则死去。

    这只是最直白的天劫。

    在修士眼中,天劫是从来不会让人有完全的准备的,也不可能有完美的准备,变化万千,诡异莫测,这才是天劫。

    世界本身是没有善恶之分的,世界只会保证世界本身的存在和运转,以既定好的规则。

    当有试图改变这种天地规则的存在出现的时候,那天地本身的规则,便会将规则继续扭转回来。

    表现出来的,便是变幻莫测的天劫。

    秦阳回来之前,就已经想过很多很多了,做过大量的预测推演。

    血海里的化身,黄泉里执念化身,忘川里的记忆化身,只要离开所在的水脉,所能拥有的实力,立刻会暴跌,对于变化的应对能力,也会变得近乎没有。

    就比如记忆化身,在忘川之中,才能凝聚出身形,可出了忘川,记忆本身便需要有承载,而这个承载,也只能是秦阳自己,最后才能真正的完美复活。

    这三个,只要出来,可能最直观简单的雷劫、天火劫、罡风劫,只要威力足够,便可能会造成重创。

    更别提,还可能是无形无相的真正天劫。

    为了保证安全,从葬身河里走出来的肉身,便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肉身足够强,承载着近乎秦阳所有的力量,就如同人偶师一般,只有先死不掉了,才能去考虑其他。

    在完全没办法预先揣测的时候,以不变应万变就成了没有选择之中最好的选择。

    这就是为什么秦阳让没有记忆、没有自我、没有神通、没有执念的肉身,来担任最关键的接引任务。

    但以人偶师为参考,肉身强大,率先保证存活率,同样也会陷入到,跟人偶师一样的弱点。

    那就是肉身再强,没有智商的话,也的确有很多办法可以将其困住。

    所以,弱水里走出来的化身,则是备选选项,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出现。

    弱水里的化身,也是不会停留,会直接走出来的。

    一切都会按照预设好的方案进行。

    秦阳进行预先推演的时候,的确以自己的一生作为参考的。

    也考虑过,肉身可能会从壶梁的葬身河里出现,毕竟,大荒世界,分布最广最多的,便是葬身河。

    而那些葬身河,大都是支离破碎,分化成支流的支流,再支流,已经很难跟亡者之界的葬身河对上号了。

    若是肉身从壶梁出现,那么会怎么样,也进行了推演。

    当年青林城,想到过么?

    想到过,但是推演之后就作为小概率事件搁置。

    因为无论肉身从壶梁的哪段葬身河出现,都不会靠近青林城。

    青林城,当年因为通衢州的战斗,早已经被高手打包搬走了。

    可惜,秦阳却没有想到,就在前些年,又因为地动,这座在修士眼里,跟纯粹凡人的城池没什么区别的小城池。

    又被搬迁了……

    毕竟,哪怕大部分都是凡人的小城,对于那些门派来说,都是重要的人口资源,关乎到传承。

    掌控范围内,人口越多,出现人才的机会也就越大,哪怕所谓的百分人中无一的人才,并不是真的要有百万人才能出一个,或者必定出,可要是麾下有个几亿人口,那必定会出现好天赋的人,被遗漏掉的可能也会更低。

    时隔数百年,再次搬迁,也是很正常的事,而这一次,好死不死的,搬到了秦阳一路北上的路线附近。

    当肉身路过那里,率先路过的就是曾经最熟悉的山峰时,本能被牵动了,他按照曾经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的路线,重新回到了最初的起点,那个他历经恐惧、担忧、吃苦之后,才弄到的安身之所。

    这个小杂货铺,在秦阳心中的印象,深刻程度,绝对比曾经的很多敌人,还要深刻的多,属于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事情。

