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八八零章 说实话讲道理,终于回到家了

第八八零章 说实话讲道理,终于回到家了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放心油条
    这一次被人误认为是府君,算是有点点爆秦阳了,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涌。

    以前倒还好说一点,因为别人再怎么说,其实也只是有一个神通很像而已,是不是一样的神通都是未知的。

    别人误会了,也只是因为府君的神通,似乎在那个时候只有府君有。

    亦或者,是拥有这个神通的人里,只有府君出名了,其他的全部早早的完蛋了。

    开始是误会,但秦阳自己也明白,很多人误会完了之后,其实并不在意他以前是不是府君,结交的只是他秦阳而已。

    但这都是以前,现在可就不好说了。

    一个死了之后,还能从亡者之界回来的家伙,走的还是府君整出来的上古地府五大水脉之一的忘川,旁人走进去之后,就会遗忘所有。

    只有府君自己才能完全不受忘川影响。

    再加上,这个家伙拥有一个府君独有的神通。

    再加上一条,这条忘川出现之后,立刻就有人府君的人来接引这里的府君,上来就对着秦阳叩拜,口称府君大人。

    然后呢,这个人,在亡者之界的时候,还悄咪咪的投入到了酆都一系的怀抱,还是个众口皆碑,乐善好施,连神通都是喜欢帮别人的大好人,在酆都一系内外,人缘都特别好。

    再再加上,亡者之界的出现,最早的时候,就是府君整出来的一个弥天大谎,为了引导出亡者之界的变化,给亡者之界一个参考的底版,硬生生的将上古地府都整成了参考项。

    这么一个人,到了亡者之界之后,拥有了可以让人往生的神通,说得过去吧。

    这人潜入到酆都一系里是要干什么,也可以随随便便的阴谋论,整出来几百个理由都不是问题。

    再加上后面又有莫名的谣言传出,说他就是府君。

    明面上算是自曝底细,实际上,肯定是不管别人怎么查,都会查出来,他其实压根不是府君,顶多顶多也只是拥有一个神通而已。

    那府君再傻,也不会把自己独有的神通,从一开始就暴露出来,等着人来猜吧。

    这也追查过完之后,那他就彻底摆脱了是府君的嫌疑。

    看,多么基本的操作。

    还有……

    秦阳耷拉着眼皮,无数的记忆翻腾,不断的从中抽出来一条条。

    若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现在绝对就是府君,毫无疑问,实锤一大把的那种。

    哪怕现在他自己来看,似乎也都没什么问题,他自己都快信了。

    睁开眼睛,秦阳盯着颇有些忐忑的壁虎妖怪,按捺不住心头的念头。

    他现在是真的想把这个壁虎妖怪砍死了拉倒。

    不过转瞬,这个念头就被压了下去。

    秦阳打量着壁虎后背上的印记,看起来就像是普通花纹的东西,实际上都是他的特殊标记。

    回忆了一下这个家伙往生之前的样子,来到酆都一系里,都没有人认出来他,生前应该也不是太出名的样子,实力也没有多强。

    生前在府君一系里的地位,应该也不是特别的高,最高也不可能到尸魁那一个层次。

    这种家伙,都知道可以来这段忘川接引,那知道这事的,明显就不止一个了,说不定府君还有别的手下会来。

    这就引出来一个问题,他现在把这头壁虎宰了,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了。

    说不定还会引出未知的变化。

    比如,他是府君这件事,指不定就没法彻底洗干净了。

    考虑到上古的大战,真要是被扣上这个身份,就等同于替府君背起了往日的恩怨。

    他要面对的对手,可能就是酆都大帝、上古天庭的三位天帝。

    噢,错了,是两位天帝,没有特别的大机缘,或者是足够扭转乾坤的大后手,太微应该是彻底杀青了。

    惹不起,这口黑锅,绝对不能背。

    再比如,也有可能,别人知道,是他宰了这头壁虎,他就跟府君一系对上了。

    这些老银币,还是惹不起。

    放开这些问题之后,又有一个新的疑问。

    秦阳低头看了看清澈见底的忘川,这段忘川,首尾相连,如同一个闭环,全程他都已经走过了。

    里面的确只有他一个人,不可能还有别人了。

    府君的那个记忆化身,肯定不在这里了,毫无疑问。

    秦阳不认为有什么记忆化身,能在这么一小段忘川里,瞒得住他,实在不行了,把这段忘川洗一遍确认一下就行。

    想到洗忘川,秦阳的表情有点纠结……

