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诡三国 > 第1246章 平阳城外一群兵

第1246章 平阳城外一群兵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马月猴年
    三色旗.lā

    迎风展。

    斐潜仰头而望,心中多有感触。

    士族是什么?

    若是用树来比喻的话,那么士族展露出来的树冠,便是其声名,而埋藏在土壤之下的,才是根本,那些盘枝错节,根深蒂固,相互勾连与一处,才是一个士族安身立命的最重要的东西。

    现在,斐潜这一颗征西大树之下,也开始有了些许的藤蔓灌木依附……

    在斐潜周边的,距离最近的自然都是从并北就开始跟随的兵卒,多次大战历练之后,多少也算是虎贲精锐,在整个并北关中刮起了一道旋风!

    这道旋风,将整个并北全数卷起,呼啸而下,覆灭了白波,击败了鲜卑,整个并北之地如今基本在了手中,就连当下关中的那些地头蛇,不管名声大小,在这一次的郑氏叛乱影响之下,为了避免祸殃池鱼,被其牵连,也忙不迭的跑到斐潜面前献媚,纷纷表示愿意在征西三色旗下出仕。

    在这些人的眼中,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在关中确实没有一支军队能够像征西将军的所属如此的善战,也没有人可以阻挡征西将军的马蹄,既然这样,何不投注一把?特别是在几番击退了杨彪兵马之后,更是让这些关西士族多多少少对于杨彪寒了心,一个近乎于天下无敌的冠族世家,就这样被征西放在马蹄之下一而再的踩踏,任是谁也难免心中有一些嘀咕起来。

    其实在征西代替了种氏,入主关中之后,斐潜的兵威就已经震慑住了这些关中的士族豪右,但是那个时候多少这些家伙多少还有些自矜身份,当然,若是征西将军斐潜求到他们头上来,他们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毕竟还是在自家的地头上么……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才定了关中不久的斐潜,就宛如闪电一般直接南下,过天堑宛如平地,在这些地方士族豪右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直接取了汉中!

    着实让人吓了一跳,可是没想到更吓人的却在后面……

    郑氏叛乱,许多关中士族豪右虽然没有参与,但是实际上也在抱着膀子看戏,准备好了要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加入进去,却不曾想到征西将军竟然只是放了个幌子,似乎一开始就备好了网兜,准备捞鱼的模样!

    那郑氏、庞氏还有几个介入较深的士族豪右,几乎是一夜之间便成了白地,不,红地,确实是吓得关中士族这些家伙目瞪口呆,然后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迅速行动起来……

    原来只是留在口头表面上的,现在也赶紧拿些实惠的出来。原来只是勉勉强强的那些陈谷和劣马什么充数的,这一次默默的也给换成了新粮和健马,只带多不带少的送上门去。

    至于有没有什么不满?

    开什么玩笑,若是他们自己处于征西位置,遇到了手下叛乱,下的手恐怕都比征西还要重十倍!

    其实就算是郑氏成功了,郑氏也不可能会直接上位,因为以下克上,向来就被世家士族所不容。所以郑氏才找了杨彪,只可惜不管是郑氏和杨彪,似乎和征西将军斐潜比较起来,不管在兵势上还是在手段上,似乎都差了一截。

    这河洛斐氏,这一代终究是要抬头了么?

    因此当斐潜统领兵马北上的时候,几番战斗下来,战马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多少,反倒是略多了一些,若是那些伤马再康复过来,这骑兵的数量定然还会再往上增加一些。毕竟关中虽然被折腾得有些残破,但是那是针对于普通百姓而言的,就算是再愚笨的关中士族豪右,在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的持续剥削之下,哪里会没有积攒一些底蕴?

    比起其他地方,原本关中陇右这些地方,就是大汉的养马地,这些地方豪强,哪怕只是坐拥一个坞堡的,都能拿出几十匹好马出来,因此知道征西这日子作战,战马损失甚多,正是需要补充,便你十五他二十的凑了出来,也算是双方就郑氏这个事情达成和解,告一段落表示的一点心意……

    斐潜其实一开始也没想着要将关中这一批士族豪右赶尽杀绝,就像是惩治吏治,抓大放小,水至清则无鱼是一个道理。

    要改变,就必须从顶端开始改变,上层没有决心改变,其他再多也是空谈,华夏人习惯了至上而下的管理模式,斐潜要改变三四百年内形成的所谓惯例和规则,自然就需要掌握顶端的权柄。

    而在这个权柄之上,有两只手握着。

    一只手代表山东,姓袁。

    另外一只手则是代表了山西,姓杨。

    因为山西士族这么多年被严重打压,连带着杨氏也在大汉朝堂当中话语权一直不如袁氏,而现在,二袁在山东争夺话语权,而杨氏却显得越发的衰落,衰落到了杨彪无人可用,竟然用如此愚钝的将领为帅的地步。

    围了桃山,这是想要干什么?

