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612章 阴谋

第612章 阴谋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食堂包子
    /

    銮驾中,幽姬笑容尽敛,“我看这大燕上下,是都不想好了吧。”

    秦宇摇头,“不必理会他,一条疯狗而已,燕帝还没糊涂,不会真让他乱来。”

    幽姬神色认真,“可这条老狗已经乱来了。”

    秦宇微怔,他一时间还没能,完全适应身份的转变,作为魔道圣皇,他代表着整个魔道威严。仔细想想,燕人的这番举动,的确已经出格,说的严重些足够引发一场动荡。

    帝宫东门响起急促马蹄声,数骑飞驰而来,最前一人翻身下马,展开金黄圣旨。

    “陛下旨意,魔皇陛下身份贵重,不必遵循燕国之礼,请直入帝宫参加宴会,钦此!”收起圣旨,他一脸笑容行礼,“出了这些纰漏,我国皇帝陛下十分不安,留下口谕让奴才转达,向魔君陛下表示歉意,请您不要介意。”

    魔侍面无表情,闻言心头冷笑一声,可这是大燕皇帝的传话,他不好代为回应。

    銮驾中,平淡声音响起,“燕帝好意本座心领了,既然燕人不欢迎,魔道便不入帝宫了,请燕帝开启入口吧。”

    幽姬一脸惊奇。

    秦宇眨眨眼,“咱们魔道不怕燕国吧,那就没必要惯着他们,不用给他们留脸面。”

    燕帝空中设宴,直接拒绝不入帝宫,简单来说这跟一耳光没啥区别。

    若是其他帝国,秦宇或许还会犹豫,可大燕……反正都是死仇了,不在乎再添点恩怨。

    传旨内侍脸都绿了,可魔皇已经开口,哪有他辩解余地,赶紧磕个头转身冲回帝宫。

    帝宫擎天殿,燕国皇帝姬怀古轻轻一叹,眉头随之皱起。尽管他脸色依旧平和,可琴瑟相谐多年的帝皇后,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压抑的怒火。

    “陛下,怎么了?”

    燕帝拍拍她的手,“没什么,魔皇不进帝宫了,朕去迎迎他。”

    皇后一脸担忧,“陛下……”

    燕帝微笑,“没什么,以魔皇的身份,放眼七大帝国,除了楚皇之外,都要低他一头,朕没事的。”

    起身一步迈出,燕帝消失在擎天殿,脚步落下时,整个人自虚无走出,来到帝宫东门外。

    举止从容面含微笑,可帝皇气息已铺天盖地爆发,像是一颗降临大日,与銮驾遥遥相对。

    “拜见皇帝陛下!”

    轰隆隆

    帝宫外跪满一地。

    神色恼怒的姬长空,看到此刻燕帝脸上笑容,微微色变,跟着一起躬身行礼。

    正面相对,魔道所有修士纹丝不动,甚至保持着之前,进攻的战阵模样,气势不减半分。

    燕帝笑着拱手,“魔皇亲临,朕没有亲自出迎,导致一些小意外,请魔皇海涵。”

    侍奉在銮驾上的婢女,抱起厚重帷幕向外分开,露出秦宇端坐身影,“燕帝不必多礼,本座时间不多,打开仙宗入口吧。”

    燕帝点头,“好。”

    他抬手向前五指展开,依次画出一个圆,层层空间波动随之爆发,一座金色大门从中浮现。

    “魔皇,请!”

    秦宇点点头,婢女将帷幕放下,魔侍抬手向前一点,围绕黑色漩涡的八尊恶魔虚影,蓦地睁开眼眸,十六道宛若实质的眼神,落在金色大门上。它表面快速浮现出一层,细密精致的黑色纹理,就像是一片片接连绽放的花朵。

    魔侍凝神感应,丝毫不掩饰对燕人的不信任,几息后点头,“圣皇陛下,请您下令。”

    “入仙宗。”

    轰

    九千真魔卫、五千圣冥卫,随着一声令下,气势陡然更强,似要将天地撑破。这世间,能让魔道郑重以对的唯有仙宗,双方争斗无数年,视彼此为生死大敌。

    亿万岁月来,魔皇拜仙宗尚是第一次,他们必须要让仙宗看到,魔道的精气意志!

