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零五章 艾尔帕欣上空的火焰 VI

第二百零五章 艾尔帕欣上空的火焰 VI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灰色的云层燃尽了最后一缕火焰,天空不时有浮空舰化为璀璨的火光,宛若坠世的流星,最终消失殆尽。

    少女正将手从粗粝的柳木扶手上松开,蔚蓝色的眸子里折射着那样追忆的光彩,仿佛是存在于孩提时代的某个梦境之中,与那时穿过玻璃窗户的一束午后的阳光一样。

    “我曾经见过这样的场面呢。”

    “……不过那还是在祖父讲述的故事之中,祸星,巨龙与从黑暗之中涌现出的无穷无尽的爪牙,文明不止一次被逼到边缘,而我们的先祖们,曾与一支高贵的种族一同并肩作战过……”

    那眸子里湛蓝与清澈之中折射的一点光辉,贵族千金用犹如梦呓一样的语气说道,她回过头去,注视着天蓝几人一动不动的目光。

    努美林精灵离开这个世界七个世纪之后,凡人们大约想不到历史还有卷土重来的一天,而且这一切,仿佛正如屠龙者的后代刻在龙角上那个的箴言一样:

    ‘勿忘已逝之敌’

    天蓝脑子里一刹那就浮现出了这句话来,小姑娘仿若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那一夜之后的漫长旅行与经历,就好像身不由己地踏入了一条冰冷湍急的河流之中,而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之时,便已身处于此处。

    她正紧紧地拽着船舷,踮着脚尖,极力使自己能看清外面的情形。而纵使是一向胆子大得惊人的她,此刻也不由产生了一种因紧张而窒息的感觉。

    天蓝苍白着脸色,看着天空之上交战的双方,此刻任意一方皆已失去了最后后退的余地。

    在那里银色的风舰银色维斯兰的旗舰正映着晨曦,犹如一柄闪耀的刀刃一样,切入了影人舰队的正面。而在它的身后,是交战的双方早已展开的队形。

    接着是一阵猛烈的炮火与爆炸,闪光,劲风与灼热的气流立刻卷得七海旅人号摇晃不已。

    在火光到达的那一刹那,一个不可抑制的念头从天蓝心中升起:

    ‘或许这一切背后都有某种冥冥之中的必然?’

    可又是谁推动着他们来到这里呢?

    是那位旅者之憩的主人?

    还是那双潜藏在暗处的,金色的眼睛。

    但她稍一恍惚,便猛地感到身子一轻,几乎要被吹飞出去。天蓝这才落回现实之中,忍不住尖叫一声,但马上感到一只手稳稳抓住了自己,她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水手巴金斯。

    巴金斯猛一下将她拽了回来,落回甲板之上,然后才交到一旁洛羽手上,并示意小伙子看好自己的小女友。天蓝心怀惴惴地站稳,握着洛羽有些温暖的手,这才满怀感激地看了前者一眼。

    只是水手长并没有心思回应他们,巴金斯脸上的神色说不上轻松。

    “塔塔小姐,”在后面,罗昊也一手按着盾,一面回头喊道:“能冲得过去么?”

    而在剧烈地摇晃与颠簸之中,妖精小姐只给了众人一个简单的答复:

    “能。”

    两支舰队正在头顶之上交汇。

    紧接着便是交织的火光,盖过一切。

    不过在众人之间,那明亮的火光不过照亮了唐馨脸上的一丝忧虑而已,少女正低着头品味着之前的话。她猛然抬起头来,问道:“我哥他不会有事吧?”

    希尔薇德微微一怔,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或许。”

    “或许?”

    唐馨有些不满地看着面前的贵族千金:“说起来你不才是他的正牌女友么,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这件事?”

    希尔薇德敏锐地听出了少女言语之间淡淡的敌意,她仔细地看了看后者,一笑道:“但艾德他作了决定,一定会有几分把握。不过在这个战场上,谁也无法预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不是么”

    “是的,我早知道这一点,所以为什么你当初不拦住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唐馨有些心烦意乱地问道:“你明知道他有时幼稚得一塌糊涂,他是七海旅人号的舰长,他理应当留在这里不是么?”

    希尔薇德摇了摇头:“我倒不这么认为。”

    唐馨一愣,看着后者。

    但希尔薇德略微思索了片刻,才答道:“在空海上,男人们有追寻自身意志的权力,不是么?”