    斐潜原本建设守山学宫,一是为了培养自身的文员官吏,二是为了推动胡人汉化的过程,第三也有一些为了拉拢山西士族的心思,毕竟当下学风鼎盛都是在山东,而杨彪手下这毌丘兴,二话不说便围了学宫,就不怕寒了山西士族的心?

    当然,或许是杨氏此举为了斩断斐潜发展壮大的根基,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是说不太通的啊,就像是举起斧头砍树,却砍在了自家的脚上一般……

    虽说杨彪如今已经渐渐变得和山东士族并无差别了,就连在朝堂之上也甚少为山西士族说一两句话,很多人似乎都已经忘却了杨氏其实最开始代表的就是山西士族,当年汉灵帝提拔杨彪也是为了平衡袁家的势力,只不过效果并不好。

    斐潜在马背上琢磨了半响,依旧想不太明白杨彪怎么会出此下策……

    但不管如何,这守山学宫,既然他斐潜建立起来了,就不可能让其损毁崩坏!

    更何况,荀谌报信当中虽然没有说学宫状况如何,但是斐潜依旧有点不怎么好的预感……

    “杨家啊……”斐潜仰头望着三色战旗,喃喃的念叨了一句,旋即下令道,“传令,让子龙子义再加快速度,务必今夜之前,赶到平阳!”

    ………………………………

    虽然说人各有各自的活法,但是有些人就天生一对绿眼珠,见了谁都要哔哔几句,却不知道蠢人才会觉得天下都是蠢人,恨不得立刻将自家水桶内的水晃荡出声音来,而聪明人往往都是默默的,观察着破绽,但是基本不说,只在需要的时候才拿出来用上一用。

    聪明人各有各的聪明,但是笨的人总是笨在了一处,就拿佛家用语来说,不外乎贪嗔痴而已,不是不懂,而是看不破,或是不愿看破。

    毌丘兴是蠢人么?

    也并不完全,至少毌丘兴心中多少还有主意,也没有短了算计。其实他未必不知道自己昨夜的举措多少是错误的,但是他能承认么,可以承认么?

    因为他姓毌丘,而不是姓杨。

    毌丘兴原本制定好的围城计划,伴随着后营升起的袅袅黑烟,已经是化为灰灰了……

    人类战争冷热兵器的变化,是一种翻天覆地的变革,不仅仅是淘汰了越来越厚重的铁甲,而且还让兵卒可以携带更多的粮草,持续更长的战斗时间。而对于依旧在冷兵器时期的汉代而言,粮草几乎就等于是一支部队的战斗力。

    毌丘兴不愿意承认自己失策,因此就必须在军心涣散之前找到破局的方法,因此直接蚁附攻城,便成为了他唯一的选择。

    其实到了此时此刻,毌丘兴依旧没有能够想明白,那么厚重的营寨寨墙,究竟是怎样被攻破的?明明征西袭击后营的也是骑兵,并没有重型的破墙器械,是如何能够突破营寨,轻而易举的攻入营中的?

    虽然天明之后,毌丘兴收拢了后营的残兵询问,但也没有问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说营内起火,然后就乱了,接着就是征西骑兵冲进了营内,具体过程是怎么发生的,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难不成是后营的这些家伙自己开门的?

    毌丘兴心中浮现出一个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的想法,旋即又否认了,有谁会在大敌当前自寻死路的?

    当然,在这个时刻,毌丘兴也想不起来他之前的应对算不算是乱了阵脚的了,反正庸才么自然看谁都是笨蛋,就像是小鸡永远叽叽喳喳却没人理会,老虎咆哮一声便山林皆惊。

    对付城池,自然要仪仗器械,比如投石车之类的东西。虽然因为官渡一战才大扬其名,但是并不代表着在官渡之前便难寻踪迹,杨氏这一次让毌丘兴攻伐平阳,便也带了些杀手锏,此番便全数拿了出来,陈列于平阳城下。

    毕竟是几百年的大家族,怎么会没有些压箱底的东西?