    长长的队伍,涌入打开的金色大门,燕帝神色平静看着这一幕,直到最后一片真魔卫消失不见。

    嗡

    金色大门消失不见。

    姬云月一脸羞愧,“陛下,臣没能办好差事,请陛下降罚!”

    燕帝眼神看过来,“不怪你,是朕考虑不周。”他转向姬长空,“皇叔,请您跟我来。”

    他一步迈出,回到擎天殿,盛宴早已布置妥当,可如今空无一人。

    燕帝深吸口气,看着站在殿下的姬长空,“皇叔,请你牢记一点,你不仅是仙宗长老,更是我大燕帝国亲王!”

    姬长空脸色微变,“陛下此言何意?莫非以为,老夫今日所为,是出于替仙宗考虑?”

    他脸色冷厉,“陛下不要忘了,我大燕承受的羞辱,当年多少先祖葬送魔道手中?我大燕帝族血脉,差点因此断绝!”

    “够了!”燕帝压低声音咆哮,“朕是大燕皇帝,先祖承受所有的耻辱,都是刻在心头的伤痕,每天都在提醒朕,绝不能忘记半点!但皇叔应当清楚,大燕并没有,与魔道一战的实力。”

    “复仇是大燕帝族,所有血脉后裔的责任,但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必须谨慎再谨慎!类似今日之事,朕不希望再有下一次,皇叔请回吧!”

    姬长空脸色铁青,拂袖离去。

    燕帝突然重重一拍御桌,整座大殿之中,所有桌椅、盘碟瞬间破碎,变成一地粉末。

    “匹夫,坏朕大事!”

    擎天殿角落中,几道黑影浮现,“陛下,魔皇已有防备,事已不可为,再寻机会吧。”

    古怪的声音,让人眉心酸涩。

    燕帝挥挥手,几道黑影同时躬身,后退一步消失不见。

    ……

    对应蓟都的仙宗入口,早已做好一应准备,当金色大门打开,长长的魔道队伍行出时,上清幽冥境、佛国与九天境月宫三方使者,已上前迎接。

    “恭迎魔皇陛下降临仙宗。”

    紫月面无表情,跟幽冥境大司马、佛国菩萨一起,向黑、紫、金三色銮驾行礼。

    仙、魔是死敌,可正因为如此,才对彼此实力了解颇深。谁都想置对方于死地,却谁都没有把握,不愿轻易挑起争斗,表面文章就要做好。

    所以才有了,今日仙宗三巨头,各自派遣顶尖人物,迎接魔道使团之事。

    突然间,紫月皱了皱眉,自心底生出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猛地抬头,她看向銮驾的眼神变得锐利,可那种不安感觉,却已消失不见。

    不愧是魔皇,果然深不可测,简单的关注,居然就能带给她,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紫月并未多想,自然也就不知道,刚才她的气息,已经被锁定。

    幽姬看着闭目的秦宇,“这女人就是紫月?”

    当年发生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

    秦宇点点头,再度睁开,已是一片冷静,现在还没有找到宁凌,不能节外生枝,且让她再安稳几天。

    魔侍上前还礼,“大司马、术愿菩萨、紫月大长老,感谢三位亲自前来,我皇一路劳顿,请先为我们安排下榻之处。”

    上清幽冥境今日来的,是另一位大司马,闻言微笑,“行宫已准备妥当,路程并不远,请魔皇起驾跟在我等身后。”

    魔道的队伍,在仙宗中展开,像是一面风中猎猎作响的大旗,所经处吸引无数关注。尽管骄傲无比,可看着魔皇队伍的气势,行动间宛若浩荡长河,仙宗修士不得不承认,他们确有与仙宗一较高低的实力。

    队伍行过一片山岳,魔道队伍突然停下,魔侍飞过来伸手一指,“三位,圣皇陛下很喜欢这里,希望可以在此停驻。”

    紫月顺着手指方向看去,脸色微变露出阴沉。

    大司马皱眉,“魔侍,此处偏僻并未修建行宫,魔皇入住其中,怕是有**份。”

    紫月接口道:“另外,这里属于九天镜月宫范围,内部大都是女修,或许不太方便。”

    魔侍淡淡开口,“莫非在仙宗之中,圣皇陛下便不能,选择其他地方入住了吗?”