    洗的这么干净,不会是他已经洗过了吧。

    看壁虎所说,府君是没有出去的。

    秦阳思索了一下,自己脑补推演了一下之后,忍不住暗暗叹气。

    完了。

    府君若是没出去的时候,他就过来了,肯定是他把府君的记忆化身给砍死了。

    若是砍死了府君的这尊记忆化身,为了保险起见,他一定会抹去所有的痕迹。

    这个痕迹,自然就包括他砍死对方的记忆,包括把这段忘川清洗干净。

    得出这个结论,秦阳不由的暗暗苦笑。

    这是何苦来哉啊,府君的化身,肯定是先对他动手了。

    他秦有德一向与人为善,对于这种巨佬,向来是能不招惹,最好还是别招惹,实在惹不起啊。

    要不是被逼到绝路上,他肯定不会把对方砍死的。

    思来想去,秦阳否定了把壁虎砍死的选择之后。

    又否定了,把壁虎给砍成白痴的想法。

    这个壁虎,当年能在往生审查程序里能瞒过他,手段自然也不是他自己的,肯定是很早之前,府君埋下的后手。

    所以,最后,为了防止越做越错,越错越多,只能用最正常的手段来了。

    一,假装断然否认,实际上却悄咪咪的享受一下,府君这个身份所带来的好处。

    让对方继续去疯狂脑补,觉得他就是府君。

    后面等到彻底复活了之后,再找个实锤由头,让对方相信,他们其实想错了。

    而且还不能来怪秦阳,因为秦阳从头到尾都是在否认。

    这一条,收益最高,目前来说,风险最低。

    但秦阳就是不想这么干。

    他现在极度怀疑,给他扣上府君这个身份的人,就是府君本人,这老银币肯定是有什么大阴谋,绝对不可能只是替他背锅这么简单。

    他只要敢带上这顶高帽,恐怕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最后,秦阳听到谁说他是府君,就想翻脸了。

    烦不烦啊。

    刨除这一条,那就只剩下另外一条了。

    真诚一点,做自己吧。

    想到回来时,终于敢跟人坦白身份了,什么都敢肆无忌惮的说,还是蛮爽的,做自己,不用想那么多,也不用想什么破绽不破绽。

    因为这样,才是没有破绽。

    念头疯狂的闪过之后,秦阳抬起头,看着还在忐忑不安的壁虎,长叹一声。

    “你别害怕了,我不会杀你的,到底还是我送你去往生的。”

    “秦大人恕罪,属下真的是尽力了,记忆复苏的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壁虎嘴上叫着秦大人,实际上却还在解释。

    他的确有点怕了,倒不是怕府君。

    府君大人,对于他们这些属下来说,一向宽厚,来晚了,也的确不是他的错。

    他害怕的是府君下属之中,地位仅次于府君的那几位大人。

    比如说,秦昆。

    秦阳苦笑一声,对着壁虎招了招手。

    壁虎顺着石壁爬下来,趴在距离忘川水面还有丈许的地方。

    秦阳走到他身旁,身后凝聚出一把椅子,他坐在那叹了口气。

    “哎,你真的认错人了,我的确不是府君,我生前也是大荒的人,生于大荒,死于大荒。

    你往生到大荒,想来也听说过我的名字,秦阳,秦有德吧。”

    “啊,大人生前便是大荒首富,大燕德帝,大嬴女帝……呃,的秦阳秦有德?”

    秦阳面带微笑,实际上,他现在又想砍死壁虎了。

    他没说完的那句话,到底是想放什么屁,谁能猜不到啊。

    不过想想,这种谣言,肯定不是壁虎传的,不跟他计较。

    “不错,就是我,看来,关于我的传言,你应该有所耳闻了,我死后还不算是太默默无闻。”

    “如雷贯耳。”壁虎说的很是诚恳,言语间带着敬佩。

    大荒这边,但凡是有点见识的,谁没听说过秦有德啊。

    到现在为止,还在传,秦有德死后,曾经留下过一座宝藏,里面的财富,能让道君都眼红。

    目前流传最广的,说是宝藏就在海上。

    当狂暴的死海,开始变得越来越平静之后,这个信息就被人当成了佐证。

    说是急公好义秦有德,在死之前,自己悄悄做出来的布置,随着时间流逝,终于产生效果了。

    只可惜,在没有明显效果的时候,秦有德自己都没有广而告之。

    尤其是南海和死海那边的人,对于这个说法深信不疑,将秦有德对那边的功绩,与南海道君立下的镇海牌坊并列。

    也正因为如此,不少人认为,宝藏就在死海,秦有德本人也是从死海走出来的,这些都是佐证。

    想到这些,再想到,在亡者之界里,秦阳送他去往生,又立下警戒牌子,各种好人好事。

    若这个秦大人,就是大荒的秦有德,那的确是一如既往。

    壁虎不由的有些动摇了,难道秦大人这难道不是府君么?