    于是乎,不费一兵一卒,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一切看起来都像是纯粹的巧合一般。

    秦阳的肉身待在小杂货铺的后院里,彻底不动了。

    若是没有意外介入的话,可能他的肉身会永远待在这里,再也不会动了。

    在秦阳的肉身看来,目的已经完成了。

    也有可能,在很久很久之后,他的身体,会以一个尸身的状态,重新孕生出新的意识,化作一个绝世凶物。

    壶梁这边如临大敌,可不是附近的门派势力紧张,当信息传开之后,整个壶梁都紧张的不得了。

    秦阳肉身的强大,在壶梁完全就是无敌的存在,站在那里让他们打一百年,也未必能让秦阳掉一根头发。

    这还只是纯粹的肉身防御。

    周边门派派来一个往日里都算得上是高手的神海修士,整天蹲在城墙上,战战兢兢的关注着秦阳所在的小店。

    小店附近的人,全部被悄悄的转移走,为了保证秦阳的肉身,不会做出什么反应,附近的人,全部都是被许诺了重金,有些稍稍有点修行天赋的,就直接给门派带走。

    反正就是一切看起来都像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一点不和谐的事情都没有,那些才养气的小修士,哪里见到过往日高来高去的高手,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过。

    而后青林城的治安环境,都在一天之内,飙升到了历史最高,连个打架的都见不到了。

    哪怕是地头蛇去收个例钱,可能都会看到一个筑基,甚至是三元的修士,拉长着脸坐在那里看着。

    若不是害怕太大的变化,可能会引起秦阳的反应,那些人都恨不得一天之内,就将整个青林城的人,都全部搬出去,然后再把方圆百里之地,化作禁区。

    “轰隆隆……”

    大地微微的颤动,青林城也开始微微颤动。

    然而,转瞬,便见坐在小店后院的秦阳肉身上,传出一丝气息,瞬间,青林城的震动,便被强行镇压。

    偏偏实力弱的人,一点都感觉不到,反而有点实力的,才能感应到秦阳的气息。

    那个准备长期蹲在城头观测监视的神海修士,身子一软,毫无形象的趴在了地上,过了十几个呼吸,才面色苍白的,勉强撑着女墙坐了起来。

    “这位前辈,到底是哪来?地动都能被他轻易镇压,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近些年壶梁地动频繁,有时候强有时候弱,这一次就是不知道哪发生地动了,余波波及到这边。

    很明显,这位大佬,似乎不怎么喜欢地动,这么多天了,这是唯一一次有了点反应。

    可按照最近几十年越来越频繁的趋势,三天一小动,十天一大动,别人无所谓,他可就真承受不住了。

    那大佬为了镇住余波,浮现出一丝气息,先不说三天两头这样,受不受得了。

    万一下次发生了大地动,这位大佬又去镇压地动,动用的力量稍稍强了点……

    那些凡人,根本都感觉不到,反而他这个开辟的神海的人,感知太敏锐,弄不好现在就成坏事了。

    他的神海怕是会被当场震碎。

    思忖再三之后,他直接飞走,他开辟了神海,感知敏锐,让他来盯着,勉强还能接受,毕竟宗门就在附近,还没来得及搬迁呢。

    可因为感知敏锐,就让他来送死,那是万万不行的。

    反正从这些天的情况看,这位大佬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坐在那里而已。

    他一路飞回宗门,就见三圣宗的人驾临了。

    当年的玄天圣宗、灵台圣宗、魔石圣宗,灭倒是还没灭,这几百年时间,发生的事情也的确不少。

    玄天圣宗变故最大,整体实力暴跌,最后还是靠着底蕴,撑了过来。

    当然能撑过来,没有衰败到被人灭门,也是因为其他俩一样时运不济。

    灵台圣宗的掌门,还有当年有天赋的传人,都死了,最后还是靠着耄老撑了过来。

    魔石圣宗最惨,宗门都没了,几百年前,五指岛巨变,影响穿过了几个秘境,哪怕还是一少部分,魔石圣宗也吃不消。

    当年的驻地直接废弃,重头再来,元气大伤。

    谁也没比谁好到哪去,再加上壶梁在死海里,基本没什么大的外部压力,也能给他们时间慢慢恢复。

    哥三从原本的互相扯后腿,慢慢的变成了默契的发展。

    如今,新出现了大事,他们想不管都不行,因为察看了一下秦阳肉身之前的战绩之后,他们就发现,若是横穿的是他们的宗门,结果十有八九也是一样,谁也拦不住。

    “查清楚了,知道那人是谁了。”

    这边刚聚首,魔石圣宗这边便有人站了出来,对方拿出一张有些年份的金纸通缉令,上面印着秦阳的画像,还是高清版的。

    “他就是幽灵号的上一任船长,秦阳,据说七百年前,他已经陨落了,没想到,现在他的尸身,却出现在了壶梁。”

    “通知幽灵号的人了么?”