    佛国菩萨气息祥和,闻言目光微闪,“魔皇开口,仙宗自无不允之理。”

    大司马缓缓点头,转身看过来。

    紫月咬咬牙,“既然魔皇执意,便住在这里吧!”

    魔道队伍落下,周边数十座山岳,在半个时辰内全部清理干净,布下严密防御。

    魔皇所至之处,便是临时魔道领域,这是世间至尊者应有的权势,仙宗亦不会干涉。

    当魔侍带领真魔卫、圣冥卫,梳子一样检查周边环境时,秦宇和幽姬一起,登临山巅。

    凉亭下,伸手摩挲这栏杆,看着眼前茫茫云海,秦宇缓缓吐出口气。

    幽姬有所察觉,“陛下来过这里?”

    秦宇无奈摇头,“你倒是好眼力。”顿了下继续开口,“当年我被紫月骗到仙宗,就住在这山上,你我所在凉亭,是我当年每次苦修后,都喜欢休息放松的地方。”

    幽姬很快找到重点,“她当时也在?”

    秦宇面露笑容,“是啊,每次只要我出关,宁凌紧接着就会过来,她会亲手做几个小菜,跟我一起喝酒、看风景,聊天。”

    幽姬咬了咬嘴唇,“陛下在圣皇宫中,接受魔道参拜当日,都没笑的这么开心过。”

    秦宇略微沉默,“那的确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当时我跟她充满憧憬,认为只要我们努力,就永远不会再分开,可……那只是一场阴谋诡计。”

    幽姬轻声道:“紫月那女人肯定想不到,陛下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否则肯定吓得不敢露面。”

    秦宇笑笑,“不瞒你,当初刚刚活下来的时候,一切美好设想全部成空,我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但从另一个角度想,如果不是她,就不会有我的今日。某种程度上说,紫月也算成就了我。”

    “虽然依旧恨她,却已经淡薄许多,现在我只想找到宁凌,只要她平安无事,过去的那些我可以不再追究。”

    看着秦宇脸上的神情,幽姬突然感觉,非常非常嫉妒宁凌,她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认识的秦宇,凭什么她就可以,得到他全部的真心。

    这么多年了,不论随着修为、地位如何改变,甚至走到了神魔之地的最巅峰,秦宇的心都不曾有半点改变……宁凌做了什么,能得老天如此厚待?

    秦宇的话,打断了她渐起波澜的心绪,“告诉魔侍,让他通禀九天镜月宫,我要拜访神元音。”

    又蹦出来一个女人,不仅身份尊贵,而且传闻之中,非常非常美丽,似降临世间的神女。

    幽姬突然生出几分怨气来,“陛下要知道,神元音是仙宗三巨头中,最神秘的一个,据说仙宗内部高层,都没多少人见过他,陛下确定,神元音会愿意见您吗?”

    秦宇点头,“她会的。”

    炼狱海中发生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快速闪过,他心底有一个怀疑,需要得到解答。

    神元音就是关键!

    魔侍对圣皇陛下拜访仙宗的真实目的很清楚,得到幽姬传信后,马上开始与仙宗接触,涉及九天镜月宫,接待他的正是紫月。

    “魔皇要拜访宫主?”

    紫月面露惊讶,的确没想到,魔道会如此迫不及待,而且第一个拜访的,不是威压如海的佛主与幽冥境主,而是九天镜月宫新的主人。

    这在紫月眼中是一份重视,她心中很有些欣喜,可很快便摇头拒绝,“魔侍,请转告魔皇,我宫宫主数日前开始闭关,吩咐下来无论任何事情,都不许打搅她,所以魔皇的拜访,怕是不能成行了。”

    魔侍脸色有些不好看,“宫主闭关了?不知何时才能出关?”

