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XIV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XIV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阿菲法面前的屏障正在支离破碎,如同大片的玻璃一样轰然崩裂开来

    在那一刹那,方鸻找到了机会,托起大公主的震地者与托起他自己的银焰骑士速度骤然快了好几倍,一下子冲入了那屏障之内。

    但笛卡显然也察觉到了危机。

    浑身上下长满了漆黑触须的血之仆正从暴风雪后面冲出,向他们扑来。震地者在方鸻的控制之下,一手护住公主殿下,一手成拳,一拳一个将那些血之仆打飞出去。

    但方鸻很快发现这些玩意儿异常难缠,叶华丝毫也没有夸张,他可以将它们击倒,但却很难杀死,而且越打越多。

    一头血之仆正破开风雪造成的迷雾,从侧面撞来,银焰骑士立起大盾,但还是被撞得轰然侧移一步,方鸻差点被从它手掌心上颠下来。

    他用手扶住银焰骑士的指头,抱怨了一声,虽然命令它用大盾甩开了那玩意儿,但从风雪之中源源不断跑出来的怪物,挡怎么挡得完?

    还是得另外想一个办法。

    方鸻抬头看去,龙后玛格丽特正展开双翼从这恶劣的天候之中一掠而过,但那边暂时指望不上了。他的目光穿过风雪,看着另一边高大的震地者。

    他举起手来

    震地者一只手护着大公主,忽然直起身来。鲁伯特感到自己脚下忽然发生了偏斜,她赶忙一只手扶住震地者的手腕,抬头看去,只见这高大的构装体眼中正放出明亮的光。

    它另一只手高高举起来,然后向前一倾,一掌拍在地上。以它掌心接触之处为中心,一道震波向四周涌去,但这一招它先前便已用过,地震域对于血之仆的作用并不大。

    只见冲出风雪的触手怪物,动作灵敏至极,甚至可以在如波浪状的地面之上,如履平地地飞奔。

    只是之前经验,这一次未必生效,下一刻只见那巨浪越掀越高,最后竟形成一道海啸,卷着泥土与广场上的石板一起,将所有事物掩埋在下面。

    方鸻这才收回手,累得差一点暴毙。虽然塔塔小姐是可以提供充沛的计算力,但构想创生术的法阵,还是需要他一个个完成,尤其是在这种大规模的运用之下,简直是要人老命。

    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这么玩了。

    此刻鲁伯特公主略带一丝担忧的目光目光看了过来,她一只手扶着震地者的手臂,稍稍侧倾站在震地者的手掌心中,那目光的意思仿佛是:“艾德先生,还能再坚持么?”

    方鸻则点了点头,吐了一口气,左手轻轻一挥。

    在他命令之下震地者直立起身,继续向上走去泥土巨浪已形成一道山丘,那山丘之后,就是这片圣殿群的终点主殿所在之处。

    银焰骑士也收回巨盾,继续一步步向前走去,两台构装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在飞奔。方鸻知道山丘后面一定也有茫茫多的血之仆正等着他们,命令银焰骑士丢掉大盾,拔出剑来,握在手中。

    果不其然,他们才刚刚走上山头,一左一右两头血之仆便已破开雪风,将漆黑的触手卷须向他们挥来。但雪风之中银光一现,一道银色的闪电从龙骑士一侧射过,正中那头血之仆的胸口,让对方倒摔回去,消失在漫天的雪花后面。

    一道银光之后,又是第二道银光,依样画葫芦地将第二头血之仆带走。方鸻不由回头看去,但已经看不清楚广场另一头的叶华,只有一道道银光,从黑暗之中涌现。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剩下呼号的寒风与漫天的飞雪,冻结的白霜与冰凌,但但凡有一头血之仆从出现,便必定有一道对应的银光。

    破空而至的羽箭,准确地命中血之仆的胸口或者是咽喉、头颅,巨大的力道带着它们滚下山去,消失不见。方鸻这才仿佛明白,所谓的战士身后的弓箭手是什么意思。

    “骑士先生,你看前面。”