    “怎么通知?我们根本难以渡海,近几年地动频繁,哪怕死海的灵气变得温驯了不少,可壶梁周围,却远没有其他岛屿平复的快,只能先等着了,都莫要去招惹。”

    “幽灵号的秦船长,为何会去那里?”

    来参加会议的人呢,都纳闷这一点,总不能说是倒霉吧。

    这时,魔石圣宗的来人,面色略有些复杂,他缓缓道。

    “秦阳的出身就在壶梁,那个小店,在当年,可能就是他的小店。”

    “华炼,此话当做?”

    “真的,所以,都别去招惹既是,以幽灵船长的风闻,也的确很这次见到差不多,他不是那种会滥杀无辜的人,相安无事最好。”

    其实说实话,要不是亲眼见到,他也是不相信的。

    若是想要细查,幽灵船长出身壶梁的事,挺容易查到的,而且幽灵船长就是秦阳,也挺好追查的。

    哪怕秦阳没死的时候,壶梁这边流传幽灵船长的传说时,知道秦阳这个名字的也是屈指可数。

    知道这个名字,又能跟壶梁的秦阳对上号的,那是更少了。

    而且,他们根本不会去信,当年幽灵号威势越来越强的时候,谁会把这个秦阳,跟当年的秦阳,当做一个人?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秦阳当年在壶梁,出来搞事情,基本都是开马甲……

    能认出秦阳的人,在这边还真的是屈指可数。

    于是乎,壶梁这边定下了执行计划,青林城里的人,都被搬迁走。

    方圆百里之地,被几个大势力一起,列为禁地,谁也不准进来。

    为了防止变化,又在青林城外面,做了各种防护阵法,将青林城都封死了。

    当然,这个不是用来封秦阳肉身的,没什么鸟用,只是为了防着外面,可能会有什么不开眼的蠢货,去招惹秦阳的肉身。

    ……

    秦阳的肉身入劫,另一边,弱水化身也已经走出了魁山的范围。

    应白化出一个投影,跟在秦阳的弱水化身身边,一路护持着。

    跟着一路走到了绝地庄园,嫁衣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看到秦阳的身影,嫁衣神情复杂,缓步来到秦阳面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秦阳的脸。

    瞬间,秦阳的身体化作了弱水之身,跟嫁衣的手之间,迸射出一道道闪烁的神光。

    嫁衣不为所动,继续抚摸着他的脸,片刻之后,轻叹一声,转头看向了应白。

    “大嫂,他何时才会醒来?”

    “这只是他的一部分,等等吧,秦阳一定是有所计划的。”

    绝地庄园里,化作雕像,发呆的人偶师,忽然动了动,瞬间来到秦阳面前,他似是有些好奇的看着秦阳。

    “你回来了啊,上次我没护着你,让你死了,那我继续做你的护卫好了。”

    秦阳的弱水之身,闭着眼睛,静静的站在院子中间,一动不动,没有一点反应。

    人偶师盯着看了一会儿,便静静的站在秦阳身后,也一动不动了。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年,枯站了一年的弱水之身,没有等到肉身归来,备选的选项,开始自动启动。

    弱水之身走出了绝地庄园,一路南下,直奔黑林海而去,人偶师默不作声,寸步不离的跟在后面。

    弱水之身,先去了忘川,他顺着石壁滑落下去,身体横着踩在石壁上,闭着眼睛面对着下方躺在躺椅上,摆着一本书看的秦阳。

    秦阳抬起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得,你来了,那就是肉身来不了,出事了呗。”

    弱水之身,坠入到忘川之中,与记忆化身融为一体,片刻之后,秦阳借助第一颗金丹的力量,催动神通,一步跨出,走出了忘川。

    接到了记忆化身之后,顺手拐到黄泉,把执念化身也接出来。

    这边刚出来,新的消息传来,那三个可能会有血海的地方,什么变化都没有。

    秦阳揉了揉脑袋,正在琢磨,血海化身去哪的时候,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铃铛声,神牛出现了。

    “走吧,带你去接你的化身。”

    “嗯?”