    唐馨微微张了一下嘴,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她总感到自己与对方之间有一道巨大的时代的鸿沟,愣了好一半晌才反应过来:“又是这样的话……恕我无法理解,你的父亲马魏爵士不也是这样的么?,因为男人们总有任性的权力,所以他就可以擅自把你独自一人留在这个世界?”

    希尔薇德眼中略微闪过一道光芒。

    留意到贵族千金目光之中的黯然,唐馨才一下子惊觉自己似乎说过头,她立刻感到有些后悔,自己平时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那一刻就仿佛是某种不计后果的冲动,让她脱口而出那番话来。

    她张开口,但一旁水手长便已一脸严肃地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她说道:“虽然你是艾德先生的妹妹,但请你明白,我也不希望大小姐再一次听到类似的言论。”

    不过希尔薇德伸出一只手,先拦住了自己的水手长。

    她略带歉然地向唐馨一笑,答道:“不必在意巴金斯的话,你说得也没错,只不过父亲给予了我现在的一切,作为她的女儿,我实在没有责备他的立场。何况,我的母亲生前对于他也没有半分怨言,人们说他是个伟大的人……我,其实也可以理解母亲的一些想法……”

    “对不起。”唐馨轻轻叹了一口气。

    只是看着面前这个淡淡笑着的人儿,她心中忽然不由自主生出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来:“所以你认为我哥也是那样的人么,让你不计一切却维护他的任性?”

    “我想那或许并不是任性,”希尔薇德摇了摇头,“艾德他说会守护我的理想,而我们彼此之间相互约定着。我或许并非来自于你们的那个世界,也与你们也有诸多不同,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或许比你们更能理解他的一些坚持。”

    “哪怕他那些不过是傻瓜一样的想法?”唐馨脱口而出,但马上便看到贵族千金目光之中明显有些愕然的笑意。

    她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又问了一个傻问题。

    少女心中一时不由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有些痛苦,又有些迷惑。她想,这也算是爱么?但爱难道不应当是自私的,或许说,它至少不应当是眼下这个样子。

    可面前的人儿是如此的坚定,那怕再不甘愿也好,唐馨也不得不承认,哪怕用最苛求的目光来看,自己也很难挑出什么毛病来。如果交换位置,她甚至有一些羡慕自己那个笨蛋表哥。

    她闭上嘴,转过头去,用有些出神的目光看着云层之上那片交织的闪光,问道:“所以你就放任他去当什么‘英雄’了?”

    希尔薇德只会心一笑。

    在那个描述传说的时代,人们心中总会诞生出许许多多的英雄。

    但所谓的英雄,其实不过是人心之中的称谓,有一些人与其说是为他人,不如说也是为自身

    但她的追求则更加简单。

    “你知道么,糖糖……”少女轻声说道:“其实艾德他啊,充满了自信的时候,真的很迷人。”

    唐馨张了张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她沉默了好一阵子,才用一个不是话题的话题结束了这番对话。

    “战斗快接近尾声了。”

    “是啊,战斗快接近尾声了,”希尔薇德笑着点了点头,并不显得意外:“糖糖,要是我们回不去的话,在另一个世界,你和你哥哥,艾德他,还会记得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么?”

    唐馨回过头来,看着贵族千金,好像要记住后者这一刻的表情一样,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那一切不会发生的。”

    只是还有一句话她并未开口,因为她心中再清楚不过,那个笨蛋又怎么可能忘得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呢?

    ……

    巨大的风舰犹如一柄银色的刀刃,正面刺入了影人的舰队之中。

    只有直视那闪耀的火光,翻卷的焰流之时,白雪才能嗅到战场上那犹如锈铁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的焦灼,与血与火的味道。巨大的轰鸣,掩盖了一切呼喊,那仿佛连时间都变得缓慢下来,两头搏杀的巨兽,每一分每一秒,皆将爪牙更深入对手的躯体与咽喉之中。

    血流漫野。

    垂死挣扎的厮杀逐渐变得动弹不得,对手与对手之间皆耗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她只机械地从后面的学徒手上接过装好弹的魔导铳,举起,扣动扳机。

    火光闪耀之间,双方在硝烟之间彼此接近,烟雾背后瞳孔之中闪烁着红光的构装体一台台倒下,身边也不时有人中弹,但马上便有人从后面补上位置。

    熟练的骑士逐渐变少,顶替上来的人越来越多的是佩戴着后备队臂章的见习生,枪声开始变得零散,而医疗官在后面喊得声嘶力竭:

    “复活室还有百分之三十能量!”