    不对,秦大人可以是秦有德,那么秦有德也可以是府君的。

    府君大人曾经留下的信息,总不会出错的。

    秦阳眼见壁虎的眼神变化,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

    “你别想了,我的确不是府君,当年我还在大荒的时候,就又人产生过这种误会。

    可惜,误会也的确只是误会。

    说实话,我拼尽全力,九死一生,才从亡者之界里回来的,如今接引我的人还没有到,却先看到你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敌人派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回来的消息泄露了。

    我是真的想把你斩杀了,亦或者将你拖入到忘川之中。”

    秦阳的话稍稍一顿,眼中浮现的杀机,也随之消散,他叹了口气,苦笑着摇头。

    “可是认出你之后,我是真的下不去手了。

    我拥有可以送人往生的神通,可惜不能送自己去往生。

    有时候,我的确想当一个恶人,当一个魔头算了,起码没那么多枷锁。

    在我没改主意之前,你还是快走吧。”

    壁虎想要后退,却又忍住了。

    不由自主的想到,哪怕秦大人不是府君,也肯定不会杀他的,秦大人多好的人啊。

    一生为善,急公好义,横死之后,却依然一如既往的做好事,这种人,怎么可能会为了保密将他灭口。

    一想到,秦阳明明拥有往生的神通,却还要冒大风险,从忘川将记忆送回来。

    这般重要的事情,易地而处,他恐怕都忍不住了,会将来者灭口。

    可现在,秦大人却让他走了。

    壁虎满眼敬佩,低下头行了一礼。

    现在他的确信了大半,秦阳不是府君。

    而且,哪怕秦阳是酆都一系的人,他也不信秦阳会对府君不利。

    “秦大人,是在下误会了,不过,不知秦大人,可否在此地见到过府君大人?”

    “没有,若是我的记忆没出错,从我出现在这段忘川支脉开始,你是我唯一见过的人。”秦阳摇了摇头。

    “哎,那可能是府君大人已经离开了,亦或者不在这段忘川支脉吧。”壁虎有些失望,想想也的确有这种可能。

    当年上古地府崩碎,不可控的事情太多了,五大水脉崩碎,坠入大荒的忘川支脉,可能也不止这一条了。

    只不过是因为黑林海在大荒太过出名,才最先被人发现了。

    壁虎压下心中的失望,再次看向秦阳。

    “既然如此,在下既然来了,不知可否将秦大人接引出去?”

    “你走吧,你接引不出去我的,我现在也没有能力,离开这段忘川支脉,不过,若是你方便的话,替我去南蛮的黄泉魔宗,找一下崔老祖。

    转告一下,我的记忆化身在这里的消息,就说我已经安全回来了,让师尊莫要担心,我过些日子,便回去请安,让他保重身体。

    而且,务必不要来黑林海,忘川太过危险。”

    “秦大人放心,我一定一字不漏的把话带到。”壁虎低头行了一礼,表示敬意,而后顺着石壁爬了上去。

    等到没人了,秦阳颇有纠结的长叹一声。

    说好了以后不玩人设了,没想到,这次又是用人设铺垫,解决了问题。

    得了,这下真成双标狗了。

    不过还好,自己起码都是说实话,没毛病。

    现在等着吧,等到肉身来接引,这样还是保险点。

    ……

    黑林海,黄泉深处,漩涡还在不停的旋转着,周遭也一直有被困在黄泉之中阴魂鬼物,各种已经不成人形,亦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的家伙,正在奋力冲进漩涡。

    过去这么久了,哪怕没有最初的疯狂,也依然不见减少。

    这时,就见一个身影,脚踏黄泉,从漩涡之中,逆流而上,走了出来。

    等到秦阳所有的执念所化的化身,走出漩涡,叮叮当当的铃铛声,从迷雾之中传来。

    黄泉摆渡人撑着摇橹,驾驭着乌篷船,缓缓的驶来。

    当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黄泉摆渡人便停在了远处,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秦阳的执念化身,伸出一只手在面前摊开,幻影凝聚,在他的掌心凝聚出一个小本本。

    翻开之后,第一页的第一条,排在最前面,必须完成的待办事项,用加粗加大的红色字体写着。

    “五位归一,彻底复活。”

    这就是他现在最大的执念。

    秦阳的执念化身没多看,继续哗啦啦的向后翻,翻到后面的一页之后,秦阳才抬起头,看向黄泉摆渡人。

    “你是要在这里拦着我么?”