    “你的化身,在黑黎。”

    秦阳挠了挠头,血海在黑黎?

    这是什么鬼操作?

    等到进入黑黎祖地,血海化身也汇聚到一起之后,秦阳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没有雷劫出现。

    小心翼翼的迈出祖地一步,天空中也依然很平静,什么变化都没有。

    四个化身已经汇聚到一起了,偏偏没有雷劫,那只说明一件事……

    “哎,至于么,我这还没复活呢,就已经这么针对我了?”

    秦阳有些头大了。

    神牛说的没错,从他从亡者之界归来的那一刻起,天劫就已经开始了。

    而且是最无法琢磨的无形天劫。

    他的肉身,肯定是被针对了,现在被困在什么地方,回不来了。

    这下可真要完犊子了。

    想想当年,金猪也不过是偷渡来到了大荒而已,什么都没干呢,就被天劫针对的死去活来。

    它只是一头小金猪而已,却硬生生的过了好几个封号道君的手,被层层封印加持,完事了又在大嬴神朝的死牢里,成为了研究对象。

    所有的封印法门,都在它身上实验,以至于到了最后,它身上的封印已经强到,谁也化解不了的地步,只能靠着用自己熬汤,来一点一点的化解。

    整个天劫持续的时间,至少上万年。

    简直是惨绝人寰。

    如今轮到他了,秦阳心里便忍不住惴惴不安。

    弱水化身,接引其他三个化身的时候,顺利的不像话,刚琢磨着血海在哪的时候,神牛就来接引了。

    前面这么顺利,秦阳觉得,自己去接引肉身的时候,十有八九是要出大事了。

    来到仡楼的小楼,秦阳把自己的猜想说了一下,仡楼和神牛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秦阳如今只合并了四个化身,最重要的肉身,还没在呢,他们就已经察觉到,秦阳去了一趟亡者之界,在那里似乎得到了不小的机缘。

    只是四个化身,秦阳隐隐传出的威压,已经远比一般的法身强者还要强了。

    若是回归肉身,点燃生机,十有八九会立刻成就道君。

    再加上,跨越了生死两界的界限。

    这个劫,全部被积攒到后面,怕是会特别强。

    “先找到我的肉身在哪,再说后面吧。”

    他的情报网络,已经开始全力运转,大嬴神朝这边,也开始到处找葬身河,通过葬身河寻找他身体的踪迹。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被死海包裹着的壶梁岛,依然跟往日一样,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秦阳预想的的确挺好的,他的肉身只要出现,闹出的动静,必定不小,很容易传出消息。

    但壶梁么,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边的人,没人能随随便便的横跨死海的。

    而幽灵号,现在还在东海晃悠着,那边找到的葬身河特别多,几年时间内,应该是不会来壶梁了。

    “轰隆隆……”