    塔塔小姐的声音从心灵世界之中传来。

    但在她所指的方向方鸻其实什么也没看到,只在朦朦胧胧之中有两道交错的影子,然后玛格丽特发出一声哀嚎,忽然翻滚着从那里的风雪之中飞出。

    龙后在半空之中转过半周,扑扇着巨大的金属羽翼,伸出一只构装巨爪试图抓住山头的泥土。但爪子插入地上,在巨大的惯性之下拉出三道深深的沟壑,仍旧无法阻止自己的去势。轰然一声巨响,它抓了一个空,带着泥土与碎石一起,跌下山去。

    方鸻看着这一幕,再回过头,才发现黑暗之中升起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那里的风雪背后正发出犹如雷鸣一样的声音,圣殿群的主殿轰然坍塌下去,圣白的穹顶在风雪之中垮塌了,并扬起一片雪尘;宏伟雪白的大理石柱,也断成几截,纷纷滚落下来。

    而在那坍塌的圣殿之下,滚滚黑烟正在形成一头巨兽,并从废墟之中直立起身。

    鲁伯特公主、方鸻仰起头看着这壮观的一幕,那黑影起码有上百米高,它有三个脑袋,连着修长的颈项,身后是是四对蝠翼,与一个毒蝎一样的尾巴。

    那三个脑袋,一个是羊,一个是龙,一个则是狮子,像极了神话之中的怪兽,奇美拉。但它的下半身是一团氤氲的云雾,里面是成百上千的触手,支撑起它庞大的身躯。

    方鸻看着那合成兽一样的怪物,忽然之间明白了过来那是什么。

    那是笛卡的本体。

    在这怪物的身前,正漂浮着一个少女,那正是阿菲法,她面色有些冰冷地面向方鸻与鲁伯特公主两人。

    “艾德先生是真是想杀死我呢,竟连阿莱莎那个贱女人都叫来了,可惜她一点也帮不上你忙呢,但我可不一样。”

    “……再给你一次机会,艾德先生,请到我身边来……”

    “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连永恒的生命,艾德先生也不想要么?”

    她挂着阿菲法清纯至极的面孔,但口气却诱惑万分。

    这都什么跟什么,方鸻感觉自己仿佛遇上了什么狗血的八点档剧情。但他和阿菲法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怎么在这怪物口中一说就不对味了。

    “它想要的是你的苍之辉,艾德先生,”鲁伯特公主的声音遥遥穿过风雪,传了过来,“它不是阿菲法小姐,别上当。”

    方鸻欲哭无泪,心说自己和阿菲法真没什么,这下子好了,不知道该怎么和希尔薇德解释了。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眼下这个当口,多一秒的犹豫已是奢侈。

    他甚至看也不看半空中的阿菲法,只将手轻轻一抬,然后目光穿过风雪,落在鲁伯特公主那个方向。

    “站稳了,公主殿下”

    震地者后退一步。

    鲁伯特公主深吸一口气,直起身来,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高大的构装体发出一声汽笛的呜咽,大步向前,猛然之间从山头之上一跃而起,犹如一只大鸟,飞上半空。但它真的飞了起来,身后的以太引路齐齐亮了起来,犹如一对金色的羽翼,在风雪之中留下一条明亮的尾迹

    震地者,是土元素偏向的龙骑士。

    而银焰骑士身后则泛出青色的辉光,那是风元素的光芒。

    风雪之中,监察者与VX-1一道消失了,开始构想元素能力之后,计算力需求明显上了几个档次,妖精小姐也有些支撑不住如此庞大的计算力需求了。

    风雪更加大了几分,背后传来阿菲法冰冷、恼怒的声音:

    “自寻死路。”