    “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十七……”

    “让复活次数多的人先顶上来。”

    白雪回过头去,她在之前的战斗中丧失了一部分听力,只能勉强感受到火炮出膛之时的震动。

    远处连炮火的光芒仿佛都变得缓慢起来,她看着飞旋而至的炮弹从不远处击中了船舷,带起的火光与冲击波席卷着破碎的木片,炸飞了一排排人手。

    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只是僵持的战局并非没有意义,因为在云层的下方,那片白茫茫的大地之上,由七个公会构成的兵团,正犹如一道滚动向前的刀刃,融化挡在他们前方的一切抵抗力量。

    身披厚甲的骑士们在战场之上纵横驰骋,犹如几道洪流,从灰骑士的雇佣军一方交织的火线之中撕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口子来。

    紧随其后的是穿着黑色战袍的重步兵,由铁卫士,步行骑士与角斗士构成的铁流,手持巨盾,将一排排大剑巨矛推上鸦爪圣殿一方的防线,随后整个防线皆开始动摇,并向后退却。

    然后演变成一场无法抑制的溃败

    溃退的雇佣兵在广袤的雪原上上演了大逃亡的场景,灰色的潮水褪去之后,然后才洗出这个世界真实的色彩,那是耀眼的白,与刺目的红,斑驳的黑色与灰色,与滚滚升起的浓烟。

    一面面悬挂着渡鸦的大旗倒了下去,远远近近艾尔帕欣平原之上数座堡垒之上升起了属于北境诸多公会的旗帜,在火光之中人们摇晃着他们手中的旌旗,引导着同僚们越过血与火,继续向前。

    “再快一些。”

    “再快一些。”

    每个人心中,似乎此刻皆默念着同样的话语。

    从云层之中坠落火光,仿佛是这场战争最后的倒计时,悬于一线的胜负,似乎已经近在眼前。

    而艾尔帕欣就在前方,他们终于失去了最后的桎梏,此刻能有多快抵达那个地方,仅仅取决于他们能多快赶到那白色的高墙之下。

    于是战场上重新响起了号角的呜咽,冲在最前方的轻骑兵已经开始脱离大部队,并形成数道锋矢,向着地平线上的艾尔帕欣狂奔而去。

    从上空俯瞰,地面之上的战场已经明显地分出了几个层次,轻骑兵,重骑兵与后面的步兵完全拉开了距离,而在他们前方,崩溃的雇佣兵早已完全无法形成任何有效抵抗。

    整个战场仿佛皆在发足狂奔

    而就在那一刻,艾尔帕欣城头之上忽然绽射出一道耀眼闪光,冲天而起的火焰在那一刹那扯碎了这座北境巨城西面的城门,并使之轰然坍塌了下去。

    地面微微震颤着,城墙之上源源不断攻过来的城卫军在那一时间几乎愣住,而守在那塔楼之上的一排排灵巧构装也忽然之间停了下来,紧接着后面传出一阵低沉的欢呼声。

    一排排构装体的背后,是死守在那里的一群年轻人们,他们身上还穿着灰色的炼金术士的风衣,而有些人还挂着见习的领徽,此刻几乎人人挂彩,每个人都显得有些灰头土脸的。

    不过正是这个时候,年轻人们脸上明显挂着与之不相称的巨大的惊喜与笑意,其中一个年轻的炼金术士甚至还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同伴的肩膀:“克里斯,我们成功了!”

    只是被摇晃得有些站不稳的年轻人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正显得有些愕然。

    毕竟他从被迪克特推荐来这里学习魔导的技艺之后,不过才过去了区区两年不到的时间。虽然自离开伐木场之后,他偶尔还会想起当时所发生的一切,也还能记起那个自己所一路追寻着的那道影子。

    他之所以踏上这条道路,当然或多或少是受那一夜所发生的一切的影响,他当然希望有一天可以再一次与那道影子的主人见上一面。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并且他甚至可以与自己所崇拜的那个名字并肩作战了。

    “我们成功了?”克里斯心中仍满是不可思议,以至于语气都有些不确定起来:“只要守住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夺回艾尔帕欣?”

    但他的同伴用力点了点头:“多亏了阿奎特先生他们送来的爆炸物,炸掉大门之后,我们至少就成功了一半。眼下只需要再坚持一会儿,等待援军抵达就可以了!”