    大地又开始了颤动,只不过这一次,地动出现之后,威能没有随着时间衰减,而是开始直线攀升,一次比一次猛烈。

    这一次地动的中心,就在当年因为紫霄道君陵寝的是,被毁的差不多的通衢州。

    数百年的时间过去,当年的满目疮痍,遍地焦土,已经看不到了,新生的植被,重新覆盖在这里。

    只不过数百年的时间,这里的灵气还是变得比其他地方稀薄,又因为这里的空间极其薄弱,大家都怕了。

    也没有什么宗门在这里扎根,就算是城池,现在也只是在原先通衢州的边缘,新建立了起来了一些。

    硕大的通衢州,如今还是一片荒凉。

    通衢州的中心,咔嚓一声脆响,天穹崩裂出一道道裂纹。

    威能落下之后,轰击到地面,引动的地动,也随之越来越强。

    ……

    虚空之中,如同山岳一般的独角仙,顶着神树粗大的主干,不断的撞击一个节点。

    当年那团邪异的黑油骗了他,利用它在一个节点撞开了一丝缝隙,可它也利用黑油引路,找到了方向。

    在虚空之中,推动着主干,不知道飘了多少年,前面也的确找到过两个可以进入的节点。

    可惜进入之后,那里只是秘境而已。

    一个在他轰开的瞬间,秘境便崩塌了。

    一个则是已经荒废,近乎从大世界坠落脱离的秘境,若是进入其中,大概率也是崩塌的结果。

    到了那时,再次跌落到虚空,可能就再也找不到方向了。

    前些年,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它觉得最靠谱的节点。

    这个节点比一般的秘境节点要强很多,后面不可能是秘境,那就可能是真正的大世界了。

    一个大世界里,出现这种节点,本身就是难得一见的,相对大世界来说,这种地方,空间一定是相对特别薄弱。

    独角仙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小心翼翼的试探,随着时间流逝,它觉得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可以利用神树的主干,轰开这个节点,坠入到大世界里。

    哪怕到了大世界,可能会有危险,那也比继续在虚空之中迷失要强的多,它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碰运气的找到下一个合适的节点了。

    神木主干循着一个方向,不断的撞击,一丝裂口出现了,独角仙心神一振,它嗅到了灵气的气息。

    它不由的加快了速度,小心的加大了力道。

    再次撞击之下,它终于看到了,对面是一个郁郁葱葱的世界,光辉从那里传出来。

    独角仙再也顾不得其他,推动者神树主干,轰开了节点,一路冲了下去。

    ……

    通衢州,天穹崩碎,犹如通天巨柱的神树主干,从破碎的天穹之中,坠落而下。

    在后方推动着神树主干,如同山岳一般巨大的独角仙,连忙控制着神树,调转了一下方向,让其根部缓缓的落向地面。

    这是真正的大世界,应该足够神树重新长出嫩芽了。

    神木在独角仙的掌控下,缓缓的落下,可惜那足足上千里的庞大体型,哪怕是轻轻落下,也跟重重的砸在了通衢州没什么区别。

    庞大的重量,让大地不堪重负,神树主干如同一根巨棒,压平了山峦,再一路插入到大地之中,一路深入大地上百里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而此刻,因为神树的主干坠落,而引起的前所未有的大地动,才开始从通衢州,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巨大的能量,卷动着大地,如同掀起了波浪,速度并不是太快,可那股力量,势不可挡,足以横扫一切。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余波便已经冲出了通衢州。

    三圣宗的人,悬在高空,一脸绝望。

    他们遥望着伫立在天地之间的天柱,又看了看余波冲去的方向,青林城便是第一波会被冲击到的地方。

    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时运不济,也不至于背到这种地步吧。

    他们好不容易,才半空了青林城方圆百里的一切,留下一座空城,给秦阳蹲着。

    生怕谁去惊扰到秦阳,引来无法预估的变化。

    现在完了,这次绝对拦不住了。

    而且,这个轰碎了空间,从虚空而来的通天巨柱,恐怕才是更大的麻烦,因为他们感觉到了,除了这个通天巨柱之外,还有一个气息特别强的生灵,跟着通天巨柱一起,从虚空进入壶梁了。

    他们悬在高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费劲心力布下的防护,被那可怕的力量一扫而空。

    大地之上掀起的巨浪,似乎下一刻就要将青林城也一起毁掉。

    就在这时,森然威压骤然降临,青林城所在的空间,都仿若凝固了一般。

    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闭着眼睛的秦阳肉身,缓缓的站起来,面对着巨浪的方向。

    他一步跨出,出现在青林城外,体内的力量燃烧,化作最纯粹的气血力量,一掌拍在了巨浪上,他掌下的空间,轰然崩碎。

    最纯粹的力量,顺着巨浪传递开来,转瞬之间,便传遍了这一圈大地巨浪。

    其内所蕴含的力量,被秦阳一掌硬生生的震碎。

    霎时之间,大地上掀起的巨浪,便如同堆砌的沙雕,轰然崩碎,余波逆向而去,强行将整个余波都一起镇压。

    残余的力量,都被引入了破碎的空间,消失不见。

    几个呼吸之后,尘埃落定,秦阳的肉身,闭着眼睛,落到青林城的城门前,继续一步一步的走回去,重新坐在小店的后院,一动不动,气息收敛,如同一具最普通不过的尸体。

    这里是他的家,谁也别想毁了。

    高空中,一堆壶梁的高手汇聚到一起,一个个都是满脸庆幸。

    “现在我觉得,秦船长在这,也算是好事了……”

    “是啊,起码秦船长,似乎只是想待在青林城,别的什么也不做。”

    一个可怕的灾难,刚出现,就被秦阳一巴掌镇压了。

    的确算是好事了。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华炼遥望着青林城,心里的震动比其他人更强烈。

    “难以想象,不过数百年时间,他便有如此实力,若是他没有陨落,又是几百年时间过去,他是不是可能已经成就封号了?”