    黑暗之中一道触手盘卷了过来,像是一道长长的鞭影,穿出风雪之后,向着半空中的震地者横扫而来。只是倒映在大公主眼中,则更像是一道横过来的墙垒。

    对于高达百米的巨物来说只是一道触手,但对正常人来说那都和一道墙没什么区别,鲁伯特屏住了呼吸,看着那道墙越来越近。

    ‘那是你母亲的影子’

    ‘你的母亲绝不至于伤害你,公主殿下。’

    ‘她会庇护着你,等待着你去实现那个目标。’

    ‘只是……’

    ‘要有勇气。’

    ‘到她身边去。’

    一道青色的光芒映入了她的眼帘。那是审判者塔安,它从左侧切入了战场,手擎巨剑,一剑斩过,笛卡的触手从中断裂开来,从震地者头顶之上横飞了过去。

    于此同时,另一道光芒也进入了她的视野,银焰骑士一只手护着方鸻飞了过来。对方正在向她大喊:“公主殿下,别走神!”

    大公主摇晃了一下头,这才反应过来,她之前好像产生了一个幻觉,有什么人在对自己说话。那个声音那么温柔,几乎让她以为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但她很快定了定神。

    方鸻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我会给你争取一个机会,公主殿下,请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鲁伯特用力点了点头。

    更多的触手从黑暗之中涌现,在方鸻令审判者斩断它一条触手之后,阿菲法显然动了真怒。

    但公主殿下回过头去,有些安静地看向那个方向。

    那个圣选者少年,正从银焰骑士的掌心之中站立了起来,一脸认真之色,而那双有些稚气未脱的眼中,正闪烁着淡淡的、银色的光泽,看向前方的巨影

    那是一位神祇的化身。

    塔塔小姐也出现在了方鸻身边,两人身边的银色的光芒,只犹如黑暗之中的一对星辰。那耀眼的光华,有那么一刹那仿佛可以分开这风雪。

    更多的龙骑士进入了战场。

    那是帝国之刃,艾欣曼魔女,在半空之中带出一青一蓝两道交错的光轨,一左一右切入战局。只是放在这一幕的当下,那它们的光芒有些过于微不足道,在那萤火一样的光辉之前,是重重的触手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的景象

    大公主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剑。

    但她却看到,触手压下之后,光辉并未熄灭。

    鲁伯特公主一下瞪大了眼睛。

    交错的青蓝光辉,仿佛被赋予了生命那一幕犹如点点光华,正冉冉升起,从重重的荆棘之中层层上升它们正以匪夷所思的轨迹,从触须之中的缝隙之中曲折飞出。

    她不由自主仰起头去,看着一道道触须从自己身边扫过,但脚下的震地者每一次总能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寻找到那一线机会。

    下一刻天地倒转,她也完全失去了方向,震地者一把握住她,以防这位公主失足掉落下去。

    但问题是,他又是怎么找到方向的?

    而方鸻只立在自己的龙骑士手上,一只手扶着银焰骑士竖起的手指,眼中闪过淡淡的银色光华。

    塔塔回过头,静静看着自己的骑士这一幕,对于她来说似曾相识。那荆棘丛生之中的开阔空间,飞舞其中的发条妖精,犹如曾在昨日。

    千米之外。

    叶华抽出了最后一支箭,轻轻插在地上。

    寒风从他与他的龙龙骑士身边翻卷而过,拂动着他身后长长的斗篷。他再一次抬起头,目光仿佛可以穿过千米的雪风,看到那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一丝淡淡的惊讶,浮现在了他的眼中。

    “妖精之舞。”

    “原来是你啊”