    黄泉摆渡人没吭声,渡船依然停在漩涡之外。

    “还是说,你们上古地府,在亡者之界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规矩。

    只能从黄泉进入亡者之界里的黄泉,却不能从亡者之界里的黄泉回来?”

    黄泉摆渡人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

    的确没有这种规矩,也不可能在亡者之界都没出现的时候,便提前立下上古地府的规矩。

    这件事本身,就不符合上古地府森严有序的法度。

    “那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不让我离开黄泉?”

    “并没有,黄泉从来不会阻拦人离开。”黄泉摆渡人沉声回了一句,这是黄泉的法度,进来的人,不离开,不是不能离开,是他们自己不想放下,所以才离不开。

    黄泉本身,从来都是随意进出的。

    秦阳手中的小本本,哗啦啦的又翻到后面,上面有一条。

    黄泉摆渡人跟他对话,渐渐的变淡,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秦阳满脸欣慰,当年可是纠结了很久的,这个家伙明明会说话,却一直不屑与开口,是嫌他太弱鸡么?

    现在终于开口了,一个小执念,解决了。

    小本本又自动翻到前面,上面有一条:暗夜优昙花的花瓣,作为船资。

    “行吧,既然只要有能力,黄泉便可以随意进出,那你还拦着我干什么?

    上次你黑了我暗夜优昙花的花瓣,作为船资。

    一片花瓣,就足够我住在你的渡船上了,十万年也用不完吧?

    你现在是想杀人灭口么?”

    “……”黄泉摆渡人沉默了,立刻摇头。

    “那你还拦着我?”

    “……”沉默了一下之后,黄泉摆渡人摇动船橹,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迷雾里。

    秦阳手中的小本本,也在此刻,无声无息的消散。

    他行走在黄泉的表面,一路来到了渡口附近,遥遥望去,还能看到一些人坐在黄泉岸边,看样子是想在此悟道。

    不过,他们也就想想吧,真有这种悟性,可以师法天地的人,压根就不用不着来黄泉了。

    秦阳没靠近岸边,现在还不是被人发现的时候。

    他现在只需要等着肉身来接引就好,只是执念化身的话,融入了第二颗金丹,的确有机会钻空子走出去。

    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单单这个化身的力量,明显有些不太够,一次不成的话,下一次黄泉摆渡人,恐怕就要出手了。

    对方说的随意进出,可不是钻空子随意进出。

    再说了,只是一个执念化身,太没安全感了,还是等到肉身来了再说吧。

    现在黄泉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要是想对付他,有本事就进来。

    秦阳没走,而是在黄泉里随意溜达。

    没多久,再次遇到黄泉摆渡人的渡船,对付站在渡船上,看向了他。

    “怎么?走出黄泉还有时间限制么?必须要立刻走么?我对黄泉有了感情,多待一段时间,不行么?

    你把暗夜优昙花的花瓣吐出来,给我找零了,我马上就走。”

    “……”黄泉摆渡人没理他,这次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将渡船掉头。

    秦阳撇了撇嘴,掌中浮现出小本本,翻看那一页看了看。

    看排序,是排在很后面的,应该是对船资的事不怎么在意,可既然会出现,那自然就是在意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回来的时候,才在意这件事。

    因为特别好用,提到花瓣,黄泉摆渡人就不想看见他了,爱干嘛干嘛。

    ……

    三个疑似是血海的地方。

    一个在沙海荒漠深处,传说中旱魃遗骨坠落的地方。

    一个在东海深入无尽之海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幽灵岛。

    一个则是在极北之地的冰原,那里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

    三者共同像似的地方,便是去过那里的人,有些时候去探索的人回来了,有些时候,则是去探索的人,全部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不管实力有多强。