    ……

    神树的主干彻底稳固了下来,独角仙也稍稍放下了心。

    而且它先一步探查不过了,这里似乎是海上的一座岛屿,而且岛上的人实力并不是很强。

    然而转瞬,它眼里的轻松便消失不见了。

    神树主干坠落时产生的庞大余波,被人一击震碎了。

    它举目望去,额头前的独角上,闪烁着光辉,一副画面倒映在他的眼中。

    它看到了,当年的那个人,闭着眼睛,凌空而立,收回了手之后,转身进了一座小城。

    “好强……”

    独角仙震惊不已,刚浮现的一点劫后余生之感,立刻消失的一干二净。

    当年看到秦阳那一击时,就已经留下心理阴影了,如今想想还会感觉到恐惧。

    现在好不容易逃出迷失虚空,竟然就在这人附近。

    独角仙惴惴不安,满心焦躁,想到刚才那一掌,似乎比不上当年伸出一只手的画面,可掌控力,却已经天差地别了。

    这人现在若是要杀它,它恐怕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它不敢再做什么,当发现秦阳没理他,只是回到那座小城之后,它连神树主干都不敢下来了,生怕引得雷霆一击。

    它趴在神树主干的顶端,看着破碎的空间慢慢恢复,静静的等着雷劫降临,靠着厚厚的甲壳,硬撑着过了雷劫,身形再次缩小了数十倍之后,趴在神树主干的顶端,吹着罡风,一动不动的养伤。

    ……

    壶梁的修士,惴惴不安,也不敢随便进入通衢州探查,他们都知道,那根通天巨柱上,有个很强的生灵,渡过了雷劫。

    而独角仙,也趴在顶端,惴惴不安,不敢下来。

    唯独青林城的秦阳,继续坐在那跟雕像似的。

    一切看起来都尘埃落定了,只是通衢州,再次被废了。

    但这个也不重要,反正这里已经荒废好几百年了。

    所有人都平复下来心情,继续跟往常一样的时候,为止的变化,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的开始了。

    神木主干插在了壶梁的大地上,深入地下的部分,都有百里。

    百里之下,有地火地脉流过,这些灼热的熔岩,将神树主干已经光秃秃的根部包裹在内。

    慢慢的,神树开始吸收地火岩浆的力量,新的根系开始生长出来。

    最初的细如草芥,渐渐变得粗大,根系顺着地脉延伸的方向,不断的扩散开。

    一年之后,一根新生的粗大根系,像是刺破了什么,根系的前端,直接消失在地底。

    另外一个大世界,一处不过数万里大的海岛之下,无人所知的大地的深处,静静流淌的地火地脉里,一截根系缓缓的钻了出来,开始吸收这里的地脉力量。

    随着时间流逝,这根根须,在这里不断的分化成长,而后还有更多的根须,从另外一个世界延伸过来,吸收这里的力量。

    一切都在无声无息的发生着。

    岛屿上,一个正在引动地火炼丹的老者,忽然发现,地火威能减弱了不少,但他没有在意,这也是正常现象,他引动的力量的确有点多,也有点狠了。

    方圆数百里的地火地脉,都被他引动,强行凝聚,变成更强的地火,偶尔地火威能会减弱,也属于正常的。

    他没有在意,可是接下来,地火却越来越弱,他以为是不是已经抽干这里的地火时。

    他发现了一根不过手指头粗的根须,紧贴在下方的火眼里。

    他不断深入,这才发现了,下方的根系网络,越来越庞大,根须也越来越粗大。

    直到他发现了,其中一个粗大的根须尽头,根本什么也没有,仿若凭空出现的一样。

    老者震惊不已,连忙去翻阅典籍,在那无人翻动的故纸堆里,他找到了一些记载。

    传说,在很久很久之前,上古时代结束的时候,他脚下的这座名为壶梁的岛屿,其实是勾连其他世界的桥梁。

    只不过,壶梁还没有因此繁荣起来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桥断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跟其他世界的联系了。