    ……

    前方的视野骤然之间暗了下来。

    铺天盖地的触手正重重压了下来,但在鲁伯特公主的视野之中,一青一蓝的光芒已左右绕了过去。方鸻举起左手,以手成刀。

    两台龙骑士迎了上去。

    在璀璨的光华之中,它们撞向了笛卡的触手,那一闪即逝的光芒,不由让人想起了长夜之中的流星。

    艾欣曼魔女与塔安在最后的撞击之中彻底四分五裂开来,纷纷洒洒的碎片与元素的辉光,向下方坠去,仿若一片闪烁的星辰。

    但在阿菲法愤怒的尖叫之中,巨大的触手也向上散开来

    三台龙骑士,终于冲破了包围。

    笛卡的龙首,这时从半空中垂了下来,黑雾萦绕之中,金红的眼睛之下,张开的巨口,露出一排排雪白的獠牙。

    但审判者塔安挡在了前方,它以手擎剑,横剑一斩。

    一道光华过后,震地者与银焰骑士越过那正发出一声哀嚎的龙首,继续上升。鲁伯特公主低头看去,看着那缓缓解体下坠的龙骑士,心中一时间竟有些安静。

    她再回过头去。

    银焰骑士正轻轻收回手掌,而方鸻用手扶住龙骑士的胸口,抬头看去,黑沉沉的眼中,倒映出了狰狞可怖的羊首与狮首。

    “塔塔小姐。”

    他轻声开口道。

    “在。”

    “奥尔芬,双子星。”

    狮首轰然击中银焰骑士。

    龙骑士在半空中一分为二,但在飞散的碎片之中,它的下半部分顷刻形成了一位矫健的女骑士,一跃而上,一把抓住飞舞的狮鬃,并手持长枪,翻身来到它头顶之上。

    在它的身边,是悬浮于半空之中的妖精小姐。

    她正低头看去。

    那正坠入云雾之中的龙骑士残躯之上,残缺的手臂仍旧护着她的骑士,方鸻平躺在龙骑士的胸膛之上,仰着头,只目光安定地看着这一切。

    然后,他下达了那个指令。

    女骑士双手握紧长枪,一枪刺下。

    一声哀嚎。

    两个脑袋受伤笛卡,终于忍不住直立起来,向后倒去。

    只是横扫过来的羊首,对于半空中的大公主来说仍是一个威胁,她能感到自己脚下的震地者正在失去控制。

    但目标,已经近在眼前。

    她甚至可以看清少女脸上愤恨的神色。

    公主殿下咬住自己的发辫,用布条再一次缠紧了手中的长剑,双手轻轻一握,蹲下身去,作了一个跳跃的准备动作。

    那一刻羊首横扫而至,尖角将震地者撞得四分五裂,但鲁伯特公主早已一跃而起,然后紧紧抓住羊首长长的胡须。

    巨大的力量带着她向一个方向甩去,那一刻她心中所经历的紧张,仿佛比这一辈子都要来得多。但刀子一样扫来的寒风之中,公主殿下眯着眼睛,终于看清了那个方向。

    那她距离那个少女最近的那一刻。

    她在半空中毫不犹豫地松开了手。

    然后举起了长剑

    虽然目不能视,但少女仿佛仍旧心有所感地回过头,面向正向自己一剑刺来的伊斯塔尼亚人的公主殿下。

    那一刻鲁伯特以为自己能在对方脸上看到一丝慌乱的神色。

    但并没有

    少女只轻轻笑了一下,笑得有些温柔:“你要杀我么,我的女儿,鲁伯特。”

    公主殿下骤然之间瞪大了眼睛,褐色的瞳孔之中,像是映出了自己心中什么东西正在碎裂的影子。

    眼泪顷刻之间夺眶而出,只是她仍咬紧牙关,手中的长剑,一剑斩了下去。不过那长剑犹如击中了一道虚影,一剑划过之后,而少女好整以暇。

    “但可惜,”阿菲法脸上的笑意绽放了开来,仿佛笑靥如花,“你做不到呢。”

    她伸出手,一掌洞穿了鲁伯特公主的身子。

    鲁伯特惨叫一声,手无力地垂了下去,其上布条层层扯开来,让长剑打着旋儿从半空之中落了下去。

    少女看着那闪烁的银光,消失在风雪之中,这才抬起头,轻声说出那最后的话语:

    “我的,女儿啊。”

    ……