    紫月道:“并不确定。”

    拜访被拒绝的消息很快传回,幽姬看了看传信,脸上不由露出古怪。

    秦宇皱眉,“什么消息?”

    幽姬取出玉简,“陛下一看便知。”

    先前秦宇的态度,很明显信心十足,如今却被拒绝的干净利落,这便有些奇怪,秦宇不是个莽撞的人,难道这里面有别的意外?

    秦宇神念探入玉简,眉头紧紧皱起,尽管他没有说话,可通过眉眼间细小表情,仍能察觉到他突然变糟的心情。

    幽姬试探着道:“是不是魔侍没有转达清楚,要我再试一次吗?”本来只是缓和气氛的一句话,不料秦宇想了想,竟然点头答应。

    突然感到心酸,以秦宇今日身份,被人拒绝之后,竟然要尝试第二次,这只能表明,他对这件事情的看重。

    幽姬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别的情绪,笑着行礼后离开,她要亲自拜访九天镜月宫,确保圣皇的意志不会被错误传递!

    紫月眉头皱紧,如果幽姬不是魔皇身边的女人,她根本不会见这样一个小人物。

    “本座的话很清楚,宫主闭关修炼不得打搅,并无对魔皇不敬之意,请姑娘代为转达。”

    幽姬吸一口气,“紫月大长老,我皇非常期待,与宫主阁下的会面,若是有可能……”

    未说完就被打断,紫月起身道:“相同的话,不必再说第二遍,本座还有其他事情,幽姬姑娘自便。”

    幽姬走后,紫月面露思索,以魔皇身份,第一次被拒绝后,居然还会派人询问,这点很不正常,他究竟为何要见宫主呢?

    黑夜降临。

    秦宇独自坐在山巅凉亭下,面无表情迎着山风,脸上一片铁青,神元音不愿见他,这点的确出乎意料。

    究竟什么原因?

    直接向仙宗询问宁凌下落,极可能节外生枝,秦宇不敢冒险,这让他胸膛间充满焦躁。

    就在这时,秦宇脸色微变,他起身一步迈出,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

    虽说并不认为,仙宗胆敢公然谋害圣皇,可魔侍依旧不敢大意,亲自检查一番后,来到临时搭建的木屋中休息。

    这里是整个防御体系的中心,任何一处出现异常,都能在最短时间内抵达、处理。

    木屋不大,魔侍推门进去,他走到蒲团上方坐下,突然皱了皱眉,似乎哪里不太对……

    眼眸蓦地睁开,魔侍心头悸动,低喝一声抬手按落,像是打中一团水流,阴寒气息逆袭而上。

    “不好!”

    身体微微僵直,一只苍白手掌,按在魔侍胸膛,即便占了偷袭的便宜,对方依旧付出了代价。

    嘭

    闷响中,偷袭者身影暴退,一口鲜血喷出,落在魔侍身上。

    下一刻,此人身体如虚影,直接消失不见。

    直到此刻,两人交手波动才爆发出来,木屋瞬间炸成粉碎。守护在外的真魔卫,瞬间被掀飞出去,防御体系瞬间激活,无数脚步自四面八方涌来。

    魔侍深吸口气,高声道:“本座没事,所有人固守原地,不要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秦宇自黑暗中走来,“不是调虎离山。”他神色凝重,“偷袭者气息很古怪,被他逃掉了。”

    见圣皇无事,魔侍心头一松,接连几口鲜血喷出,咬牙道:“陛下,偷袭本座的,是仙宗之人!”

    几乎同一时间,守在魔道驻地外的仙宗营地,同样爆发了一场混乱,当留守仙宗长老赶到时,看到了无比血腥的一幕。

    十四名仙宗修士皆爆体而亡,碎骨烂肉铺满一地,正在大口呕血的姬长空,神色狰狞如厉鬼,“魔侍!魔侍!老夫绝不会放过你!”

    ……

    四个腐朽不堪,却挣扎着不愿死去的老鬼,开始了他们生命尾声中,最大的一场豪赌。或者更确切说,在魔道队伍进入蓟都时,阴谋便已经开始浮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