    如今,这里的人,都没有大世界的概念了,只会认为只有他们这一个大世界,其他的全部都是依附在大世界的秘境。

    老者费力的在根须的顶端,截取到一小截指头粗的根须,确认了这似乎是某种神木的根须。

    他愈发确定自己的发现,传说是真的。

    他脚下的壶梁,就是联系其他大世界的桥梁,原本断开的桥梁,此刻被这种不知名的神木,重新连接起来了。

    机缘,天大的机缘。

    老者振奋不已,主动去遮掩了痕迹,也不再引动地火,他知道,那些根须之所以会浮现出来,就是因为他聚集地火引出来的。

    那些根须,在极深的地底,若是正常情况,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

    他如同入魔了一般,废寝忘食,忘却所有的事,专心研究这种未知的神木,研究如何能跨越到另外那个世界。

    那个世界有什么,是什么情况,都无法确定,但目前至少可以确认一点,那边有一株活着的神木,前所未见过的神木。

    就在他废寝忘食的时候,有人登岛了。

    魔怔的老者,已经近乎入魔,当他与来人起了争执之后,立刻疯了一样痛下杀手,来保全这里的秘密。

    可惜,却因此引来了更多的人。

    半个月之后,一队金甲神将,站在老者的道场,老者已经变成了一具破碎的尸体。

    这些人也自然而然的发现了老者研究,发现了地底深处的那些根须。

    领队的金甲神将,看着资料,面色大变。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得离队,立刻返程,向大神官汇报。”

    ……

    秦阳飞遁在南海的高空,遥望着南方,眉头微蹙。

    他曾隐约浮起过感应,他的肉身就在南方极远的地方,这代表着他的肉身,按照本能行事,出过一次手,而且动用了很强的力量。

    大荒这边,根本什么消息都没有时,秦阳便猜测,他的肉身,可能是在东海,或者是南海,亦或者是死海。

    而且死海的可能更大一些,那里太多未探索过的地方,出现没有被人发现的葬身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他的肉身既然出过一次手,对手的实力必然也不是太弱,太弱的话,他的肉身本能都不会被引动。

    死海里可能会有什么力量,引动他肉身出手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若是死海其实还好,秦阳更担心的是他的肉身,不在死海,而是去了更远更广袤无垠,连海族都没有探索完的无尽之海。

    他现在就要一路扫过去,第一站的终点站,就是壶梁。

    他还记得,那里是有一些连支脉的支脉都算不上的葬身河。

    秦阳抬头看着天空,有些无奈。

    “话说,到底要怎么针对我啊,这样什么都没有,反而更折磨人,我不过是一个小修士而已,至于这样么?”

    自从他找回了四个化身之后,到现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可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一件可以算是被天地不容,被针对的事都没有遇到过。

    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感觉忐忑,生恐这是狗世界在憋大招,忽然蹦出来四五个封号道君一起针对他,在他身上施加个万八千层封印。

    弄的他这次来南海,都没敢让幽灵号来,一路行来,只让人偶师跟着,就是怕莫名其妙的牵累到自己人。

    别人可没法像人偶师这样,想死都死不掉。

    万一谁被连累死了,自己还要琢磨着,把对方从亡者之界捞回来,多麻烦,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带,让他们去广撒网,帮自己找肉身就行。

    ……

    神树主干的顶端,独角仙还趴在这里吹着罡风,秦阳还蹲在那没走,它就不敢下去。

    忽然,它抬起头,察看着四周,前方不远处,空间骤然裂开一丝裂缝,金光从裂缝之中浮现,撑开了裂缝,化作一扇金光闪闪,百丈高的巨门。

    巨门之上,有一轮大日浮雕,中心悬着一把权杖。

    巨门缓缓的开启,金光涌现出来,同一时间,仿若有千万人一起呐喊的礼赞声,在半空中炸响。

    “太昊!”

    PS:又是万字大章,顺便投个票吧,又是101,我的个天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