    这就是符合血海的第一个特征,只有存在和不存在两种状态。

    没有显化的时候,就是不存在的,那么那里便是原来的样子,可只要显化出来,所有在那个范围的人,都会直接出现在血海里。

    再加上血雾之类的特征,这就是王百强给传回来的消息里,三个可能会出现血海的地方。

    但血海出现在哪,其实也是最不重要的。

    这个地方,才是正儿八经的死地,走血海的那部分,也是最危险的,秦阳也不怕遇到什么。

    反正三个地方附近,应该都有他的人在等着。

    此时此刻,南蛮之地,黑黎所在。

    仡楼与神牛,相对而坐,一人一牛中间摆着一副巨大的棋盘。

    “秦阳要回来。”仡楼落下一黑子,随口说道。

    “我知道,不过,他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呢,亡者之界出现,他若是跨越生死界限,便是跨越生死界限。

    往生可以,却不代表,他能用别的地方,完整的归来。

    这是不容于天地的,必定会遭天谴。

    回来了,却未必是复活了。”

    神牛伸出牛蹄,控制着一颗白子落下,而后打了个响鼻,抬起头盯着仡楼。

    “他归来之路,你肯定是知道的,你打算接引他么?”

    “接。”

    “他若不是府君呢?”

    仡楼没有再看棋盘,而是抬起头,很是认真的道。

    “最初的时候,我的确猜测他是府君往生而来,我黎族要下注,下在府君身上是最好的。

    但是,现在你再说这句话就错了。

    我要接引的是秦阳,他是不是府君,都不重要。

    相反,我现在更希望他只是秦阳。”

    “赌上黎族么?”神牛眼神凝重了许多,再次问了一句。

    “你又错了,这不是赌,而是一个选择,你只是一头牛,你不会懂的。”

    神牛鼻孔里喷出两道白气,怒气在积攒。

    仡楼面色不变,人却在瞬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神牛伸出两个蹄子,一把掀翻了棋盘。

    仡楼在远处浮现,摇了摇头。

    “看,你又来,这就是为什么说你不会懂,你只是一头只会掀棋盘的牛而已。”

    神牛人立而起,怒气冲冲,正要说什么,他忽然转头看向另一边。

    仡楼也一起望去。

    一人一牛同时消失在原地。

    转眼间,这俩货来到黑黎祖地外面,两旁镇守的鬼神乐队成员,连忙站起身行礼。

    “你们守着,莫要进来。”

    进入祖地,一人一牛站在入口处,定睛看向内部,里面看起来什么变化也没有,但就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变化出现了。

    “这是……”仡楼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他明明能感受到有什么变化出现了,却完全发现不了。

    这是自他修神魂之道之后,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外面的鬼神乐队,都是什么也察觉不到的,唯有他和神牛察觉到了。

    神牛目光神光闪烁,硕大的鼻孔一涨一缩,嘿嘿怪笑。

    “不会错了,绝对是那条水脉,你黎族的先祖,当真是胆大妄为不怕死啊,难怪你们要在这里扎根,选择这里成为埋骨之地,原来如此啊。

    是不是当年,就把我也算进去了?”

    “你莫要问我,我不过是一个没有经历过上古时代的后辈而已。”仡楼不为所动,根本不回答这种问题。

    “行吧,我去看看。”神牛嗤之以鼻,踏步向着祖地的深处走去。

    仡楼笑了笑,后退一步,站在了祖地之外。

    神牛来到祖地深处,沉声一喝。

    “血海。”

    下一刻,周遭的环境,便无声无息的转变了,整个祖地里,都化作了一片血雾笼罩的世界。

    神牛周身神光涌动,行走其中,可他的周身,却什么东西都没有出现,血海的特性,仿若对他完全无用。

    不多时,神牛便在血雾里,找到了悬在里面的秦阳。

    秦阳闭着眼睛,四肢舒展,仿若在沉睡,当感受到有人靠近之后,秦阳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

    “神牛?”秦阳有些震惊。

    “秦阳?!”神牛比他还震惊,竟然在血海里看到了秦阳。

    “你竟然从血海里回来!”

    “啊,好久不见,你怎么来血海了?”秦阳挥手打招呼,而后揉了揉脑袋:“我在这里完全感受不到变化,我这是已经回来了啊,你能出现,也就是说,血海其实是在南蛮之地么?”

    “在黑黎的祖地。”

    “……”秦阳有些惊悚。

    这特么谁能想到啊?