    只不过这些器物并不容易制作,一来是懂得制作的工匠不多,二来这些不比桌椅板凳,差个三五厘什么的依旧可以用,若是稍有偏差,重心不稳,没等伤人便伤了自己,因此工程速度并不快,到现在也就做出了投石车六台,云楼五台,冲车八架。

    在雒阳处还有另外一半数量,颇有些弥足珍贵,杨彪能给毌丘兴这些器械,也算是期望极高了……

    冲车倒是平常,但是云楼和投石车却不然,当然,这也是毌丘兴最后的底牌了,之前为了保密,就连随军的工匠也一同携带在中军之中,见眼下局势崩坏,便也故不得许多,便一股脑的扔到了牌桌之上。

    至于这些攻城器械没有能在汉代就大放光彩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先秦败得太快,而汉代基本上最主要的敌人依旧是胡夷,难道还带着沉重不便的攻城器械,去打骑兵为主的匈奴或是鲜卑么?

    再加上守城从来都不是死守,这等笨重攻具离城池或者营寨太近,对方反击兵马一个出击,很容易被破毁烧坏,花大力气打造出来却派不上太大用场,多少有些鸡肋的感觉。直到后来崛起的蒙古西征,引进了回回炮的技术,这等石炮才真正成为攻城利器。

    而现在,毌丘兴已经不管不顾的将这些投石车和云楼都投入了使用,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及期望与这些攻城器械能够重振士气,并在这些攻城器械的协助之下,尽快的攻克平阳城池!

    毌丘兴的投石车架设得不远,离平阳城二环草草挖出的壕沟也就差不多二百余步的模样,在每架投石车旁边,除了百人正卒专职护卫之外,还配着近两百的辅兵和民夫,在忙忙碌碌的操作,合力将石块搬运上投石车,然后奋力的扯着绳索,最后看着大小不一的石块高高抛起,砸向平阳的城墙。

    每一次抛出石头,都引来毌丘兴军阵当中兵卒一阵的欢呼,毕竟在这个年代,这样的器械已经是非常难得可贵了。毌丘兴的兵卒士气,似乎也伴随着石弹的抛射,渐渐的高涨起来……

    毌丘兴此次几乎是倾巢而出,兵卒全数陈列在前,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清楚,昨夜今晨之事,不过就是一个意外,并非他毌丘兴不能战,更何况荀谌得了便宜就缩了回去,更加让毌丘兴证实了心中的猜想,纵然征西骑兵了得,但是毕竟不敢和他正面交战的!

    拼消耗,他毌丘兴拼得起!

    反正后营已经损毁,辎重也是大半折损,再派人守着营盘也没有多少意思,还不如扯出来,便取了全功!

    当然,在毌丘兴心中,还有一点考量却不能宣于人前,粮草被焚,各营寨当中虽然存有一部分,但是也不会多,若是攻城之时耗减了些人口,也正好省了些口粮……

    从弘农河东搜罗而来的民夫劳役,在兵卒催促之下,有的排成队列,运土堆石,朝着前面输送;有的则是在号令声声当中,将石块填如吊索当中,一枚枚的投向城头;还有则是负责推扛着云楼,一步步的逼近平阳城池……

    战场上矢石横飞,喊杀声如雷,毌丘兴的兵卒,舍生忘死的向着平阳城头不断扑击,在投石车重点关照的区域,城墙之上大大小小的都是被砸出来的缺口和坑洞,双方弓箭手对射的羽箭在天空中交错而过,伴随着攻击的展开,尸体迅速的在城池之下堆高起来,厮杀之烈,战云之浓,连夕阳都仿佛被这场血战撼动得恨不得快点落下,好避开这冲天的杀气!

    “将石砲再推近些!”

    毌丘兴皱着眉头下令道。

    投石车毕竟没有准头,而且抛得也不够高,很多石头并没有落在城头之上,而是砸在了城墙上,虽然将城墙也砸出了一个个的大坑,但是想要就这样将城墙砸倒还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砸在城墙之上的石头反弹回来,也给毌丘兴的兵卒造成了不少麻烦,有些倒霉鬼莫名其妙的就被自家的石弹给砸死了……

    “快!快!继续攻击,怯战者斩!”

    毌丘兴不断的催促兵卒向前,他不害怕伤亡,甚至有些隐隐的希望伤亡更多一些,反正只要在自己垮掉之前将平阳的守军拖垮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