    克里斯不由自主舔了一下有些发干的嘴唇,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再抬头看了看窗外。

    但他当然看不到艾尔帕欣上空的厮杀,而只有云层之间不断的闪光,与坠落的烟尘,仍旧描绘着那里正在发生的一场惨烈的大战。

    但至少这一次,他不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了。

    “接下来就交给总会的大人物们了,”那个年轻人继续说道:“不知道他们进攻骑士团总部是否顺利,我听说银风骑士团占据了第七和第四街区,要是没办法攻破中间层的话,只怕接下来会有些麻烦。”

    克里斯轻轻点了点头,目光透过天花板,不由自主地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

    白雪也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地面上的战斗毫无疑问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艾尔帕欣的城墙已宣告易主,只是不知道圣选者们从港口下层攻入上层还需要多少时间。

    以及还赶不赶得上在那之前收回那个重要的锚点。

    但越是到了这个紧要的关头,却反而越是令人无法安心,影人们明显已经察觉了他们的意图,变得焦躁起来,并开始尝试突围。

    “它们在重新集结!”

    观察手敏锐地抓住了影人一方的动向。

    但白雪显然不会给对手这个机会,虽然她已经不清楚自己一方究竟还剩下多少力量,犬牙交错的战场早已将双方都彻底拖入了这个漩涡之中。

    但泥沼对于交战的双方来说都是相互的,对手在一开始所犯下的错误,此刻已经化成了最致命的薄弱环节。白雪心中无比清楚,他们并不需要消灭对手,但只需要拖延时间。

    “拦住它们,”她斩钉截铁地答道:“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哪怕是我们自己迎头撞上去也好,能拦多久就拦多久。把我的命令传达下去,我们不需要打得有多好看,那怕是死缠烂打,也必须把它们钉在那个地方。”

    少女停顿了片刻,回过身去。

    一道耀眼的光芒划过天际,那湛蓝的光辉让每一个人皆认出这力量的源头,选召者一方的龙骑士们仍旧在与影人们战斗,那战斗显然并不轻松。

    而这也意味着,他们的顶层力量在一时之间并无法帮上他们什么忙。

    站在那儿的不过是光染,后者在这里帮忙顶替在之前的战斗之中阵亡的传令官的角色,两人在公会时常会因为理念不合而争执,但此刻只不过是默默看着对方。

    “告诉他们,光染,”白雪轻声开口道:“主舰队从现在开始不会再下达任何命令,请各舰自行发挥,能钉死它们一分钟,就钉死那些怪物一分钟,能钉死一秒钟,那也一秒钟也不能后退。”

    “我不要原因,只要结果。去告诉每一个人,此时此刻我们的目的有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取胜利。”

    光染沉默了片刻,才微微点了点头。

    那耀眼的蓝光已经渐渐消散,最后只留下零星的闪光,白雪看着自己的同伴离开,才转过身去。她仰着头,看着灰雾弥漫的战场之上,闪耀的火光之间所描绘的最后的光景。

    一切都安静了下去,仿佛连从远处传来的炮火轰鸣之声都变得遥远而疏离

    选召者们的舰队正在分崩离析,化为最后耀眼的火光,而关于那场战斗的最后结果,事实上在这个战场之上的每一个人尚还不得而知。

    而一切的命运,似乎都交到了那只无形的手上。

    但只是有那么一刹那,白雪似乎在天边的尽头看到了一点明亮的闪光,那闪光在影人舰队的中心绽放出来,映衬在她眸子之伸出。

    少女微微一怔,忽然才想起了什么。

    她立在原地微微发了一会儿怔,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比自己还小上一些的少年,对方也在那个地方么?这场战斗的来历,可以说也皆因对方而起。

    那么对方还活着么?

    但在这广袤的战场之上,一个人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她脑海之中反复浮现着许许多多的名字,那些从十年王朝,以及圣约山之战以来所闪耀的ID,一个个皆消沉在黑暗与虚无之中。

    每个人都有过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他们实际上并不能真正改变什么,甚至那怕当下也是一样,或许在这场战争之中人们能记住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但那之后呢?

    所有的一切还是会回到原来的轨迹之上……

    白雪轻轻摇了摇头,感到自己似乎有些过于多愁善感了。但她加入银色维斯兰,何尝不是因为如此,一个人的力量,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显得如此的微薄。

    只是在这个想法终结的一刹那,那个遥远的方向上,那亮光似乎再一次闪现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