    他就算是想破了头,也不可能想到这个地方。

    祖地、陵寝等地方,绝对是想都不用想,就会直接排除的地方。

    谁能想到,黑黎的狠人,敢把自己葬在血海里。

    这是死了都不让自己安生啊。

    回过神,秦阳问了神牛一句。

    “你是来接引我的?还是来拦住我的?”

    神牛沉默了一下,想到之前跟仡楼的对话,沉声道。

    “接引你的,不过,你想好了,你走出血海的那一刻,便是你不容于天地的那一刻。

    我不是你的天劫,但你想复活,也没那么容易的。”

    “我知道,这里只是我的一部分而已,还不到被天地不容的地步,别太危言耸听了。”

    秦阳当然知道,往生和复活,完全是俩性质的东西。

    也知道复活没那么轻松。

    “你知道就行,走吧。”

    神牛引路,带着秦阳的化身,行走在血雾之中,片刻之后,血雾沉落,化作了一片汪洋血海。

    他们行走其上,慢慢的,涛涛血海,不断下沉,山峦的峰顶开始浮现。

    直到最后,他们踏在了大地上,地面上最后一丝如同鲜血一样的血海之水,也渗入大地消失不见。

    秦阳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什么都没有。

    “你先走吧,我就在这里待着,现在若是走出祖地,起码也要先挨雷劈了。”

    “哼,走什么走,仡楼在外面等着呢,你既然出现在这里的只是一部分,那你还是想想,怎么渡劫吧,再提醒你一次,你这种复活,没那么容易,从你回来的那一刻开始,你的劫,必然已经开始了。”

    “我也想知道,我的劫到底是什么样的。”秦阳还莫名的有些期待。

    只是雷劫什么的,再强的雷劫,他也是有把握渡过去的,而且若是雷劫的话,最好不过了,正好补充点力量。

    ……

    壶梁。

    秦阳的肉身,闭着眼睛,一路前行。

    最近可谓是搞的人心惶惶。

    因为一个月之前,秦阳的肉身,直线前行,横穿了一个大宗门。

    只是一步踏出,便踩爆了对方的护山大阵,所有的禁制也都跟纸糊的似的,连阻碍一下都做不到。

    刀斧不伤,神通秘法无用,困阵如纸糊,完全没用。

    最后折腾了半晌,才发现,只是他们倒了血霉,宗门驻地正好挡在了秦阳肉身前进的路上。

    秦阳的肉身什么都没做,穿过了对方的宗门之后,继续以那个稳定的速度前行。

    秦阳的肉身一路前行,壶梁一阵鸡飞狗跳,谁也不敢去拦着了,反正看样子,秦阳的肉身,似乎也没准备做什么,也没出手伤人,只是在往前走而已。

    只是走着走着,秦阳的肉身微微一顿,稍稍调转了一个方向,前方不过数十里的地方,正好有一座小城。

    秦阳的肉身,来到小城门前,停了好久。

    那些跟在后面,不敢靠近的修士,盯着城池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

    青林城,只是一座小城而已。

    片刻之后,秦阳的肉身动了,这一次,他没有以直线前进,横冲直撞,而是顺着街道,一路无视所有的人,来到了城西的一座小店铺前。

    他伸出一只手,推开大门,自顾自的穿过店铺正堂,来到了后院,坐在后院的一个石凳上,再也不动了,所有的气势、气息似乎都随之消散,如同一具很平常不过的尸体。

    这里,就是他曾经的家,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能给他带来安全的地方。

    当年的小杂货铺。

    小店铺的主人,被秦阳的气势吓的面色发白,等到秦阳的气势收敛了,他才哆哆嗦嗦的爬出了店铺。

    他曾听说过,好几百年前,有个强者,就是从这个小店铺走出去的,可这种话,谁信啊。

    青林城这种小城,筑基修士都很少见,还几百年前从这里走出去,就成强者了?

    这话卖家自己都不信,就是忽悠人的。

    可现在,小店铺现在的主人信了。

    他被吓的战斗站不起来了。

    片刻之后,一道道遁光从天而降,半空中的,一个个不会出现在青林城的高手出现。

    他们看着坐在店铺后院,一动不动的尸体,齐齐长出一口气。

    尤其是一个老者,他都快急死了,按照秦阳之前前进的路线算,他的宗门驻地,好死不死的,也拦在了那里,他想要搬迁宗门,也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看情况,这位大能的尸身,短时间应该不会动了……

    万幸万幸。

    ps:又是差不多九千字大章。

    感谢萧真人的盟主,感谢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